中国古典小说中的诗词

热度 4已有 116 次阅读2024-5-7 17:14 |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中国古典小说中的诗词


  在中国古代,小说是不能算文学的,属于“引车卖浆者流”所喜爱的东西,正宗的文学是韵文,也就是诗赋,文坛就是诗坛。直到《红楼梦》问世,影响渐大,才勉强一只脚踏进文学的殿堂,但也被视为俗文学,就是现在的流行文学。中国古典小说汗牛充栋,数量庞大,文字粗芜,内容陈腐,绝大多数文学价值不高。但小说中也有大量的诗词。外国小说着重于细节,比如场景、人物肖像、心理、动作等各种描写,俄罗斯小说的描写尤为细腻,而中国古典小说是从说书发展而来,着重情节,叙述故事,在细节描写的地方,往往插入诗词,例如在清代李渔的《无声戏》中,描写一个丑汉:“是怎生一个模样?有《西江月》为证:
  面似退光黑漆,发如卷累金丝。鼻中有涕眼多脂,满脸密麻兼痣。
  劣相般般俱全,谁知更有微疵:瞳仁内有好花枝,睁着把官斜视。”

    小说中的诗词,受戏曲影响,俗中有雅,生动有趣,自不同于诗人词客的诗词。我喜欢读中国的古体诗词,就是从读古典小说开始的。最初让我产生兴趣的,是《隋唐演义》中的诗词,书中每回的开头,都有一首或两首诗词,看那词牌就感觉很有文化味:巫山一段云、意难忘、鹤冲天、卜算子、如梦令、长相思等。当时曾学着做了一首《意难忘》,但找不到词谱,只是依据书中的词的平仄和用韵,也不知准确与否。我最喜欢的是书中的两首《长相思》词:炀帝做了皇帝后,要纳文帝的妃子宣华夫人,宣华不愿,写了一首《长相思》词:
  红已稀,绿已稀,多谢春风着地吹,残花难上枝。
  得宠疑,失宠疑,一生为欢能几时?怕添新别离。
炀帝回了一首《长相思》词:
  雨不稀,露不稀,愿化春风日夕吹,种成千岁枝。
  恩何疑,爱何疑,一日为欢十二时,谁能生死离。
我曾将《隋唐演义》中的诗词全部钞录,装订成册,后在一次搬家时丢失。
  
    曹雪芹不仅是超一流的小说作家,也是超一流的诗人,《红楼梦》中的诗词,都是原创,字字珠玑,行行锦绣,特别是写黛玉的诗,催人泪下,断人肝肠: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秋花惨淡秋草黄,耿耿秋灯秋夜长。已觉秋窗秋不尽,那堪风雨助凄凉!
  泪烛摇摇爇短檠,牵愁照恨动离情。谁家秋院无风入,何处秋窗无雨声?
  罗衾不奈秋风力,残漏声催秋雨急。连宵脉脉复飕飕,灯前似伴离人泣……
有一次我读《葬花词》,心情竟许多天难以晴朗,书中的诗词都是早已背熟的,老在头脑中萦回,无法驱赶,以后很长时间都不敢再看《红楼梦》。

  吴承恩也是会做诗的小说作家,有近人辑集的《吴承恩诗文集》出版,《西游记》中的诗词,基本也是原创。《三国演义》中的诗词,有原创,也有非原创,例如第一回开头的那首有名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词,许多人以为作者是罗贯中,电视剧《三国演义》将其作为片首主题歌,也将词作者说成是罗贯中,其实作者是明朝的杨慎。再如咏诸葛亮的几首诗,都是杜甫的诗。《水浒传》中的诗词,也有许多不是原创,例如:
  “九里山前作战场,牧童拾得旧刀枪。春风吹动乌江水,好似虞姬别霸王。”
这也是杨慎的诗。
  “赤日炎炎似火烧,野田禾稻半枯焦。农夫心里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
这是宋元时期无名氏所作。宋江为了招安,到汴京找皇帝的相好李师师,酒后题《念奴娇》词云:
  “天南地北,问乾坤,何处可容狂客?借得山东烟水寨,来买凤城春色。翠袖围香,绛绡笼雪,一笑千金值。神仙体态,薄幸如何消得?
  想芦叶滩头,蓼花汀畔,皓月空凝碧。六六雁行连八九,只待金鸡消息。义胆包天,忠肝盖地,四海无人识。离愁万种,醉乡一夜头白。”
这首词原载于宋人笔记《翁天脞语》。

  中国古典小说中的诗词,在宋元话本和讲史小说中,最初只是一种装饰,往往信手拈来,与正文内容并不关联。到了文人创作和经过文人加工的小说中,虽已注意到与正文内容相结合,但又往往失之过雅。最有特色的是一些言情小说,常以浅俗的诗词或俚曲作为章回的开首诗,显得生动活泼。如清代小说《催晓梦》,第一回开头的《窃渔灯》:
  “往事可追,前途似漆。眼前总是镜中花,看来谁了彻。贫者无餐,富者敌国。非是老天不均匀,只为人心黑。”
  对全书起画龙点睛作用,隐喻书名“催晓梦”之意。再如第五回,写汉玉返家,家已成白地,举目无亲,回首录了一首《断肠悲》,云:
  “世最可怜贫孤独,穷途泣唱西风曲。肠已断,倩谁续?休笑,休笑,轮到你边也要哭。
  酒肉良朋个个爱,谁知咫尺炎凉态。生则盟,死自败。莫怪,莫怪,原是人在人情在。”
词意平直,说尽人间的世态炎凉。

  《水浒传》不是言情小说,但书中也写了几个艳情故事,有几首艳诗。和尚勾搭上了杨雄的老婆潘巧云,被石秀杀死,又剥去衣服,曝尸巷口,于是前头巷里那些好事的子弟做成一只曲儿,唱道:
  “堪笑报恩和尚,撞着前生障;将善男瞒了,信女勾来,要他喜舍肉身,慈悲欢畅。怎极乐观音方接引,早血盆地狱,塑来出相?想‘色空空色,空色色空’,他全不记多心经上。到如今,徒弟度生回,连长老盘街巷。若容得头陀,头陀容得,和合多僧,同房共住,未到得无常勾帐。只道目莲救母上西天,从不见这贼秃为娘身丧!”
后头巷里也有几个好事的子弟,听了不服气,做了首《临江仙》唱道:
  “淫戒破时招杀报,因缘不爽分毫。本来面目忒蹊跷:一丝真不挂,立地放屠刀。
  大和尚今朝圆寂了,小和尚昨夜狂骚。头陀刎颈见相交,为争同穴死,誓愿不相饶。”

  明清时代,城镇进一步发展,言情小说层出不穷,屡禁不绝,一部《红楼梦》就有很多《后梦》、《续梦》、《补梦》、《复梦》、《圆梦》、《春梦》等。言情小说中的主角,是才子佳人,才子要取悦佳人,就给她们写诗,因此诗词是言情小说中不可缺少的内容,写得较好的有《花月痕》、《品花宝鉴》、《十二楼》、《桃花影》等。文言小说《阅微草堂笔记》中,也有许多诗,写得相当好,都不是小说家的诗,而是诗人的诗。《聊斋志异》久已不看,还留在脑中的只有两句诗:有花有酒春常在,无烛无灯夜自明。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yingheweng 2024-5-10 01:23
值得阅读学习!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他的关注
暂无数据
他的粉丝
暂无数据

关于本站|Archiver|排版工具|手机版|文学博客网 ( 浙ICP备2022005477号-3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4, Wxbkw.Com. Powered by Discuz! X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