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谈新中国的前三十年

热度 3已有 73 次阅读2024-5-24 16:48 |系统分类:感悟人生

 

               略谈新中国的前三十年

 

   网传:莫言说他17岁以前只有过一条短裤,15岁以前没穿过衣服。真是“莫言”则已,一言惊人。他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山东省高密县人氏,高密离赤道几万里,离唐僧西天取经经过的火焰山也遥不可及,17个春秋易过,17个寒冬怎过?莫非他有北极熊那种抗极寒的能耐,北极熊是陆地最大的食肉动物,一次能吃40公斤肉,体内有丰富的脂肪抗寒,莫言连衣服都没有,哪来的肉吃?还是他把衣服也拿去换肉吃了,冬天也像北极熊那样,关在屋里冬眠?他是作家,善于虚构,但虚构并不是编谎。

  

  现在常在网上看到类似莫言的这种言论,说新中国的前30年,这也不好,那也不是,概括起来有两条,一是东西少,二是运动多。但观察历史,不能离开那个时代的背景。我是从那时过来的,见证了半个多世纪的沧海桑田,风雨变迁,应该是有一点发言权的。那时的物资确实还比较匮乏,没有那么多猪肉吃,没有那么多时装穿,没有装修得金碧辉煌的住宅,出行主要是自行车,许多生活物品实行计划供应。然而,我们想过没有,从1840年鸦片战争到1949年革命胜利的一百零九年,中华民族是经历了一个怎样动荡、苦难的时代啊!战乱频仍,烽火连年:两次鸦片战争、太平天国战争、甲午战争、日俄在中国土地上的战争、八国联军侵华战争、辛亥革命、讨袁战争、二次东征、北伐战争、军阀混战、日本侵华战争、国民党两次“戡乱剿共”战争……帝国主义强盗对我们进行了疯狂的掠夺,鸦片战争战败,向英国赔偿白银2100万两,1895年《马关条约》,向日本赔偿白银两亿两,1900年《辛丑条约》,向英美等国赔款白银4.5亿两,39年还清,本息9.8亿两,日本从1931年至1945年对我国进行了长达14年的战争掠夺,他们什么都抢,森林、矿产、古董、中药方、菜谱……满清政府、北洋政府、蒋宋孔陈四大家族和党国官吏们对社会财富的贪得无厌的明抢暗盜。蒋政权溃逃台湾带走了能带走的大量东西,黄金储备、机器设备、文物古籍、专家学者等,留下了一片贫穷落后、靠天吃饭的土地和5亿饥寒交迫的人民……新中国就是在这样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怎样建设这样的一个国家,一要生产,二要生活,比如有几只鸡,每天吃一只老母鸡,那日子过得当然滋润,但几天鸡杀完了,谁来下蛋?所以当时的经济建设方针是:生产资料生产优先于生活资料生产,积累比重大于消费,生活日用品当然就少。工业以钢为纲,有了钢就能生产更多的机器,有了更多的机器才能生产更多的物资;农业以粮为纲,手中有粮,心中不慌,猪肉为什么紧缺,因为养猪要吃粮食,布匹为什么紧张,因为种棉花需要土地,六亿五千万人,每天要吃十九亿五千万顿饭,要多少土地长粮食呢。那时是勒紧裤带“栽树”,让后人“乘凉”,这有什么不好吗?那时参加“栽树”的人,现在也有人在诋毁那个时代,但中国的父母,再苦也要给儿子苦一套住房,没有房是会死不瞑目的,宁可自己省吃俭用,也要把钱留给子女,觉得比自己消费更幸福,那个时代的创业不正是为了后代子孙吗?至于后来“乘凉”的人现在也诋毁那个时代,就更不应该了。

  

  否定那个时代,也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的,还在1979年进行改革开放之先,就已经“舆论先行”,喊出“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口号,将新中国的前三十年,定性为“贫穷的社会主义”,同时出现了一大批文学作品,叫做“反思”文学,将个别的、少数的现象,艺术夸张为普遍现象,用以蛊惑人心。“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我从未听人说过这句话,即使有个别激进分子这样说过,也不能代表党的建设方针,我绝不相信我们党会是这样的建设方针,只知道当时的口号是“抓革命,促生产”,“实现四个现代化”。贫穷和富裕并不是绝对的,要看与什么时候相比,1949年以前中国人过的是什么日子,我们没有见过,但我们的上辈见过,那时没衣服穿还真不是少数,都做了路边的“冻死骨”。新中国建立后,仅用三年时间就恢复了国家经济,其间还进行了一场抗美援朝战争,1953年至1957年第一个“五年计划”期间,年均工业增长18%,农业增长4.5%,工业建设成就超过旧中国100年,能够自主地生产汽车、坦克、飞机。英国和法国完成第一次工业革命经过了90年,但他们的资本原始积累是通过残酷、血腥的海外扩张手段实现的,马克思说“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他们侵占了殖民地国家大片的土地,掠夺了殖民地国家大量财富,奴役榨取了殖民地大批人民的血汗,他们的帝国黄金大厦,是用殖民地国家人民的白骨建造起来的,西方资本主义的发展史就是一部殖民地国家人民的血泪史;而我们新中国则是在国际帝修反的重重经济封锁中,在比他们短得多的时期内,靠人民的热情和力量建起来的。当然,也走过弯路,在贫穷落后的农业国建设社会主义,谁也没有经验,三四十年后还“摸着石头过河”,那时就不需要“摸着石头过河吗”?况且,“鼓足干劲”,“三面红旗”,也是为了国家早日强盛,人民早日过上幸福生活,而不是为了哪个人谋私利,中国历代,世界各国,有哪个像那时中国的领导人那样没有私产,他们革命是为了国家和人民,执政同样也是为了国家和人民。至于搞政治运动,是为了保持人民政权的人民性,保证党和政府不腐败,保证人民公仆不会蜕变为官僚、特权阶层。只是“文G”运动搞得过火了,偏离了法制轨道,这是应该否定的。

  

  任何时代都有任何时代的特点,那个时代的特点,是日新月异,天翻地覆,出现了中国几千年来从未有过的崭新的气象。那是一个旭日东升的时代,那是一个风清气朗的时代,那是一个政通人和的时代,那是一个充满理想的时代。被誉为“毛主席的好学生”的焦裕禄,“心里装着30万兰考人民,唯独没有他自己。”(《县委书记的榜样》1966年2月7日《人民日报》)当然,古代也有好官,为民请命,清正廉洁,杀身成仁,但凤毛麟角,而新中国的前30年,有很多很多焦裕禄式的好干部,他们先天下而忧,后天下而乐,廉洁奉公,以身作则。他们下基层戴着草帽、卷着裤腿,和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那时没有送往迎来,没有公款招待、大吃大喝,没有公费旅游,不请客送礼,不送纪念品。领导和大家一起打扫卫生,星期六参加义务劳动。那时没有买官卖官、没人跑官要官,干部能上能下。更没有贪官污吏。王进喜“宁可少活三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那时的工人有很多很多王进喜。大寨遭遇了百年洪涝灾害,不仅不要国家一粒救济粮,还主动向国家缴纳公粮,那时的农民有很多很多陈永贵,那时的科学家有很多很多邓稼先,那时的警察有很多很多“马天民”,那时的售货员有很多很多李素文,那时的知识青年有很多很多董加耕,解放军中更是英雄辈出:雷锋、王杰、欧阳海、刘英俊、麦贤得、门合……那时人民有当家作主的自豪感。那时的社会是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乐于做好事,看到老人跌倒敢上去搀扶。那时外国人在中国不敢再横行霸道,尼克松到中国也毕恭毕敬。那时的人大代表代表工农兵。那时的专家学者没有离奇的言论。那时教师是言传身教、为人师表,上学不要学费,只缴几块钱书籍簿本费,贫困学生还可以免费;上大学不收学费,还包吃、包住、包分配。那时的医生是白衣天使,城镇工作人员及其家属、子女上医院看病,凭单位介绍信免费,每个单位都有门诊室,农村有合作医疗,赤脚医生。那时的人积极要求入党、入团,少年儿童唱着《我们是共产主义事业的接班人》。那时的文艺作品有很多很多经典。那时的文艺界没有绯闻,王心刚、王晓棠那样的万人迷也都是正经人。那时的流行歌曲是《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和《学习雷锋好榜样》。那时的楼没有那么高却很牢固。那时食品没有安全问题。那时的人以艰苦朴素、勤俭节约为荣。那时拿集体一个玉米也被当作挖社会主义墙脚,要斗私批修。那时的和尚不吃肉,不戴金戒指、不娶老婆。那时父母收入低,但能养活四、五个儿女,给他们成家立业,没见过有人没衣服穿。那时没有人剥削人,没有“洗头房”、“洗脚房”,没有毒品,没有土匪、黑势力,黄金荣那样曾威镇上海滩的流氓大佬,也在弄堂里做“保洁”……特别是,那时的人真心拥护党和政府,真心热爱新社会,相信有毛主席和党中央的领导,我们就能克服一切艰难险阻,迈向幸福的未来,这恐怕不是用“愚昧”两字就能解释的,再愚昧的人也知道饿肚子的滋味不好受。

  

  改革开放已45年,取得了令世界瞩目的成就。但我们不能为了肯定现在,就否定过去,不能将过去那个时代割裂开,那个时代不是万恶的旧社会,也是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是创业阶段,是改革开放的基础,现在的发展是那时的继续,现在的高楼,不是在一穷二白的废墟上建起来的,更不是半天空的海市蜃楼。经济建设固然是一马当先,但也不能忘了道德人心,否则就会像西方国家那样,尔虞我诈,乱象丛生,为了金钱而践踏人间的一切。任何时代的列车,都是从遥远的过去开来,承载着沉重的历史沉淀,回顾历史,是为了摒弃糟粕,留住精华,继承发展,让时代列车更加快速而稳定地驶向未来。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yingheweng 2024-5-28 10:54
浏览欣赏佳作。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他的关注
暂无数据
他的粉丝
暂无数据

关于本站|Archiver|排版工具|手机版|文学博客网 ( 浙ICP备2022005477号-3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4, Wxbkw.Com. Powered by Discuz! X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