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只大雁飞过去了
蒋中子 2023-12-31 22:35
庆丰十一年,我顶着蒙蒙细雨,拖着疲惫的身子,于子夜时分终于走到了煤山的大钟寺,敲响了高瑜法师的木门。她手持昏暗的油灯,引我到堂屋后的寮房,尚未落座,便轻声问到:施主夜半来访,不知有何赐教?我恭敬施礼,不敢直视,低头回答:弟子每日如浊水之鱼,压抑苦闷,难 ...
35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中年危机》文/任明奇
今宵别梦多 2023-11-13 09:25
《中年危机》 文/任明奇 第一章:跌入谷底 夜幕降临,肖阳颓废地回到家,面对着忧心忡忡的妻子和一桌子热腾腾的饭菜,他抖不起精神来。在单位,他是一个尽职尽责的教师还兼任了班主任,事业顺畅,收入颇丰。但家庭的重担和种种不幸,让他深感力不从心。 肖阳的父母年迈体弱,父亲差一点偏瘫,推着车勉强能走路; ...
50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戳破汽泡的正确方法
蒋中子 2023-11-9 20:37
程实与一生里唯一的挚友是在人民监狱里相识的,当时要不是他出手解救,自己恐怕就成了汽泡国里又一个轻如汽泡的冤魂。 刚被押进监狱大门,程实发现,大部分犯人都像自己一样并没有被汽泡包裹,不禁暗自欣慰,看见他们还向自己微 ...
74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原来我们一直都活在梦中
蒋中子 2023-9-30 01:16
太阳就要落山了,梯田上的活儿还没有干完,长工胡徒擦了一把汗,不再理会山顶上那只高音喇叭的聒噪,弯下腰更加卖力地忙活起来。老东家今天派的活儿比往常要多,胡徒用鹰嘴锄快速地刨坑,然后把黄豆种子一粒粒放进去,再用十齿耙把土填平。这些农具都是老东家从夷人那儿花 ...
193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我在非洲当国师的那些事
蒋中子 2023-9-1 20:49
十几年前,国内的官方媒体曾刊载过一篇长篇报道,用自豪的语气介绍了我在非洲某国当政府顾问的事,如果你去网上搜索,说不定还能找到那篇文章,当然,前提是,你知道那篇报道用的是我的哪一个假名。其实,我当时的真实身份是该国终身主席的国师,替他出谋划策,毫不吹嘘地 ...
1066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这脑壳真的进水了
罗汉 2023-7-20 18:47
午饭后老婆满面春风地问我:“下午事多不多?” 我说:“不多。” “那你能不能抽时间买朵花。” “什么花呀?” “你问问小李和小王老师,他们建议你买么花你就买么花。” 我答应了一声“好”。 下午我两手空空地回了家,老婆做饭炒菜,一切跟往常一样,只是脸上没有了中午的那种艳丽。吃完晚饭, ...
125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我认识一个叫卡洛的截肢商人
蒋中子 2023-7-14 20:21
女友骂我孬种是在秋后月末的一个傍晚。那天我正开着车送她回家,在拐进离家不远的一条小道时,发现路边停着一辆微面,我放慢速度,小心地错身而过,她忽然叫了起来:“停车!停车!”,接着又小声地问:“你看那两个家伙是不是人贩子?”我把车稍微往后倒了一点,看见微面 ...
119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兔武脑认出了大灰狼
蒋中子 2023-5-13 20:19
收到紧急动员令时,支部书记兔武脑正在给兔子兔孙们上思想品德课,讲解他们的领袖兔大大的伟大思想,这些思想其实只是秘书为他撰写的各种会议的发言稿,如今集结成册,成了系统而又深刻的理论。动员令是由兔大大通过口谕一级一级传达下来的,兔武脑不敢怠慢,马上打开抽屉,拿 ...
332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达尔文的回信
蒋中子 2023-4-6 20:32
在《物种起源》即将付梓前夕,达尔文忧心忡忡。五年前火地岛上的考察几乎推翻了自己的理论,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看,那些长尾猴以尿映日、抱头沐浴的怪异行为都难以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演化理论来加以解释。如今,在这个石破天惊的理论行将发表之际,它们仍然像噩梦一样萦绕 ...
127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桔子
XINGYUHUAFU 2023-2-21 19:19
1 肖淑敏专等领导的车停稳才脱衣服的 , 她脱成了三点式,从四楼往下冲,嘴里还高呼低嚎:“赵蒙,你这个伪君子,你这个混蛋。” 她就是想搞臭这个杂种,早就听说今天有领导来视察了,她预谋已久,想了许多办法,最后想到三点式,没有比这更能让赵蒙难堪的了。 她想,如果赵蒙还要 ...
324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3

关于本站|Archiver|排版工具|手机版|文学博客网 ( 浙ICP备2022005477号-3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4, Wxbkw.Com. Powered by Discuz! X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