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官”相亲记》 - 小说在线 - 文学博客网 - 原创网络文学网站,免费小说阅读网
分享

猪“官”相亲记

  [复制链接]  |   小说模式

猪“官”相亲记

发表于 2012-5-6 19:59:12 阅读模式 倒序浏览
24950 74 查看全部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博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猪官相亲记_副本.jpg



小说简介


  培根说:“历史使人明智。”长篇小说《猪"官"相亲记》,是说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某部队后勤部汽车修理所有一个养猪的战士,在回家探亲中,借穿战友一件四个口袋的军官服装,而发生的一则让人啼笑皆非故事。
  透过这个故事,让读者了解到,服装的功能不仅仅是御寒、遮体、美观,它是展示时代的最强音。在不同时期,不同场所,有着不同的用途和追求,隨着社会前进的脉搏包含着不同的含义。同时,服装不同程度地影响着人们的思想和处理问题的方式方法。
从大的方向论,服装是革命的标志,时代的标志,权力的标志,富裕的标志。
  人类的历史,社会变革,首先是从服装开始的。纵观中国历史,不同时代,不同朝代,不同阶层,服装都有它的时代性,代表性,反映不同阶级、阶层的政治取向,在传统内反传统,等级森严。根深蒂固地影响人们思想。
近代,革命先驱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穿中山装,不穿长袍马褂,服装革命走上了新的阶段。中山装成了国民革命的像征。毛泽东领导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红军时期穿解放装,戴红五星、八角帽。在革命最艰苦环境中不要说衣服,就是有一顶八角帽,一颗红五星,就有了寄托,象征是志同道合的同志。文化大革命中,谁能穿上一件象征忠于毛主席的绿色军装,再与卫东、红卫、卫兵、卫国……名字联系起来,就有了一层时代的保护色。姑娘们“不爱红装爱武装”更成为时代的佳话。
  从反映人民生活来说,服装是反映人民生活变化,富裕的标志,人民的生活变化又首先表现在服装的变革上。在盛唐时代,人民生活富裕,追求美达到高潮,坦胸露背,舞步翩跹,温柔典雅,显得幸福美满。上世纪90年代,人民刚刚享受改革开放成果,生活宽松愉快,国内掀起穿喇叭裤热,以喇叭裤为荣。把原出于甘肃敦煌县莫高窟唐朝“飞天”壁画嵌入生活中来。
  随着改革开放不断发展,人民生活丰富多彩,人们的思想更加开放,而代表人性美的服装就首当其冲。瘦、透、露成为人们崇爱。如今女孩子们不惜把丰富营养滋润的美肤,美胸,脐眼露出,美称“性感”,就连比基尼越来越想省布料了!
通过服装,反映出不同时代、不同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以及人们对待服饰的态度。中国人民解放军从建国后,随着国力的增强,不断修改制定服装,以示军威、国威。
  现在公安,工商执法人员在执法时必须穿着代表身份、权力的制服,显得威严,有振摄作用。不少行业为树形象,有别于他人的窗口意识,也设计出能代表本行业的服装。



小说正文:


第一章


  阴历二月间,原野开始脱去枯黄的外套,各种植物从冬眠中苏醒过来,极力地钻出解冻了的地面,吐出绿色的嫩芽。
一天,刘星的母亲和一群妇女在麦田间施肥,一面劳动一面和几个女人拉起了家常话。
  刘星妈是个身形富态的女人,她口齿伶俐,善言,在任何场合都会抢着说话,就害怕别人把话说完了,她就没得说了。今天,她很想听听妇女们对她儿子刘星留在部队的事,都有什么经传。
  于是,她首先开了腔,对着一位妇女说:“他陈大表婶,看来,俺刘星儿真的留队喽!你瞧,咱村上跟他一起去当兵的人全都回来啦!就是俺刘星一个人没回来!几年没见着,心中怪想的呢!”
刘星妈的话,含义是非常清楚的,她的儿子刘星留在部队,是个出类拔萃的人,你是咱们妇女中的偶像,也该说两句称赞的话啦!
  陈大表婶可能没有思想准备,听刘星妈突然提起刘星留在部队的事,不觉愣了一下,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便接着刘星妈的话,随和地说一句。“是啊,儿子是娘的心头肉,哪能不想!”
陈大表婶说完这句话,便转身望一眼刘星妈,只见刘星妈黑眼珠如一泓清水,顾盼得像星星一样流动,眼神的底蕴深处闪耀着某种期待。
  陈大表婶顿时有了醒悟,看来她是指望我在众人面前夸讲刘星几句,给她脸上增添光彩哩。
然而,一向能说会道的陈大表婶,知道自己说话的份量。但他对军队上的事并不太知情,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词儿加以评论,只觉得脸上泛起一层薄薄的红晕。她思考片刻,便随意地说:“是呀!人么,有才能到哪都吃香!哪个单位和领导人不喜欢有本事的人,还是你家刘星有出息,留在部队有发展前途呀!”
  陈大表婶一向是妇女们崇敬的偶像,一般说,她每次讲话都可能带来一些新闻,令妇女们都洗耳恭听。可今天对刘星留队的事,并没有讲出新鲜内容,大家望望她,也就算了。
  但陈大表婶有些愧然,她觉得讲刘星留队的事很不够完善,不够鼓动人心。在农村,靠天吃饭,春播秋收,锄禾拔草,餐风饮露,一年四季在田间操劳,风调雨顺了,收成好了,吃饱穿暖就是幸福日子,讲什么人才、水平、前途呀?还不如讲点最实惠的好。
  于是,她瞅瞅刘星妈,又瞅瞅众人,接下去说:“依我看,还是留在部队里好,吃公家的,喝公家的,穿公家的,每月还发零花钱,自个用不完就寄回家,全家人都得到实惠,说什么也比俺农民强。”
  陈大表婶说的这翻话,虽然没有达到刘星妈所期望的那么满意,也没有说出刘星留在部队是多么的显赫、如何气派,但总算是默契配合,总体上还是满意的。比农民强,那当然就是上等人了,如果当上官,那就更强,更有脸面,凡官强民么。
  刘星妈脸上顿时滋生着兴奋色彩。能有什么事比自己孩子被人夸奖而感到荣耀的呢!便连声赞许道:“那是,那是!”
  陈大表婶看着刘星妈有些神采飞扬,妇女们也喜笑盈盈,面目舒展,知道她说的话渗透到人们心眼里去了,顿时来了精神,思路和话夹子也打开了。她接着说:“回到农村,还不就是当个社员吗!从床头到田头,争工分吃饭!”
  说完这话,陈大表婶觉得有些贬低农民的作用和形象,马上改口说:“当然,社员种田,也是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但是,城乡差别,工农之间的差别,现阶段是无法改变的。你看,工人在工厂上班,月月拿工资,回到家想吃什么就买什么,想穿什么衣服就做什么衣服。星期天,一家老小手挽手到公园逛逛,享受大自然的美丽,晚上到剧院看电影、看看戏,多自在,多浪漫,多甜蜜;咱农民就不一样了,整天含辛茹苦在田间劳动,面对黄土背朝天,太阳晒雨里淋,从早忙到黑,累死累活,干一天,一个工,毛把几分钱,能有什么作为。到了晚上,黑灯瞎火,脸对脸都看不见对方,只能跟着感觉走。”
  不知哪一个人插话说:“留在部队是要为国防建设作贡献的,不是一般人说留就留,愿留就留的,也得有才气、能力,我们大队和刘星一块去当兵的有八九个,就刘星一个人留在部队里,你们说,刘星没有点本事能留下来?”
“那当然喽!国家还能白养活一个人。”陈大表婶赞同地说。
一个年纪微轻的女社员,名叫姚玲梅,她高颧骨,薄嘴唇,一看就知道是个大胆泼辣的女人,与刘星家是远表亲。她接过话荐说:“三表嫂咋,我看刘星在部队里,肯定是进步了(当官了),留在部队就不是一般人啦!少说也是个排长。这孩子,自小我就看他有料。(即有出息的意思)还是三嫂子肚子有功夫,臀又圆,能生出好苗子。有人说,女人屁股大,生儿子,你两项都占了,又红又专啦!哈哈……”
  “你这个死表弟媳妇,向来没有正经话说,当心烂你那个舌头。”
  刘星妈虽然咒骂了表弟媳两句,但心里还是美滋滋的,觉得还真被她说准了,俺刘星就是比别人家的孩子强,俺怀他的时候,就觉是个乖孩子,在肚子里,每天夜里那双小手脚就乱蹬乱踢的,直向我心口窝揣,跟练太极、八卦拳似的。我哼个小曲子,唱段《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给他听,就不动了,听话着呢!生下来那天,他那小小的圆眼睛闪露出黄金般光泽,他那尖瘦的下巴像小牛犊似地磨动着,人人看了都说是个憨态可掬,机警伶俐的孩子,长大了还能没出息。   
  还有一个社员说:“还是外面天地宽,毛主席还夸部队是个大学校!学军事,学文化,能锻炼人,造就人呢!听人说,部队军官工资高着呢!刘星当了官,你们就有好日子过啦!快到部队望望吧!也该让儿子给你换换季喽!(季节性添置衣物)”
刘星妈听了这些话,心里像灌了蜜,甜甜地,但她还是微微摇晃一下头,是摇头还是点头,是否定还是肯定,自己也说不上来。显得有点儿窘,她多么想尽快得到真实消息,让自己脸上增光,梦想成真,让“光荣之家”这块牌子再显光彩。
  她偷偷乜视一下众人,心里拿定主意,等星儿来了信,就去部队,把家中布票全带着,在大城市叫星儿给俺做二身能符合身段的好衣服,缎子的,起码也是夫绸的,再做件花哔叽尼春秋衫……把自己彻头彻尾武装一下,唉!出门(嫁)到现在,也够寒碜的,没穿过一件像模像样的衣裳呢!这自己染的黑色的老土布装,直筒筒的,要腰身没有腰身,要凸的地方没凸出来,没有一点线条美,女人味,也穿够啦!
  她沉静一会,然后,又无奈地,自言自语地叹口气道:“唉!这孩子,都快一个月了,怎么还不打个信回家?以前是每个月月初,都打一封信来。”
  刘星妈是个有心眼的人,她这么一说,就等于告诉周围的人,你们放心,信,快要收到了,你们猜想、议论就要变成现实喽!
  还是她的表弟媳姚玲梅抢了先,煞有介事地说道。“着什么急呀!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现在是月底,到月初还有一周多时间呢!刘星这孩子在家时就很内向,做事不大张扬,说不定过几天,公社就要敲罗打鼓来报喜呢!要上演‘金榜提名时’啦!三表嫂,你说是不是呀!”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几个女人的瞎议论,猜想,刘星留队“当官”的消息,就很快透露出去了。人间最古老的宣传工具
  ——嘴吧,比电话机传播得还要快,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在社员中传开了,轰动了。刘星的形象成了一颗闪亮的星星,照耀在刘家洼大队上空,吸引着周围几个生产队的姑娘们。
  七姑爹八大姨的远亲们,就近的媒婆们,爱管闲事的老太太,争先恐后,为攀上刘星家这门亲事,施展巧言技能,几乎把刘星家门坎儿给踏破了,弄得刘星妈忙里忙外,应接不暇。
  刘星妈得意之心溢于言表,扰得她有些失眠,昼夜在心中作盘算。这么多姑娘向俺刘家挤,也该是刘家祖上积的德,否极泰来,我可不能马虎了事,得一个个地瞧瞧,家家看看,方方面面对比对比呀!常言说得好:“货看三家不上当”。
  你看他姑表姨家那个闺女,俊美娇俏,撩人喜爱;他表姑爹家孙女标致大方,是公社的生产能手;东扬庄生产队朱家那个姑娘,长得白嫩丰润,光彩照人,家境好;就说咱生产队那个高素梅姑娘,明眸皓齿,沉静稳重,还是大队妇女主任,国家干部,多耀眼;还有五队徐家那个姑娘,也风致,蓬松的双鬓,短衣长裙,显出腰肢婀娜,无比幽娴美丽……
查山
 楼主|
查山 发表于 2012-5-6 20:05:15 显示全部楼层

猪“官”相亲记 2

本帖最后由 查山 于 2012-10-8 19:36 编辑

2
  这么多说亲上门,刘星爸整天喜笑颜开,心里头掀起了波澜。儿子也有二十四五岁了,也该成家啦!要是旧社会,我早就抱孙子了。
  刘星爸是个泥土气十足的乡巴老,老实厚道,就是个性与刘星妈相反,不爱言语,自从闺女出了嫁,儿子当了兵,在家中就和刘星妈俩口人过日子,常言道:“少年夫妻老来伴。”刘星爸和刘星妈还真伴在一块了,温顺得像个孩子。刘星妈说什么,刘星爸就做什么,刘星妈说东他说东,刘星妈指西他向西,整天跟影子似的跟在刘星妈身边。但唯独对找儿媳妇的问题上的观点和刘星妈有些不同,最近更有了发展,有时还敢和刘星妈争执两句。
  他对刘星妈说:“咱们农村,祖祖辈辈都是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老规矩办事的,当官和有钱的人家讲究个门当户对,咱们贫下中农、土老百姓能讲什么?就讲个实惠,不图好看,不做表面文章,找一个一般化的女人就算啦!不就是传宗接代吗!娶回家能劳动,会过日子就中。人长得白嫩丰润,再好看,也得整天田里跑,泥土里滚,风吹日晒,能好看几年?如果讨回来不能劳动,谁养活她。”
  刘星妈不同意这个观点,批评刘星爸说:“你这个死老头子,就是老脑筋,俺星儿已经留队了,说不准已在部队里当了官,不找个人品出众的,漂亮一点的,能行?再说,现在又讲究自由恋爱,反对包办,做父母的看好了,答应下来了,一旦刘星不满意,给吹了,不仅丢了面子,撂人家骂,还得罪了人!今后,脸往哪搁。”
  刘星爸继续反驳道:“好看又不能当饭吃,强求外表美,说不定还会带来政治影响呢!现在讲阶级斗争,路线斗争。我们是贫下中农,就要站稳无产阶级立场,用无产阶级的观点和方法去认识问题,处理问题,我们为儿子找媳妇,也不能忽视了政治,一旦有人说俺刘星有资产阶级思想观点,崇美、爱美,就会影响了前程。”
  “你说的也有些道理,不过给俺刘星儿做媳妇,她就是官太太,也不能马马虎虎,说中就中的,还要看她对刘星有没有缘分,有没有这样的福气,这个事你就少掺和,我心里有数。”刘星妈平时自以为是惯了,不客气地指责道。
  刘星爸听了叫他少掺和的话,心里也有些不太服气,你平时指手划脚,都是生活上的小事,我顺从。这找儿媳妇问题,可是大是大非问题,我就不能调和,但他不敢大声顶撞,便轻声轻气地在嘴里咕嚷一句说:“是我儿子,我怎么能不参加点意见呢!”
  刘星妈一听,上了火,老头子今天吃错了药怎么的,倒顶起嘴来了,接下来反讥道:“你的儿子,你一个人能生出个儿子,叫你少掺和,就是叫你别胡乱讲话,现在党中央号召全党、全军、全国人民要和党中央保持一致,和上级保持一致。在家里,咱俩人也要有个主次,我为主你为次,观点、措施、方法要立求统一,也要保持一致性,以免给别人听了意见不统一,钻了空子,对不对呢!
  “对是对的,但我总觉得,在外面,还是男人为主好。”刘星爸低着头,并不敢理直气壮说。
  “你到人跟前连一个屁都不会放,说出话来东一鎯头西一棒的,怎么搞外交。再说,找儿媳妇哪有公公上前的?你就不怕人家说你不正经。孬好我还能左右逢远,有些应变能力,等事情有了眉目,需要你出面时再出面,才显得有格调。毛主席早就强调,‘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你忘啦!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
  刘星妈像一个政治工作者,对刘星爸进行一番思想教育。
  刘星爸虽然找不出理由辩驳,由于观点受了压制,男子汉大丈夫气派一直得不到发挥,在村上有个闻名的“怕老婆”绰号,心中也有点不太服气。便随口说道:“我又不是四类分子,牛鬼蛇神,你还能把我的发言权都剥夺啦!多听听别人的话,天不会塌下来。”
  “你有权力发表你自己意见或者看法,发牢骚,说怪话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毛主席不是说过:‘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我看,只要大方向是正确的,你就不必过多干挠,有不同意见可留在背后跟我讲,力求统一,也可以适当保留,这叫分工负责制,背靠背,免得给别人家看笑话,节外生枝!”
  “我觉得,在找儿媳妇这个问题上,我应有一定的主导权,大方向由我掌握。你们女人,眼界不宽,抓不住纲,都是婆婆妈妈的,老钻在柴米油盐酱醋上。”刘星爸仍不大相让地说。
  “你看看,大男子主义冒出来了是不是!这倒好,事情还没有着落,儿媳妇边还没占到,家里就先打起了内战,搞内耗,那有不失败的。小日本侵略中国时,蒋介石搞‘攘外必需安内’政策,打共产党,打内战,给中国人民带来苦难。中国人就是这么丑陋,见人比自己权利大就妒忌,有钱就眼红,兴旺发达就捣蛋。”刘星妈有些沮丧。
  “好好!好!你主观性强也难改,就算对你提醒一下,中不中,你可要拿稳方向呀!”刘星爸妥协地说道。
  “这个,我办事你放心,稳妥子呢!”刘星妈怀着自豪的语气说。
  其实,刘星爸这种提醒是多余的,别看刘星妈说话、办事有些莽撞,粗枝大叶,快嘴快舌,但对来她家说亲的人的态度上,都是相当稳重的。不管是谁,都要深入细致地了解、分析,回答也是圆滑的,莫棱两可的,也不给人以明确的答复,行,还是不行,也不把人家的路堵死,只是一句话:‘可以挂个号,谈谈看!’特别对那些条件好,她中意的人家,会对人家说,你就放心吧!我给你挂个头号,等星儿回来保证让你们第一个先相亲见面,看好了,到秋天就办喜事。
  说得那些上门说亲的人,眉开眼笑。
查山
 楼主|
查山 发表于 2012-5-6 20:09:10 显示全部楼层

猪“官”相亲记 3

本帖最后由 查山 于 2012-10-8 19:34 编辑

3

  刘星妈几天来喜得一直合不笼嘴,得意得睡不着觉,心里头就像有泉眼似的,老是冒出那句话:“俺刘星成了‘明星’,姑娘们的抢手货啦!老人们说得好:‘十年媳妇熬成婆’。我就要当‘明星’的婆婆了,有出头之日啦!嘻嘻……”
  一天晚上,刘星爸对着刘星妈说:“你看你,整天乐呵呵的,都快成‘笑星’了,人家来介绍这么多好头绪,你怎么一个都不表态呢?是拿不定主意?还是选不准目标?我虽然分工在二线,但分工不能分家,进度情况也该跟我通通气呀!有些姑娘家,我们也可讨论讨论决定么!”
  “你看你急的,操之过着急就可能带来不良的后果。我可不能望见鱼就收网,结果一条没抓住。我要再三酌斟,考虑成熟,还得看看哪一家对我们最贴心,最知心,最忠心。”刘星妈说着,脸阴沉沉的,心中好像不知哪里冒出一股难忍之气。
  “你这话从何说起!谁个惹你生气啦?”刘星爸问。
  “我告诉你,我可算是理解了一个真理,发展才是硬道理。没有发展,没有变化,一穷二白,说得天花地转,人家也是看不起你。今天,你有了地位,有了权,或者说有了钱,就有了人缘,高人一等,事事顺!拍马屁的人也多了,美女帅哥也会向你怀里挤;明天你穷的撩倒,狗也会不理你;后天你倒了霉,喝凉水也塞牙齿。”
  “这话我信,贫穷有理短三分,落后处处遭人欺。”刘星爸赞同道。
  “远的不说,去年年底,我曾跟人家提起过几次,广而告知要跟俺星儿物色个对象,等刘星回家相中了就可成亲,可就是没有一个肯响应的,嫌我们家穷,外面没有路道。”刘星妈说着说着心中冒出有一股无名之气,脸变得铁青。
  可她却突然停止了要说的言辞,因为她害怕说多了,刘星爸会误解,是说他家没有社会背景,也会跟着生闷气,干脆忍在自己肚子里。这是做领导者应具备的素质和度量,一人受气,换得全家平安。
  “人家说的也是事实,犯不着生人家的气,命运总是无法相争的。成群和尚一座庙,吃素;一个神仙一炉香,吃浑,各有各的福份。等到时来运转,也会有出头之日。”刘星爸开明地说。
  刘星妈本来就是实心眼,心中留不住话,听刘星爸说话很是开明,就继续接下去说:“这还不算,有人还当面奚落我说,现在男婚女嫁,流行四大件,48条腿。四大件(自行车、手表,缝纫机,收音机)俗称‘三转一响’,你刘家能有几转?回家推磨这一转,还没粮食呢!还有48条腿,看你家那摆设,几个木头蹲子,哪边有腿?穷得连一只手电筒都用不起。谁家闺女嫁到你家还不是要受一辈子苦。”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烦不着和他(她)们斗气,比我们穷的人家还有的是呢!我们把标准放低一点,就找穷一点的人家,女孩子多一点的,不就得啦!穷人家的孩子要求低、厚道,穷人的孩子会当家,孝顺着呢!”刘星爸劝道。
  “更气人的是,有人把俺刘星丑化得一钱不值,说俺星是蚱蜢脑袋,狗皮背,塌着肩膀对虾腰,样样显得不协调,没有一点男子气,闺女嫁给他岂不浪费了。”
  “她们愿意说就让他们去说吧!俺刘星又不是站不出去的人。抬头买马看父母,我们不差,养孩子还能孬。”
  我对她们说:“咱穷一点不假,穷要穷得有志气。婚嫁迎娶,重要的是夫妻恩爱,《天仙配》戏里的董泳,上无片瓦,下无寸土,一无所有,天上七仙女还下凡和他结为夫妻。只要两人恩恩爱爱,还怕没福享。‘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什么事都是人创造的。我们贫下中农,只要肯努力,敢叫日月换新天。”
  “回答得好!”刘星爸夸奖说。
  刘星妈又有些愤懑地说:“你是知道的,事隔很久就是没有一个上俺门提亲的。”刘星妈停了停,脸突然显得开朗起来,说:“没想到才过去不到半年时间,我们家没变,人没变,就演变出一个消息,说刘星要留队、当军官了,有发展了,情况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三姑六婆,七姑爹八大姨,说媒拉牵的,跟开动车组似的,一齐挤上门,有的姑娘还来个“穆桂英挂帅”,亲自上门要通讯地址,要上演直通车呢!我就讨厌那些见风使舵,嫌贫爱富的人。”
  “人就是墙头上的草,风刮两边倒,有揍热闹的毛病,不一定都出于真心。”刘星爸感慨地说。
  哼!刘星妈有点不服气:“今天,我要来个‘佘太君挂帅’,亲自选兵点将,看看她们的面貌,考考她们的动机,量量她们的家庭,不合适的,看不中的,我还不要呢!”说这话时,刘星妈胸中一股怨气似乎出了好多,心中一阵痛快。
  “人往高处走,水向低处流,谁不想好呢?依我看,我们还是乘热打铁,选一个咱们看中的,满意的,好让星儿回来相亲,他看中了就办喜事。要是个个看不好,家家说不定,刘星回来没有目标,无的放矢,说不一定机会就失去了。”刘星爸劝着说。
  找儿媳妇不是上街买黄瓜,茄子,捡便宜的。我琢磨着,“俺星儿一定得找个有文化的人,起码也是个初中生,要泼辣一点的,站得出去的,出人头地的,好撑撑咱家的门面,扭转一下你这个老实巴交,到哪都矮半截的局面。”
  刘星爸叹口气说:“唉!这年头,农村找个有文化的媳妇,难哪!你看咱村上能有几家闺女在上学读书,就是读书,最多也读到小学,上哪能找到个初中生?再说,一个农民,整天锅前转,田里忙,要什么文化!等有了孩子,又整天围着孩子转,有文化能派什么用场?现在不是流行‘找个老婆大老粗,又能养儿又能苦。’俺星就需要找这样的人。”
  “你就是个老土丕子、老眼光,谁像你,在一起只知干那事……,对我连一句亲热话都不会说,浪漫的事不会做。俺星儿当了军官,找个媳妇没有文化哪成?结过婚,一个在部队,一个在地方,心里那有不想的,时间长了,还不憋出病来,要是两人通个信还得找人去看,叫别人念!小俩口亲热话、知心话都被别人知道了,多不好意思。同时,一个土包子女人,土里土气的,站没站相,坐没坐相,像只冬瓜断子,官场上哪能出头露面。”刘星妈说着下意识地瞅瞅自己臃肿肥胖的身材,两只麻袋式奶子快垂到了肚脐眼,心想,像我这样不就糟了。”
  她瞅一下刘星爸“你就放心来着,星儿回来了,还不是会有成群结队姑娘,让他挑选!要什么样有什么样。”刘星妈按捺不住高兴,乐滋滋地说。
  “星儿到部队好几年了,也不知道家乡情况,回来后接触、相处时间又短,不能全面了解,要是找个不能劳动的女人就糟了。我看,还是要找一个咱们基本满意的,作为候选人。”刘星爸继续阐述自己的观点。
  “别胡乱扯了,有缘千里能相会,无缘对面不识君,给俺星儿当媳妇,还能下田劳动,结过婚就带到部队享清福了。”刘星妈心中露出难以自禁的烈焰,激情道。
  这当口,刘星爸似乎说不出更多理由反对,便以建议的语气说:“星儿回家探亲时间短,哪有时间东挑西捡的,一旦不能定下来,还得等一年半载的,谁能愿意等呀!你还是再琢磨琢磨吧!”
  “这个,我心里有数,你就放心吧!保证找一个让你称心的,叫星儿满意的,能出头露面的好儿媳妇。”刘星妈说得很是自信。
查山
 楼主|
查山 发表于 2012-5-6 20:12:08 显示全部楼层

猪“官”相亲记 4

本帖最后由 查山 于 2012-10-7 18:27 编辑

  4
  已经二天了,刘星妈沉默寡语,饭吃不香,睡也睡不着,脸儿板板的,眼儿红红的,老是一言不发地呆呆地坐在那儿思索着什么!急得刘星爸可慌了手脚。
  刘星爸心疼地上前说道:“孩他妈,你这是怎么搞的,你可不能因为找儿媳妇事情上过于愁闷,把自己的身子搞垮了!”
  “别瞎咒人,我是有心事呀!”刘星妈板着脸说。
  “什么心事让你这样烦躁焦灼,茶不思饭不想的,说出来听听,我可以为你分忧分忧呀!”刘星爸劝道。
  “你想为我分忧解难,出发点是好的,有些事我只是在思考阶段,没有成熟。”刘星妈说。
  “不成熟,就讨论,才能集思广益呀!”刘星爸劝道。
  “嗯,到底是我的基本群众,体贴入微。告诉你,我是在为找儿媳妇酌摸渠道呢!”刘星妈说着脸上仍然布满了解不开的愁云。
  “你就不要瞑目苦思啦!俺刘星要是成官家的人了,还愁找不到对象,这事得多听听他的意见,成家立业,还是由他自己做主好。”刘星爸劝慰说。
  “你说话老是前后矛盾,朝秦暮楚的,昨天要我握色个目标,放低标准,今天又要他自己做主。自己做主,说得倒轻巧,部队里都是光棍汉子,一帮小和尚,连个女人影子都看不到,怎么个做主法,怎么自由谈对象,还不得别人或家中人给他找个目标,然后双方见面,合适了就谈,定个时间就结婚。”
  “这程序当然也是少不了的。”刘星爸点点头。
  “哪,你还在我跟前指手划脚的干啥?我总觉得你在咱星儿的婚姻看法上,认识上与我有很大差距,观点有些不同,对我有成见,有分歧?而且耿耿于怀,我说什么事,你首先反对,然后就认输,这是守旧思想作怪。”刘星妈朝着刘星爸,用批评的口气说。
  “不,不不!我对你既没有意见,也没有分歧,咱俩的目标是一致的,只是想法有点不同,我是想,在大是大非面前不能含糊,多了解了解情况才有针对性,多研究多商量,才能集思广益,胜利才有把握。”刘星爸承恳地说。
  “征求意见也得看场合,出点子也得看准机会,胡闹腾是不行的。”刘星妈接下来说:“等我考虑成熟,会征求你意见的。你就放心吧!”
  “群众是真正英雄,多听听群众意见,走走群众路线,然后再作决策,准确度就高。”刘星爸带点政策高度劝说道。
  “你听听,还真是个自不量力之人呢,一点自知之明也没有。毛主席说‘群众是真正英雄’。是说你是真正英雄呀!你看你拽的,我跟你说的、做的都在理上。”
  刘星妈停了停,嗯!自己人,开诚布公也好。接着她胸有成竹地说:“那,我就告诉你吧,我已经物色到一个人了。”
  “哦!已经选好目标啦!是哪一家的闺女?说给我听听,有空我也好去打听打听!”刘星爸惊喜地问道。
  “你看,叫你少掺和,你又要东打罗西敲鼓了。这事,我只是找个大方向,作战略上考虑,战术上没有决出突破口之前,还是要有一定的保密性。”刘星妈带着神密的语气说。
  你老是这样隐隐约约的,叫人摸不着头绪。现在政府都提倡办事公开,现场办公,咱俩还那么神秘?
  好好,好!你也是我基本群众,就不作保密要求了。刘星妈有些喜形于色,向刘星爸跟前揍近一点,放低了声音说:“他爸,我看咱村高素梅姑娘就不错,适合做我们家的儿媳妇。”
  “高素梅!”刘星爸一听,惊得舌头都打了结。“她,她!她可是大队妇女主任?人家经济条件好,要求高,还有政治背景,怎能看得上咱们家,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弄不好,折腾老半天,鸡飞蛋打。”
  刘星爸紧接着问道:“唉!你怎么会想到她?真是大白天说梦话,你可别把星儿婚事给耽误了!”
  “这叫什么话,不管白天黑夜,如果梦都不会做,能梦想成真吗?就因为她政治地位高,经济基础好,走到哪都能出人投地,才适合做咱家的儿媳妇,这叫优势互补。俺星儿当官了,哪方面能比她们家差,要向前看,要用发展的眼光看,懂不懂。”
  这时刘星爸不知说什么好,痴痴地望刘星妈不出声。
  “我告诉你,我要来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明的大张旗鼓为刘星找对象,目标却对准高素梅,暗地里叫高素梅主动向我家挤,向我家靠拢。然后,再大张旗鼓娶进门,喜庆三日。”说着,刘星妈脸色像云收雨散似的,一下子开朗起来了。
  “人家是干部,有钱有势,能下嫁咱家?你别为自己打小算盘了。”刘星爸还是有些疑虑地说。
  “你不要妄自菲薄,俺刘星是个军官,找个干部或者找个干部家的闺女做媳妇,理所当然,这才叫门当户对。我们才能沾点上层建筑的光,做干部家属的豪迈,后半生扬眉吐气地活着,过几天舒畅的日子。”刘星妈以傲世出尘的心情对刘星爸说。
  刘星爸听了这些话,仔细品了品味,心里也觉得有些甜丝丝的,但他还是自言自语地咕哝一声:“哎!不知能不能攀上呢!”
  “有志者,事竟成。”刘星妈说。
查山
 楼主|
查山 发表于 2012-5-6 20:19:23 显示全部楼层

猪“官”相亲记5-1

本帖最后由 查山 于 2012-10-7 18:29 编辑

5
  第三天晚上,刘星妈事不宜迟,急匆匆跑到陈大表婶家,请陈大表婶当参谋,一方面对上门说亲的几个姑娘作个评估,二方面托陈大表婶为刘高两家说合说合,希望成全这桩亲事。
  刘星妈兴冲冲来到陈大表婶家,屁股还没有坐稳,便开口道:“他大表婶,我有件事想请你出个主意,当个参谋哩!”
  陈大表婶个性豪爽,有助人为乐精神的。刘星妈一登门,就猜到了几分来意。便喜笑颜开地说:“哟!我的三嫂子呀,你是无事不蹬三宝殿,来请我当参谋!为啥不加个‘长’字呢!你就没听说‘参谋不带长,放屁也不响呀!’”
  刘星妈脸上顿时出现一丝歉意,心想,陈大表叔的枕头风吹的够凶的呀!到底是干部家属,话一到在她们嘴里,就成了新名词,新含义,新幽默。便一本正经回答道:“呦!这倒也是,封官也得有个官衔呀!现在当书记的是一把手,带‘长’字的都是实权派,带‘员’字的是个跑腿的。那就加个长字吧!陈大表婶,噢噢!参谋长同志。”
  “哈哈……两个女人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了。
  刘星妈接着吹捧陈大表婶说:“我是最相信你的话的,你是俺村妇女中的红人,主心骨,你办事,我放心。”
  “哟,什么事!这么客气,兜这么个大圈子,你就‘巷子里扛电线杆,直来直去。’乡里乡亲的,有事你就说吧!凡是我能做到的,我尽全力。”陈大表婶表态道。
  “陈大表婶真是爽快人,俺来,就是想说说刘星的婚事,也要托托你帮帮忙。”刘星妈说明来意。
  陈大表婶一听,有门,我昨天还跟高素梅议论此事,我当时就对高素梅说,你要对刘星有意思,刘星妈一定会到我家找我的,果真来了。但她没急于暴露,装点糊涂问:“刘星的婚事上有什么解不开的节?”
  刘星妈介绍说:“你是知道的,这几天到俺门上说亲的很多,我都来不及看啦!我想叫你替我出个主意,定个标准、方向。”
  “叫我出主意,拿方向?”陈大表婶故装有些惊呀道。
  “是,是!”刘星妈回答。
  “一家一个标准,一个人一个眼光,情人眼里出西施。是你家娶儿媳妇,我哪能敢说三倒四?”陈大表婶带点戏弄口气地道。
  “俺是第一次谈儿媳妇的事。”刘星妈畏难说。
  “你就一个儿子,当然是第一次谈,哪家整天去谈儿媳妇,找儿媳妇?”陈大表婶淡淡地说。
  “反正你见多识广,又是热心人,我只能来求你。”刘星妈尽力吹捧着。
  “知己知彼,才能成事,你家的事,我不太清楚,哪能胡乱言语。”陈大表婶有些半推半就。
  “唉!我的大表婶,俺村哪家的事你不知道!哪家的事你不管,你是俺社员的贴心人,‘民政股长,’我有事找你也是理所当然呀!”刘星妈对陈大表婶来个“将军”。
  陈大表婶一听,还真粘上了。看来推辞是没有用了,便客气地说道:“三嫂,你叫我当参谋,有什么事你就分付吧!要我做点什么?跑跑腿也行呀!”
  “不不,这些事哪能委屈你陈大表婶呀!我来就想叫你出出点子。”
  “哪一方面?”陈大表婶问。
  “就是刘星找对象的事呀!你看俺刘星的对象是找个本庄的好,还是找远庄的好!”刘星妈有意回避想和本庄高家高素梅做亲的话题,目的是叫陈大表婶先提出来,使她有个主动权。
  陈大表婶没有追问远目标是谁、近距离是哪一家。她心里也装个小九九,既然你不明说,我也不必多问,我倒要看看你葫芦里装的什么药!于是,她心平气和地说:“你有什么想法呢?”
  “就是想来听听陈大表婶意见呢!”
  “听我的意见,就得有一定主导权。否则,就成了嘴抹石灰
  ——白说了。”
  “你是我的参谋长,你说的对,就照你意见办,我这个家可以给你当七分。”
  你说的太玄乎了,这话当真?
  君无戏言。
  陈大表婶想,八成刘家妈是看中了高素梅,找不到渠道才到我家的。本村上凡女人的事都希望我牵牵头,做做工作,做个调停人,就连高素梅昨晚也来我家,有意叫我摸摸底,真是众望所归。但我也不能信口开河,还是稳妥点好,围绕目标,多做点周旋,做到知己知彼。
  陈大表婶对刘星妈说:“远有远的好处,近有近的优点,关键是怎么看!依我看,找儿媳妇还是找近一点的好,本庄上人,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长大的,知得到,晓得到,娶到家放心。有些姑娘隔得那么远,又没有眼线,还不是瞎子摸象。娶到家,姑且能不能劳动咱不说,她的作风、脾气、性格谁能说得准,特别是作风问题,等知道了,生米做成熟饭,二手货,后悔就来不及啦!”
  “是的,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现在的年青人,见面就学电影里的人,说是自由恋爱,女的在前面跑,男的在后面追,追上了,不是躺在地上痴笑,就是手拉手坐在一起,搂呀抱的,亲嘴也不嫌丢人。想当年,俺就没有做这事,要是做了,准把家里人的脸都丢尽了。”刘星妈有点蔑视地说。
  “那是俺三哥太老实吧!”陈大表婶调侃道。
  “不老实也没有这个机会,俺那会在相亲时,坐在家中望都不敢望他一眼,只是偷偷瞅一下,觉得这男人不丑不俊,看也不厌,觉得还可以,就同意了,俩人从没有单独出去过,以后就过门了,稀里糊涂成了两口子。”刘星妈回忆道。
  “现在的年青人多自由,要好起来,晚上随便找个地方,有说有笑的,不管怎么亲热都行。”陈大表婶说着带点嫉妒的眼神,望望屋外山坡、丛林,好像那里就有成双成对的。
  “人家赶上这时代了,这才叫福份呢!”刘星妈说着,心情有些失落。
  “谁说不是呀!你看,男女在一起,黑灯瞎火的,搂呀抱的,激情燃烧起来了,能忍得住吗!能不干那事,哪有猫不占腥的。干了那事,谁能知道?如果变成两口子,倒也罢了,如果不是,各奔前程,不就成只‘破鞋子’了吗?一个初恋上男人的女人,心田上就种上了爱的种子,生根发芽后,情永远是割不断的。谁能顾得上伦理道德,不偷偷摸摸约会才怪呢?”陈大表婶煞有介事地说起男女之情,说得刘星妈心绪佛腾,不停地点头称是。
  刘星妈带着疑惑地说:“自己有了男人,还能再敢去偷汉子,就不怕丢脸?”
  “俗话说:烧过的木柴最容易起火的。有了第一次,当然就不愁第二次,第三次……。有些女人的眼里,别人的男人总比自己的男人更帅气。在一起简直跟戴上伟大的王冕似的。你想想看,偷情时又有谁能把脸面先放在前头,还不是甘心情愿的图一时的爽快。再说,哪个女人不图点钱压褂包。”
  “那是,那是!还是陈大表婶见多识广,看得远,看得透。”刘星妈听的有滋有味,赞叹地说。
  陈大表婶昨天就知道高素梅对刘星有点意思,也初步拟定了方案。她马上拉近了话题:“不说这个了,我倒要问问你,为刘星上门说亲的不少吧!”
  “不少不少,姑表姨家闺女表姑爹家的孙,东扬庄朱家女衩裙,主任要比徐家好,风流人物尽含情……”刘星妈高兴地报出五六个人家!
  “嘿!真有你的,还真有点诗情画意呢!看来说亲的还真不少,你倾向哪一家呢?”陈大表婶问。
  “就想来听听大表婶意见的!”刘星妈谦虚地回答道。
  “你不说哪一家,哪一个人,我怎能参加意见呢?参谋参谋,就是围绕你心思,你的事情,发表点意见、看法、出个主意。不然,就成瞎参谋了。”陈大表婶带着负责任的口气说。
  “说句实在话,这么多人家,我看都不错,真说不准哪家最最合适。”刘星妈又一次有意把高素梅阁在一边,她想让陈大表婶先说出来,才显得有价值。便为难地回答说。
  “一点主心骨都没有,哪能办成事?”
  “死老百姓,整天下田劳动,就知家常里短,哪能处理好身外事呀!”刘星妈又一次把想和高素梅攀亲的事,压下来。
  陈大表婶想,替人办事,必须做好调查研究,把结论放在末尾。你刘家找我出主意,竟不敢说出目标、方向,我怎能正确判断,有的放矢?这时,她有点忍耐不住了,便直截了当地说:“哪,我来问问你,咱庄上,就是第八生产队的高家,那个高素梅姑娘,你说的主任,是不是她家?”陈大表婶开门见山地问道。
  刘星妈一听,嘿,真了不起,到底是咱们的“智多星”,“民政股长”水平能力超群,有了上文,她就知下文。不管你是猜的还是晓得的,真巴不得你先提起呢!刘星妈乐滋滋地说:“这事你也知道了,是的,是的!”
  陈大表婶暗想,这事是我策划定下来的,我怎能不知道,她接着用调侃的口气问:“想不想做这门亲事?”
  “想,我就是来托托你,叫你做个‘媒’呢!”刘星妈这时觉得没有必要再卖关子了,恳求地说。
  “托我!人家来也来过了,说也说过了,不就有眉目了吗!路都铺好了,你还不开直通车向前,还用得着我去胡言乱语?”陈大表婶这当口说话的语气,也低调起来。
  “唉!她们来时并没有说明白和肯定呀?我有些“吴年喘月”呢!”
  “有些妄自菲薄吧!”
  “反正我们不太相信高素梅也能乘风破浪,上演直通车,到我们家示意做亲之事。”
  “凡事有可能,才有可能。”
  “是的,事已如此,要按真的办,不过,俺们这地方,没有媒妁之言,难全父母之命呀!没有中间人把话说明白,构通,办不成事呀?”刘星妈带着惋惜地口气回答道。
  “所以,你就来托我了。”陈大表婶一针见血地说。
  “没有你陈大表婶说句话,我心里就不太踏实。”
  我倒要问问你:“怎么个才算说明白、怎么个才叫肯定呢?人家(女方)会上你家的门口喊,俺家的闺女看中你家的儿子啦!你们什么时候用桥来抬都行!”陈大表婶很风趣、又不耐烦地说。
  “这!”刘星妈被陈大表婶说得短了理,嘴巴有些僵硬,话也说不出来了,想想也是,话说得太明白,太透彻,效果往往不佳,失去吸引力。你看,好多媒婆把她介绍的姑娘说的天花地转,样样都好,听后让人激动,久久难忘,可都没有打动我的心,唯独高家来说亲的,就一句话:“等刘星回来,高素梅有事要找他谈谈,如果来了信把地址告诉她。”跟钓鱼似的,撒点鱼饵,下个钩就走了。弄得我心潮起伏,波浪翻。当时我还以为大队真有什么公事要做呢!后来我想想,俺星儿人还没回来,大队和高素梅能有什么事?这里可能有机关,是一种暗示。以后我就念念不忘,心也被吸引过去了。
  陈大表婶接着说:“你也不想想,人家是什么人,是有地位,有钱有势的人家,又是女方,还能低三下四巴结你们,你想过没有,来了不就是已经表明她们希望和你们攀亲家吗!一对青年男女要在一起谈谈,能谈什么?不就是说明要自由恋爱,这就暗示你们男方,要主动托媒人上门去求亲,说亲吗!
  “对对!对!看来,我就是缺这个心眼的人。”刘星妈自我眨低说。
  “幸亏你来问问我,给你一个提醒,否则,这亲事十有八九黄了。”陈大表婶说话有些不客气。
  “这,这!这可怎么办?”刘星妈听了这句话,心也慌乱起来,窘得不知如何是好。
  陈大表婶接着说:“你真胡涂!这是人家提亲的方式方法,是‘瞒天过海’之策,是采取排它法,就看你们领会不领会。”
  刘星妈向屋顶上望望,自愧道:“是呀,眼界不宽,没有主心骨,是办不成大事的。”她羞愧地低下了头,想说点什么,但想了一会也找不出有什么可以说的话。看来,这‘排它法’还真管用,我想了二三天的计策,都脱离了实际,高家已经捷足先登,送货上门了。要不是陈表婶提醒,我还蒙在鼓里呢!
  陈大表婶好像也离不开当媒婆式的花言巧语,对着刘星妈补充说:“你看那高素梅姑娘,家庭条件属上流咱不说,人长得多耐看,沉静稳重,温文敦厚,一笑两酒窝,脸蛋又红又嫩,就像雪地上一朵芙蓉花;又有文化,大队妇女主任,是咱公社、县里名人;个子虽不高,身体很壮实,外出总是穿一身灰布制服,朴素大方,讲起话来有头有尾,办起事来干脆利索,是咱们女人中出类拔萃人物。刘星要是能找上她,就吉星高照喽!”
  刘星妈听了陈大表婶一番话,还真有点英雄所见略同感觉,心中一阵欢愉,接着表态道:“谁说不是呀!”
  她望望陈大表婶,心想,你真高明,见多识广,我打心眼里佩服你呀!我的心思给你摸透了,这“栈道”你都给俺搭起来啦!但她还是找点理由半推半就地掩饰说:“我这不是来找你商量?请你出任‘参谋长’吗!”
  “我不但要当参谋长,还要当‘红娘’呢!”陈大表婶高兴地表了个态。
  真是踏破铁鞋无密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刘星妈笑着说:“咱们这是不谋而合呀!那我真要好好谢谢你,我就喜欢高素梅这姑娘!不过……”
  “不过什么?”陈大表婶有点吃惊地问。

请看下一节
游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Archiver|排版工具|手机版|文学博客网 ( 浙ICP备2022005477号-3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4, Wxbkw.Com. Powered by Discuz! X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