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桔子》 - 小说在线 - 文学博客网 - 原创网络文学网站,免费小说阅读网
分享

[都市言情] 桔子

[复制链接]  |   小说模式

桔子

发表于 2023-3-3 10:36:41 来自 都市言情 阅读模式 倒序浏览
1438 7 查看全部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博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Pink Yellow Geometric Collage Ebook Cover_副本.png

《桔 子》

作者:XINGYUHUAFU


admin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23-3-3 10:37:18 显示全部楼层

《桔子》1

1

肖淑敏专等领导的车停稳才脱衣服的,她脱成了三点式,从四楼往下冲,嘴里还高呼低嚎:“赵蒙,你这个伪君子,你这个混蛋。”

她就是想搞臭这个杂种,早就听说今天有领导来视察了,她预谋已久,想了许多办法,最后想到三点式,没有比这更能让赵蒙难堪的了。

她想,如果赵蒙还要犯横,她就把这三点也脱了。

今天是省市领导带着外商来视察,几十人的大场面。为了今天,半个月前赵总就指挥人打扫卫生,装点门面。

这是个年产值近亿元的企业,厂房就在一个居民楼里,工人上班睡觉都在这幢楼里。这是一家制药厂,楼道里永远一尘不染,工人多半是农民工,赵总对他们的首要要求是干净,这些天来,赵蒙总是戴着白手套在楼道墙壁上摸来摸去,就象新郎摸遍新娘的身体的各个角落。好不容易把省市领导请进来,生化厂这两年的表现不俗,弄好了自己会在省里评上十大名星企业。一个企业要立足不容易,里子面子都得要,特别是在企业创业之初,更要注意自己的形象,这一点赵蒙早有所悟,所以,今天天不亮他就爬起来,他必须要把每一个细节都要放考虑到。

“电梯,赵部长,你在要负责你的电梯,要是电梯出问题我立即撤你的职。”他已经不止一次听过越是有大领导来,电梯越会和你开玩笑,走到半路上不走了。到那时,非急得你跳楼不可。还有那些被他训管到位的工人,脸上千万不能木呆呆的,见到领导一个招呼也不会打。一个走上坡路的企业,即要象拳击手,又要象绅士,赵蒙转了又转,觉得还是很不够。还有疏漏,心里咚咚打鼓。

领导的车终于来了,前面是一辆小车开道,后面是锃亮的面包车,赵蒙恭立一边,与领导握手,脸面的笑不多不少,每握一次,腰就要前躬一下。

就在这时,他隐约听到一个女人的尖叫声,他太熟悉这个声音了,象打摆子一下他浑身颤抖了一下,他立即明白了什么,几乎晕了过去。他知道自己在百密之中疏忽了一个重要环节,而这个疏忽几乎是不可原谅的,会让泰山崩于眼前的。

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象布什听到世贸大厦遭袭一样。一场大雪崩即将来临,他想返身作些什么,但握手致意这一重要环节并未完成。

好在尖叫声并没有越来越近,而是渐行渐远,他的心这才稍稍放下来。

原来是刘然为赵总解了围。

刘然厂里的厨师,准确地说就是个烧饭的,他从职业学校毕业出来,烧得一手好菜,来厂后很快得到赵蒙首肯。肖淑敏冲出来时,正与他相遇,吓了他一大跳,他知道领导已经到了,怎么能让老板娘这样闹呢?他一把抱住肖淑敏。

    “放开我。”肖淑敏尖利的手指甲抠在他的手背上,一阵钻心的痛刺来,可他没敢放手。他的双手紧勒在老板娘的胸前,胸罩因为挣扎只是象征性地戴着,两团奶子象面团一样在他的手中揉来揉去。三点已快成一点了,他的手腕有些软,心咚咚乱跳,不知道下一个动作该怎么做。肖淑敏还在大喊大叫,他猛然想到带她上楼,到顶楼的办公室里去。于是他象一个狙击手在战场上面对着强敌有计划地撤退,他倒退着,在干净得一尘不染的楼道里用全身的力气移动着那个白洁的女人。

不知道为什么,他下面的东西突然的勃起。开玩笑嘛,怎么就硬起来了呢?是啊,这家伙也会起物理化学反应,象油在锅里遇热后会热啦啦的冒烟。可这不是热油冒烟时候,这不是时候不是地方,手里抱着老板娘,底下的家伙却要硬起来,这怎么能说得清呢?他想丢手,不想再把自己和那个不听话的东西置于这样的危险之中了。可此时一丢手,若让肖淑敏酿冲下去酿成恶果,赵总一定会饶不了他。

他坚持将肖淑敏拖上楼,拉进一间办公室里。“肖姐,你不能啊。”“你滚,不要拦住我。”“肖姐,你怎不能让我给你下跪吧。”他真的要作出下跪的样子,他终于挡住了肖淑敏,并让她安静下来,总算没有酿成恶果。

事后,赵蒙把刘然叫到办公室。“你做得很好。”赵蒙是很少表扬员工的。刘然满脸通红,头根本抬不起来。“你好好干,我不会亏待你。”赵蒙努力保持老总的尊严,他的尊严早已被肖淑敏象剥衣服一样一件件剥光了。

娶妻娶妻,我赵蒙怎么就摊上这样一个女人。

这不是个一般的女人,他大学毕业无路可走,是这个女人借钱给她创业。

男人不能吃软饭,吃了软饭那女人就把你当儿了。实际上赵蒙发迹之前对肖淑敏一直百依百顺,事事听她安排。这个女人凡事都要随她的心,象慈禧太后那样,若有一件违背了她,她就要给你颜色看。

肖淑敏喜欢吃栗子,赵蒙总是买一斤栗子备在身边,一到她发火的时候,就拿出几个栗子来。“吃栗子吃栗子。”一边说一边给她剥好,塞进那个有两片薄薄嘴唇的嘴里。正好把那张嘴堵住。这法儿挺灵验,让他们这对不对路的冤家硬是生活了好几年,而且楞是让事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可事业到了今天这一步,他就再不能事事都要听她的了,一个亿元产值的大厂完全听一个依靠几颗栗子就能压住心火的女人怎么行,而且,栗子他实在没有这份闲心去买了,更无这份闲心去剥了。于是,肖淑敏的愤怒被一次次发酵。

她想,这个男人已经完全背离了她,他早就要背叛她的,只是过去他离不开她,她给他第一桶金,多少男人为取得第一桶金象狗一样去做人。

赵蒙一次与一个女人幽会时被她当场抓住,在她面前终于落下把柄。他竟敢在外头搞女人,还敢对她说,所有的老板都在外头搞女人,不止搞一个,有的还在外头生孩子,还不止生一个。

这样的男人,你怎么能轻饶了他。

admin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23-3-3 10:37:50 显示全部楼层

《桔子》2

2

自抱过肖淑敏之后,刘然遇上赵总和肖淑敏都要远远地躲开,自己再不能缠到他们的家事之中,一缠进去,保不准就又是三点式,又是当胸搂抱,再抱两回,自己还怎么在生化厂做人。

可肖淑敏叫住了他。“你帮赵蒙做了一件大事,赵总给了你什么赏。”

“没有啊。”刘然怯怯地回答。“哼。”肖淑敏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刘然低下了头。“他不赏你,我来赏你,你过来。”刘然哪里敢往前走,生怕老板娘赏他一个大耳刮子。“你怎么啦?昨天你的胆子还那么大,你敢当着那么多人抱我,我都脱光了你还敢抱,嗯,今天怎么就这样胆小了?”“肖姐,我那是没办法啊。”肖淑敏一把将刘然抱住。“你不是已经抱过我了吗?再让你抱一回。”“不要啊,肖姐。”肖淑敏把他拖到床上,又象昨天那样把自己脱成了三点式。

面对赤裸着的她,刘然全身抖得厉害,比到发廊嫖娼还紧张。

他不是经常去发廊,没那么多钱糟塌,可实在亢奋得不行,管不住自己时,便去发廊打个牙祭。

厂里还有几个和他一样是要上发廊里解决问题的。有一次厂里开面包车的小郭拉他同去,他说不行,搞那个不行,裤子脱了都不行,几把会发抖,紧张,怕得慌。“你怕死。”“我怕公安局。”“你就象个傻大个一样。行了,我把车开过来,你把女人带出来,在我的车上搞。”“小郭你这么卖力干什么,是不是这个也要搞营销,拿回扣?”

“你刘然不识好人心,大男人不把几把上的问题解决,时间长了要犯病的。厂里有人说看到你在东瓜上钻个嘴巴大的眼,掏出家伙在那冬瓜眼里直进直出,那东瓜汤还怎么往肚子里咽啊。再不和我上发廊,全厂里的人都不吃你做的冬瓜汤了。”

这句话把刘然闹个大公鸡。“这是谁这么缺德,这样贬损我,老子真的要和他拼命了。”

“行了行了,我去开车来。”

小郭真的把面包车开过来,车窗上都贴了茶色玻璃纸。小郭就象接新娘子那样把**扶进车,点一只烟在不远处等,这一次好多了,没那么紧张了,从车里能看到车外的一切。眼见得远处的小郭抽了一支又接上一支,直到又将烟头扔了,刘然便有了结束之心,三下五除二便将自己弄得如滚水油锅一样,他和**一起叫嚎了一声。

走出面包车就象走出洞房,那女人面不改色,刘然则满脸通红。

小郭吹了个口哨,对着**挤了挤眼。得了,别下车,我送你回去。小郭把**一直送回发廊。

“刘然,我可是为你服务到家了,你嫖娼我放哨,公安局抓了就是同案犯,哥们,下回可别忘了给我开小灶。”刘然不语。

“明天还来不来?”小郭又问。“我哪有那么多钱?”

“你和谁打马虎眼呢,咱们这里两百来号人,谁有你他妈的福气,每天给两百多号人供应饭菜,一日四餐,米面油菜,每样你多报上几斤,谁能知道,你不就报个良心账吗?一天蹭它百儿八十的,搞个女人还有什么问题,你小子不要啬,我要是揭不开锅,就从你这儿借粮。”

“小郭,你不知道,我这人胆小,真的一分钱的假账没敢报,再说赵总这么信任我,把厨房里的事情都交给我,我怎么会做下对不起赵总的事情。”

“得了吧,你小子这样要遭雷劈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行了,听我的,从今天起就要打野食,人要学习鸭子,吃那活食,吃活食的人才能肥壮。”

毕竟是二十四五的年岁,揭开蒸笼,对着冒热气的白馒头都要摸上一摸。他不止一次和小郭一起去发廊里吃活食,胆子也大了许多,那些年轻的**也有真勾人魂魄,有了第一次就想着第二次第三次。

他的色胆按说也练出来了。

可在肖淑敏的床上不行,几把抖得厉害,比第一次进发廊还厉害,这个道理也很简单,若让赵总捉了奸,可不是闹着玩的。

刘然就和肖淑敏讲了在面包车里嫖娼的事情。

“你他妈的还有这德性。行,你也上我的车吧。”

肖淑敏让他到街角某一处等着,自己大咧咧地将黑色宝马开过来,宝马车在刘然面前停下来,刘然还是不敢拉车门。“上来啊。”肖淑敏不耐烦地说。刘然萎萎缩缩地上了车。车开到一个僻静处停下来,肖淑敏将身子挪到后座上来。刘然扑了上去。肖淑敏一把拦住他。“你把我当妓啦?”

“没有没有。”“叫我姐姐。”“姐姐。”刘然亲切地叫了一声。

宝马车的空间还是没有面包车大,不过,也能踢打得开了,四只手象绳子一样纠缠,将两个肉身紧紧的束在一起。

那个叫宝马的车这会儿就象某个重要部件发生了动摇,显示出一种极不稳定的摇晃,这在肖淑敏的感觉里是从来没有的,她的宝马180码也能在油箱上留住一枚钱币,可见这男人的功力让宝马也产生颠覆,一种天旋地转的翻腾感笼罩住她,她感到自己和她的爱车翻入某一个僻窄的水沟里。她的身上已经不能稳住一粒豆大的汗珠和泪水,它们就象从热得发烫的油箱上飞速的滑落。

她在呻吟和哭泣。

admin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23-3-3 10:38:16 显示全部楼层

《桔子》3

3

看来这又是一个对她百依百顺的男人,肖淑敏一下子找到了从前的感觉,这种感觉仿佛是她生命的一部分。

这个世界上必须有个供她依恋和支配的亲人,这种依恋和支配才能显示她生命的价值。

一个男人给他的依恋和供她支配的感觉,就象是将幸福和快乐象蜜水一下咕嘟咕嘟喝下去一样。这感觉几年前赵蒙的确给过她,可很快就消失了,如今刘然又给她了。

她真怕这感觉迅速消失掉,她怕,那种感觉消失后的失落,一定会对生命产生致命的侵扰,而且她知道,对于女人来说,心爱的男人一去不复,以后一生也别想再找回。

于是如何对待刘然便成了大问题,她已不敢再用对待赵蒙的经验来对待他,不能马上给他钱,不能迅速地将他变成富人,一个女人迅速地将一个男人变成富人是一种愚蠢的行为。

不过,至少不能再让刘然做这个伙夫了,这倒不仅仅是面子问题,而是刘然身上永远有一股呛鼻的油烟味,不能让他的油烟味熏了她的宝马车。很长时间里,宝马车是她的宠物,在她孤独得想自杀的时候,就开着车外出兜风解闷。

可刘然怎么也不答应辞去生化厂的工作.瞧这小子多贱,非要站在锅头灶沿他才踏实,他不同于赵蒙,赵蒙那小子在聊倒的时候心就比天高,天天动歪脑筋发财,别说侍候几百人的饭菜,侍候她一人都偷懒耍猾。

admin
 楼主|
admin 发表于 2023-3-3 10:38:38 显示全部楼层

《桔子》4

4

小郭发现刘然这些日子一有闲空就往外溜,神神秘秘的,也不愿意和他上发廊嫖娼了,变化太大。

凭小郭混世的经验,一个人一下子出现象孙猴子那样的变化,不是倒大霉就是交好运了。

于是他驾着面包车对刘然实施跟踪。“妈呀,这小子竟然上了宝马车,老板娘的宝马车。”

他竟长时间地呆在宝马车里,而且,车子还会出现不正常的摇晃,他这是将老板娘当冬瓜操呢。

“你小子,叫你吃活食吃野味,你吃到赵总头上了,你要找死啊。”

刘然一听,吓得面如土色。

“小郭,你可别…….”

“我可什么?不要指望天下的粉墙都不漏风。和兄弟一起去发廊多好,没钱咱想办法去挣啊,这样一个女人,赵总恨不得用刀劈她,你怎么就敢和她上床,图她的钱?她的钱你也敢花?”

“小郭,你冤枉我了,我哪是那样的人,是她强迫我啊。”

“你总不会说是她**你,你还是和她断了吧。”

“不行啊,她就怕我抛弃她。她说,只要我不听她的,就马上向赵总和盘托出。”

“行喽,兄弟,这事你一人玩去,全打我不知道,出了事你可别搭上我啊。”

出事,这样下去肯定要出事的,刘然想。他问肖淑敏要是出事怎么办?

“出什么事?”肖淑敏问。

“赵总…….”刘然只说出两个字,浑身就有打颤的感觉。

“他是你的老总,却是我孙子,现在你是我的人,我看他敢动你一根指头。”

一种极度凶恶的表情从她的脸上划过,那种表情让刘然感到既安全又恐怖,象一枚炸弹将身边的敌人炸得血肉横飞,而自己却毫发无损一样。

“你要保证一辈子对我好,我就和赵蒙离婚。”

“我保证。”刘然不知道自己的嘴就这么顺溜地把这两个字讲出来。

他早就有这样的心愿,想自己开一家餐馆,他想向肖淑敏借一点钱,三二十万就行了。当然,现在他还不好意思开口。

在宝马车里远不如在小郭面包车里找到的感觉,可为了自己的将来,这份小心他得陪下去。

如果肖淑敏能借钱给他,借三二十万对她来说肯定不是问题,有了这笔钱,他把馆子开起来,一天做它百十道菜,让南来北往的人在他的馆子里酒足饭饱,那是多带劲的事啊,那样,所有的快乐就会来到身边。

再说,馆子一开起来,小郭那家伙一定会来找他,还会再拉他上面包车,上发廊。

他在规划自己的生活,人无时无刻不在规划自己的生活,可象这样改弦易辙,另起炉灶,还从来没有想过。

这么一想,脑子里象起了油锅一样,那心头之火迅速的让一锅油加热,他便象受到炼熬一样地痛苦,坐卧不宁。

一切都要从那笔钱开始,这让她不能不更尽心地去侍奉这个女人。

“我想开一个餐馆。”他怯怯地说。

那老江湖的肖淑敏一听这话,脸上便露出王熙凤的笑容来。

“你是要向我借钱了吧。”刘然的脸扑的一下红到了耳根。

“脸红什么?这又不是偷人让人抓到,就是让人捉了奸,脸也不要这样的红,多丢人啊。”

实际上肖淑敏早就想到这一层,这事要在从前,想都不用想就会把钱借给他,可现在她在犹豫,这个男人还要考验。

当然她知道,女人考验男人是一种愚蠢的行为。男人的恶都藏在骨头里,而女人就象可怜的蚊虫,最多只能隔着一层皮肤吸那男人血。

“我给你钱你要吗?”“我借,有钱就还你。”“送给你呢?”刘然不答。

“真乖,你比赵蒙乖多了,傻子,哪有不要钱的男人,这年头,有了十万你就能有一百万,有一百万一眨眼就有一千万了,那雪球滚起来,你自己都不敢相信会那么快。”“我只是想做个小老板,没想到要发那么大的财。”“发不发财也由不得你,那人民币象雪片一样飞过来,你能把它们扔进灶里当柴烧?”刘然感到无言以对。

“要是我不借钱给你呢?” “那我就在生化厂凭力气挣钱。”

“你有多少力气?”

自然他拥有足够的力气,他在宝马车内的表现不俗,足够让任何一个女人满意,可用这样的力气去挣钱,能够满意的女人就不多了。

12下一页
游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Archiver|排版工具|手机版|文学博客网 ( 浙ICP备2022005477号-3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4, Wxbkw.Com. Powered by Discuz! X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