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号子手哭着说:我的卵蛋没了
2024-2-27 21:24
每当炙热灼眼的父星逐渐暗淡,缓缓地落向地平线时,子星上的劳工们就会放下手中的活计,站起身,静静地等待着。就连号子手驺勾也闭上了嘴,垂着双臂,同大伙儿一起目送着它躲进高山。他们明白,每一个夜晚,父星都要去同那些抛送媚眼的星星们亲热厮磨,就像他们的父王会去宠幸无以计数的妃子。劳工们没有女人,但夜 ...
33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一只大雁飞过去了
2023-12-31 22:35
庆丰十一年,我顶着蒙蒙细雨,拖着疲惫的身子,于子夜时分终于走到了煤山的大钟寺,敲响了高瑜法师的木门。她手持昏暗的油灯,引我到堂屋后的寮房,尚未落座,便轻声问到:施主夜半来访,不知有何赐教?我恭敬施礼,不敢直视,低头回答:弟子每日如浊水之鱼,压抑苦闷,难 ...
50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分享 戳破汽泡的正确方法
2023-11-9 20:37
程实与一生里唯一的挚友是在人民监狱里相识的,当时要不是他出手解救,自己恐怕就成了汽泡国里又一个轻如汽泡的冤魂。 刚被押进监狱大门,程实发现,大部分犯人都像自己一样并没有被汽泡包裹,不禁暗自欣慰,看见他们还向自己微 ...
90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原来我们一直都活在梦中
2023-9-30 01:16
太阳就要落山了,梯田上的活儿还没有干完,长工胡徒擦了一把汗,不再理会山顶上那只高音喇叭的聒噪,弯下腰更加卖力地忙活起来。老东家今天派的活儿比往常要多,胡徒用鹰嘴锄快速地刨坑,然后把黄豆种子一粒粒放进去,再用十齿耙把土填平。这些农具都是老东家从夷人那儿花 ...
340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我在非洲当国师的那些事
2023-9-1 20:49
十几年前,国内的官方媒体曾刊载过一篇长篇报道,用自豪的语气介绍了我在非洲某国当政府顾问的事,如果你去网上搜索,说不定还能找到那篇文章,当然,前提是,你知道那篇报道用的是我的哪一个假名。其实,我当时的真实身份是该国终身主席的国师,替他出谋划策,毫不吹嘘地 ...
1330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3
分享 我认识一个叫卡洛的截肢商人
2023-7-14 20:21
女友骂我孬种是在秋后月末的一个傍晚。那天我正开着车送她回家,在拐进离家不远的一条小道时,发现路边停着一辆微面,我放慢速度,小心地错身而过,她忽然叫了起来:“停车!停车!”,接着又小声地问:“你看那两个家伙是不是人贩子?”我把车稍微往后倒了一点,看见微面 ...
141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兔武脑认出了大灰狼
2023-5-13 20:19
收到紧急动员令时,支部书记兔武脑正在给兔子兔孙们上思想品德课,讲解他们的领袖兔大大的伟大思想,这些思想其实只是秘书为他撰写的各种会议的发言稿,如今集结成册,成了系统而又深刻的理论。动员令是由兔大大通过口谕一级一级传达下来的,兔武脑不敢怠慢,马上打开抽屉,拿 ...
390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达尔文的回信
2023-4-6 20:32
在《物种起源》即将付梓前夕,达尔文忧心忡忡。五年前火地岛上的考察几乎推翻了自己的理论,无论从哪一个方面来看,那些长尾猴以尿映日、抱头沐浴的怪异行为都难以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演化理论来加以解释。如今,在这个石破天惊的理论行将发表之际,它们仍然像噩梦一样萦绕 ...
141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独自追凶
2023-2-3 21:47
新婚蜜月的第一个夜晚,便衣侦探其子正与温柔美丽的新娘温存缠绵,忽然接到了头儿的紧急呼叫,命令他火速赶回。出了一件政治影响极其恶劣的大事,头儿说,上面已经把它列为必须迅速侦破的最高等级案件,作为最忠诚最得力的干将,我们需要你马上归队,领导侦破工作。 ...
415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2
分享 高速逆行求生记
2022-12-31 04:03
我在记录这件事时,父亲正开车带着我们八九个孩子,在高速路的快车道上逆着车流急速奔驰。此前,我们险些与十几辆车迎头对撞,并与两辆发生了严重的刮蹭,其中一辆的司机现在生死未卜。我知道,我们今天的结局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车毁人亡;所以我想把整个经过翔实地记录下来 ...
65 次阅读|0 个评论 热度 1
1234下一页
他的关注
暂无数据

关于本站|Archiver|排版工具|手机版|文学博客网 ( 浙ICP备2022005477号-3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4, Wxbkw.Com. Powered by Discuz! X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