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兮兮

热度 2已有 210 次阅读2024-4-14 11:39 |个人分类:瓜兮兮|系统分类:短篇小说| 瓜兮兮

                                                                                       

                                                                                   觅缘

                       (四川方言文学)
  (一)
  瓜兮兮开飞机,神戳戳骑摩托,这是句地方调侃话,话的意义没有,只在押韵。
  周一围外号叫瓜兮兮,这是周一围前妻给他起的名,平时在家里,小区里,朋友,同事聚会时,前妻都这么叫周一围,刚开始,一听到这叫唤声,心里还是有几分不悦,不舒服,但是,强势的前妻就这么强势,周一围惹不起,也就顺从了,只要一听到叫瓜兮兮,周一围就会应声回应,婚离了,瓜兮兮这外号,就带出了围城。

  周一围空白了几年,也不过两三年吧,忍不住了,带个孩子,这日子没个女人,还真的不巴适,心里斗争了几天,他还是鼓起了勇气,跨进了婚介所,这是他第一次进来,岔生,摸不到火门,真的不知道这里登记有什么要求和规定,这几天的门外徘徊,今天好生吃了铁,真是铁了心,才敢往里冲,进来了,一间小小的婚介所,来的人很多,是什么来路的,周一围听了一阵,也没听出个所以然,他无法接近工作人员,当然,工作人员正在给别人说事,你周一围再没素质也不可能去打断别人说事吧,周一围眼睛一瞟,那个角落里有个空位,他只有选择坐下来,求等待询问的机会早点到来。
谁包里的BB机响了,声音很大,这时,所有人都不自然的静了下来,侧耳倾听,是不是自已的BB机响了,似乎静默了,大家在细听后,翻开了自己的裤包,摸出了BB机,发觉不是自已的BB机响了,又两眼横扫周围,一个女的,她尖叫了,她正是和工作人员说事的那个女人,她手拿BB机,脸上写满了不知所措的表情,她瞅见里屋婚介所办公室的电话,有一个老一点的女人正在用着,而且,看样子是在泡电话粥,一时半会也放不下电话,这女人真有点急了,她对工作人员说道:“对不起,我单位领导找我有事,我得外面去找个电话回”工作人员点了点头,表示去吧。

  周一围看准了工作人员歇息空档,他起身一个健步冲到工作人员面前,他刚开腔要问其登记手续要哪些,刚出门找电话的那个女人又折回来了,她没顾及周一围正在和工作人员交谈,她冲工作人员大声说道:“你们外面全是围墙和绿化带,上哪找公用电话,你能不能给你们那个工作人员说说,让我先回一个电话行不?”。
工作人员笑嘻嘻,低声凑近她耳边说道:“她是我的领导,你借我100个胆,我也不敢叫她放下电话呀”。
她木纳了一会,一脸着急和不高兴,她又拉住工作人员说道:“那,那我不找电话了,我们继续刚才的说吧”。
周一围不高兴了,这女人怎么这么没素质,我正在询问,你也应该等等吧,看你漂亮一个脸蛋,内心却这么个不堪,周一围一脸的无奈,又无可反击的话可说,他盯了这女人一眼,心头一念涌现出来,他从提包里拿出了‘大哥大’,他递给了那女人:“你不是找电话吗?你拿去打吧”。
  那女人面无表情的接过周一围的‘大哥大’,出门打电话去了。
  周一围只向工作人员问了一件事,什么条件可以在此登记,工作人员说,凭离婚证和对方死亡证明登记,说白了就是真正的‘未婚’人士。不过工作人员又补充了一句,今天没带齐手续也可登记,只要你记到下次补来就行了。 
  工作人员三言两语就把周一围打发了,周一围细想了一下,还是决定去登记,不是说资料不齐,下次再补来嘛,先登记。
  周一围来到了打电话这个女人桌前,他猜想她一定是登记的人,因为这两个屋子,只有这一张办公桌和办公桌后面的一组铁皮柜,周一围心想,恐怕只有她了。
  这女人还在泡电话粥,从她言语间可以嗅出,她通话的那一方是个男人,她看见周一围来到了桌前,她上眼皮向上翻了一下,脸上立刻由晴变阴了,她将竹椅子车了一个方向,这下背对着周一围了,她又开始发情起来,她装嫩的娇滴滴声音,立刻把周一围给麻翻了,全身起鸡皮疙瘩,周一围离开了。

这时,周一围才记起自已的电话还在那个女人手里,他立刻紧张起来,他快步的来到了门外。

那借电话的女人还在打电话,这让周一围紧张的心情松弛了下来,不过,他站在门外没再往屋里去,他要守住自已的电话,警防被别人拿走。

借电话的女人这时是否察觉了周一围的眼神透露出一丝不高兴的心情,她也不在乎这些,她车了车身子,不再面对周一围了,她继续打她的电话。

周一围说真的,一直在控制自已的情绪,你也太不自觉了,电话打了这么半天,啥子卖儿卖女的事情说不完,小姐,你手里的电话可不是你自已的,你是在占别人的欺头,贪别人的便宜,唉,还是那句老话,素质低,这类女人是天生的。

好不容易等到她打完电话,她将电话还给了周一围,脸上还是一点笑意都没有,周一围想等一句话也没等到,她把电话还给周一围就了事了,连一声谢谢都没有,让周一围很受伤,这电话借打不说,这将近二十分钟的通话费,居然连一声谢谢都没有,这事放到谁的身上,都忍无可忍,可周一围又能咋的,电话是你主动借给别人的,别人又没向你主动借,这一点周一围似乎想通了,这闷亏是自找的,怪不得别人美女没一声谢谢。周一围前跟后脚的进了门,他直接向里屋的老女人那去了。

周一围交了250元钱,登了记,写出了自已要找女人的条件,周一围退出了里屋。

周一围刚退出来,那婚介所的老女人也跟了出来,她拍了拍周一围的肩膀说:“嘿,这位小周同志,你想不想这时见一位女生,这女生符合你的要求,也很优秀,是个总经理的秘书”。

周一围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那去茶水间吧”婚介所的老女人边说边引周一围去茶水间。

周一围跟婚介所的老女人屁股后面走进了傍边的一间茶水间,这茶水间说白了就是室外一个拐角处搭建的一个简易房子,屋里面积不大,就三张桌子加六根凳子的面积,要估算的话,三间也最多不过10平方米左右,但每间桌子为一个单间用层板隔开了的,十分简陋。

茶水间的一个象服务员的小姑娘,看到婚介所的老女人领来了客人,忙迎了上来:“刘妈妈,只剩这一间包间了”。

周一围进了包间,婚介所的老女人告诉周一围:“你在这等到,我去给你叫人”。

婚介所的老女人刚出包间,茶水间的小姑娘提着一壶茶进来了,她摆好两个杯子后,告诉周一围:“一壶茶钱50元”。

周一围听小姑娘说一壶茶要50元,他惊讶了,说不定这壶里就是一壶红白茶,再说好点也就是那么一壶花茶,这哪里值50元呀,容不得周一围细想,小姑娘又发声了:“这都是男人付茶钱,快点给,我那边还有事”。

周一围很不情愿的付了钱,小姑娘出了包间门,拉下了布门帘。

周一围提起茶壶倒了一杯水,这茶水屁热屁热的,根本不是鲜泡的茶,从茶水质看就一目了然,这水质不清澈,如果是现泡的茶,那怕开水不烫了冲泡的茶,也不可能马上泡出了茶味,周一围心猜,这一定是上一位喝剩下的茶,幸好,这茶杯是干净的,周一围这么一想,心情也平静多了。

婚介所的老女人领进来一个女人,这女人和周一围四筒相见,各自的脸上都露出一小丝的诧意,俩人短暂的诧意后,婚介所的老女人介绍说:“这是周先生,这是孟小姐,祝你们聊天愉快”,婚介所的老女人说完出了门。

这女人就是借周一围电话的女人,虽说周一围对借电话的事还没抚平,但顾全对方面子,周一围也提起茶壶给对方倒了一杯茶,递给了孟小姐。

孟小姐接过了茶,放在了桌上,好象是对茶说,也象是对周一围说:“这茶是刚才我喝过的吧”。

“小姐,这是我付了50元钱刚泡的茶”周一围听孟小姐这么说,立马争辩道。

“相信你是才要的茶,也是付了50元的,但这茶是旧茶,不是新泡的,说不准,这喝茶的茶杯都没消毒清洗过就又拿出来用了”孟小姐继续抖婚介所的底。

“还有这档子事”说得周一围一身鸡皮疙瘩起了。

“不是有这档事的事,是确实有这档事,这老板还没给你介绍她们婚介的另一特色吧”孟小姐又抖了婚介的一个内幕。

“是什么特色?”周一围好奇心上来了,忍不住问道。

“是每周三和周六晚上都两场舞会,只有会员才能进,门票也是50元一张”孟小姐说道。

“这个,这个我不感兴趣,我跳不来舞,也对这种聚会不感兴趣”周一围马上回绝道。

“你没去,也没亲身体会,你只凭想象判断,如果你去了,你会一定感兴趣的,因为,她们都说那舞会是男人女人快乐的世界”孟小姐抛出了重量级的刺激语言。

孟小姐的话,深深砸进了周一围的内心,这舞会是男人女人快乐的世界,这话砸得周一围有欲言又止的想再追问下去的念头,可是,如果在这类话题下去追问,那启不是太俗了,这会充分暴露周一围内心肮脏的一面,当然,孟小姐说的这个女人男人快乐的世界,无外乎就是男女搂在一起跳个舞罢了,不过,话又说回来,这跳舞是才兴起没多久,一般的男女还不适应那种搂抱,周一围也从报纸上看到过这方面的报道,说有的舞者在舞池里搞一些见不得人的事,这恐怕就是孟小姐说的男人女人快乐世界的因素吧,周一围还真没去过这种地方,也没见识过这种场面,更没亲眼目睹这种行为,还是不去为好。

周一围理清了自已的行为思维,决定放弃这方面的探讨,他要诱导孟小姐回到这次见面聊天的初衷上来,周一围直接上弓了:“请问孟小姐多大?”。

“你要见我,你不知道我多大?你没看我资料就来见我了,是吗?”孟小姐声音有点高。

也可能周一围太直接了,一上话题就打听别人年龄,恐怕是女人最忌讳的吧,这也不对吧,这是在婚介所,男女之间见面探讨,年龄是不可能回避的问题,那孟小姐为何又对年龄这么敏感呢,这让周一围百思不得其解,周一围不愿输这口气。

他回道:“你借我电话用时,我才登的记,也就是说,你是我入会婚介所见的第一个女士,再说,这也是刚才领你进来的那个女的提示我,你的条件符合我的征婚条件,我根本不知道去哪觅资料”。

孟女士被周一围说了一顿,面露不悦的说:“我33岁,不过别都说我只有18岁,最多20几岁的样子”。

当孟女士的话钻进周一围的耳朵里时,周一围两个二筒定格了,他一直盯着对方的脸蛋,他要在脸蛋这里找到她真实年龄答案,他不相信她说她已33岁了,从脸蛋上看,的确如她所说就20几岁罢了,周一围把目光从孟女士的脸上移开了,他趁机给自已倒了一杯茶,来掩饰自已内心的一点点小激动,为什么激动,周一围也说不清楚。

周一围为什么激动,其实,自己还是心知肚明的,他觉得今天碰见的这位孟女士,的确有几分姿色,样儿的确显乖巧,至于年龄嘛,她不说,外人还是一点都看不出来的,她主要体现在身子小巧,个子不高,脸蛋又是那种稚嫩型的,再加上自已也会收拾打扮,一个马尾巴辫子微微上跷就更显年轻了,他周一围能不激动吗?当然,会控制不住内心喜悦的湧动,幸好周一围利用倒茶,掩饰和控制住了自已情绪。

“先生,我觉得我们俩个不合适,如果我们在一起了,走在一起,也让外人会指手划足的,说我们是老少配”孟女士直言道。

孟女士的这句直言,犹如冬日的一盆冷水,浇在周一围身上,彻底冰凉了,他也不知道这孟女士哪来的自信,尽然说出这么伤周一围自尊的话来,其实,我周一围也不过大你五岁吧,我就这么显老吗?不会吧。

周一围输不下这口气,他争辩道:“我有这么老吗?我才大你五岁,我们走在街上,别人会说我们是老少配,夸张了点吧”。

“我们领导都说我,我比实际年龄少十岁”孟女士抛出了单位领导的话来佐证自己的年轻。

周一围被彻底击退了,他低下了头,在细细品尝杯中茶,来生闷气,太伤人了,第一次约会,就受到这么大的打击,不满呀。

孟女士看到周一围低头不语了,她趁机再补一句:“其实你上婚介所向老板索取其她会员的资料,优秀,漂亮的女士多的是,不用再在我这浪费时间了,我们不是一个档次的人,好了,我单位也正好有急事,需要我回去处理,拜拜”孟女士边说边起身,等最后一字吐出,她己撩开了布门帘,身子已出了门了。

孟女士走了,房间里留下了孟女士那淡淡的体香,这体香让周一围心神一振,这是离婚后第一这么近距离闻到女人的体香,周一围舍不得离开,还待在原处。

门帘又被服务员撩开了,她是来收拾茶壶茶杯,并告诉周一围,这房间马上有一对要进来,希望周一围马上离开。

周一围不服呀,他才待了半小时,这就要赶我走了,有点不合理吧,他对服务员说:“你们这种赶客人走的行为不妥吧?”。

“先生,我们这房间是约会房间,你约会的对象都走了,你不应该走吗?收你50元,不单纯是茶钱,还有房间钱,所以,约会的对象一走,这房间的时间就到点了,这是我们这里的会员都知道的规矩,你是新来的,第一次吧”女服务员彻底把周一围摆平了,

周一围无话可说了,赶忙起身离开了房间。周一围硬生生的被服务员赶出了包间,说脸面来说,的确,丢尽了,说情来说,这太干瘪了,人生第一次遭受这种污辱,周一围真的有言难启口呀,想归想,气归气,周一围出了包间门,他还是记起了孟女士说出的两句有用的话,那就是查阅女会员的登记资料和周三周六的舞会地址在哪。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他的关注
暂无数据
他的粉丝
暂无数据

关于本站|Archiver|排版工具|手机版|文学博客网 ( 浙ICP备2022005477号-3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4, Wxbkw.Com. Powered by Discuz! X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