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执再辩

热度 3已有 157 次阅读2024-6-14 08:52 |个人分类:心灵窗口(散文)|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固执, 认死理、坚持

  

 

                    固执再辩

 

 

                      叔洪

 

 

以前写了一篇《固执之我辩》,觉得还没说完,所以再啰嗦几句。很多人认为固执就是犟,就是和人抬杠,和人矫情,不管有理没理,强词夺理也要搅三分。我认为这么形容固执是带有偏见的,最起码是不全面的。说别人固执的人,其实是一叶遮目,才是真正固执的人。

仔细想想,你不固执怎么知道别人固执,你不和别人抬杠,别人找不到抬杠的对象,他又去和谁抬杠?

我有一同事姓刘,在单位是公认的固执之人。刚参加工作时喊他小刘,五十多岁了,人们还习惯地喊他小刘,就是比他岁数小的也喊他小刘,而他并无反感,很痛快地答应。有人问他,你这么固执的人,都这么大岁数了,比你小的人喊你小刘,心里就不别扭吗?他听后嘿嘿一笑说,入乡随俗,习惯的东西是那么容易改的吗,你强逼也没用,人人都这么喊,怨不得别人,要怨只能怨自己在这儿呆的年头太多。

小刘一分到单位便留下了固执的名声。他到单位第一次在食堂吃完午饭,站起来后含了一口水,在嘴里咕噜咕噜的漱了一会儿,并没吐出而是喝到肚子里。看到的一个同事觉得奇怪,对他说,漱口的水怎么喝到肚子里,你不嫌脏吗?小刘看了这个同事一眼,并没说话,扭头走了。第二天吃完中午饭小刘仍然含了一口水,漱口后又喝到肚子里,那个同事又说了他一遍,小刘还是没说话走开了。那个同事看着小刘的后背说了一句,真固执。第三天在小刘漱口后那个同事又说他。这次小刘没走开,而是问那个同事,你吃饭的时候在哪里嚼?同事回答说,谁吃饭不是在嘴里嚼。小刘问脏吗?那个同事奇怪的看着小刘说,反问道,吃在嘴里的饭能脏吗。小刘说,既然在嘴里嚼了半天的饭不脏,哪,在吃完饭后漱口的水就脏了吗?说完又走开了。同事不解的看着小刘,他不知道小刘是怎么想的,竟然说出这种没水平的话来,气愤地说了一句,真固执!这句话正被一个同事一听到,瞪着眼问他,你说谁固执?他赶紧解释,说小刘太固执。

小刘固执在单位传开,稀里糊涂的就背上了固执的的罪名,从此他的固执的这顶桂冠一直戴到现在也没摘掉,在人们的心中他就是一个固执的人。固执不固执小刘并不在意,只要他认为是正确的,不管别人怎么说,绝对坚持自己的观点。有的人恨人不死,添油加醋,说他不仅固执,而且太犟,有事儿没事儿得谁跟谁抬杠,整个一个犟棒子,不听别人的意见,谁的话都听不进去,简直固执到家了。

小刘也有可爱之处,不管他怎么固执,谁跟他抬杠都不生气,总是以一种似笑非笑的样子跟你争论,即和他争辩的同事气的口出粗语,他也不计较,仍毫不相让的争论不休。有人说他和人抬杠不生气是脾气好,其实不然,他的脾气很大,只要有人惹到他,小脸马上就掉下来,直眉瞪眼,毫不客气地针锋相对,迎头痛击。同事们都纳闷儿,这么大的脾气怎么和人抬杠的时候不着急呢?有人问他,他笑着说,不管抬杠还是矫情,都是为了弄清问题,表明自己的观点,其中毫不涉及人格问题,更不是人身侮辱,抬杠要是发脾气极易变成人身攻击,说明你目的不纯。有嘛事儿说嘛事儿,对事不对人,你说服不了人家说明你没本事,人家不接受你的观点并没错,不涉及人身尊严,为嘛要发火?

抬杠也好,矫情也罢,总的有个对手。单巴掌拍不响,没人和你矫情你也不会对着镜子自己和镜子里自己的影子抬杠矫情吧?同事中还真就有一个与他针锋相对,剜着心眼和他抬杠矫情的人,只要一听到小刘发表意见,必定凑上前去和他理论。和小刘抬杠矫情的人姓胡,人们管他喊老胡。

老胡岁数并不大,比小刘小好几岁呢,之所以喊他老胡,是因为他脸儿老。喊他老胡不是因为他老成持重而尊重,而是对小孩的岁数长着老头脸儿的讽刺。老胡自分配到单位,专门和小刘抬杠,只要小刘一说话,老胡上去就和他矫情,有时为了一个观点或一句话,两个人抬起来没完没了。老胡不管自己说的对与不对,重来不承认自己说的是错的,在他心里肯定是小刘说的不对。老胡和小刘抬了几次杠后上了瘾,只要得找机会就和小刘抬杠,尤其是小刘说的观点与他不同,必定和小刘抬杠,时间长了没有机会也会创造机会,没事儿找事儿的和小刘抬上一杠。他之所以愿意和小刘抬杠,是有他的目的的,很多情况下,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偃旗息鼓,却不主动撤退,而是扔下一句:你这人真犟,不愧是不戴孝帽子(我们家乡有一句形容犟人的俏皮话,也就是歇后语:犟死他爹都不带孝帽子。老胡怕小刘跟他急,所以省略了上半句)的主儿。有人问老胡,和小刘抬杠怎么大多数都是他败下阵来?老胡嘿嘿一笑,说是抬杠长学问,弄明白了再抬下去就没意思了。

老胡在党史课上听老师讲红军长征时四渡赤水,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并把红军四渡赤水和石达开的五渡赤水作了比较。由于他听课是走神儿,印象不深,想请教一下小刘又拉不下脸,便采取即将饭,以把试(考)把试小刘,看他知道不知道。他凑到小刘面前故意说,红军五渡赤水……还没等他说下文,小刘立马纠正说,五渡赤水说的不是红军,而是说石达开。1862年,石达开率太平军挥师从湖北沿长江南岸上行进至合江,溯赤水河进入贵州,在泸州和川黔边境地区五渡赤水(与红军四渡赤水路线大体相同),期间一度攻占叙永东城。后北岸追兵接踵而来,已疲惫不堪的太平军无力组织渡江作战,重回叙永,始终找不到可以抢渡长江的渡口,最后在大渡河边紫打地失败,石达开被俘。

老胡听后心中不甘,又问道:红军渡赤水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石达开了?小刘说:红军长征时是四渡赤水。发生时间1935119日至1935322日,地点贵州省和四川,云南省交界地区。参战方,红一方面军,国民党军周浑元,吴奇伟两部8个师,湘军3个师,滇军3个旅,川军12个旅,桂军3个师。作战结果:共歼敌1.8万余人,俘敌3600余人,摆脱敌人围追堵截。

老胡心里虽佩服小刘知识的丰富,嘴上却不承认,继续给他出难题,让他说说四渡赤水都在哪里?小刘回答说:从1935119日开始的四渡赤水分别是,一渡赤水:中央红军由遵义地区出发,向土城前进,在贵州赤水县的猿猴(今元厚)、土城上下渡口渡过赤水河,到达扎西地区。二渡赤水:中央红军从扎西地区向东在太平渡、二郎滩第二次渡过赤水河,第二次攻占了遵义城。三渡赤水:我军从遵义出发,经过茅台第三次渡过赤水河,进入四川南部的古蔺。四渡赤水:我军从古蔺出发,第四次渡过赤水河,再南下进入贵州境内,再到云南省的金沙江,渡过金沙江后,跳出了国民党的包围圈。老胡听后虽佩服仍不承认,你就吹吧,小牛它爷爷都扛不过去。说完竟自离开。

有的人抬杠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弄清问题而是故意找茬,甚至是挑衅,不管说的对否,只要让你难看就行。这种人的目的是为了贬低或压制住对方,当目的没达到时就跟你抬杠,胡搅蛮缠,没理搅三分。不管对方说的正确与否,在他眼里根本就不重要,成心给人添堵。除此之外还有另外目的,就是自己无所事事,感到无聊,腻歪的浑身难受时,为了解除寂寞,不腻歪,故意找茬和人抬杠,让自己高兴。什么抬杠长学问,在他眼里纯粹是扯淡,要是抬杠能长学问,谁还去上学,没事儿干几个人凑到一起抬杠不就得了嘛。

还有一种人把抬杠归罪于别人身上,不承认自己凑上前去和别人抬杠,反而说是别人找他抬杠,当理屈词穷抬不过时,就给人家扣上一顶固执的大帽子。这种人纯粹是老鸹落在猪身上,只看到别人黑,看不到自己黑。成心往人家头上扣屎盆子还满嘴是理。把别人固执挂在嘴头,张嘴闭嘴都是人家固执,却不知道,自己才是胡搅蛮缠的固执人。这种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只要别人一说话他就不服气,凭什么你在那夸夸其谈,没有我说话的份儿?为了表现自己,证明自己是正确的,不管人家说的对与错,凑上去榔头一杠子,先把你打晕,然后再不遗余力地驳斥你,即便自己说的是错的,胡搅蛮缠也不承认,必定大言不惭,恬不知耻地赞美自己。

有一个同事有洁癖,身上弄了点儿土,其实很有限,搁在其他人身上,轻轻一弹也就烟消云散,根本不必在意。洁癖就不同了,招不了盛不下,浑身上下不舒服,难受的受不了。想换衣服,在单位又没有可换的,不仅用手反复扑打,还用毛巾没完没了的擦,嘴里还不停地嚷嚷太脏了,太脏了,这让人怎么受得了。小刘平时就看不惯洁癖,说他太过于干净,见到他那副招不了盛不下的德行觉得可笑,不就是一点儿土吗,至于小题大做的做作起来没完没了吗?他上前劝解道,没嘛大不了的,打扑下去就得了。洁癖一听就急了,嚷嚷着,这么脏怎么能说得了就得了呢?小刘对他说,土不脏,不必太在意。小刘的话一出口,还没等有洁癖的人反应过来,老胡马上提出反对,急赤白脸地问他,土不脏什么脏,难道除了大便就没有脏东西了?小刘一看是老胡,知道这是成心来抬杠的,赶紧解释道,脏与不脏应该以有没有细菌为标准,不能以有没有土为标准,如果没细菌,土再多也不脏,最多也就是不好看。即便你身上没有土,如果有细菌,虽看着干净,其实已经脏了。

老胡一听小刘这么一说,马上反驳道,你既然说土不脏,那你为什么不往身上扬点儿土?小刘一看老胡这是成心没事儿找事,故意和你过不去,再次解释道,土只是一种物质,以她自有的方式存在,她的根基是大地,而不是人类的衣服,你不去遭惹她,绝对到不了你身上。土本身并无细菌,不仅不脏,而且是人人都离不开的物质,她哺育万物,是我们赖以生存的物质基础。如果你说土脏,那就是忘恩,是对土的亵渎。谁都知道自己是怎么长大的,人类生存靠的就是土。土组成大地,被尊称为母亲,是万物生长之本。人们说土脏,其实并不是因为土脏,而是土中浸入了不洁之物,受到了污染,比如细菌,还有一些化学物质,等等,浸入土中,把土污染了,弄脏了,这本是人类的罪过,土却无缘无辜的被污名,背了黑锅。土被那些浸入的脏东西败坏了名声,却忍辱负重,不言不语不争辩,更不为自己争回名声而大声嚷嚷着四处抱怨,仍然默默无闻的为人类和所有的生命提供物质保障,这足见土的伟大。世界万物离不开土,没有土既不会有生命诞生,更不会延续,她就和水,空气一样,是人类和万物生存不可或缺的基本保障。平原有土,大山中有土,即便大海中仍然有土,土无处不在,不仅人类,只要有生命的东西,包括动物和植物,离开了土是无法生存的。

老胡听后瞪着小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就胡诌吧。说完离开了。

一年春节,小刘请几个同事到他家喝酒胡。小刘的爱人回娘家,小刘主厨,酒足饭饱后几个人余兴未消,提出要打扑克。在单位中午休息或值班没事儿的时候,几个人凑到一起打升级,虽然不输房子不输地,却互不相让,打得不可开交。几个人围桌而坐,小刘却说洗刷完再打升级。小高说先打牌,打完牌再洗刷不迟。小刘的固执毛病又犯了,说是该到干什么的时候就得干嘛,不能把该干的扔到一边干别的。他不听小高的劝阻,非坚持洗刷完碗筷再打升级。小高没辙,跟小刘一起到厨房,目的不是帮忙而是监督,催促他快点,洗刷完好打升级。

小高看小刘洗刷碗筷和别人不同,别人都是先刷里面再刷外面,而小刘则先刷外面再刷里面,而且刷外面比刷里面还认真。这让小高认识到固执人的特点,连洗刷碗碟都与众不同。别人洗刷完碗筷用自来水冲一遍,用干布擦了再摞起来。小刘在把碗碟用水冲完后,反复抖,确认水已淋干,也不用干布擦,直接摆放。小刘的这种洗刷碗筷的方式让小高很是不理解。小高知道抬杠是自己的短板,想问问这么做的原因,又怕小刘犯起固执跟他抬杠,招架不住而不敢问,只能憋在心里。

小高不敢问不代表心中的疑惑已经解除,第二天上班,他把自己的想法和疑惑说给爱和小刘抬杠的老胡,想让他去问问原因。中午吃饭的时候老胡把小刘的解释说给小高听:不管碗或盘子,都是摞起来摆放的,里面和外面是紧挨在一起的,只要有一面洗的不干净,另一面必定会受到污染。人们的习惯是刷碗碟时都注重里面,忽略了外面,认为吃的东西都是盛在里面的,只要里面不脏就OK了,所以刷里面比刷外面更用心。这么做不敢说大错特错,最起码没弄清真正的原因而产生误解。外面刷不净,摞在一起时,脏东西也好,细菌也罢,必然会污染到里面,用受到污染的碗碟盛饭菜,吃到肚里就有生病的可能。为了不受污染,刷外面比刷里面更重要。还有一种原因,先刷外面后刷里面看起来是本末倒置,其实不然。先刷外面再刷里面,目的是为了防止遗漏,因为在洗刷时注意力都放在里面,外面容易被忽略,如果先刷外面就堵住了这一漏洞。至于为什么洗刷完不用干布擦,那就再简单不过了。用来擦碗碟的干布再干净也是用水洗出来的,即便你用洗涤剂,消毒液,最后一道工序还不是得用清水洗净投干,不管你投洗多干净,也难免有细菌遗漏。洗刷完碗碟,用清水冲完淋干,不用干布擦,就少了一道被污染的可能,不是更干净吗?

 

                                              二零二四年六月六日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yingheweng 2024-6-24 20:14
深有哲理。
回复 庞风雨 2024-7-2 09:16
至于为什么洗刷完不用干布擦,那就再简单不过了。用来擦碗碟的干布再干净也是用水洗出来的,即便你用洗涤剂,消毒液,最后一道工序还不是得用清水洗净投干,不管你投洗多干净,也难免有细菌遗漏。洗刷完碗碟,用清水冲完淋干,不用干布擦,就少了一道被污染的可能,不是更干净吗?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于本站|Archiver|排版工具|手机版|文学博客网 ( 浙ICP备2022005477号-3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4, Wxbkw.Com. Powered by Discuz! X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