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张哺育和单天岩

热度 2已有 86 次阅读2022-5-26 16:53 |个人分类:穷酸秀才(短篇小说)|系统分类:短篇小说| 实干 虚干, 双规

 

 

 

                  张哺育和单天岩

 

 

                       叔洪

 

 

张哺育和单天岩是在同一条胡同里长大的发小,从光着屁股在一起玩儿到幼儿园,再从小学一直到考进大学,毕业后分配工作,一直就没离开过。

单天岩的个子不高,按人们的说法,属于三级残废,人们说他之所以长得矮,是因为被心眼儿追逐了。别看比武大郎高不了多少,但他却找了一个比潘金莲还漂亮的媳妇,高挑的个头匀称的让人嫉妒,媳妇的脸蛋儿让好色之徒看到上去就想亲一口,抱到怀里就更大有人子了。他媳妇在他的仕途上为他贡献颇大,只要有需要绝对不吝啬,故而深受他上级领导的喜欢。

单天岩最大的优势是滑模吊嘴,天生的能说会道,善于察言观色,揣摩人心,甜言蜜语,你爱听什么专门说什么,把他用得着的人哄的浑身舒服。此人的另一面是心狠手辣,内心肮脏,贪得无厌,对影响到他的人绝不手软,置之死地而后快。人们送他外号:男盗女娼。

张哺育和单天岩的性格截然相反,沉默寡言,三脚踹不出个屁,只知道闷头干活,对谁都不计较,更不知道如何讨好,心里感谢嘴上说不出,讨厌你也张不开嘴。有人说他太过实在,属于老实的有点傻的那类。

所有认识他们的人都感到奇怪,两个风马牛不相及的人,和平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岂不是咄咄怪事。

张哺育不知道嘛叫计较,处处让着单天岩,单天岩就是摸透了他这个脾气,自己不想干或不能干的让他干,张哺育不管好事坏事,都叫他去干。什么利用不利用,不管他是否愿意,单天岩动用三寸不烂之舌,张哺育便一声不吭地去干,单天岩轻而易举的就达到了目的。

从小到大,不管是学习还是工作,张哺育所取得的成绩,都记在了单天岩的功劳簿上。完全可以这么说,单天岩在一路高升中,每一步都是张哺育所赐。单天岩则说张哺育所取得的一切成绩都离不他,没有他单天岩出主意,张哺育什么事儿都干不成。人们说不言不语地说张哺育是哑巴吃饺子——心中有数。单天岩虽然不择手段地掠夺张哺育的功绩,为自己开疆铺路,登山搭梯,在他的心理,从心里根本就看不起张哺育,干了大半辈子,还是个工程还是,连个专家都没混上,天生一副窝囊相。

要说这两个人是一对欢喜冤家,只说对了一半儿。张哺育对单天岩带来多大的好处,可以说是连单天岩本人都说不清,至于张哺育又为单天岩背了多少黑锅,同样道不明。

单天岩靠着能言善辩,会揣摩人心,在事业上顺风顺水,一步一步地按照自己的设计平稳上升。在他一路中之所以这么顺风顺水,除了他媳妇的交际功劳,就是张哺育这块铺路石的作用。你帮忙也离不开我的运作,并不领情,科研在丰硕,贡献再大,搁在这种傻啦吧唧的人想,真不如当架人梯。他他心里也明白,我单天岩的嘴再甜,公关不成功,仕途上也不会平步青云。单天岩知道这一切只能埋在自己的心里,自己揭自己的老底,只有傻子才那么干。

上小学时期中和期末考试,张哺育要是考一百分,单天岩肯定考九十九分,这其中的秘密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张哺育这个没嘴的葫芦,你就是让他说都不可能。他俩的分数为什么这么接近,内中秘密就是抄的。有人会问,既然是抄的,单天岩为什么比张哺育少一分?单天岩的聪明之处就在这里,他不会像张哺育那么傻,在无关紧要的地方故意抄错,为的是防止被老师发现后说他作弊。别管作弊不作弊,老师没发现是自己的能耐,别人说嘛都是扯淡。

有人还会问,单天岩这么做老师不会怀疑吗?这又是单天岩的过人之处。他不仅在考试的时候抄张哺育的卷子,抄张哺育的作业已经成了习惯。不抄,又动脑子又费力,只有张哺育这种傻子才那么干。在老师的眼中,单天岩平和张哺育一样,都是好学生。

对单天岩抄自己的作业,考试时抄自己的卷子,张哺育在心里嘲笑单天岩,抄别人的作业那是糊弄自己,考试抄别人的卷子那是毁坏自己。单天岩也怕张哺育捅出去,吓唬他说:“你要敢告诉老师,我把你腿打折了。”天生胆小的张哺育吓得从不吱声儿。

“要是万一老师知道了……”张哺育吭哧了半天才憋出这半句话。“老师怎么会知道,我那次抄,被老师发现过?”单天岩心里说,我能一字不差地抄你的作业吗,那不等于把小辫子自己递到老师手里让他揪吗,也太小瞧我了吧,我有那么傻吗,抄作业你得会抄,绝对不能让老师看出来!

张哺育一琢磨也有道理:“要说也是,连你抄考试的卷子老师都没看出来过。”“我是谁呀!”单天岩自鸣得意:“我是单天岩,不是张……布雷……”单天岩本想说“张哺育”,转眼一想会伤人,赶紧改口。张不雷是他们班的同学,有点儿二虎,公认的傻子。“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我还是有点担心……”张哺育想了半天又憋出一句。“你啊,你是傻子进家门——你以为老师跟你一样?”张哺育不明白“傻子进家门”是嘛意思。单天岩也不能解释,说他傻到家了,心里能高兴吗?更何况这种不言不语的人一旦犯了狗脾气惹不起。“你张哺育可以傻,我单天岩怎么能跟你一样。

要说单天岩是福将也许有些道理,所有的好事儿都会降临到他的头上。小学很容易抄,作弊也不难,到了初中高中就有些麻烦了,但这难不倒过于聪明的单天岩,他有的是办法,来点小动作就可以瞒天过海。

十二年的学业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混过去了,高考时再想抄是绝对不可能的。别说不允许抄,就是允许抄你能抄谁的,张哺育又不在身边。单天岩根本就不想参加高考的,考试的结果明白在那——惨!可是平时作弊的好成绩把爸爸妈妈,乃至老师都糊弄的一愣二楞加三愣,平时那么好的成绩能不参加高考吗,你说下大天来父母都不会同意。

自己把自己挤到死胡同的单天岩硬着头皮报考。当忐忑不安地坐在考场,哆哆嗦嗦的接过试卷一看,高兴的差点儿没叫出来。他暗自高兴有上天特助,高考卷子绝对是为他量身定制的,出的题竟然有百分之七十以上是他会的。浑身轻松,大脑极度兴奋,脑细胞一下子被调动起来,超常发挥,竟然稀里糊涂地迈进了象牙塔。单天岩拿到录取通知书,一个人跑到没人的地方跪在地上连磕响头,双手过头,冲天膜拜,感谢老天对他的格外发恩。

不知是巧合还是讽刺,抑或他单天岩天生好命运光顾,竟然阴错阳差的和张哺育被同一所大学的同一专业录取,两个人又成了大学同学。

在大学四年中,张哺育把精力扑在学业上,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把学问做。单天岩不管那一套,一天到晚四处乱跑,把心思都用在投机钻营,讨好老师,拉关系,走后门上。考试他不怕,只要有张哺育在身边,再难的题也不是问题。不管学习成绩如何,凭着抄遍天下无敌手的聪明劲儿,顺利拿到文凭。

毕业分配时,张哺育的成绩赢得一科研所的青睐,点名要,拿人手短的吃人嘴软的系领导和教授则竭力推荐单天岩,理由既简单又很有意思“不接收单天岩就不给张哺育”。科研所面对着如此荒唐而又可笑的理由无计可施,他们太想要张哺育了,只有捏着鼻子接受。单天岩又搭上了张哺育的快车,这是不是一对棒打不散的冤家?

张哺育到了单位不久就确立了自己的科研项目,单天岩知道后哭着喊着非要参加,在领导面前信誓旦旦,大言不惭地表明自己的能力不比张哺育差,并扬言,如果没有他的加盟,他张哺育的聪明才智发挥不出来,他是不可能拿下这个项目的,科研遇到瓶颈后,只有他可以为张哺育指点迷津。领导问他为什么,他说太了解张哺育了,每次遇到难题脑子就发懵,都是他的主意让张哺育茅塞顿开。没有他拨云驱雾,张哺育一点能耐也没有。领导被单天岩的糖衣炮弹击中,只可点头同意。

张哺育明白单天岩加入的目的,科研项目是他俩搞得的。两个人是从小到大的好朋友,铁哥们,别说他还挂了个名,就是没有,真张口提出来也不好驳。

科研项目展开后,张哺育一门心思花在科研项目上,不仅是专心致志,而且绞尽脑汁。单天岩没这心思,别说他没这个能力,就是有也不会下这种傻力气,吃苦的活儿别找他,有那心思还不如用在讨好领导上呢。单天岩一门心思围着领导转,把领导的毛捋的顺顺的,如腾云驾雾,靠一张嘴,成了领导眼里的红人。

科研难关攻克,单天岩第一时间跑到领导面前,自吹自擂,夸夸其谈,先把领导捧上天:“这次科研成绩的取得领导是最大的功臣,如果不是领导的决策,怎么会有今天的成功,最大的功劳应记在领导的身上。”随之话锋一转:“您是不知道,攻关遇到了瓶颈,被卡在那里的张哺育一筹莫展,这小子竟然又犯了脑子太死的毛病,想放弃。我一听就急了,当时就提出了我的意见,才使科研得以继续,并取得成功。这项成果如果不是我参加根本就没办法攻克。”在发表论文时,单天岩贪天之功,竟然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了张哺育的前面。张哺育知道后已经上报,见面后诡异地看了他一眼,一笑了之。

科研所发了奖金,单天岩买了两条中华,两罐明前龙井,以示对领导的感谢:“发奖金时就应该把领导放在前面,没想到领导高风亮节,不拿奖金。我心里不忍,想把我的给领导又怕不要,这点儿东西拿不出手被,聊表心意。”

张哺育又取得了几项成果,基本没怎么参加攻关的单天岩照单全收,被评为科技积极分子,一跃成了科研项目的带头人。不费吹灰之力名利双收单天岩,又多了几分吹牛的资本。张哺育熬灯费油,花大力气搞出科研成果,单天岩却被树为典型,身价倍增,有了资本再加领导的青睐,得到提拔,走上了中层领导的岗位。

成了张哺育领导的单天岩投桃报李,为了让张哺育在科研上继续取得成就,为他铺路,不管是在人力上还是财力上,都大开方便之门,无论张哺育提出什么要求,只要单天岩能够办到的保证满足,做不到的也想尽千方百计,包括张哺育不好意思开口的,单天岩也会找机会满足。

干活不干活不要紧,有科研项目带头人这顶乌纱,有事儿没事转一圈,俨然就是科研项目主持者的形象。不管对谁都会大言不惭地说,张哺育取得的每一个成绩,都是在他的公关下下取得的,把自己装扮成最大的付出者,理所当然的受益者。随着一项一项科研的成功,单天岩的职务也在一级一级的往上升,由中层副职到高层副职一路顺畅。在奔往科研所一把手的路上,诬陷与三寸不烂之舌双管齐下,说动即将退休的一把手,将最强的竞争对手派去扶贫,顺利地登上了科研所一把手的宝座。

有人在取得成就后说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对于单天岩来说,不仅站在张哺育的肩膀上,而且是在双手的托举下,直接站到了脑瓜顶上。有能力不一定能升职,把仕途路走通才能顺顺当当地一往无前,这是单天岩的特长,张哺育做不来。

当上一把手的单天岩,动用手中的权力,压制群众,打击,排除异己,公款私用,动用大量资金供其挥霍和给上层送礼,搞得科研所民怨沸腾。

升不升职张哺育并不关心,当了一把手应该时时处处想着科研和职工利益,单天岩的所作所为令张哺育大失所望。身居高位的单天岩看中是权力,在他眼中,权力高于一切,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不仅可以发号使令,更可以打压和排除异己。他的信条是,只要坐上高位,什么金钱美女统统不在话下。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更上一层楼,为了达到目的不惜绞尽脑汁,把人格抛在脑后。在觊觎在研究院领导的位置的时候,他那漂亮的媳妇一出马全都摆平。

就在他雄心勃勃,为爬上更高的位置扫平请障碍,满心欢喜,洋洋得意,只等着愿以偿地坐在更高位置的关键时刻,上级主管部门接到了实名举报。经查,他不仅在科研所的多次投资和基建项目,以及研究所转让科研成果时索贿受贿,还利用大权在握,贪污公款,克扣员工奖金,数额惊人。东窗事发之日,也就是把自己送上不归路之时。

单天岩被双规,随之而来的是被逮捕法办,有人说是张哺育举报的,当有人问起的时候,他却笑而不答……

 

                                            二零二一年三月三十一日

 

2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排版工具|手机版|文学博客网 |浙ICP备2022005477号-3|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5-2022 QIAP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