坠入黑夜

热度 2已有 72 次阅读2024-5-14 11:26 |系统分类:心情日记

 第一节

       夏夜,天色彻底暗下来了,山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影,也没有声响,村里都点起了灯,但一棵大大的槐树旁的土房子里灯光微弱,只有一间屋子里有烛火。
       借着烛火,才能看清这间屋子,布局简单,甚至说是简陋,最中间有张木床,铺了层满是补丁的被褥,在角落里有个木桌,桌前摆放着各式的书籍,书页有些褶皱,看得出来被翻过好多遍。
       一个少年穿着泛黄的白色短袖,露出的胳膊上满是青紫色的印记,还夹杂着些红褐色,他在桌前呆呆地坐着,眼神发愣。
       他是周向惟,16 岁。 9 岁后就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明明正是活泼调皮的年纪,他却有着不同于同龄人的“沉稳”。每天除了有零星的几节课,其余时间都帮着家里干活。因此用来学习的时间并不多,却是村里唯一一所学校的第一名。
       这个村落处于大山深处,又落后又闭塞,只与周边几个小镇联系,连老师也只有一两个。所有求学的孩子不管年龄大小都在一起上课。周向惟次次的第一名早就在村里家喻户晓了。
        村里大人都夸他孝顺、懂事、成绩好,完全是别人家的孩子,比他爹强。
       周向惟很喜欢听这些“所谓的”长辈的夸奖,但是他听不得他们谈论他的爹 ——周博生。每每他们说到他爹时,他都想伪装出自己不在意,撑起一抹笑来回应,可到底他还是个孩子,控制不好表情。那笑,比哭着都难看。
       村民们都能看出来,也不好在他面前再提周博生了。干巴巴地来一句“可怜 的瓜孩子呀,真命苦啊。”
       周向惟简直厌恶至极,对于这种可怜他的语气,他觉得自己不需要这些长舌头的同情,但他不想和他爹一样,被村民说成“怪人”“神经病”,所以隐藏着自己的情绪,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可越是伪装便越压抑,周向惟经常感觉心里空空荡的难受。
       他的父亲—周博生从前是村里的天才,天赋异禀,而且赶上了高考恢复的好时候,当所有人都以为他要借着着好机会,离开村里,走进大城市时。他却连村长家那个普普通通的大儿子都没考过,最后反而是村长家那孩子考去了城里。

       周向惟从不觉得他爹有病,周博生还在时,他也是幸福的孩子,可以和伙伴一起快快乐乐的玩耍。况且他的父亲很高大,那些他干不好的活,劈柴、打水、 烧火等等不管什么,周博生都能干好。
       在 7 年前的除夕夜,吃过年夜饭后,周博生在温柔地哄他睡觉,安顿了好些他这辈子忘不了的话。

“你马上要 10 岁了,是个男子汉了,以后要好好学习,走出农村,去外面看看,去......要追求好的生活......”
       周向惟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梦里都是对新年的期待,想着第二天起来要穿新衣服,吃好吃的。

       可第二天醒来,天变了。

图片

       周国兴对着懵懂的他说“你爹今早疯了,把院里的东西都摔碎掉啦,好好的东西......”
       周向惟不想听他纠缠院里那些破玩意儿,他想知道他爹去哪了,他还没来得及问出口。邻居崔大娘跑了进来,慌慌张张地,说博生从山坡跳下去撞到悬崖的岩石了。
       一瞬间整个家都乱了,周国兴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不可置信地说:“这怎么可能?我的独子?这怎么可能”说罢就跑了出去。
       周向惟愣住了,像是不相信自己听到的,傻了一样,大喊道:你少来这里胡编。他慌慌乱乱的,想要崔大娘说出她骗人。可看着崔大娘那被吓到了的样子, 他呆住了。然后像一具没有灵魂躯壳,同手同脚地追上了爷爷。
       周向惟记得,他们和村里借上车,送他爹去镇上医院,但太晚了,没等到医院周博生就断了气。他记得只一刹那,他娘倒在地上,周奶奶直接昏过去了。他也忍不住哇哇大哭,他不是小孩了,知道死是什么,人死了的话就再也见不到了。 他从很小的时候就不相信有什么天堂,死亡的人在世界上会逐渐消失,直到所有人都遗忘他就彻底消失了,不留一丝痕迹。他知道他再也看不到他爹了。
       那天后,他也不复期待新春了,大年初一成了爹的祭日。

图片


第二节

       从那天起,日子就没那么好过了,爹去世后,没一年,娘就改嫁了,娘有问过他“要不要和我走”,周向惟舍不得妈妈,可是爷爷奶奶身体也愈发虚弱了, 他觉得他要扛起这个家的责任,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如果只是生活的琐事,周向惟并不担忧,他只要足够努力足够坚强就能应付过去,可除去这些,更多的却是精神上的。

       周向惟从那天失去父亲后,同时也失去了妈妈。他不想怨娘,就像他爹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权利追求更好的生活。过年时还是能见到妈妈,周妈妈有了新的宝宝,是个女孩。周向惟想,她看起来很幸福啊,那么多人爱着她,不像他, 从来没有这么多人真的关心他。

       尽管如此,周向惟还是想抱抱这个妹妹,可是没有机会,周妈并不放心他能抱好妹妹,怕小女孩儿摔碰着。周向惟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淤青,有些黯然,他想问问妈妈,是否有一瞬间想念过他呢?可他没有勇气说出口。周向惟在一些细节里找到他并不想要的答案。


      周向惟没有朋友,甚至没有和他关系好的同学。他父亲在大年初一走的,村里人都觉得不祥,所以非常排挤周家。 村里人人都传着这样的话:

“好好的一个人,突然就疯了。”
“周家那小子以前那叫厉害啊,比村长家的都牛,结果......是不是之前的都是抄的啊”
 “过年死了人,今年不会不顺吧?”
......

       这些话就像刀子,狠狠扎进了周向惟的心里。他就是没想明白他那么好的爸爸怎么就突然失控地从崖上跳了下去。

图片


       时间久了,到底是一个村子里的,孤老寡少的周家看着就可怜,村里人也慢慢地释怀起来了,不再那么排挤他们。

       但在学校里,孩子们的行为都是学家长的,父母咒骂周家的话他们都听到耳朵里,他们也非常厌恶周向惟,不管上课的位置,还有各种活动,没有人和他一起。
       再后来,他为了争口气,成绩越来越优秀,拿上了第一名。在长辈们都夸奖他时,其他的孩子们更不服气,有种一直瞧不上的人突然翻身的感觉。家长愈夸, 这些孩子愈讨厌周向惟。
       以李莽为首的一些男孩子甚至出手揍他,毕竟周向惟无父无母,家里有个爷爷也老了,揍了他也没什么后果,拿来出气刚刚好。一开始只是一段时间里偶尔 有几个男生来欺负他,他护住头部,认为只要忍一下就过去了。但慢慢的人多了 起来,相隔时间也短了,只要有不顺气的事,他们都来揍他。
       周惟生一天要被好多人打,有时直接把他从坡上推下去,说是要让他感受感受他爹的行为。他们不敢要他的命,会在关键时候留一手,可是就算如此,等他放学回家后,身上也全是淤青和红肿。有些因为帮家里干农活而留下的,而大部 分是他们打的。
       他知道找爷爷奶奶没有用,他去找了妈妈,希望妈妈可以帮助他,可是妈妈并说:“怎么大家就欺负你啊,你干嘛了?  凡事忍让一些,别老怎么执拗,得罪人哩。”周向惟解释了很久,自己什么都没做,但是妈妈完全不信他,也不想管他。
       他在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里感到了绝望,他想像爹一样就那么跳下去,可他始终记得周博生的话,想要逃离这片土地。

图片

第三节

       周博生之前住过的屋子现在只有周向惟一个人住,他非常思念父亲,没事就翻看着周博生留下的东西,突然发现了他在一本书上写的一些随笔。

       他惊呆了,父亲的随笔里写着的内容都异常痛苦,和他平时看起来一点都不一样。


“死亡成了解脱,渴望着解脱,但是不行......孩子还没长大,他还需要我。”
 “今天向惟学会的东西越来越多了,离我离开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
......


       周向惟看着看着,眼泪再也忍不下来了,他从不知道每日对他谆谆教诲,和善的父亲早就存有了死志,而作为儿子他居然一点儿都没发现。 他哭的声音越来越高,他怨恨自己没能早点儿发现,没有一天帮助过他爹。
       这一刻,失去父爱的周向惟把所有的过错都留给了自己,他充满了悔恨和自责。每一丝念头都令他窒息,压着他喘不过气来。
      他去问周边人,不管是爷爷奶奶,离家的娘,还是邻居家,都说不知道周博生到底怎么了,无一例外。连爷爷都认为就算有什么事也都过去多久了,追究也没有什么用,周博生都回不来了。
       他就是想究问到底,可一次他问完崔大娘后,要走时,听到崔大娘说:“这孩子命真苦,不会也得了他爹那疯病吧?”
       周向惟害怕了,他不敢再去问了,就算再放不下父亲为什么突然绝望自杀的念头,他也不想被村民冠上怪人的名号。
       他继续伪装,保持着村里最乖巧聪明的孩子的形象,听到别人的夸耀时,他才有丝丝愉悦感。但是第二天来到学校,又会被揍一顿。这样一天天极度的心理 落差让周向惟窒苦闷,无法否认的是,周向惟心里埋中下了厌恶、仇视的种子。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应该有了些问题。

图片


第四节

       这天夜里,院子里吵吵嚷嚷的,打破了平静。周向惟发现是爷爷奶奶在吵架。 听着院里嘈杂的声音,他有些烦躁。他拖起疼痛的身体站起来,向嘈闹声处走去。 爷爷奶奶自从父亲过世后经常拌嘴吵架,但也只有一会儿时间。可今日都很晚了,还没有消停的趋势。

        院子里,谢榕英骂骂咧咧,显然是气急,她边说边伸手指着周国兴,周国兴瞪大了眼,脸通红,嘴长大半天也说不出什么来。

       周向惟仔细辨认了会儿声音,待听清后,他脸色变了变。因为他听到他们在谈论父亲。他清楚地记得他找到父亲的随笔后向爷爷奶奶询问时,爷爷诧异的样子,却不让他再追究了,连最疼爱他爹的奶奶也是如此,自那以后,家里再也没提到过父亲的名字。


        突然一句“糟老头子你还赌?还赌?你已经害死了我唯一的孩子,你还想怎么着,害死这个家所有的人嘛?”  把周向惟的注意力又重新拉回到他们的对话中。


“我这也是那年过后第一次啊,哪能知道怎么又会输了啊?我也没想到哎?”


“你还敢说?要不是你这该死的玩意儿赔了那么多钱,只能把我儿的成绩和名字卖给了那李家小子,还把钱也都赔光了,不能让我儿再考,只能成了家,不然惟儿怎么会就那么抑郁自杀了,你就是怕儿子出去了,以后没人管你了,你个.....”看着周国兴那唯唯诺诺的样子,谢榕英想拿菜刀砍他。


“他奶奶,你小些声,小惟还在呢,我看着现在李家那仗势欺人的样子也不舒坦啊”周国兴自知今天吵不过谢榕英,只想着说些什么转移一下。


       听到孙子的名字,谢榕英更气了,可是也真的不想打扰孙子,声音小了些。可这气仍旧咽不下去,继续数落着周国兴。

       周向惟听到奶奶那句话,眼睛都瞪大了,一瞬间醍醐灌顶,明白了为何他爹那般厉害却没能考出去,原来成绩被卖给了李家,来还他那愚蠢至极的爷爷欠下的债。
       他知道他爹有多渴望大山外面,村子外面的生活,他不止一次在看过的书中空白处标注过“如若能自己看看该多好啊”。
       当天才被折断羽翼,只能被迫苟局于村中一隅时,该多崩溃。他的志向是诗和远方,却整日和村民打交道,谈论着今日鸡下了几个蛋,没有人可以和他共情。 他渴望城市的繁华,却在乡野里与黑夜作伴。他的努力和才华却被别人几个臭银钱买断,让别人顶替着他的名字过他渴望的人生;他的前途被自私的周国兴掐断,周国兴害怕自己老年以后在村里没人依靠,不肯让他的独子离开这片土地。

图片

       周向惟懂了父亲的崩溃,可恨的是,爷爷并没有悔改的样子,仍旧赌博;村里人觉得父亲在过年时自杀,晦气极了,骂他本来好好的确成了神经病,他的儿子也日日被人欺负。
       周向惟的怨气更深了,他怨恨他的爷爷,这个家庭,这个村落,甚至,这个世界。他曾经把爷爷奶奶当作世上唯一的亲人,可现在他们竟害得他爹留在这里, 抑郁寡欢,遗憾自杀。
       他不止一次地质疑,咒骂过这个世界的阶级差异,上层人越活越好,而下层人却能被活活逼死。
      他多想站出去和他们对峙,可他知道一旦出去,这个摇摇欲坠的家庭就会彻底坠落,维持不了表面的正常,那他的生存着就更加艰难了。他会被村里人活活给“吃”了。
       周向惟更加厌恶懦弱的自己了,他每日叫嚣着要找真理,可找到了,他也无能为力,唯唯诺诺到连站出来说话,替他爹质问他爷爷都不行。
       他感觉生活充满了痛苦,每一件事都会让他活不下去。可他牢牢记着周博生的话,甚至拿考去城里作为了人生信条。周向惟忍下了怨恨,他是个十足的懦夫,没有勇气站出来。

图片


第五节

       村里最近都在讨论着新来的志愿老师,姓庄。是一个高高瘦瘦的青年,每周三次来学校里给孩子们上课,平时也不住在村子里,会赶回周边的小镇。

       因为没有利益纠葛,村民们很快接受了他,庄老师也慢慢认住了学校里的孩子们。他尤其欣赏周向惟,看到周向惟身上有伤,也不好追问他什么情况,只是给他递上了一些碘酒,希望能帮助到他。身边的孩子看到庄老师对周向惟的照顾,不好再招惹他,怕他告状。周向惟的日子终于好过些。
       但好景不长,庄老师在学校宣布说,自己原本的学校为帮助孩子们学习,可以资助一名学生到镇里读书,费用学校出。庄老师最后并没有说怎么选、选哪个孩子,所以大家都猜测不已。
       村里人都想让自己孩子去,可谁都知道村里周向惟的成绩最好,而且和庄老师关系不错。
       周向惟听着村里的说法,并没有什么把握,他无依无靠,而且庄老师也只是正常作为老师关心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优待。
       周向惟想着过几日等老师再来,他要和庄老师商量商量,看看还有什么条件,他确实很想去。

图片

 没想到,第二天,村里话风越传越离谱。
“周向惟和老师关系好,已经内定他了。”
“这个新来的老师和周向惟关系不一般,还给周向惟送东西呢!”
 “周向惟和他爹一样,是不是耍什么关系啊?那考试成绩是真的吗?”
“看见周家的人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老老小小全是些骗子。”
......


       谣言愈传愈凶,很多人都信以为真。就因为一瓶碘伏,周向惟又陷入尴尬的境遇。
       其中李莽那些平时欺负他的人更是愤愤不平,他们渴望这个机会,哪怕他们平时不读书也不好好上课,可他们不想把这么好的机会让给周向惟这个讨厌的人。
       李莽是村长的大孙子,自从他父亲买了周博生的成绩迈入大学,王李一家子人都感受到了荣光,同时受到了很多便利。所以他们决定费劲心思去把李莽也送出村子。
       李莽自小被灌输了这种观念,压根儿不想把这个去镇里读书的机会给周向惟,他想自己去。

他刚刚表明了一点意见,他的那些小跟班、狗腿子们异常兴奋,都配合着李莽,表示要替老大夺回这个机会。
       他们聚集在一起,商量着怎么把这个机会给夺过来。李莽不屑的说:“死了不就行了,又没有人管他。” 这群人瞬间表示认同,开始找准备行凶的工具。
       学校周围的一条土路,是周向惟回家必须经过的地方。那天放学后,这群孩子跟在周向惟身后,好多人身后拖着一个铁锹,次楞次楞的,还有些孩子抓着石头、抱着铁板......

       周向惟注意到了,马上就开始跑,可他们人多,立刻追上了他,有几个负责按压住反抗的周向惟,其余人拿起铁具和石头就砸向他,一下一 下,身体血肉模糊,隐约能看到骨头的痕迹,骨头也移位了,脸也看不清模样了。
       周向惟的意识模糊起来了,不知道再想什么,起初他非常疼,可再后来就麻木了,没有那个深的痛觉了。他知道这些人今天是要打死他了,他想到了很多人,想到了爸爸妈妈,还有奶奶,他想如果今天没回家,奶奶应该很担心吧,但是妈 妈应该也不在意吧。他还想到了庄老师,对他最好的人,他还没来得及和老师正式地说句谢谢呢。因为庄老师,他刚刚对生活有了期待,他就受不住了,他对不住他的爸爸还有庄老师啊,他还是没能出去看看城市的样子啊。
       他们下手非常重,不打死他不罢休的架势,直到周向惟不再反抗,没有了动静。
       大山里最不缺的就是没人的荒地,他们随便找了一块空地,就把周向惟埋了进去。周向惟这个人就在村里彻底消失了。

图片

       一直到天黑,周向惟都没有回来,奶奶着急的跑到学校附近找他,可是没有人说见过周向惟。奶奶着急每户每户的找他,村里的大人也就知道了这件事,他们同时也知道了自己孩子参与了进去。尽管责怪自己的孩子莽撞,但是自己的骨肉啊。更何况,那个机会确实诱人,家长们也不想白白给了周向惟。
      所以没有人帮助周奶奶,可怜这老人家一直跑,也没有任何结果。她什么都不懂,可能最多知道些柴米油盐怎么放,也不知道可以求助谁。她已经老到不成样子了,走的每一步都踉踉跄跄的。周奶奶差不多把每一户有孩子的人家都问了, 最后腿疼的走不了一步路,皱巴巴的脸上满是泪水。她已经失去了儿子,她的孙子也不见了。对于一个老人家来讲,这简直要压垮她了。
       第二天,庄老师到了村里,一夜未睡的周奶奶找到了他,给庄老师跪了下来, 恳求她找找周向惟。
       庄老师毕竟年轻,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应下周奶奶后,就跑去镇里报了案。
       等庄老师带着警察来到村庄后,村民们打心眼里不待见他们,所有人的口供一致。警察能发现吗?


图片


结语

      几曾何时,周向惟也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啊!可是父亲的离世,母亲的漠视,爷爷的赌博,同龄人的霸凌,他的性格也变得畸形,可即使在不知道如何生存的情况下他也没有就此放弃自己。他通过伪装、考第一名来得到周围人的认可......每一次行动都是他的自救。他试图从外部获得生存的力量,试图靠着人生的信仰——考去城市活下去。

       最后他终于遇到了人生中除了他父亲外最关心他的庄老师,就在他以为一切都要变好时。就因为老师的一瓶碘伏,和一个不确定的名额,谣言四起,他的生命也被别人强行终止了。遇到那么多的痛苦,他都没想过放弃自己的生命,却死在了同龄人的毒害。

      雪崩之前没有一朵雪花是无辜的。周向惟没能留下一封遗书,但他满是淤青血痕的身体就是一封坠入黑夜的遗书。

      每一朵花都应该盛开。就算有着岩石的冲击,风雨的洗礼都应该盛开在阳光之下,而不是让身边的黑暗侵袭。别让阴影蒙蔽了双眼,笼罩了世界

                                                            作者     张锦旭

                                                              2024-04-10
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admin 2024-5-21 11:28
已推荐至首页~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他的关注
暂无数据
他的粉丝
暂无数据

关于本站|Archiver|排版工具|手机版|文学博客网 ( 浙ICP备2022005477号-3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4, Wxbkw.Com. Powered by Discuz! X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