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孤独的小男孩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51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我的恬静时光

热度 8已有 105 次阅读2020-5-24 00:25 |个人分类:山间随想|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我的阅读经历

                                                

 

                                                 

 

在许多年前一个出外务工的路上,看到一个书摊时,心里陡然一动。原本是要带上几本书的,走的匆忙,却忘的一干二净。当看到书摊的时候,才觉得心里一直都在空悬着,是因为没有带上一本书啊!看来,不去买一本,这颗心是不会踏实的。

有一本书进入眼帘,是路遥的《平凡的世界》。书店里售卖的一套是三本,售价是六十元。而这一本却是三本的总集,只收十元,差距之大有些让人咋舌。这本书是被塑料薄膜封存起来的,想打开,摊主不让。我问摊主为什么这么便宜?摊主是一位中年妇女,坐在凳子上,很冷淡地回了一句,是便宜,就差把人搭上了。我听这句话便笑了。这句话里有一种无奈,不好做的生意,让人望眼欲穿。大街上人来人往,没有几个人在书摊前停留。眼前的这本书,像千层饼那样厚重而又实在,沉甸甸的给人无限信任感。

也许就因为女摊主的无奈吧,我没有再犹豫,把这本书装进了行囊。到了山场,打开封皮,翻开书页,就觉得像搬开了一块石头,下面露出了一个蚂蚁窝,黑压压的蚂蚁四下乱爬着。这部书有几十万字,被压缩到一本书里,而且纸张很薄,字体很小,眼神不好,就觉得是一窝蚂蚁在乱爬着。

这是一本盗版书。我忙仔细翻翻,还别说,这些盗版分子还是有些职业操守的,尽管在书籍的质量上差一些,可是一本书的五脏六腑还都在,没有缺心少肺,少皮**。这些还可以聊以**的,毕竟是花了很少的钱,却读到实实在在的全文了。

我所居住的山场工棚是个简易工棚。几根木杆儿扎成一个马架子,蒙上塑料布就算完工。简易就是图省事,就像我买的书一样,便宜货就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盖工棚是省工省力了,可其他弊端也接踵而至。夜晚来临,山里的寒气大,棚子里冷的像冰窖,在这里睡觉与露天宿营没什么两样。白天阳光出来,气温上升,里面的温度又奇高,如同桑拿浴箱一样,基本又待不住人。时值盛夏,气候炎热,林子里更是闷热异常。为了躲避中午时间的酷热,我们的作息时间也做了相应的调整。早起晚出,这个举措也给我的阅读带来了方便。

工棚进不去,大家就各自去寻找心仪的休憩场所。树林里的树荫下,有个牛槽子被我相中。这个牛槽子是由一块半拉瓜的空筒子椴木制成的,利斧砍削的痕迹,感觉到这上面投入了许多精力和气力。整个牛槽子扁扁哈哈的,更像条独木舟。山里有许多这样的木头,找到并不难。森林之中也有秀颀与丑陋之分,其境遇与人世有几分相似。

喂牛也是在春冬时节,此时在这里闲置。不远处有一堆稻草,被雨雪漂洗得有些泛白,早就失去了金黄的颜色,已经无“牛”问津。此时绿草芊芊,悠扬的牛铃声隐隐传来,却显出山谷的幽深。我简单地收拾一下,就躺倒里面。一股豆饼和草料的混合气息便钻入鼻孔,让脑子有了几分清醒,更利于阅读的进行。

这里的位置是不错的,绿荫浓密且离工棚很近,能真切地感受到做饭大师傅的亲切呼唤,可早几步奔回,抢得头勺头碗。这情形无异于小狗听到主人亲密的口哨,摇头晃脑地跑来。我们目的相同,都是为了食物。只是我过于沉迷书中情节与牛槽子的舒坦,往往都错失位置上的优势。大师傅使劲敲着空盆,也唤不醒肠胃的反应。他就纳闷了,这本书就有这么大的魔力,让人对食物的敏感程度降低到如此低下。究竟是不饿,还是嫌饭菜不好吃啊?他不能理解读书,自然就不能理解一个人除了普通食粮之外,还有精神食粮这么一说。

 

                                            

 

我在林区里的工作是堆集木材剩余物。这些剩余物包括一些梢头木,枝丫以及一些站杆儿一类的东西。林班需要把这些东西都清理出去,才能验收合格。这些剩余物都要集中到山下的楞场里,就会有炭窑老板的汽车前来拉走,还别说,这些破烂玩意还有人喜欢呢,真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有一张牛爬犁专门来拉我所集的剩余物。这条牛已经很老了,走路慢吞吞的,好像已经拿不动腿了。赶牛的老张头也很老了,背着手跟在牛屁股后面,和是牛一样的节奏。二老的慢节奏让我的时间很富裕,每天三趟,我准备好他要拉的东西,是很轻松的。在山上就可以听到吆喝牛的声音,能判断出他们所在的位置。我常常都是干完自己的本职工作,再去帮助老张头装爬犁,让他很是感激。有一次在装一根非常粗的木头,我把大头都抬了起来,他在小头那边吭哧瘪肚了半天,也没有起来。他一脸的歉意跟我说,完了,完了!啥都不是了,人一老就完犊子了!就这,退回去十年都是编筐条子!他一瞪眼,有些不服气地说。

我心里说话,都这样了,还搬老资格呢?你家的筐可是够大的。我这么想着,嘴里却是安慰他的话。揭人短,就如同打人脸。说两句好话,并没矮多少,却是熨帖人心的良药。这样的恭敬其实也是出门在外的处世之道,两个初次见面的人,彼此能够交心是很重要的,这也是为以后的工作和生活打下良好的基础。两个人在一起,没有年龄与性格之分,拿出真心实意来,两个人就会亲密无间。我年轻,更需要去主动。他对我的印象非常好,这老头脾气有些古怪,好像与工棚里的很多人都处不来,我刚来就跟他打的火热,让很多人都感到奇怪。

我们这个工棚里的人很多,都在山场里忙活着,各自干各自的,我和老张头算是一个组合,与他们不搭边。老张头上下山一趟要一个多小时,我在山上闲坐,就觉得无聊。在林中闲走时,发现了一处的景致不错,一块两米见方的大石头,很是平整。天气炎热,石头生凉,正好可以解暑。我环顾了一下这里的位置,差不多就在林子的中央,不论去哪里,都可以顺利地到达。这样的好地方一定要充分利用上,我把书都带上来,老张头赶爬犁下山,我就躺到大石上去读书。清风习习,凉爽至极。吆喝声随风传来,却觉得是那么的抚慰心灵,真的是人生享受啊!

 

                                            

 

我的两个休憩场所作用相似,却各有千秋。读书的爱好是多年养成,因为读书,让我找到了如此心仪的读书场所,并起到了促进作用。在山下牛槽子那里,有一棵大椴树,枝叶葳蕤,树体高森。那里旷野空静,让树有了自由自在的生长空间,这棵椴树便开始了横向发展起来。因为生长空间的宽泛,也让这里的树缺乏了向上的进取心,一个个的树形都如大大小小的馒头形状。而山上大石头那里就大不相同了。那里树木稠密,每一个位置都非常的紧密,一旦有空间露出,就立刻会有林木补上。在大石头的旁边有一棵大柞树,三根大枝丫密密实实地撑起了一片天。有趣的是,它的身边有一棵碗口粗细的白桦树,袅袅婷婷,纤纤细细的,从大树的夹缝里伸出头去。

这个搭配完全是另类搭配。柞树又粗又壮,白桦树小巧玲珑,柞树的一棵大枝伸过来,好像要搂抱白桦树似的。白桦树扭动着身子,不想要这样的蛮横方式,在拼命去躲。这情形就如同一个莽汉要去强行非礼一位小姑娘,小姑娘想躲又无处躲,无法理直气壮地站直身形。两处休憩地点的树木会有如此大的境遇,环境是生存的先天条件,当环境无法去改变的时候,就要去极力去适应这样的环境条件。我在读书的同时,便想到了很多。世间万物往往都不是一个结点,寻找到另一种合理的方式,却是善于思考的人意外所得的乐趣。

我想象着这样的情景,它们不是那么的不和谐,它们在一起相处多年。它们在一起做着亲昵的动作时,我的到来,而惊扰到它们。它们忙收拾好各自的窘态,那只手伸过来,很温柔地拂去另一个头上的草屑。

哈哈一声笑,老张头笑眯眯站到我的面前。我过于陶醉了,竟然没有听到他上来的声音。不错不错!他一边点头,一边把手里的一个兜子放到我的面前。

咋样?弄两口?他竟然把自己的积蓄都拿了出来。东北人最直接的表达方式就是弄两口,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能和老头弄两口,这是一种亲近的方式,他如此的表达,对于他来说,是最高礼节了。和他不对撇子的人,是享受不到这种礼节的。他的积蓄很简单,有两根火腿肠,一袋花生米,还有一瓶酒。酒倒入一个碗了,一人一口轮,口大口小,凭自己。

他看见了我的这本书,不由地又叹口气。唉!咱也不识字,这辈子就差在这上面了。像你这样多好啊!天天傻吃苶睡的有什么好?他大概是喝了两口酒,话语就多了起来。他的烦恼好像天天都有,旧的去了新的又来,像一波波潮水。他这个年龄的人,是很耐品的,就像去品经过岁月酿制出来的美酒。

他站起来,让我先喝着,他去送一趟,回来再喝。他一边走一边哼哼在小曲儿,含糊不清,渐渐地消失在密林里。吆喝声响起,也渐渐远去。我又慢慢打开书,在这充满情爱的树下,那美好的世界为我展开了。

读书的过程是净化心灵的过程。一本书究竟有多少东西,可以像填充食物那样,填充的肚腹之中呢?读书的过程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能有多少东西被量化出来,丰富自己的头脑之中,还是未可知的。能读到文字中的恬静,让心神安定下来,充分地享受到时光的醇厚,我觉得就是一本书的最大功效了。

 

 

                                                

 

 

8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