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兴凯湖散记

热度 3已有 96 次阅读2022-10-26 23:21 |个人分类:行者无疆|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兴凯湖

                                                  

 

                                                 

一望无际的平原上,滚滚的绿海如同碧波万顷的波涛,在起伏涌动着,我们的车快速地在公路上行驶着,更像乘风破浪的快艇,颠簸于风口浪尖之上。仿佛这是一次有意识的预演,还没有到大湖呢,先来尽情地畅游一番,把兴奋点调整到了最高处。

北大荒就有这样的大气魄,北大仓就有这样的大襟怀,这绿海激荡起的无限的沧海之水,尽情涌入心怀,让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畅快,同时也赐予我无限的激情畅想,思虑壮阔,竟一时无法用语言表述。

说起北大荒,就不能不说说王震将军。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他率领十万官兵开垦北大荒。人们赞美拓荒者,赞美拓荒牛,更颂扬在艰苦奋斗中取得辉煌业绩的北大荒精神。此时,我站在北大荒开发纪念馆前,卸下这一路的风尘,怀着无限敬仰的心情,来瞻仰这群旷世精英。

这座纪念馆始建于1990年,并于2001年迁建新馆。这座纪念馆的外观造型非常独特,当年的北大荒,变成了今天的北大仓,仅仅一字之差,却有天壤之别。这座纪念馆便把“北大仓”三个字,巧妙地融入到建筑设计之中,可谓另具慧眼,独具匠心,也以此来纪念开垦北大荒的那段激情岁月。

走进纪念馆,迎面便可见王震将军的大幅照片和半身塑像。他的音容笑貌犹在,英魂仿佛离我们不远。将军戎马一生,彪炳千秋,在他所立下的丰功伟绩当中,居然有众多勤谨耕耘之事。从南泥湾到新疆,再到北大荒,万里疆土无不留下他的辛勤汗水。

北大荒的蛮荒是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在此时已然化为缥缈的云烟,不知所踪。如此这番翻天覆地的变化,都源于当年那一代人的奋勇拼搏和勇于担当。一把把磨秃的镐头,一双双破损的布鞋,一副副磨露了手指的手套……还有一本硬皮本的旧日记,里面的文字已经变色,泛黄的纸页,以及工整的字迹,仿佛还在讲述着当年的艰苦卓绝。我慢慢走近,去感受着那段激情岁月所带来的思想冲击。从这些展品当中读取曾经的点点滴滴,所拼接起来的是一个撼天动地的精神。是的,是北大荒精神,至今都惊天地泣鬼神,至今都让人觉得那么顶天立地,无限豪迈。

我站在纪念馆的面前,向前望去,不远处便是浩瀚无边的兴凯湖。平静的水面,看不见一丝波纹,此时仿佛已然入定,静得像一面镜子,可以映天映地映心。我恍然觉得将军就在大湖边,头枕着波涛,一颗心随着湖水的起落,身躯融入田野,汗水化成闪亮的晶露。

如果没有这座纪念馆,我想,兴凯湖是不是就少了一章序言?

 

                                      

兴凯湖,留下的是奇迹,奇迹里饱含着苦痛,那湖碧波,是否是眼泪?

远远便看见一尊大白鱼的雕像,伫立的湖滨之上。大白鱼是兴凯湖最生动的名片,如此的珍馐美味不可多得,让人觉得它的形象更为生动入心。它与乌苏里江的大马哈鱼,绥芬河的滩头鱼并称为“边寒三珍”。

大白鱼的美味深入人心,而对于它的捕捞也是旷日持久的。我们都知道,兴凯湖的南北宽度达一百多公里,东西宽达六十多公里,总面积多达一百四十平方公里。因为一百多年前的清朝政府,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北京条约》,兴凯湖才成为中俄的界湖,才有三分之一的湖面属于我们。就是这三分之一的水面,湖水清透,像一张张白纸,里面还有多少我们所期待的内容呢?无休止的攫取,也无法填充无尽的欲望。这三分之一的湖水里,已经到了无限穷困与贫乏的地步,也是不争的事实,也是亟待改变的。

我记得美国作家梭罗曾经在瓦尔登湖畔,说过这样一句话:“野地里,隐含着这个世界的救赎。”蕴含深意的一句话,放到兴凯湖,也有同样的适应。我们的救赎在哪里呢?我们需要怎样救赎自己呢?在湖边不远,我们建立了大白鱼繁育基地,把心中的梦想付诸实施。建立和发展繁育大白鱼的事业,是放眼未来的一件大事,对于兴凯湖而言,是至关重要的。

大白鱼向上跃动的身姿,显露出无限轻盈的体态,这是一种质的飞越,因为我们坚持不懈的努力,它就永远都会畅游在湖水之中,数量和质量都指日可待,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有理由期待那个日子,正一步步向我们走来。

前往湖边,道路宽敞,信步而去,心有所向。路过一个池塘,有小桥曲曲弯弯地架设在中央。有人往水里投食,立刻引来无数的鱼儿现身。呀!红色的、青色的、花色的鱼挤作一团,互不相让。啊!鱼们的“吧唧”嘴的声音,不绝于耳,好像是一只只小猪在不停地歘食一般,盛况空前。

我忘情地看着这些鱼们,恍惚间,竟觉得是一群大白鱼呢。

 

                                            

当壁镇是兴凯湖边的一座小镇,小镇不大,在这里居住的人们,过着半渔半耕的生活,倒是很富足。我们来这里,正逢休渔期,人们便收拾起网具,扛起锄头去湖滨进行耕耘之事。

袖珍的小镇,有着与众不同的宁静。很显然,这是一个暂时被旅行社和游客们忽视的小镇。这也难怪,大湖在侧,自然吸引去所有的目光。我沿着整洁的街道,走上一圈,便觉察出隐藏其中的韵味。青山不见高,却有潺潺流水穿过街衢,水声琅琅,极其悦耳。溪边有几丛鸢尾花开得正艳,蜻蜓纷飞,蝴蝶穿行,间有蜜蜂的“嗡嗡”声闹乱着。

幽静而简单,没有招徕游客的喧闹,也没有大块的广告牌遮人眼目,更没有形迹可疑的美女拦路。远远的大湖上,有点点渔舟,是个绝美的大背景。淡淡的炊烟,啾啾的鸟语,唧唧的虫声在耳边。夕阳西下,山坡上偶有牛铃在回荡着,远远都走来几位归来的女人们,肩扛着锄头,说说笑笑地走入我的视野之中。

常年参加体力劳动,这些女人们的皮肤黧黑,说话的声音很大,说到紧要处,不免让人笑得弯下腰来。“咯咯”的笑声很脆生,也很豪放,没有一丝一毫的扭捏。

我忙侧身一边,她们对我视而不见,自顾自说笑着走过,这般的清脆混同于流水,仿佛那就是流水发出的声音了。琅琅之音来自于河流,倒觉得这是根根琴弦,当壁镇便是一把乐器,被山野抱在怀中。

傍晚时分,夕阳将光焰照射到湖面以及湖对面那一脉缓山上,山体流畅而舒展的曲线,与波光粼粼的湖平面,形成鲜明的奇幻映照。我所在的位置刚刚好,这等奇幻之景,被我捕捉到。这个季节也刚刚好,那最为轻飏之美,被大湖洗去了凡尘铅华,愈发晶莹苍翠。

大湖捧出属于自己的幽蓝,山野呈现出属于自己的亮丽,我展现出属于自己的快乐。此时,这是大湖该有的样子,也是山野该有的样子,我放下了所有能放下的,回归最本真的样子。

入夜的当壁镇,清风徐来,拂来细细碎碎的质感声音。兴凯湖形同月琴,故有“北琴海”之称。我隐隐地感到大湖的细密,浪波的合奏,是天作之绝妙,已然尽数输入一个倾听山水者的辽阔之耳。

我在迷茫的黑夜里,触觉见风而长,长成了一颗大树,很快遮蔽了整个空间。寂静降临在心上,琴弦才发出脉脉之音,无数的蝴蝶徐徐地落满了树枝……

打开兴凯湖的扉页,便可以诵读它的辽阔与艰辛。走进它的腹地,瞭望着一望无际的湖面,总有被割痛的感觉。好在有一个美丽的小镇,如同一行美丽的音符,挂在湖边,原来是为了安放一颗爱湖的心。

 

3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Archiver|排版工具|手机版|文学博客网 |浙ICP备2022005477号-3|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5-2022 QIAPU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