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孤独的小男孩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519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山中笔记(三十七)

热度 4已有 11 次阅读2019-3-14 03:21 |个人分类:山间随想|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我与森林

                                                                

 

2016

818

管护站毗邻着大片的庄稼地,有十几公顷的样子。这片宽阔的土地,在我的眼里常常是这样一番景象。冬天白雪皑皑,那广阔无垠会让人心灵空净,心底的一切尘埃都会被荡涤的一干二净。春天的禾苗让大地披上一层新绿,无边的清爽与清风徐徐入怀。入夏虫声唧唧,一夜的聒噪却是悠长的催眠曲,梦境的香甜让人心生缱绻。秋来一片金黄,所分享到的丰收喜悦更是厚重,沉甸甸的把心里的秤杆,压起的高高。

田里的玉米叶子还有些斑驳的青绿,那粗壮的大玉米棒子可是实实在在的黄壳子了。这种子都是统一销售的,即早熟又高产,让种地的人欢喜的不得了。我所结识的这位农民朋友,与我可是忘年交了。他姓吕,快七十岁了,性格很是开朗。我们门前的小菜园里的农家肥,他可是常年供应着,各种蔬菜的长势始终良好,有他的热心在里面。他整天都是乐呵呵的,红红脸膛上的皱纹都是与微笑连在一起的。他家所耕种的土地在这里占有很大的面积,看一家老小在土里刨食,十分辛苦,就会忍不住去帮个小忙,自然而然,彼此的心贴近了。大家都信任了对方,也就成为了朋友。

入秋后,地里的玉米接近成熟了,却给他带来了无尽的烦恼,让他怎么都笑不起来。在这片土地的周边,是广袤无边的森林,也是各种鸟儿的家园。不过最常见最多的鸟儿,基本上就两种,一个是灰喜鹊,另一个是松鸦。这灰喜鹊尚可,它非常喜欢吃林间的虫子,即使在食物短缺的冬季,也会成群结队去林间觅食树上挂着的干果,或者去扒拉开树叶子,寻找藏在里面冬眠的虫子,绝不会去田间讨生活的。松鸦却是个**烦,它简直就是个强盗。田间常常会立起个假人,一个十字架上顶个破草帽子,套个破布衫子,随风晃来晃去,可以蒙住一些鸟。这招对于松鸦来说,是行不通的。它大摇大摆去田间的玉米棒子上啄食,吃饱了还不忘去假人的身上,一边拉屎一边鸣叫,似乎在示威呢。看它得意洋洋的样子吧,心里就来气。晃动一个棕红色的大脑袋,抖动着蓝里间灰的羽毛,使劲扇动着翅膀。翅膀里的几根白翎在快速扇动间,如同旋转起来的白环。在已经泛黄的庄稼地里,非常的耀眼。一个来了也就来了,还拉帮结伙,组成团一起来。它的名字里的那个“鸦”,我觉得更应该是那个“鸭”,大快朵颐的同时,还要大声炫耀,不就是在池塘里玩舒服的一群鸭子吗?一群鸭子在田里叫,让人除了厌烦,还会有什么呢?

老吕不甘心自己的劳动果实就这样被掠夺去。他想了很多驱鸟的办法,在地里立个假人不行,就放炮。他去买了些三角炮,揣在兜里,在地边闲溜达着,看见松鸦进地了,就点燃一个扔到地里。一声巨响,松鸦们仓皇逃跑了。哈哈,老吕脸上笑成了一朵花。还别说,这一刻他还找回了童年的那份天真了。只是没有几天,他又笑不起来了。三角炮的价格不菲,他心疼钱,这般无节制的燃放无法维持。他就又想了个办法,用弹弓。弹弓用的石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只要一哈腰就可以获取。可是他家的田地过于宽阔,这边轰走了却落到地那边,累得他气喘吁吁,很快就把自己年龄上的弱点显现出来。眼看玉米越啄越多,让他心急如焚。这可怎么办呢?这时候,他想起了家里还有一个闲人可用,就是他的孙子。十五六岁了,学习不行,早早就辍学在家,就是因为贪玩而荒废了学业。这玩弹弓还能正儿八经地玩,这个想法正合孙子的心意。一拍即合,小伙子精神抖擞,立即上岗。

哈哈,这回可好,祖孙两个,一边一人,石子“嗖嗖”,在庄稼地的上空编织起一个看不见的大网,把庄稼罩了个严严实实,什么鸟儿都别想飞进去。老吕的脸上又笑成了一朵花,真好,借到了孙子的力了。只是他高兴的有些早,正喜洋洋间,一颗石子飞来,击中脑门,差点让他彻底崩溃。

我看见他时,脑门上已经隆起个大紫包。这形象让我想起《水浒传》里的一个人物,独角龙邹润。他一边轻轻地揉,一边止不住地呻吟着,我看着他踉踉跄跄地走去,想去扶扶他,却见他孙子从地里钻出来,伸手去扶时,却被老吕一下子扒拉开。孙子有些落寞,耷拉下脑袋,像只呆鸟跟在爷爷的身后。祖孙俩在我的眼前消失了。田里又传来松鸦的叫声,我忍不住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来,狠狠地扔进去。

 

                                   

 

4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