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红颜》 - 小说在线 - 文学博客网 - 原创网络文学网站
分享

[短篇小说] 烟雨红颜

[复制链接]  |   小说模式

烟雨红颜

发表于 2015-1-9 19:09:11 来自 短篇小说 阅读模式 倒序浏览
7766 45 查看全部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博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2847682339399026825.jpg


题 记


        “笑谈红颜成过客,已是云烟漂无尘”。

       常听有人感叹,人生得一知己足矣。呵,男人呀,要是一生得一红颜知己,真是一生中求之不得的事。可人生中又有几个红颜为你把爱倾注,把心寄予呢?在漫漫的人生旅途中,又有几个红颜为你飘香,为你芬芳呢?而剑雨的红颜知己又有几人呢?

      小说以主人公剑雨的爱情成长历程为原型,描述了剑雨的童年、少年、青年、而立之年成长过程中的爱情故事。

     故事中有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邻家女孩懵懵懂懂爱慕;有异地求学、英雄救美的邻桌女生的感人至深爱恋;有移花接木、丽女飘香的邻厂女工的恋思;也有鸿雁传书、寄托思念同窗好友的刻骨铭心的爱情。

      几段与红颜知己爱恋的故事,历练了剑雨艰辛坎坷辛酸的爱情。小说以每集一个故事的记述手法,记忆着剑雨不同时期、不同背景下的情与感,悲与喜,痛与乐,也深刻入微地描述了剑雨在爱情这本字典学习和成长的过程。

      小说语言简练,通俗易懂,立意清晰,由浅入深,细节分明,不可为是一段平平淡淡的悲喜交结的恋爱史。
剑客钦君
 楼主|
剑客钦君 发表于 2015-1-19 19:00:31 显示全部楼层

邻家女孩1

          剑雨和夏云是同住在一个大院内的邻居,这个县城的四合院(旧时称一个院内,以北方为主房,东、西、南方为配房的院子叫四合院)分北院和南院,剑雨一家住在南小院,夏云住在北小院。只是剑雨从呱呱落地那时起,就和这个小院结下了深厚的感情。而夏云是前几年随父亲来这里租房入驻这个小院的。两个小院虽然分南北,可把大门关上,就是一个大院子。

        平日里,两个院子的邻居们,就有饭后和餐中抽在一起,你家长,我家短拉家长的习惯,尤其是孩子们更是在饭后聚集在一起都爱玩那“藏猫猫”的游戏,更是这个小院中每晚缺一不可的游戏,把这个小院那些神神秘秘、不为人知的角落,都让这些顽皮的“捣蛋鬼”搞得天翻地覆。在这个游戏中,从来不分男女,一个大杂院满“世界”跑,真让这些孩子头搞得鸡犬不宁,鸡飞狗跳的…..。

        这时,剑雨就是孩子王,把同龄的孩子三个一群,五个一组分开,谁要是被逮了,就得接受把逮着背着在小院内转圈的惩罚。可这种游戏,往往是男孩子背女孩,如果要是女孩被逮着了,就得在两个男孩子中选择一个,作为自己的小相公,头上盖着一块头巾,让两个男孩子用手架起来,在吹吹打打鼓乐的吆喝声中,簇拥着“娶媳妇”的游戏。

         当夏云被逮着时,这时的剑雨,也没有了那种“孩子头”的威严,总是让小伙伴们簇拥着,一次次玩耍着娶夏云为媳妇的游戏。平日里夏云也总是想和剑雨分在一个组,可每次也总事与愿违的被分隔开,也总是被剑雨逮个正着,在游戏玩耍中,也常常被小伙伴们把夏云称为剑雨的小媳妇。这种本是玩耍中的笑话,慢慢的被院中的大人们所熟悉,有时候也不经意地,好像把夏云的名字都忘记了,却直呼“剑雨家媳妇”。每当院中叔叔,伯伯们这样称呼夏云时,夏云心里总是美滋滋地,笑着点点头,算是应答了。

         这种童年无忌的游戏,伴随着剑雨和夏云在这个充满欢声笑语的小院中渡过了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童年。
剑客钦君
 楼主|
剑客钦君 发表于 2015-1-19 19:02:22 显示全部楼层

邻家女孩2

       时光荏苒如梭,幸福美好的童年时代在剑雨和小伙伴们得玩耍中很快消失了。
      一九六九年冬季末,剑雨和夏云从街道小学毕业,开始了初中阶段的学习。

       虽然两人在小学时是同学,因为同住一个大院,上学、放学在同一个时间,所以两人的见面都习以为常,不论是上学,还是放学,总是在你我前呼后应的吆喝声中结伴而行,也都是在伙伴们的吵吵闹闹、追追逐逐的打闹中渡过。

       可自上初中后,剑雨和夏云虽是同年级却未分在一个班,放学的时间也不一样,尤其是上完晚自习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每当夏云走进那黑漆漆的巷子时,总是提心吊胆,头皮禁咒有些害怕,每次总是跑着回家。为此事,夏云的母亲过来同剑雨的母亲说:“让剑雨在下晚自习时和夏云一起回家”,剑雨的母亲爽快的答应夏云母亲,并嘱咐剑雨在以后晚自习后一同等上夏云回家。至此后,剑雨在晚自习放学时,总是在巷子口上等上夏云一起走进巷子回家。

    一天傍晚晚自习后,剑雨和往常一样,站在巷子口等夏云,可左等右等,足足半个小时过去了,还不见夏云的人影,手脚都冻麻了,夏云还未露面。他冻得实在坚持不住了,索性独自回家。可刚进门,母亲问他,“云云和你一起回来了吗”?

      剑雨回答道“我没等上她”。

      “让你等上云云,你咋一个人就回来了,还不快去街口等云云”母亲呵斥道。

      剑雨本来身上冻得有些冷,可母亲让他赶快去接云云,他还未在家暖和一下,就被母亲推出了门。刚走到街口,就听见街口有哭声,跑过去一瞧,真是夏云在哪里哭。剑雨二话没说,拉起夏云的手就走。

      夏云见是剑雨,边走边说,“你也不等我,就我一个人,我好害怕”。

      “你还说,我都等你半个多小时了,手脚都冻麻了,刚进家门就被我妈推了出来,还不快走”。剑雨没好气的向夏云怒吼道。

     “我们班主任布置作业,所以有些晚了,到街口我看见你不在,因为害怕就哭了”。

      “行了行了,以后我也不在街口等你,晚自习后,你到我的教室找我,省的让我挨冻”。

       夏云听剑雨这样对她说,感觉到也是个办法,只好点头答应剑雨,跟着剑雨走进小院。

      自那次挨冻之后,夏云都是在晚自习后到剑雨的教室去找他,一同回家。时间久了,剑雨的同学们每晚在放学时,教室门前总有夏云的身影在出现。可也在班级中引起了各种猜测,男同学拿他开玩笑,说他是搭上“阔子”(那时搞对象说成搭阔子)了,尤其是女同学们在背后窃窃私语中,说成了剑雨和那个门口等他的女孩在搞对象。甚至有好事者,还去班主任那里告剑雨的状,说剑雨和那个女孩在搞对象。为此事,班主任把剑雨叫到教导处接受批评教育。

      然而,剑雨和夏云的街口“相约”,教室门前等他回家的身影却一直未能停止,日日如此。


剑客钦君
 楼主|
剑客钦君 发表于 2017-2-20 14:13:34 显示全部楼层
邻桌女生18)
回到教室,同学们为参加学工学农活动的消息而振臂高呼,一个个兴高采烈的劲头空前高涨。尤其是男同学,都手足舞蹈起来,好像是参加一场篮球赛,那样的兴奋,那样的快乐。
可他们那里知道,剑雨坐在那里正为此事苦恼着。因为刀伤,现在自己走路都成了负担,还能参加学工学农活动吗?
班长长虹见剑雨一声不发,低着头闷闷不乐的样子,走过来问剑雨:“剑雨,怎么啦,得了奖还不高兴吗?”
“班长,不是我不高兴,我的刀伤现在还没好,连活动都参加不了,班长,我怎么办啊?”
“你看,我连这事都忘了,这样吧,我去找班主任说说,看看学校怎么安排呀。”班长说完,径直走出教室,找班主任老师去了。
   同桌春爱听见剑雨和班长说:参加活动的事,接过话头说:“那不正好吗,也不用我们接送你了,你正好能在家里养伤啊。”
  秋叶返过头来,冲着春爱吼道:“就你嘴多,你不见剑雨闷闷不乐的正为此事犯愁吗,剑雨是那意思吗?什么在家里养伤,剑雨是那样想的吗?”
  春爱本来说话无意,倒让秋叶呛得一声不吭,狠狠瞪着秋叶。“剑雨的心事,你怎么这样了解呀,你是他肚子里蛔虫吗?”
  剑雨见春爱和秋叶又呛了起来,两手一推她俩,“行了行了,不要因为我的事,你俩再吵啦!班长不是问林老师去了吗,一会儿就知道我该不该去了?”
  秋叶一听剑雨开了口,心中好不自在,冲着剑雨说:“看你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本来为你说话,可现在我倒是里外不是人了。”说完气呃呃调转了头。
  春爱正要开呛,只见林老师和班长进了教室。“同学们,安静一下,现在我把明天参加活动的时间、地点安排一下。”林老师接着说到:“我们这次学工学农活动,共去15天,学工在我们厂三车间进行,明天早晨8:30在厂俱乐部门前集中,大家不要迟到。另外,剑雨,你的伤还没好,这次学工活动就不要参加了,就在家里自习吧。好了,同学们,要记住明天千万不要迟到。”
  林老师刚布置完,还没有走出教室,只见男同学们都站了起来。“我们解放了,我们解放了。”又欢呼雀跃起来。
  第二天早晨,俱乐部门前,剑雨的同学们三一群,五一堆的扎在那里等待林老师的到来。剑雨虽说不能参加活动,可他还是早早地拖着腿,来到这里集中。
  班长远远望着剑雨那难耐的样子,赶紧跑过去搀着他走了过来。“不是让你在休息吗,你怎么又来啦?”
“班长,我也想参加这次活动,这样的机会还能在有吗?”剑雨回答道。
“可你的伤还没好,等过几天好点了,还能来吗。”
  同学们见剑雨过来,又都围了上来,劝他还是回家休息,伤好点了再来参加活动。说话间,林老师和一位戴柳条安全帽师傅走了过来,剑雨一看是秋叶父亲,赶紧打个招呼。“叔叔,你好。”
  “奥,是剑雨啊,你不是受伤了吗,怎么还来参加活动呀,快回家休息去吧,等伤好了再来,好吗?”
   秋叶见父亲走过来,忙走上前去。“爸爸,我们是到你们车间参加活动吗?”
  “是呀,你们班这次活动厂里安排在我们车间活动。秋叶,你看剑雨也来了,他的伤还没好吧,你赶紧把他送回去吧。”
  没等秋叶明白父亲说得话,林老师喊道:“同学们,集合了。”
  林老师一声令下,同学们按小组集合整队完毕。
“同学们,我们这次学工活动厂部安排在三车间进行,下面请三车间李主任给我们讲话,大家鼓掌欢迎。”
  一阵掌声之后,秋叶父亲接着林老师的话头,继续说到“同学们,首先,我代表三车间全体职工,欢迎大家来参加学工活动,你们要把这次学工活动,当作一次政治任务来完成,要向工人师傅们学习他们那种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自己,积极改造世界观的品质;要向他们学习那种抓革命,促生产的一往无前的革命干劲;要向他们学习在灵魂深处闹革命,不怕困难,勇往直前的革命精神。”李主任的一段激情昂扬的发言,受到同学们的热烈鼓掌。
  “同学们,参加学工活动活动,不仅要锻炼自己的意志,更主要的是锻炼为人民服务的本领。你们又都是工人阶级的后代,继承和发扬优秀的工人阶级本色的重担就落在你们的肩上。所以,在进入工厂后,必须按工厂的规章制度工作和学习。下面,我强调要注意三件事:一、进入车间前,必须戴好安全帽,一会儿,我们去车间办公室,大家领安全帽;二、到现场后,不准乱动、乱摸车间设备,避免发生事故;三、进入现场参观,必须由带队人带领,不准私自乱走,乱串。好了,我的话讲完了,下面我们先去车间办公室领安全帽。”
李主任一说完,林老师让班长带领大家跟着李主任向三车间进发。

剑客钦君
 楼主|
剑客钦君 发表于 2015-3-30 07:11:49 显示全部楼层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26)(邻桌女生7)

本帖最后由 剑客钦君 于 2016-4-6 07:14 编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医疗室就在眼前了。
剑雨搀着秋叶刚走进医疗室,冯大夫就问:“是来换药的吧,小丫头腿这几天还痛吗”?
“这几天倒是不怎么痛了,可上下坡还是有点痛,叔叔,快给我看看是不发炎了”。秋叶回答道。
“来,小丫头坐在床上,让叔叔给你看看腿怎么样了”。说话间,卷起秋叶的裤管解开绷带,看了起来,小镊子翻来覆去一按,秋叶脸上表情秫然,几下挣扎,显得痛苦起来。
“好了,没什么事了,你的腿就是点皮外伤,缝合口已经了痊愈了,再给你换点药,就可以不用拐杖了,你自己下来走走看”。
说话间,冯叔叔为秋叶换药,绷带捆绑完成,搀着秋叶下了地走了起来,还真是不用拐杖就能走路了。一旁的剑雨见秋叶不夹拐杖也能走路了,真是为她而高兴。脸上浮起了笑容。

换完药,送秋叶回家,已近黄昏,告别秋叶母女,剑雨急匆匆地向家里奔去。
第二天,吃过早饭,剑雨像往常一样,急匆匆地背起书包朝秋叶家跑去,可哪想到秋叶已经不在了。剑雨想,秋叶不用拄拐杖,可能是自己上学去了。到了班上,秋叶也不在,剑雨正在纳闷,秋叶是去哪里了?
刚刚往自己櫈上一座,秋叶和春爱说说笑笑地走进了教室。
只见,同桌春爱望着剑雨和秋叶说:“瞧你剑雨哥,把你上学都忘了接了吧”?
话是说给秋叶的,但意指剑雨。还没等剑雨反应过来。秋叶问剑雨“剑雨哥,你早来了”?
“我刚来,我路过去你家接你,你都不在了”。
“以后,你不用去接我了,有春爱陪着我就可以了”。
“奧,知道了,你的腿还痛吗”?
“昨天换完药,睡了一觉,今天感觉更好,走路也顺当多了,辛苦你了剑雨哥”。
一旁的春爱听着他俩的对话,就说就笑地说道:“什么时候剑雨升级当哥哥了,秋叶,你好幸福”。
“春爱,不理你了,人家剑雨就是比我大吗”?秋叶反驳道。
“嗷,这都交流过了,剑雨比你还大”?
玩笑中的对话,把坐在那里的剑雨说的面红耳赤,手不知往那里搁,幸亏这时,上课铃声响起,同学们都安静下来。

春暖花开,校院周边的杨柳树拔出新枝,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同学们除上课外,都三三两两地走出教室,利用课余时间在篮球场玩起球来。

这天下午上体育课,臭子过来约剑雨和男同学们去操场踢球,本来剑雨想和班长他们玩篮球,可剑雨人小个子低,也抢不过班长他们那样大个子,臭子一吆喝,就和臭子玩起足球来。这是剑雨第一次接触足球,什么攀带过人,什么短传配合,什么射门越位,什么任意球,点球通通不懂。臭子爱足球,是班上出了名的。遇到剑雨这个啥也不懂得二愣子,那真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也只能稠糊着和他瞎踢吧。可几个回合下来,只见剑雨弯腰喘粗气,根本不是同学们的对手,只要同学们一给剑雨传球,就被其他同学三下五除二抢了过去,气的臭子只对着剑雨直瞪眼。

对方几个入球,把剑雨他们这方打了个落花流水。胜利者谈笑风生,洋洋得意,失败者低头丧气,相互埋怨,苦笑无声。峰会路转,好运气终于来了。轮到剑雨这方发球,剑雨开出边线球,回传臭子,一路过人传中,长驱直入,还算顺利,这时,球传给奔跑中的剑雨,一脚提脚怒射,球是射了出去,可不是射向球门,只见一声蹦,叭,哗啦,前排教室的窗户玻璃打穿一孔,玻璃四溅,落下一地。
这下闯祸了,教室玻璃被打烂了。只见体育老师赶紧跑过去向里边一看,教室没人,翻回头朝剑雨喊,“剑雨,你来办公室一下,把别的同学吓得傻傻地站在那里都不敢动了。

剑雨听到老师在喊他,本来打烂玻璃就吓坏了,老师再这样一喊,更是怵在那里一动不动。还是臭子过来拉起剑雨到办公室去挨克。

进了办公室,老师一顿臭骂,剑雨低着头不敢说话,臭子还算够哥们,围着老师说了多少好话,最后,老师气愤地说“好了,幸亏教室没人,要不可闯大祸了,打着人,那可不是小事,以后你们要注意点,剑雨你们去吧,继续玩去吧。

下课铃响了,可臭子他们正玩得兴高采烈。十几个男同学,满身臭汗涌进教室,把衬衫一脱,直往课桌格子里塞去。那曾想,剑雨脱下衬衫往里一塞,推倒了格子里墨水瓶,霎时,把雪白的衬衫染了个乱七八糟,蓝的蓝,白的白。幸好书包和书还没有弄上,要不更惨了。剑雨两手蓝墨水挺在那里发呆,哭笑不得。还是春爱机灵,“剑雨,还不快去水池上洗手去,要不弄得满身了”。匆忙中剑雨夹着双手向水池跑去。等洗完手,返回教室,剑雨的衬衫也不见了。里里外外格子找了遍,不见衬衫,只见一旁的春爱看着剑雨在发笑。
“春爱,我的衬衫那里去了,你见谁拿走了”?剑雨问春爱。
“是有人拿走了,可我就是不告诉你。”说完还是咯咯咯的发笑。
“想知道,那可得付出代价呀”?
“那你要什么,你说呀”,
“要什么?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剑雨一听,这分明是逗剑雨,也只好作罢,任由她笑去。

剑客钦君
 楼主|
剑客钦君 发表于 2016-3-11 07:42: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剑客钦君 于 2016-4-6 07:16 编辑

烟雨红颜(小说连载29)(邻桌女生10)
电影开演了,整个俱乐部鸦雀无声,都在聚精会神的观看着那激烈而残酷斗争的场面。是一部反映中朝人民共同抗美援朝的影片。这部影片,剑雨和秋叶不知看过多少次,尤其是那些熟悉的场面和台词,都会让他们感到无比的亲切,浮想联翩,仿佛是亲身经历着那段英勇杀敌战场。

全神贯注的剑雨,一不小心,剑雨的右手碰到秋叶的手上,可秋叶顺势把剑雨的手满手抓在一起。这时的剑雨,不在是哪个两手一抱背起秋叶奔跑的剑雨,一股无名的燥热立刻晕上脸颊,倒是俱乐部暗淡的影光,遮住了剑雨恐慌通红的面孔,激烈跳动的心脏仿佛要跳出来似的。返回头望望秋叶,那瘦小的小脸上充满了得意,仿佛在说:“剑雨,我就是喜欢你,我和你的手紧紧攥在下面,别人也看不见,你怕啥”?可剑雨那只汗津的手,想抽又抽不出来,索性由秋叶紧紧攥着一动不动。这种双手紧握的感觉,是从来没有的,虽然以前也和夏云牵过手,可和秋叶的牵手,总觉得心跳的厉害,那种恐慌不安的感觉,总是把剑雨的心牵住。是幸福?是害怕?是温暖?是激动?他无法来形容。脸上的红晕时红,时白,总是那样的无法自控。

突然,放映中的影幕出现了空白,整个俱乐部一片嘘声,嘈杂声多了起来。
满幕的灯光一片亮白,把台下前几排座位照了个白白亮亮。剑雨怕被人们看见,赶紧松开秋叶相握的手,顺势站了起来。

“可能是片子断了,等会儿吧”。剑雨一句话打破了与秋叶握手的尴尬。倒让秋叶低着头不好意思起来。

“春爱,你上厕所吗,我想上厕所去”?秋叶就往起站,就对春爱说。

“走,趁片子还没上好,我们先上厕所去,剑雨你先看着座位”。春爱说完拉起秋叶就往外走。

剑雨点点头,一翘腿,往三个座位上一架,横着躺了下来,等着秋叶他们的回来。

刚躺一会儿,就听见走廊边有人在骂“你这个臭流氓,拽我辫子干啥,快放开”。

只听见快嘴春爱的大嗓门也喊了起来“剑雨,快过来,有人欺负我们拉”。
说时迟,那时快,剑雨听到喊声,立刻向走廊冲了过去。

只见,秋叶的两个小辫被一个穿黄军衣的小伙攥在手中,春爱哭喊着,两手推着那个小伙。剑雨冲了上去,不由分说照着那小伙的脸上就是一拳。那一小伙被打得鼻子流血,几步趔怯差点跌倒,秋叶的小辫子被那小伙攥着,顺势带了出去,差点倒在那小伙的身上。

剑雨见秋叶跟着倒了下去,忙拽住秋叶的一只胳膊,往起一拉,秋叶可算站住了,可这时,只听见,“扑哧”一声,剑雨的屁股上一热,被那小伙的同伙从后边用刀捅了一刀。霎时,血流了出来。

嘈杂的打架的声音,惊动了剑雨的父亲和科里的同事,立刻跑了过来。父亲看见剑雨他们在打架。立刻拽起屁股流血的剑雨,急匆匆向医疗室奔去。那两个打架的流氓,被父亲的同事反手扣住手腕推着膀子,押到保卫科去了。

秋叶见剑雨被他父亲救走,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切吓坏了傻愣在那里发呆。倒是春爱拉了她就说:“还愣着干嘛,还不去医疗室看看剑雨怎么样了”?两人不顾一切跑出俱乐部,一路小跑地跑进了医疗室。

只见剑雨爬在床上,满脸痛苦。值班医生扒开裤子,迅速清洗完伤口一看,刀伤不大也不深。“好呆刀子捅在屁股外侧,不在要害部位,伤口不深,只有1厘米长的口子,估计是用锯条加工的小刀子,不要紧,给他缝上几针,上点药,就没事了。”值班医生安慰剑雨父亲道。

剑雨父亲见秋叶和春爱抽蓄地站在那里,返身走了过来,安慰两个小姑娘不要吓,不要哭,没什么事,问秋叶刚才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打起架来?

秋叶原原本本把刚才发生的事情向剑雨父亲描述一遍,边说边哭,真让剑雨父亲义愤填膺,气不打一处来。

“几个小流氓,看我回保卫科怎样收拾他”说完返头看看剑雨,“臭小子,没什么事,你医生叔叔给你包扎完,你就回家吧,爸爸去趟保卫科,一会就回来。”

剑雨爸爸的身影刚刚离去,剑雨的伤口也包扎完了,打了止痛针,下地慢慢走几步,感觉不是很痛。

盯在一旁的秋叶和春爱,见剑雨从床上下来,急忙走上去,一人一个胳膊搀着剑雨走出医疗室。

“剑雨,我们送你回家吧”?春爱说道。

“没事,小伤口而已,你们还是看电影去吧”。

“还看电影,吓死我了,不行,还是我们送回家吧”。秋叶执拗地说。

“那好吧,我家离这儿不远,一拐弯就到了”。

送到剑雨家门口,秋叶和春爱说声“好好回家躺着”。就离开了。可剑雨一推门,才清楚钥匙妈妈拿着,也只好返回俱乐部找妈妈去。

剑客钦君
 楼主|
剑客钦君 发表于 2015-1-19 19:04:28 显示全部楼层

邻家女孩3

本帖最后由 剑客钦君 于 2015-1-19 19:19 编辑

       时间过得真快,剑雨和夏云的教室门前“相约”,在成长的岁月里渡过,可两小无猜那种真挚的感情也随着时间的延续在逐日生情。
       一天傍晚,剑雨如约在教室等着夏云,教室内别的同学已经走完了,教室门前那个熟悉的身影还未露面。剑雨锁好教室门,径直朝夏云的教室寻了过去,可夏云的教室门也已经人离屋空,只有铁将军在把门。剑雨纳闷的不知夏云去了哪里?也不通知他一声,他自言自语道:“这去哪里去找她”?他不知所措。刚想往回走,听见夏云从他们教室两旁的过道传出来夏云的声音,“我晚上会去的”,可刚听见声音,却不见夏云的身影。剑雨朝着说话声的方向找了过去,只见夏云和几个女同学挽着手走了过来。夏云见是剑雨,对着同学们的面,脸唰一下的红了起来,这时,剑雨过来没好气地对夏云说“你去哪啦,让我到处找你”,这句话一出口,那几个女同学好像明白了一切,马上放开夏云的手,迅速绕过剑雨,超前跑去,消失的身影中只听见,“原来有漂亮后生等你,那我们先走了,你可好好享受了,咯咯咯……”,笑声远去。

       余音已褪去,夏云这时才缓过身来对剑雨说“我正想去找你呀,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我是和同学们去老师那里交作业去来,所以晚了一会儿。”
剑雨听到夏云这样对他解释,也不再生气,说了句“那我们回家吧”,自己先朝校门口走去。夏云见剑雨朝校门走去,紧跑几步撵上剑雨,并对剑雨说:“我的同学说,北街今天晚上放电影,我们一起去,好吗,我们回家吃了饭就去,你去吗?

       “去,吃完饭,我在大门口等你”。剑雨回答道。说话间,两人结伴离开学校,各自回家。

       剑雨回家,胡乱吃点饭,搁下饭碗,就对母亲说,“我去北街看电影去”,就在大门口等着夏云。不一会儿工夫,夏云和剑雨如期而约,两人结伴而行,随着去北街看电影的人流,朝着电影场走去。

        行进中,夏云的手不知不觉中拉住了剑雨说,“你走慢点,我跟不上你”。剑雨听到夏云这样说,便放慢了脚步,手紧紧把夏云的手攥住,生怕夏云跑了。可这一来,剑雨的心咚、咚、咚地跳个不停,好像有个小锤敲打着他的心脏。自小虽然和夏云在一起做游戏玩耍,拉过多少次手,可这次却和以前不一样。剑雨马上放开夏云的手,并对夏云说“快点跟着,不了就把你丢了”。夏云也不知剑雨为了什么,她拉剑雨的手时,根本没考虑什么,只是本能的拉住剑雨,可剑雨又为什么放开呢,她扭头一看剑雨的脸红的,像是在害羞。便对剑雨说“怕什么,这是在外面,谁认识我们呀”。剑雨听到这话,好像也明白了夏云的话意,顺手一拉,把夏云紧紧握住,结伴而去。一路上,只听到夏云说:“今天演《奇袭》,是抗美援朝的战斗小说,你看过吗……..”,等等,可剑雨什么也没听到,两眼看着过往的行人,生怕有认识的看见他和夏云拉着手。

       电影场终于到了。熙熙攘攘的人群,嘈嘈杂杂的说话声,把剑雨和夏云带进那激烈的战争场面…..。




剑客钦君
 楼主|
剑客钦君 发表于 2015-1-19 19:07:3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剑客钦君 于 2015-1-19 19:15 编辑

邻家女孩 4   

     电影开演了,影幕上许许多多感人的情景,把剑雨和夏云的视线吸引着…..。

     可两人牵着的手已经分开,几次夏云伸过来想拉住他,可都被剑雨轻轻地推开,黑暗中周围的人群都在看电影,谁都未能察觉,但剑雨的心“咚、咚、咚的跳个不停,好像有只小鼓在敲打着,让他激动万分,难以平静。一直以来,他和夏云都以同学和邻居的身份在相处,可今天夏云主动过来牵手,这还是第一次,平日里那种两小无猜玩耍的感觉,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同,可今天夏云的主动,换真让剑雨面红耳赤,如果不是电影场里灯光暗昏,剑雨那红晕的面颊,还真让他无地自容了。就在这时,夏云的一声尖叫,把剑雨下了一跳。

   “哎呀,你干嘛,为什么掐我呀”一边说,一边用手朝后面打去。

    剑雨回头一看,一个流离流气、满头长发的男孩站在夏云后面。边问夏云“怎么啦,谁在掐你”?

     “就是他,他掐我的屁股”。夏云手指着身后的男孩说道。

      说是迟,那是快,剑雨没等夏云说完,伸手拽着那男孩的上衣,冲脸上就是一拳,把那个男孩打得后退几步,几乎摔到。趁这机会,剑雨拉着夏云的手,推开人群,向电影场外跑去。

    一阵疾跑,他俩已上气不接下气。剑雨看看身后已无人追了过来,这才和夏云停下脚步,弯着腰,喘着粗气。两人毫无目标的奔驰,也不知跑到什么巷子,紧张过后剑雨定神一看,已经跑到了玉带河河边,这下剑雨不紧张了,玉带河边是他从小在这里玩水和打猪草经常来的地方,他安慰夏云说,“我们没事了,他们追不到这儿的”。

    “剑雨哥,你真好,你打那个家伙,就不怕他们打你吗”?夏云接着剑雨的话头说。

   “不怕,如果有人敢欺负你,我就敢和他们拼命的”。

    “剑雨,有你这样的哥哥,我以后就不怕了,谁要欺负我,我就和你说,看谁再敢欺负我”。

   “是的,以后谁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去揍他们”。

    “我们还看电影去吗”?

    “不去了,我们在这坐一会儿,回去吧”。

    “剑雨哥,我喜欢和你在一起,你愿意和我一起玩吗”?

     “我们成天不是在一起玩吗”。剑雨回答道。

      “你每天和我一起回家,一起上学,你知道他们说我们什么吗”?

      “说什么,谁说我们呀”。

     “他们说我们在搞对象,你说我们是吗”?

     “不知道,反正我愿意和你在一起玩,还愿意每天陪着你回家,他们说我们搞对象,我反正就是喜欢你”。

    “喜欢,就是搞对象,那有男娃娃喜欢和女娃娃在一起玩的”。

     “剑雨哥,你敢亲我吗”?

    “什么,亲你,我可不敢,我怕你妈打我”。

      “不怕,我就是喜欢让你亲亲我,你敢吗”?夏云边说边抱住剑雨的头,亲了剑雨一下。这个迅雷不及掩耳动作,真让剑雨春心萌发。

      轻轻的一个吻,使剑雨的心跳加快,他激情亢奋,也不管夏云反应,翻手搂住夏云的头,情不自禁地吻着夏云的嘴唇……。

游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剑客钦君

探花

朋友:您好!  漫漫人生路,有谁未经历人生的坎坷,有谁为家庭的生活辛劳工作,有谁未在离岗之后困惑迷惘过,文学博客网,温馨的家园,给了我快乐的家园天地,体验暮年网络生活。  我愿:磨练人生坎坷 充实文学知识 结识网络益友 相拥暮年快乐
  • 1

    主题

  • 50

    帖子

  • 13

    粉丝

Ta的新帖

关于本站|Archiver|排版工具|手机版|文学博客网 ( 浙ICP备2022005477号-3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4, Wxbkw.Com. Powered by Discuz! X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