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陲遗珠:畹町

热度 3已有 344 次阅读2023-9-14 14:20 |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边陲遗珠:畹町

民国中期,硝烟四起,战争烟云笼罩,中国赴缅远征军曾在我国抗战史上留下了悲壮的一页,他们的足迹遍布滇西、缅北,他们的热血横洒腾冲、松山、腊戍......他们用生命在滇缅公路上留下了永不褪色的红色印记。

都说读历史,千万不能错过黄仁宇的《万历十五年》,而要了解中国赴缅远征军的故事,我建议你阅读他的自传《黄河青山:黄仁宇回忆录》,在面临国破家亡的危难时刻,黄仁宇先生响应“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成为远征军中的一员,他在《印度与缅甸》篇中结合自己的亲眼所见、亲身经历再现了滇缅战场那段悲壮的历史画面,文章的字里行间都充斥着战火,弥漫着硝烟。

说到赴缅远征军,有一个地方不得不提,那就是畹町,因为远征军就是从这里出境赴缅作战的。

畹町位于云南省西部,与缅北重镇九谷市隔河相望,有边境"袖珍城市"之称。"畹町"二字系傣语音译,意思是"太阳当顶的地方"。初次听到畹町的名字,总觉得它是一个充满浪漫略带诗意的地方,孰料这里也曾饱受过战争的洗礼。

“北有宛平,南有畹町”,抗日战争在卢沟桥打响第一枪,日本鬼子在畹町桥被赶出国门”,这是畹町街头的醒目标语,这句话被写在中国畹町口岸附近的围墙上,也深深地镌刻在畹町人的心中。

 

滇缅公路、中印公路  图片来源:自驾地理

作为滇缅公路中国段的终点,畹町成为了我国唯一的陆路国际交通要冲。它因亲历过有“东方诺曼底之战”之称的缅北滇西反攻战役(1943年10月至1945年3月),抗战期间,远征军就是通过畹町桥进出,大批的援华物资也是通过畹町运往国内抗日战场。它注定承载着一段不平凡的历史使命和民族伤痛,无愧是一座英雄城市。

如若未曾翻阅过这段历史,你大概很难想象到,滇缅公路是滇西的老弱妇孺用双手抠出的"抗战输血管",凝结着数以万计滇西人民的血与泪。1937年底,滇缅公路正式开始修建,1938年8月(仅用9个月)实现通车,有人说没有滇缅公路就没有1945年的抗战胜利。

而同时修建的畹町桥则是滇缅公路上唯一的界河桥,当时还是单扎石拱桥,正是这座不起眼的小桥,成为了当时中国对外联系的重要国际交通口岸。

当滇西抗战取得胜利之际,另一条国际交通线——史迪威公路(中印公路)建成通车,这条路线正巧与滇缅公路有个交汇处,那就是畹町镇。

在畹町,中国军队首次将日寇逐出国门;在畹町附近的芒友,中国远征军与史迪威将军指挥的中美盟军胜利会师;在畹町的桥头举行了盛况空前的史迪威公路(中印公路)通车庆典;也是通过畹町,将大批援物资输入国内,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贡献。

畹町亦是一座商贸名镇。历史上,畹町就是南方丝绸之路的主要驿站,西汉、东汉及明清时期就是商人贸易的重要集散地。

一百年前的畹町,只是国境边一块被龙江冲积而成的窄长坝子中的小寨子,直到1928年芒市土司修建了芒市到畹町的公路,这里才逐渐有了人烟;直到1938年,滇缅公路全线通车繁荣了畹町。来自四面八方的商号和商人重新入畹经商,边境贸易热闹,由于商贾云集,中央银行这里设置了畹町分行,就连香港渣打银行,美国花旗银行都在此开设分行。那时候的畹町,被称为“小香港”。到20世纪80至90年代,畹町的街头车水马龙、商号林立,经济繁荣达到高峰。20世纪末,畹町撤市设区,加之瑞丽口岸的迅速崛起,畹町渐趋落寞。

畹町,真的不该被遗忘,它承载了太多的苦难与伤痛、目睹了太多的繁华与落寞,亲历了民族的危亡与觉醒。畹町桥,见证了金戈铁马、风雨飘摇的动荡岁月,亲历了胞波情深、边民互市的热闹场面。

穿越时代的云烟,掸落历史的尘埃,如今的畹町街头秀美而宁静,透过民国古建筑留下的斑驳印记,我们依旧可以从中追寻过往,触摸属于这个城市的独特记忆,它好似在不断提醒着人们不能忘记历史。

畹町桥新貌

如今的畹町,已成为西南地区的重要国门,是我国通往缅甸及东南亚的咽喉 , 国家一级口岸,也是中缅两国和平的纽带。

“畹町桥见证抗战风雨,远征军壮行就在这里,桥这边同胞穿梭来去,桥那端胞波川流不息,一道彩虹,紧紧维系,长鸣和平钟声,迎送中外商旅……”当《太阳当顶的地方》的旋律响起,畹町的故事还在继续...... 

写于2023913

 

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他的关注
暂无数据
他的粉丝
暂无数据

关于本站|Archiver|排版工具|手机版|文学博客网 ( 浙ICP备2022005477号-3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4, Wxbkw.Com. Powered by Discuz! X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