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针线箩

热度 5已有 138 次阅读2024-1-4 15:50 |个人分类:夜雨随笔|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某天,偶然路过旧城区,在一处幽静的小巷子里,看见一扇古老,掉漆的木门,门廊上垂挂着盛开的凌霄花。门的两旁,铺着两块平整的,用于乘凉的石块。左边的石块上,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她的腰身旁边,放着个柳条编制的针线箩,里面放着黑白两个线球,与各色各样的纽扣,还有小剪刀,顶针,碎布头等等,缝补衣服需要用到的小物件。她戴着老花眼镜,拿着针线,正在细心地缝补衣服。那专注的表情,仿佛外面的一切风雨,都与她无关。
   当这一幅亲切,熟悉的画面,映入我眼帘时,我瞬间就想起了去世已经四年多的母亲。记忆中,母亲也有个这样的针线箩,只是,她的是用细竹条编制的,比老太太身边那个,还要大一点点,里面装的物件,也是大同小异,无非就是缝补需要用到的,以及在破旧衣服里拆下来的,还能用得上的小配件,比如纽扣,拉链头,小布条等等。那时候,农村生活还是非常困难,而母亲又是勤俭节约的农村妇女,肯定舍不得扔掉这些,她认为还有用的东西。于是,她的针线箩里,装的小物件,品种多而杂乱,而她还是当宝贝一样护着。
   记得我们小时候,每逢下雨天,母亲没有办法下地干活劳作时,就会捧出她的针线箩,背靠着木门,坐在门坎上,为我们一家人缝补破衣服。在这难得空闲的时间里,她会把平时积攒下来的,该缝的,该钉纽扣的,该改短的衣服,合部拿出来,一针一线地缝好。因为那会儿,家里穷,衣服都是孩子们一个一个接着穿,大的孩子淘汰下来后,就改短给小的孩子穿。所以,母亲的针线活特别多,平时又要忙田地里的活儿,只有趁着下雨天,拆拆,缝缝,补补了。
   那时的母亲,很有耐心,她坐在门坎上,做针线活的样子,跟眼前这位老太太一样,细心又专注。她背倚着木门,左手上套着顶针,一边抻开衣服,一边用右手拿着针,引着一根长长细细的线,游走般地穿上穿下,把针脚缝得整整齐齐。偶尔,她会用针在头发上摩梭几下。当时,我不知道这个动作是啥意思,问母亲,她说:针缝着缝着,就钝了,头发上有头油,摩梭几下,针就锋利,更容易穿过布料了。
   虽然听了,还是不解,可我也没再问了。只是静静地坐在旁边,听着雨声,看着母亲,重复着穿针引线的动作。看着她把破线的衣服缝好,把掉了纽扣的衣服,重新钉好,再用剪刀,把多余的线头,清理干净。如果天一直都在下雨,母亲就能这样子忙上一天,只有做饭,吃饭时她才会把针线放下,等收拾完毕,她又坐下来,继续缝补了。在她眼里,为一家人缝补衣服,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儿,母亲虽然没有文化,但她一直强调,衣服破了不要紧,缝好就行了,衣服旧了,有补丁也不要紧,只要洗干净,弄整洁,穿出去也不丢人的。
   那会儿,农村生活,家家户户都差不多一个样,好一点儿与差一点儿的区别,相差不大,穿补丁衣服的大人,小孩子都大有人在,谁也不会笑话谁。相信经过七八十年代,在农村穷苦度日的人,都能理解这种,只求三餐温饱,冬有御寒衣的日子。那阵子是真的穷,村民都是在土地里刨食,种下粮食还得靠天吃饭,碰上涝水旱灾,连基本的温饱都得不到保障,谁家还顾得上衣着光鲜,能保证一家人有衣遮体,就不错了。哪家的主妇不用缝补衣服呢?邻居的婶娘之间,借线借针的事儿,都是常有的事,没什么奇怪的。
   现在看来,当年母亲小小的针线箩,于当时而言,不但保证了一家人的衣着,也撑起了一个家的小日子。而眼前这位老太太,活在当下,应该是不愁吃穿了,她缝补衣服,也许是几十年以来,养成的勤俭节约的好习惯,也许是一种缅怀过去的情怀,这就不得而知了。可我相信熬过苦日子的一辈人,是舍不得浪费,他们认为还有用的东西的。就像母亲,随着我们长大,成家,生活也是慢慢好起来了,常给她添置四季的衣物,她其实也不需要穿打了补丁的衣服了。可她还是习惯缝补衣服,每逢衣服有点裂线或破损,她还是缝好,一穿再穿。正如那句民间谚语所言,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
   我们买给母亲的新衣服,她舍不得穿,一直放着,天天把旧衣服穿在身上。她去世后,我们翻找她的衣柜,没穿过的棉衣外套,新裤子还有一大堆,比她平时穿的旧衣多多了。可能咋样,一辈子省吃俭用惯了,陈旧的观念,又怎么能改变呢。她当时的想法,也许是想着新衣服放着以后慢慢穿,少衣断粮的日子,她是过怕了,典型的积谷防饥,积衣防寒心态,可让她没想到的事,她还没有逐一把积攒的新衣服穿上一遍,就没机会再穿了。记得当时,抚摸着这一大堆新衣服,想着当时为母亲挑选衣服的情景,泣不成声。
   如今,母亲走了已经四年多了,哪有一天不想她,偶尔遥望一下,那个她长眠的方向,心都是揪着疼的。去年,我们请道士给母亲做了法事,给她烧了好多好多的冥币,科学之上是玄学,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另一个世界的存在,但我还是虔诚地相信道士师傅说的话,母亲会收到的。母亲小时候父母双亡,被无儿无女的养父母收养,从小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嫁给父亲后,家徒四壁,上有老,下有小,除了受累就是受苦,来人间一趟,年轻时,她没有风光过一天,晚年时,也没有享过一天福。
   现在,母亲脱离人间苦海了,我只希望她在另一个世界,寒有衣,饥有粮,不会再挨冻受饿了。在轮回的路上,带着我的思念与祈祷,来生转世为人时,投个好人家,被人宠着,爱着,疼着……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yingheweng 2024-2-20 16:01
欣赏美文是我等极大的乐趣。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他的关注
暂无数据
他的粉丝

关于本站|Archiver|排版工具|手机版|文学博客网 ( 浙ICP备2022005477号-3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1-2024, Wxbkw.Com. Powered by Discuz! X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