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叔洪原创文学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7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你当狗的奶奶别拉我垫背

热度 4已有 21 次阅读2021-2-26 08:14 |个人分类:穷酸秀才(短篇小说)|系统分类:短篇小说| 宠物, 称谓, 不愿意

 

 

 

              你当狗的奶奶别拉我垫背

 

 

                       叔洪

 

 

耿爽已经是三十几岁的妈妈了,在她很小的时候住的平房是她妈妈单位的宿舍,她家的隔壁邻居是妈妈的同事,名叫苟秀梅,彼此关系很好,耿爽出生后苟秀梅特别喜欢,想认作干女儿,耿爽的妈妈虽未首肯,但苟秀梅却自认为是耿爽的干妈。耿爽会说话后,苟秀梅叫她喊干妈,耿爽把脖子一梗,撅着小嘴说“你不是我干妈,我有妈妈,她叫任建爱。”苟秀梅毫不生气地“任建爱是你亲妈,我是你干妈,明白吗?”耿爽立马回敬一句“干妈也不行!”说完,理也不理她,扭头便跑。

改革开放后,房地产兴起,她们所住的平房地理段被开发商看重,纳入拆迁的范围。货币分房后,各自选择满意的地点,购置了楼房,从此各奔东西,断了来往。

时间如过眼烟云,转眼间耿爽大学毕业,结婚生子,由一个人见人爱的姑娘变成了孩儿妈妈。周末公休,应大学同学之邀去做客,进入小区后朝着同学家走去,遇到一个牵着狗的大妈,见到耿爽后,左一眼右一眼的上下看起来没完。耿爽并不认识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盯着自己。感到奇怪的耿爽看了看大妈,并没在意,继续往前走。大妈竟然转回身来,一边看着耿爽,一边跟随着她往前走。

耿爽发现大妈跟在身后不知是何用意,很不自在,先是奇怪,后心里发慌,本想理论几句,转念一想是去拜访同学,一旦开口相问说不定会因为误会发生矛盾。自己是来做客的,不是来找别扭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赶紧走,躲开就得了。

耿爽想着,加快了脚步。令她没想到的是,那个一直跟着她的大妈却紧追不舍,这让耿爽越发奇怪,她不知道这个人为嘛盯着她不放。心里嘀咕又有些气愤的耿爽干脆停住了脚步,扭头瞪大眼看着她。那个大妈也停住了脚步,还是那么瞪大眼看着她。耿爽心中的火气不免往上直窜。刚要开口问,大妈却先说了话“你是耿爽吧?”

耿爽越发感到奇怪,她并不认识这个人,这个人却知道自己的名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大妈见耿爽不回答,知道没认错人,满脸惊喜地说“还真是你啊!”大妈欣喜若狂的伸手抓住耿爽的胳膊“没想到都这么大了?”

“您是……”

“我是你苟姨啊。怎么忘了,当初我可是你的干妈!”

耿爽听大妈这么一说,用力回忆,影影绰绰的好像有点印象。原来有个邻居叫苟姨,妈妈的同事加好姐们“你是苟姨啊?”耿爽惊喜地说道“我说您看到我就一直盯着不放呢,我还以为您是……”

“以为我有毛病,是吧?”

“那,能……”耿爽被苟姨这么一说有点不好意思。说句实在话,苟姨猜得不错,她还真怀疑这个人盯着自己不放的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我只是被您盯的不好意思……”

见到老邻居加好朋友的女儿,又是干妈(在苟秀梅的眼里,耿爽就是她的干闺女,尽管耿爽不承认)的苟姨,高兴得有点忘乎所以,手舞足蹈地拉着耿爽看起来没玩,没想到她的举动惹怒了她牵着的那条小狗,冲着耿爽狂吠不止。

耿爽是最怕狗的,不论走到哪里,只要看到路上有狗,要么躲避三舍,躲不开就会蹲在地上,吓得瑟瑟发抖,直到狗走远了,才敢胆怯地,战战兢兢地站起身来。苟姨的狗突然惊叫,吓得耿爽浑身一个激灵,一跳老高,惊叫一声“哎呀,妈呀……”脸都白了。

真是大水冲破龙王庙,苟秀梅一看自己的狗把干闺女给吓成这个样子,嗔怪着埋怨道“你没事儿瞎叫嘛,这又不是别人。记住了,这是你姑,见了面要规规矩矩地,再大呼小叫的可别怪我不饶你。”

被吓得差点丢了魂的耿爽,还没恢复理智,却听苟姨说了这么一通八竿子打不着的胡话,心里的火难以控制的就窜了上来,不加考虑的随口说道“我是一个大活人,怎么就成了狗的姑了。”

“你是我的闺女,当然是它姑了。”苟秀梅奇怪的看着耿爽“这是我的孙子,论辈分,它就得管你喊姑!”

苟姨的话越发让耿爽难以忍受。一个活生生的,是具有尊严和人格的人,怎么就这么稀里糊涂,凭白无故的成了狗的姑了。把人和狗并列,自己竟然成了狗的姑,岂不是也成了狗。无法忍受的耿爽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对苟姨说“你把它看做什么我管不着,但是不要把我和狗联系在一起。”

苟秀梅没想到,耿爽是自己很喜欢的闺女,我用这么礼貌地称呼对待你,那是对你的尊重。你可倒好,竟然这么没有礼貌的跟我说话,简直是四六不懂,没大没小,在大街上数噜我老太太,也太没教养了。受到抢白后一肚子气的苟秀梅,没好气的对耿爽说“这狗就是我的孙子,你说我不叫它喊你姑喊嘛?我不说你是它的姑,难道是它的侄女不成?”

耿爽本以为自己一说苟姨就会改变称呼,万没想到不仅不纠正,反而变本加厉,让自己接着受辱。心里窝火的耿爽在长辈面前虽不便发火,对苟姨的说法却不敢苟同,耐着性子,尽力压着火“您把狗当做你的孙子是你的事儿,跟我没关系,但您不能把我当成狗的姑。”

“你看你这孩子,”苟秀梅听耿爽还跟他掰扯这事儿,心里老大的不高兴“你说,我不说你是它姑,那是它什么?”

耿爽见苟姨还没听明白自己的意思,便进一步解释道“你可以把狗当作你的孙子,你也可以说你是狗的奶奶,但是不要用在我的身上,我是人,跟狗不是同类。耿爽见苟秀梅直愣愣地看着自己,心中的火儿又往上升了三度“你好好的看看我,再好好的看看狗。你要分清楚了,我是人,它是狗,一个是人类,一个是动物,两者之间毫不搭界,根本就是没有任何连系的两码事儿,怎么能胡啦乱扯地硬搅到一起,竟然还分起辈份来了。”

耿爽的话让苟秀梅简直无法忍受,在她眼里,狗就是她的孙子,不管是谁她都毫无掩饰得这种称呼,怎么到你这就不行了?苟秀梅简直忍无可忍,刚才还在压着的火儿实在压不住了,已经到了无法压制的地步“我说你这孩子怎么一点事儿都不懂?我跟你说过了,不管你承认还是不承认,这狗就是我的孙子。”

“不行,在我这不行……”

苟秀梅看着耿爽,她没想到耿爽竟然用这种态度来对待自己,这肺都要快气炸了,歇斯底里地大声嚷道“我不说你是我的干闺女,是侄女总的承认吧,既然我是狗的奶奶,你就是狗的姑!”

“打住。”耿爽没有想到,苟秀梅竟然无理取闹,拿着不是当理说的倚老卖老,简直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你把狗当做孙子,那是你的事儿,别把我扯里面。你可以不把自己当人,和狗变成同类,这样对待我是绝对不允许的。”

苟秀梅没想到耿爽这个晚辈,而且还是自己特别喜欢的晚辈,竟然会这样对待一个老太太,还步步紧逼,是可忍熟不可忍“你爱愿意不愿意。别不告诉你,你愿意是它的姑,不愿意也是它的姑,这一点是谁也改变不了。”

  “你说那个没用。”耿爽简直要被逼疯了,这算哪一出啊,竟然不讲理到了如此的地步“我也再跟你说一遍,你愿意当狗是你自己的事儿,跟我没关系……”

苟秀梅一听赶紧打断耿爽的话“我说你这孩子是不是吃了枪药了,年轻轻的怎么比我们这上了岁数的人还认死理,脑子里就一根筋啊,遇事钻牛角尖不说,进去还转不过弯儿来,你就不能顺着我老太太说一句,在这跟我这老婆子较得哪门子劲儿啊!”

“不是我跟你较劲儿,而是你把我当成了狗,和狗摆在了一起。”

“你这是什么话,你是你,狗是狗,风马牛不相及。再说了狗是我的,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既然跟我没关系,那你为嘛说我是狗的姑?”耿爽一扭脖子“你当狗的奶奶,别拉我垫背。”

她们两个在小区的路上你一句我一句,谁也不让谁,一来一往的吵吵起来没完,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大伙一边听她们两个人争执,一边在旁边议论。

“其实这也没嘛奇怪的,现在养宠物的那个不是这样。自己养条狗跟自己就亲,养的时间长了就当作了家里的人,岁数小的当成自己的儿子,岁数大的就当作自己的孙子。你说就为这么芝麻粒大的事儿,在这吵吵起来就没完了,这俩可真有意思。”

“还真是这么回事儿。刚开始听到遛狗的人管狗喊儿子的时候还不理解,甚至于笑话她们人狗不分,现在听多了,习以为常了,也就见怪不怪了。”

“什么叫见怪不怪,本来就是这么回事儿吗。你还真别说,养宠物的人就是人和动物不分,不管是猫还是狗,都跟自己的孩子一样。”

“什么这么回事儿,那么回事儿的。你养狗啊猫的咱不反对,也干涉不了。但你要分清楚了,你是人,狗是狗,猫是猫,不能混为一谈。你真把养的狗啊猫的宠物当作儿子孙子,也无所谓,你自己这儿么认为别人也不好干涉,可你不能强加于人,拧着别人的脖子非让人家也跟着你一样那么喊,关键是你不能把狗看得比人还重要吧!”

“什么叫把狗看的比人还重要?”

“这个还用我说吗。别的不说,就说三号楼的小葛,他爸爸是农民没有劳保,渴了饿了不管,冷暖不问,小两口只顾着自己悠哉游哉地,吃喝玩乐还算罢了,把那条狗看得比他爸爸还重要,一天到晚不是给狗买火腿就是买狗粮。给他爸爸花钱舍不得,给宠物花钱倒挺大方。这还不算,对狗侍候的那叫熨帖,天刚一见点儿凉,他家养的狗就穿上衣服了,而且还是新的。你再看看他爸爸,还穿着背心裤衩,冻得叽叽缩缩的,实在受不了了,到垃圾桶去找旧衣服,我看见了给了他两身。你说把对待宠物的心思用一半儿在老爷子身上,花在狗身上的那钱,要是花在他爸爸身上,老爷子还不乐的跳脚,落个孝顺的名声不说,街坊邻居都会说好,给他挑大拇哥。”

“你这样说也不全面,这人分三六九等,好哪口的都有,养宠物就是个好那股子撇。”

“要说也是,打油的不买酱,该花在狗身上的钱要是花在人身上,岂不是本末倒置了?”

“按你的意思,对狗应该有孝心的,对老人就不应该有孝心了,这样就本末不倒置了?”

“你这种说法好,我得给你竖大拇哥!”

“你这叫什么话……”

“我说的有错吗?”

“老犟梆子……”

“你倒不犟了。有能耐把你的退休金都花在自己身上,少给你儿子点儿,那日子是不是过得比现在滋润。”

“咱有话好好说行吗,别有事儿没事儿的竟往我身上扯。”

“这不是往你身上扯,现在的老人那个不是这样?”

“行啦。吵吵的人都走了,咱们还在这瞎起哪门子的哄。该干嘛干嘛去,没事儿干赶紧回家吃饭,吵饿了没人管饭。”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九日

4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