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卓祥运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554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亲家斗酒(小小说)

热度 6已有 185 次阅读2018-1-17 09:06 |个人分类:小小说|系统分类:短篇小说

亲家斗酒(小小说)

张宽住张店,李贤住李庄,两个村子相距一拃之地。两个人年轻的时候就是朋友、酒友、棋友,好得睡一张床嫌宽,穿一条裤子嫌肥。后来,张宽的儿子张鹏飞娶了李贤的女儿李红叶为妻,两个人打了亲家,那就更加亲密无间了。有肉一起吃,有酒一起喝。你到我家吃饭,我到你家喝酒,来来往往,亲如家人。

张鹏飞和李红叶从小学到大学就是同学,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大学毕业就在老人们的主持下结了婚,婚后在村里开工厂,办公司,生意越做越大,很快积累起了相当可观的财富。经济富有以后,他们把双方老人安置得妥妥当当,富裕有加,张宽和李贤成了当地两个有名的“富贵老人”。吃了饭,没事干,听听曲,下下棋,打打牌,喝喝酒,乐哉悠哉,神仙一般的日子。

俗话说,穷养俭,富养骄,两个人养着养着就养出毛病来了。年轻的时候,两个人到一起打牙逗嘴相互取乐子倒没什么。老了老了,两个人到一起就挎富攀比,为一些小事心生嫌隙。你瞧我不顺眼,我看你不服气,甚至李鹏飞对谁更孝顺一些,也要较劲一番。

话说年根月底,入了腊月,张宽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儿子给他送回来许多好东西。吃的穿的用的不说,单名牌白酒好几箱,好茶三五提。一辈子好酒,眼见得茅台、五粮液、汾酒这些极品名酒实实在在放在家里,好比赌徒得了一大批黄金珠宝,那心情激动得无法形容。初二这一天,他打电话邀李贤来家喝酒。吃了早饭就让老伴张罗下酒菜,老规矩,三荤一素。一盘青椒肉丝,一盘红烧大肠,一盘酱牛肉,外带一盘醋溜白菜。酒是青花瓷汾酒。瞧那外包装,素雅大方。一个牧童横骑在老牛背上,手指前方,两句脍炙人口的唐诗赫然在目: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打开包装,酒瓶光洁高贵,闪光发亮。亲家李贤高高兴兴赴宴,情绪也非常好。他知道,今年亲家待客上了档次,而且第一个请了他,情谊难得。

三杯汾酒下肚,张宽的话多了起来。带着酒兴,心里那个自豪劲无以复加。“老哥瞧瞧,青花瓷汾酒,二十年陈酿,入口甘甜,回味绵长。这可是上国宴的高档名酒,在咱这一带十里八乡能喝上这酒,可算上头一份吧!”

李贤听着听着,听出了味来。这哪里是夸酒,分明是夸儿子、夸自己嘛!有什么呀!你儿子,不就是我女婿嘛!况且鹏飞这小子最会白话人,在一起的时候,把他的胡子捋得水光溜滑,说:“爸爸是我最亲的人,比俺亲爹还亲。”可不是嘛,现在的社会,家里都是女人当家,说老丈人比亲爹还亲,这话一点不带假的。再说,女婿女儿办公司,自己倾尽家产相助,也不算是无功受禄吧。不过,亲家的话也挑动了他心里最敏感的神经。他一辈子最遗憾的是没有生个儿子,平常最听不得这方面的话题。酒是好酒,菜是好菜,可是心里疙疙瘩瘩不舒服。两个人喝光了一瓶酒,他借口头疼,中饭也没吃就回家了。

回到家里,他总觉得气不大顺,心里头别扭。给老伴叨咕,老伴听了笑了起来,说:“你们老哥俩呀,一辈子狗皮袜子没反正,他儿子不是你女婿嘛,一家人,争竞个什么呀?”可是,话是这么个话,理是这么个理,心里还是想不过,不平衡。老伴说:“这样,你也回请请他,咱家好酒好菜不也有的是,啥时候鹏飞不是给他一米给你一豆的?”他听了,想想也是,马上转忧为喜,去筹备一桌好酒菜好招待亲家。

隔了几天,李贤回请亲家。他平时话不多,只是把酒宴弄得丰盛光鲜。他特意请了一个厨师,做了宫爆肉丁、红烧排骨、清蒸鲈鱼、米粉蒸肉四个大菜,麻婆豆腐、酸辣豆芽两个素菜。一瓶五粮液放在桌子醒目的地方,酒盅是甘肃酒泉夜光杯。真是极品美酒夜光杯,酒不下肚人已醉。酒过三巡,李贤话也多起来。说闺女夸女婿,夸房屋夸手艺。他是木工世家,祖上木工手艺绝伦。到了他这一辈,同辈兄弟也有出国援建的,也有当上高级技工的。他本人,年轻的时候也是顶呱呱的好木工。张宽这时也听出味来了。心想,这老家伙在这等着我呢。说到儿子鹏飞,他说得比自己的亲儿子还亲,真不要脸!儿子就是儿子,岂是女婿可比?他听李贤夸口,呵呵地笑,敞开喝酒。心里说:老东西,你就吹吧,反正吹牛不带报税的。你一辈子盼儿子盼得如星星望月,结果怎样?一拉茬生了四个闺女,老了还得享俺儿子的福。哼!这就是命!

几天后,张宽又回请亲家一回。这一回,他下足了功夫,请了村里最好的厨师,做了七碟子八碗一桌子硬菜,开了茅台飞天十年陈酿。这一回,又该李贤抑郁了。他琢磨着,比着比着,把自己挤到墙角了。论菜,是这一带最高档次。论酒,也是白酒极品。自己即便有茅台,也不好再拿出来呀!总不能去买高档洋酒比吧,再说那味儿咱也喝不惯呀!老伴一听,说:“这有啥难的。”随即给他出了一条锦囊妙计,让他依计而行。

日子过得真快,腊八祭灶,小年来到。小年这一天,李贤预备好酒菜,再请亲家。菜还是老样,六个大菜。酒还是好酒,五粮液。只不过喝了头三杯,李贤拿出一盒软壳中华香烟,抽出两支,递给张宽一支,自己点上一支。张宽有点惊讶,说:“几十年了,你不知道我不吸烟?”李贤吸一口烟,慢条斯理地说:“老弟,咱哥俩在一起喝酒、下棋、吃饭,几十年了。我也在想啊,要说享受,喝酒比不上吸烟。喝酒是物质享受,吸烟是精神享受。你看,吸一口烟,闭上气,细细品上一品,——嗯——嗯——真香啊——”看他那眯起眼舒坦的劲,说飘飘欲仙亦不为过。张宽不吸烟,没有吸烟的感受,这回,轮着他纳闷了。

回到家里,张宽心里越想越不舒服,打电话让儿子回家一趟。儿子着急忙慌开车赶到家里,看见爹躺在沙发上长出气,忙问:“爹,这是咋的了?”“没事。”“没事是咋的啦?”“就是心里有点不舒坦。”“那咱去医院看看?”“不用。”张鹏飞倒了两杯茶,递给爹一杯,自己喝一杯,猜想爹的心思。过了好一阵子,张宽才慢慢开口:“我是在想,这辈子你娘没有眼力见,只会生小子,不会生闺女。要是给我生一个闺女,不就烟、酒、茶啥也不缺了吗?”儿子脑瓜灵光,一听话音就知道老爷子心里的毛病在哪,故意打哈哈,说:“噢,你不说,我还就忘记了。给员工发福利,剩下几条烟。咱家你不吸烟,我不吸烟,就让红叶给她爸爸捎回去了。”“几条?”“三四条吧。”“三四条就是两三千块,败家的玩意!”张鹏飞挠挠头,笑着说:“爹,你看烟盒上写着:‘吸烟有害健康’,让他吸又怎样?好东西我还不尽着你吗,你是我亲亲的爹。”你还别说,儿子这句话,让他释怀不少,小声骂道:“吸吧,吸吧,咋不吸‘材坏’你个老东西!”

顺便解释一句,‘材坏’是这一带含义很广泛的方言,不好的意思。事办砸了办糟了叫‘材坏’,人病了伤了残了,也叫‘材坏’。张宽觉得这个词用在亲家身上最贴切,最解气!

6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大闲人 2018-1-18 08:08
欣赏佳作,问候朋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