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李秀亭de专栏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429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马三喜终于病倒了

热度 6已有 96 次阅读2018-4-4 18:46 |个人分类:李秀亭小说集|系统分类:短篇小说| 马三喜, 女儿, 翠妃

马三喜终于病倒了

 

漯河市李秀亭

 

(一) 马三喜受骗折本钱


常言说得好,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谁都知道马三喜家里有个小女儿是个美女。因为刚满月,她妈把她抱出来,有人接过去包一会儿,闻到这个小孩给别人不一样,闻着身上有一股“香气”,这时候,正好一个在镇上叫中学的教师走到这儿,开玩笑地说:“有的小孩子——特别是女孩子——生下来就有香气,你没听人家说呀,香妃,香妃就是要嫁给皇帝的的人,你这个女儿呀,将来一定是个了不起的贵人,等你和我三喜哥来了,成跟着你这个闺女享清福了。”

马三喜的妻子菊莲听到这里自然高兴,就说:“你这个‘大教授’给俺这个妞妞起个名字吧。”

“我这水平不行,给大富大贵之人起名,那得找个名人。”

“去吧,去吧……不愿意给俺起名,赶快走你的吧,离了你这个王厨子,俺也不会连毛吃猪,俺就叫香香。”三喜的妻子说到这里,那个中学教师笑了笑说:“哎,这个名字就不错,就叫香香算了。”说着笑着,那个教师推着自行车回家了。从此以后,谁都知道了,菊莲生的女孩身上有股子香气,名字叫香香。

眨眼,香香到了上学的年龄,报名时,在村子上当民办教师的本门的叔叔,给马三喜说:“想想这个名字太俗气了,还是改个名字吧。”

三喜说:“你有学问,那你就给俺起个名字吧。”

嗯,我看意思不用改了,就叫翠妃吧。那个民办教师说。

“好好好……还是你这个喝墨汁的人会起名,那就叫‘翠妃’吧。”说着说着,学校的新生一年级的花名册上就有了‘翠妃’这个名字。从此,马三喜的女儿,就这样,四邻八舍,亲朋好友,总还是叫他的小名儿香香,上学时,就按户口册上的名字“翠妃”报名。太阳不停地轮换,日日如是,眨眼工夫,翠妃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因为厌恶学习,中学上到二年级,就在家了,整天没事干,跑到镇上网吧里上网,玩游戏。

这孩子真是个大美人,天生的手指纤细而柔软,手臂白皙而圆润,一头乌黑的头发,两鬓蝉翼般的薄发,加上那说笑不笑自来笑,说看不看飞媚眼的面部表情,对于男人来说,足够勾魂挟魄的了。见了翠妃。不管你是什么样的男人,看她一眼,就会三天三夜不入睡。也许这就是古人说的“倾国倾城”吧。

因为她白,有人还给她送个外号“晒不黑”,因为她的天生丽质,的确少见,谁又给她送个外号“赛西施”。马三喜看着女儿一天天地长大了,心里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苦衷——他不知道在现在这个社会里,女孩长得漂亮了是福还是祸。于是,他就和妻子刘菊莲一块,到距他家十里路的贾家庄,找“神算”替女儿算了一卦,看看他的女儿这一生的运气,是好还是坏。你想想那些无稽之谈的算命先生,哪个不比猴还精啊,他绝对不会说“红颜薄命,招惹是非,女人长得好了是祸不是福”。

马三喜给那个算命先生介绍了他的女儿的年龄、出生时间,连名字都要给算命先生说一说。那个“神算”闭着眼睛想了一会儿说:“根据你说的情况,你这个女儿可是个有福的,这卦上说,女人怕丑不怕美,长相美了是富贵,看来你这个女儿是个聚宝盆,这话怎么说啊,哦,这叫着金屋藏娇大富贵,贫家小户养不起,放心吧,你这个女儿命里注定是富贵,这个谁也抢不走,夺不跑,将来你要是乐意和女儿住在一起,你不会没有福享,若是不乐意住到女儿家,你的日子也会过得去。”

马三喜听到这里说:“哦,我明白了,不用往下算了。”

“神算”嗯了一声说:“你明白啥了,我的话还没说完,你就明白了,你给我说说,你到底明白的是啥?”

马三喜尴尬的笑笑说:“我是瞎猜的,我想的是将来女儿会嫁给有钱的人,我们两口子老了,爬围不动了,住到女儿家就会享福,如果,不愿意住在女儿家,我老了还会过着我现在这样的日子……”

马三喜的话还没有说完,“神算”急忙说:“你不用说了,你已经明白了,可是,你女儿的婚姻可是有点不顺……”

“不顺,那怎么办?”马三喜和他的妻子立刻紧张起来。

“有办法,要是没办法解决,还要俺这算命的干啥?”

“好好……我听你说的,你接着还往下算……”

“这回你得先抽个签,然后,根据这个签我在给你说……”“神算”那诡谲的表情,真让人感到他是一个不寻常的人。

“抽个签得多少钱?”马三喜不免慌了起来,平时他就怕有人给他提出要钱的事。要知道,老实巴交的农民,不出去打工,不卖粮食,从哪里会弄来钱啊。

“你呀,生就的守财奴,有钱也不知道往哪里花。”“神算”挑逗马三喜说。

“好好,那我就抽个签。”

“说好了啊,你要抽个签。”

“嗯!”马三喜无可奈何,惴惴不安地说。

这时候,“神算”走到他的内室,拿出来一个土黄色的签筒,然后,装模作样的晃了几下,把签筒伸到马三喜的脸前说:“抽吧,祝你好运……”于是,马三喜不情愿的从那个土黄色的签筒里抽出一个竹签儿,而后,递给了“神算”。

“哈哈哈……你真是有福之人呀,这是一个头等好签,大红的签啊,这回你得破费了,你要走好运,我这当先生的也得沾上一点光啊。”

“神算”这么一说,马三喜看看妻子刘菊莲的眼神,正好和妻子的眼神碰在一块儿,马上转头看先生说什么。唉,人先生不先开口,就是等着你马三喜说话哩。大约有两三分钟的时间,马三喜和刘菊莲没说话,算命先生眼珠子咕噜咕噜直打转,眼珠子转得受不了了,算命先生只好开口了:“说说我能占你多少光吧?”

“先生,还是你先说吧,对这个我也不大懂。”马三喜心口跳得很厉害,暗想:先生你可别敲我的竹杠啊。

“神算”没有说话,突然伸出一个指头。

“就抽个签,你就会要一百啊?”马三喜坐不住了。

“一百?一千!这还是最少的,人家有钱的抽到这种红头签,不要我说,就拿一万,啪的一声,甩在桌子上,然后,继续算。”算命先生那个掷地有声,严肃而认真的话,弄得马三喜哭笑不得。这时候,妻子刘菊莲拉了一下马三喜的衣角,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马三喜先出去,然后她在出去,商量商量这件事儿。马三喜虽然平时不爱说话,但也不是个糊涂蛋,就给先生说了一句:“我上个厕所。”算命先生点点头,用手往东指了一下,意思是说厕所在他住的房子东边。

马三喜出去了,刘菊莲什么也没说,突然站起来,也出去了。“神算”算别的不准,这一回没咋算,就知道这两口子出去商量拿钱的事去了。

“你带多少钱?”妻子问丈夫。

“五百。”马三喜苦楚着脸说。

“那盏怎么办呀?”妻子有点焦急不安了。

“唉,这个算命的,心狠手毒,我看是敲咱的竹杠哩。”人啊,不该愁时,想愁也不会愁;该愁时,不乡愁也得愁。最后两口子决定,把这伍佰先给他,然后写个欠条,下面的卦不算了。

“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只拿五百块钱……”马三喜愁苦脸上布满了乌云。

“唉,这算卦可不许少给钱啊,如果你心不诚,爱那几个小钱儿,这卦可是没法算了。”“神算”狮子大张嘴,马三喜急得直摇头。

“俺没说不给你钱,是说这回带的钱不够,回去就把那五百送过来。”马三喜的妻子终于开口了。说话之间,马三喜从内衣里摸索了好大一会儿,才摸出来那五百块人民币,然后上过初中的妻子刘菊莲要给“神算”写欠条,可是,眼下没有笔,也没有纸,这该怎么写啊。“神算”看出了两个人的确拿不出那五百元了,再说,算卦写欠条这样的事儿,让外人知道了,名声也不好听,于是,就顺水推舟说:“给钱不给钱都行,只要你的心诚就行了,我今天就收你五百元,那五百元就不要了,要是还让我算,我免费给你们算卦。”这时候,算命先生慷慨大方起来。

“不、不、不,我们不算了,不、不算了。”马三喜紧张得说话嘴也不随活了。马三喜把那五百元钱给了算命先生以后,两口子站起来就往外走。

“唉,唉……这卦还没有算完呢,您咋就走了?”算命先生本来想落个好名声,没钱也给他瞎咧咧几句,自己只是动动嘴皮子,让他们也领个人情,可是,人家不算了,神算只好说了句客气话:“乡里乡亲的,不是遇到事儿,谁会这么着急来算卦呀,既然你们不算了,你女儿终身大事儿还没有算完,破灾还没有破呢!”

“不、不破了。”马三喜说。就这样两口子离开了贾家庄。


6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大闲人 2018-4-11 07:58
欣赏佳作,问候朋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