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飘ping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617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指上桃花乱

热度 5已有 22 次阅读2018-12-26 18:51 |个人分类:淡淡清欢|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一】、
  有些场景必定会与喧嚣的尘世格格不入,譬如我看见她时,她正穿着一件淡紫色的小礼服在酒吧的小舞台上娴熟地弹奏着一曲经典的《夜曲》,行云流水般的音符从她的指尖倾泻出来,婉转,质朴,浑然,她的身边,是往来嘈杂的人群,扎堆闲聊的,默默玩弄手中酒杯的,以及打扮冷艳的女子穿梭着的嘻嘻哈哈的笑声。
  酒吧,新开业,热闹也喧哗,几乎没有人认真地听完其中的一曲,偶尔竖起耳朵倾听的几个,也只是讶异地看了一会儿,便低下头喝酒或者闲聊了。我有些惋惜,眼前的场景如此不合时宜,她若是换一个地方弹奏,悠静的咖啡厅,落地长窗的别墅,或者干脆流光溢彩的舞台,那会有多少人沉醉其中呢?呆呆地看了一会儿,叹息着,想转身离开,突然瞥见她弹琴的手指优雅而灵动地上下翻飞着,涂了蔻丹的指甲在黑白琴键的上方分外抢眼,如同湛蓝的天空打了蜡,锃光瓦亮,漂亮极了。那一刻,我的脑海里突然浮起元代诗人杨维桢的一句:弹铮乱落桃花瓣,那纷纷扬扬落下的花瓣不是桃花,而是女子弹琴时上上下下飞舞着的手指甲。
  其实在指甲上涂上蔻丹并不新鲜,相反,我所接触的女子当中大有人在。那时候,我想我也是喜欢涂涂抹抹的,不管颜色如何,艳红,冷黑,新绿,瓦蓝都好,它不仅可以生动地表述一个女子的妩媚和风情,更可以让她在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尽情地展示出一份笃定和优雅,《倾城之恋》里也有描述,“靠着栏杆,远远地拣了一个桌子坐下,一只手闲闲搁在椅背上,指甲上涂着银色蔻丹”,只这几句,流苏的形象已经跃然纸上。
  看着她纤纤十指上的一抹嫣红在眼前流动,有些思绪竟开始远了起来,想起有一日去寻访旧友,也曾有过某些相似的场景。夏的阳光肆虐,午后的庭院寂静,蝉鸣便开始清脆了许多,院门微阖,我推门入。院子一隅的桂树正蓊郁,树下的石桌上一字排开多瓶颜色各异的指甲油,桌旁,她正小心翼翼地涂着指甲,好象漫不经心,又分明全神贯注。看到我,她惊讶地唤了一声,小心地抬起未干的手指甲,一边招呼我坐,一边直问我好不好看,好不好看,那样子,如同情窦初开。我看着,时光倏地开始缓慢起来,她的手指甲,仿佛染了时光的印,分外地艳,而她就这样独坐在浓荫的树下,慢悠悠地涂着,悠闲得好象一阕宋词,才感觉隔着天涯,片刻之间,已经涉水而来。
  阑珊打理指甲,百般呵护着也把日子调理得悠然妥帖,这样有多美好?其实是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诗经》里便这样形容着女子的美丽,如果恰好有白皙的手,属于手指甲的方寸之地上又有了各种颜色,或者干脆是朵朵梅花,翩翩蝶舞,或点点繁星,我如何才能不说这样的修饰不是锦上添花?
  
  【二】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经年的记忆一旦提及,便如水流般牵了愁惹了恨,关于蔻丹和美甲,我自然想到的是盛夏,祖母,以及凤仙花。
  那是多久远之前的事情呢?时光转眼就老了,记忆开始泛黄,有了岁月的尘霜。
  “曲阑凤子花开后,捣入金盆瘦。银甲暂教除,染上春纤,一夜深红透。绛点轻襦笼翠袖,数颗相思豆。晓起试新妆,画到眉弯,红雨春心逗。”十一二岁初读陆琇卿的《醉花阴》时,只想着词里说的“去采了曲阑里的凤仙花捣碎了染指甲,一夜之间素指红透”,凤仙花是什么花呢,它怎么如此神奇,怎么可以让指甲一夜之间开始嫣红起来,如此美丽?而后来写的景致又有多美好啊:点点深红映着翠绿的衣袖,仿佛镶嵌了一颗一颗的相思豆,晨起梳妆,手执青黛描眉,只看见眉山目水间几点乱红。小孩子的心事,也总会在片刻之间便开始百转千洄起来,那时候只想着,若我也染红了指甲,会怎样,会很美吗?
  盛夏的黄昏,阳光还有些跋扈,连风吹来也是热的,我缠着刚收拾好厨房的祖母,问她什么是凤仙花,哪里有,我说也要染指甲。祖母哪拗得过我,便笑着迈着她的小脚领我走向院子,指着院落墙根一大片的花,说,那就是凤仙花,也叫指甲花。
  原来就是指甲花。仿佛久别重逢的恋人,我近前看着它,它那么小小的,一朵一朵,紧紧地开在绿色的花枝中间,一层又一层,好象小小的金凤落在枝头,又好象飞倦了的蝴蝶轻轻地停歇着。一大片的指甲花颜色也多,红的,粉的,紫的,又清凉又艳丽,连花香也是浓郁的扑鼻的。小时候日日与它为伴,却不知道这花可以染指甲,呆呆地惊奇着。转身,看见祖母脸上慈祥的笑,祖母一定猜透了我的心事吧,我听见她对我说,我给你染指甲吧。
  眼巴巴地跟在祖母身后看她为我准备染指甲的过程是漫长的,有些迫不及待,但一想起第二天早上便有嫣红的指甲,再繁琐也极力忍着。摘花,洗净,放入石臼,加盐,捣烂,祖母那么细心地一步一步做着,然后,她将糊状的花泥小心地敷在我的十个指甲上,一边找了麻叶和细线像裹粽子一样缠好裹好,一边吩咐我晚上睡觉时候要小心。裹了叶子的手指开始不方便起来,别说夏天的晚上蚊子有些肆虐,痒了无法去挠,最煎熬的还是等待,为什么要等天亮了才好呢?什么时候才天亮啊?如果睡觉时候不老实,把裹好的指甲花弄散了怎么办,高高举起手指好不好?
  想不起来那一晚我有多辗转反侧,只隐约记得第二天天一亮我就起来迫不及待地拆叶子,小心翼翼地取指甲花泥,艳红的指甲瞬间便落入了眼里。那一刻,我满心欢喜,看着,笑着,像别的孩子一样一蹦三尺高。
  这样的经历,后来也有过几次,用凤仙花染指甲的方法虽然原始笨拙,但染好的指甲里却曾经有过我最欢喜的心情,之后,祖母再没有为我染过指甲,如同有些年月,一去不返。
  
  【三】
  前些天回家,院子里的凤仙花正如火如荼地开着,淡淡的紫色,艳丽而喧闹。我并不知道我的院子里至今还种着凤仙花,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还有人去摘了捣碎染指甲,一如当年的我那样,满怀着新奇,满盈了欢喜。看着,只看着,旧时光漫漫而来。
  不远处,祖母坐在深深的藤椅里,她的身子已经大不如前,听力下降不说,连视线也开始模糊,我在花前站了那么久她也认不出来,还眯着眼盯着我大声问我是谁。我看了看凤仙花,再看祖母,原来,这世间再也没有一个日子,可以让她会如我年少时候那样喜滋滋地为我摘花染指甲了,花开正好,我的心里,只有苍凉的暖意。
  才知道,“金盘和露捣仙葩,解使纤纤玉有暇”的年月终于远去了。
  可是追溯起来,爱美的女子却始终没有疏离过指甲,不是吗,不止我们会随意地买一两瓶指甲油放在家里适时地涂涂抹抹,现在看到的影视剧里也一直有女子蓄甲染甲的镜头,百度一下,古今中外都有它的痕迹,譬如红楼中病重的晴雯将自己的长指甲咬断送给宝玉;很多清代妇女的画像、照片里,都可以看到金属制成,样式华丽的指甲套……
  经过谷水路,漫不经心地看街景和一间一间的店铺,发现这条路以美发和美甲为主,“伟琴”美甲店是其中最大的一间。店外是缤纷时尚的指甲招牌,店内常常很拥挤,美甲师们和前来做指甲的年轻女顾客分坐在一张长桌的两侧,面对着面,美甲师们小心翼翼地托着顾客的手,细致地做着每一道工序:修饰指甲,选好颜色,精细涂抹,保养指甲。才知道小小的一片指甲,对于一个专业的美甲师来说就是一方天地,大有文章可做,在这里,她不仅仅只修饰着指甲,保养着指甲,她更是一个绘画高手,她会力求把自己的技艺和创意发挥得淋漓尽致;你看,她懂得颜色的搭配,她追随着时尚的步伐,她依据顾客的喜好、肤色、衣着,绘一幅只属于这个顾客一个人的图画,朵朵花儿,闪闪星星,或茵茵绿草,什么都有,小小的一片指甲,是她驰骋想象的天地。
  找空也去染了指甲,这一次,我只挑了淡淡的粉色,配以隐隐亮片,简约又健康。我看着师傅为我慢慢地修整,慢慢的涂第一层,再涂第二层,整个过程宁静而温馨,才知道这哪里是在染指甲呢,它分明是在染一种怡然的心情。
  看着修饰好的指甲,我想起很多,祖母的凤仙花,弹琴的纤纤十指,以及年年乐此不疲染指甲的女子,原来时光的长河里,始终有爱美的女子在轻描一幅指上桃花乱。
5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