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神吹冲壳子 http://www.wxbkw.com/?2486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所有作品,纯属原创,也纯属虚构,期望大家光顾并留言切磋。

日志

回到久别的故乡

热度 7已有 44 次阅读2018-11-17 09:57 |系统分类:情感驿站


         她说她在博客里认识了我,很希望见我一面,有一个深藏几十年的故事想要告诉我,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希望把这个故事讲出来,让大家来记住这个岁月留下的痕迹,我的,不,是我们这一代人的青春痕迹,博客上留言十分诚恳,希望有我的电话号码,希望我们见面,我同意了,留下了我的电话号码,她电话约我在茶馆见面,我们见面了。

    见面这天,天气作美,太阳格外的艳,深冬的成都,有这样的太阳,老南门大桥下的露天茶铺茶客座无虚席,甚至老板不断加临时茶桌椅还是不能满足,我是这里的常客,我很早便抢占了一个靠河边又能晒太阳的位置,还好,我只比她早到十来分钟,她出现了,我们一通电话便认识了对方,相视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她坐下后自我介绍她叫寒夜,今年整70岁,退休多年,老伴去世得早,孩子成家单过,我老太婆一个挺自在,爱好文艺,我是我们老年乐器合奏团的二胡独奏手,打发时光,每天很忙,也很充实。

    我打量着座在面前的这个老太婆,中等个子,穿一件大红色中长羽绒服,下穿一条宽松老棉裤,一双织贡布老式棉鞋,早已斑白的头发和刻满岁月脸庞,人还算十分精神,她介绍今年70岁。

    我吃惊,我诧异,70岁的人了,还钟情网络,还要刻录曾经的往事,难得,难得,我从心里佩服这位大姐。

    喝了一会茶,彼此消除了生疏,她开始讲她的故事。

    这故事得从50年多前说起。

    记得那年我在西昌下火车后,坐了几个小时的汽车,又坐了几个小时的马车才到我们公社的,我们公社是全县最偏僻的一个公社,地处山区,也是最穷的公社,我安置的那矮矮的茅屋就搭建在山腰上,没水,没电,没路,大队带队干部说茅屋刚修好没多久,你就将就将就吧,屋里就一间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一间床一床棉被和一张桌子,然后就是几把日用的农俱,房后就是厨房和茅房,没电灯,点煤油灯,我这知青的日子,就这么开始了,我这一来就四年再也没有回过成都。

     四年后的今天,我要离开这里回成都了。

     当然高兴万分,这个陪伴我度过青春四年的小山村,即恨又留恋,五味杂生,齐湧心头。恨,是这里夺走了我宝贵的四年青春,留恋是她必然养育了我四年,还有那朴实的农民,在我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候,他们给我力量,还无私的帮助我,我知恩,我也懂得回报,我这一走,病退手续基本办妥,恐怕今生今世再也回不到这地方来了。

     记得我到这里就拉去参加了修铁路大军,把铁路修到了公社我也贡献了两年的青春呵,今天我要高兴的哼着当年的歌:“铁路修到了凉山下,知青的心里乐开了花,故乡和家乡一线牵,一条铁路通达我的家......”,回到阔别多年的成都。

     火车通了,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方便,也给这偏僻山村带来了生机和希望。
     我挎一个军挎包,一个麻布袋装上了自己全部的家当,把钱装在牛皮信封里面,写上XX托付XX带给XXX等字样,这样就有托词了,留了几角钱在身上,就来到了火车站。

     我没钱买火车票,也没有买票就上了车,这在当年的知青中是普遍现象,我知道这要有几分心理准备,查票和被赶下火车的后果,可我的确身就这么一点钱,舍不得花去买火车票,没关系,也许不查票,我自己给自己打气壮胆,也幻想会遇见一个疼女知青的列车员,唉,管它的,不想了,反正没钱没票也要回成都。

     车厢里人不多, 找了个空位置坐下,由于是晚上,很多旅客还处在半梦半醒状态中。
     我知道知青坐火车很少主动买车票,一是因为穷,二是列车员怕知青,三就是列车员家里或亲戚中有知青缘故吧,说归说,想归想,毕竟没票心还是有几分虚,刚一落座心里就开始编故事了,心里如何对付查票如何躲避,知青中流传着的一套一套的办法,都像是过电影一样,在脑海里碰撞着,我开始在脑海里反复反复的背记着。
     列车里传来了一阵清脆美妙的口琴声,这口琴口技吹得太好了,一下就深深的吸引了我,不,这歌曲太熟悉了,太熟悉了,我彻底被这口琴声迷住了,我循声望去,原来是第一排靠窗的一个小伙子在吹奏,他一定是知青,只有知青才吹奏这《成都知青之歌》,知青们都熟悉都能唱,歌词写下了知青们的心酸苦辣,歌词崔人泪下:

         望断蓉城,

            不见妈妈的慈颜,

                更残漏尽,

                    难耐衣食寒,

                       往日的欢乐,

                           方显出眼前的孤单,

                              梦魂何处去,

                                  空有泪涟涟,

                                     几时才能回成都,

                                         妈妈呀,

                                             几时才能回到故乡的家园,

                                                  那滔滔的锦江水,

                                                      那壮丽的人民南路,

                                                          依旧是当年的情景,

                                                              那篱边的雏菊,

                                                                  空阶的落叶,

                                                                      依旧是当年的庭院,

                                                                         只有你的女儿哟,

                                                                             妈妈啊,

                                                                                 已陷入绝望的深渊,

                                                                                      在忍受着无尽的摧残!

        这口琴声,这歌词,催人泪下,让我两眼泪汪汪,整个车厢里也变得十分静寂,只有那轰隆轰隆有节奏的铁轨的碾压声穿插进这口琴声中。

     列车员高声叫着:“泸沽车站到了”。

     列车员的这一高声叫,把整个车厢弄沸腾了,下车的人们开始取行李准备下车了。

     这叫声把我从这口琴声中惊醒,我的心情一下子紧张起来,不过一会我又平静了下来,这又不是查票,干嘛紧张呢?再说我有县安办的知青回城治病证明,这个亮给列车员看,这是取得同情筹码,自已安慰自已也就安心多了。

     火车又启动了,这时候车上的人又恢复了安静。

     火车离开站不一会,车厢里的旅客一阵骚动,有旅客在向后车厢跑,当我反应过来时,列车员已把握住了车厢两头入口, 列车员开始查票了,当查到我时,我首先 出示了证明,然后诉说自己的困难,说到伤心之处眼泪忍不住哗哗的掉下来,希望博得到了他们的同情。但是检查人员们实在是不甘心,开始检查我的随身物品,挎包被他们翻了一个低朝天,这一下包里面的东西都藏不住了,里面有一盒[百雀羚],因为西昌地区气候干燥,大家都在用,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在不应该出现的地方出现了。一位列车员大声说;没有钱你还有这个,我忍不住,噗嗤一声大笑起来。这一笑还真的有效果啊!只见他们耳语一阵,态度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安抚我叫我坐在原地,不要换地方。

     他们一边耳语 一边继续他们的工作,旁边有人悄悄的告诉我;他们说你的精神不正常。
     啊!啊!只要不叫我补票说我什么都不要紧。

     我的心慢慢平静下来,家离我越来越近了。
     终于到成都了,我背上行李下了火车, 带着一种复杂心情, 回头看看停在铁道上的火车,因为我没车票,我不敢走旅客通道,我从列车员通勤道出了车站,出了车站我 心里大声呼喊着,故乡我回来了,故乡我回来了。

     她讲完了她的故事,两眼角还湿漉漉的挂着泪珠,她希望我帮她把这故事写出来,让我们这代人记住我们这些接受再教育的知青们,我答应了她。

 

 

7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大闲人 2018-11-19 08:44
欣赏佳作,问候朋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