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杨友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99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黄雀与“黄雀抽笺”(散文)

热度 7已有 27 次阅读2018-4-13 07:54 |个人分类:散文随笔|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黄雀与“黄雀抽笺”

           杨友

 

1989年我在县文化部门工作,时值初冬,我和另外两名同事到巫岩乡了解乡村春节文化活动计划情况。那天,正赶上巫岩乡政府所在地集日,我走进乡政府大院时,正巧王乡长手提一只做工简陋的鸟笼,带着一个十多岁的男孩从外边走进来,后边跟着好多人。

王乡长见了我一本正经地说:“你这位不速之客,来之前也不打个招呼……”我说:“就咱俩这比芝麻粒还小好几圈儿的官毛毛,打什么招呼?”王乡长笑了:“进屋吧,有指示你就宣读。”

王乡长拉着我进了他的办公室,那个小男孩也跟着进来了。院子里有五六个赶集的人嘀嘀咕咕地说这男孩是王乡长在集市上捉住的一个骗子,带到乡政府审问来了……

王乡长把鸟笼放到办公桌上,这时候我才发现鸟笼里有一只黄雀。黄雀是老家常见的一种鸟儿,体形较小,头部与翅翎为黑色,全身羽毛以嫩黄色为主基调,故名“黄雀”。我从小生在山里又在山里长大,对黄雀并不陌生。听老人们讲,过去南方有人利用黄雀的灵性,训练黄雀代人“抽笺”,“黄雀抽笺”作为一种算命谋生的手段在民间流行,听来颇感神奇。

王乡长一边跟我聊,两眼望着小男孩说:“你是哪里人?今年几岁了?”

小男孩说今年十岁,老家是安徽。王乡长又问道:“这黄雀算命是谁教你的?”男孩说是他爷爷教的。王乡长说:“黄雀真会算命?表演表演,就给我抽一笺吧。”

小男孩拿出一叠纸笺,双手把纸笺前后倒了一阵,然后又把纸笺排成扇状放在鸟笼门口,那黄雀猛地跳过来,在扇状纸笺中啄几下,最后叼岀一支笺送到男孩手上。男孩取过纸笺递给王乡长:“叔叔,你看看吧,大吉大利……”

王乡长将纸笺展开,上面写一个大红喜字,下面还有几句笺语:“官运亨通,财源广进。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王乡长哈哈大笑道:“你这么小的年纪,就玩这套把戏?用不了几年你就是个大的骗子!哼,骗人的工具全部没收!”

小男孩一听就呜呜咽咽地哭了,说家里穷,没粮吃没钱花,爸爸妈妈叫他岀来讨碗饭,爷爷亲自把自己干了一辈子的手艺和训好的一只黄雀、“命笺”全给了他,让小孙子周游天下混口饭吃……

我跟王乡长曾经是同事,又是很合得来的好哥儿们。他这人性格耿直、火暴,在工作上也特别认真。我伸出手悄悄地在王乡长的腰上捅了两下,然后把他拉到另一间屋子里。我压低嗓音说:“老王,你这个大乡长没事儿干了吧?十岁的孩子,孤零零地远离家乡几千里,你砸了他的饭碗,还让他活不?”

“啊?”王乡长一听,愣了,“是……是呀!我这个一乡之长整天东跑西颠,忙得焦头烂额,‘催粮要款,打狗刨坟,刮宫引产,半夜敲门’(抓孕妇),连基国策都没抓好,怎么管起这孩子玩黄雀来了?唉,唉,我,我纯粹是个糊涂官儿……”王乡长一边用拳头敲自己额头,顺手从衣兜里掏出10元钱连同鸟笼递给了小男孩:“你,走吧……”

小男孩接过钱和鸟笼,走出大门外又转过头倚在墙角,也许因为天气很冷,单薄的双肩颤颤地抖。

王乡长默默地站在办公室门口张望,眼里有泪……

(载《河北农民报》)

 

7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大闲人 2018-4-13 08:16
欣赏佳作,问候朋友
回复 杨友 2018-4-17 08:56
谢谢南悃朋友
回复 杨友 2018-4-23 08:39
问好各好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