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流风摄制中心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1848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写作。摄影。

日志

诗化小说的经典

热度 5已有 113 次阅读2020-8-25 15:06 |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诗化小说的经典

                 

 ——读《永远的蝴蝶》


《永远的蝴蝶》是台湾作家陈启佑的名作,这是一篇经典的诗化微小说,全文不到五百字,读起来

如咀橄榄,回味无尽。


小说的故事情节很简单,那个雨天的黄昏,未婚妻樱子撑伞过街道,为我去发写给南方母亲的信,结果遭遇车


祸,樱子永远地离开了我。


小说推陈出新,避实就虚,一反通常的叙事小说实写法,有意淡化情节,浓墨着重于与故事发生相对应的自然景


物上——湿湿的雨、清冷的街道、茫然的骑楼、白色的风衣,并对此倾注无限情感,一咏三叹。


于是,这些有特点的景物在全篇就如云似雾缠绵绕织,烘托着一只在夜晚缓缓飘落的白色蝴蝶,组成了一幅令人


不禁使人愀心又教人难忘的凄美画图。


艺术需要想象,也需要避实就虚。


将樱子的突然离去,幻化成一只美丽的白色蝴蝶,轻轻地缓缓地飘落——


永远的蝴蝶就这样震颤地煽动着美丽的翅膀,牵引读者越过眼前车祸的悲惨现实,走向更深更凄美的情感空间,一


刹那,主人公我的未婚妻樱子的形象遂成永恒!


                                                                                       2020.8.23于家园艺苑

 

永远的蝴蝶原文

 

那时候刚好下着雨,柏油路面湿冷冷的,还闪烁着青、黄、红颜色的灯火。我们就在骑楼下躲雨,看绿色的邮筒孤独地站在街的对面。我白色的风衣的大口袋里有一封要寄给南部母亲的信。
樱子说她可以撑伞过去帮我寄信。我默默点头,把信交给她。
"
谁叫我们只带来一把小伞哪。"她微笑着说,一面撑起伞,准备过马路去帮我寄信。从她伞骨渗下来的小雨点溅在我眼镜玻璃上。
随着一声尖的煞车声,樱子的一生轻轻地飞了起来,缓缓地,飘落在湿冷的街面上,好像一只夜晚的蝴蝶。
虽然是春天,好像已经是秋深了。
她只是过马路帮我去寄信。这简单的动作,却要叫我终身难忘了。我缓缓睁开眼,茫然站在骑楼下,眼里裹着滚烫的泪水。世上所有的车子都停了下来,人潮涌向马路中央。没有人知道那躺在街面的,就是我的蝴蝶。这时她只离我五公尺,就是那么遥远。更大的雨点溅在我的眼镜上,溅到我的生命里来。
为什么呢?只带一把雨伞?
然而我又看到樱子穿着白色的风衣,撑着伞,静静地过马路了。她是要帮我寄信的,那,那是一封写给在南部的母亲的信,我茫然站在骑楼下,我又看到永远的樱子走到街心。其实雨下得并不大,却是一生一世中最大的一场雨。而那封信是这样写的,年轻的樱子知不知道呢?


"
妈,我打算在下个月和樱子结婚。"

5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poker 2020-8-25 15:12
"妈,我打算在下个月和樱子结婚。"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