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西杨李十子百孙血案记事  

标签: 暂无标签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博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西杨李村十子百孙血案记事
张海珍
                       
                        第一 章    贤相回章家

西杨李村的令狐家族自元帝国时代基础就已经相当不错了。到了明初由于朱元璋吸取了元朝覆灭的残痛的教训,在他执政期间实行了一系列比较宽松的经济政策,当时在万泉县西杨李村令狐家族很快地繁荣起来。那时他们家族已发展到三百余口人,在一万多口人的村子里算是最高权利的家族了。后来吴文远生了十个儿子分别是:广德、广思、广善、广孝、广义、广才、广耀、广祖、广荣、广勇。在朱元璋破元期间,文远帅十子征战数年屡建奇功深得朱元璋厚爱。明建立后文远为一品大员执掌朝政,官居相位。其余十子也在各省及军内享有要职。
由于皇上贤能,天下非常太平,百姓安居乐业,所以朝廷的事很快就处理完了。文远每年都可以回家探亲一次。腊月二十三他就可以从京城出发,沿途各省都用快马和强将护送,所以除夕前一天就到家了。
令狐文远进士出身,自幼父母管教很严而且文武兼顾聪慧异常。他长得身材高大,眉清目秀一表人才。媳妇吴云秀也是皇甫村望族吴氏之女。生得美貌非常略通文墨十分贤德。她为文远生了十个儿子,个个英俊,唯十子广勇顽劣异常行为怪癖,常常惹得父母生气。
可是文远之母钱氏十分疼爱,文远又是个孝子,由于母亲惯养也不便十分管束。
文远官德极为高尚,在朝侍奉皇上十分勤勉,而且廉洁奉公为国效力从不结党营私舞弊朝政。有人说:历来忠孝不能两全但在文远看来其不然。他把两件大事都做得十分完美。每年腊月二十三他向皇上请假回家探母,皇上念他十分孝贤答应非常慷慨并施金银,还在朝堂表彰:他忠孝尽善,天下之楷模励百官尽效之。
文远在朝官位十分显赫,全国各地官员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沿途各省早就打探尊相回乡的时间,安排驿馆设宴招待,豪轿华车兵护官迎。谁知文远早就派人通报沿途:不得设宴,不得官迎,只须强将两名护送即可,违者严惩不贷。所以相爷回乡一路都是静悄悄的,只有主要官员知道并不露面。文远车轿进入本地乡土离本村还有五里之遥他就命人停车歇马,自己亲将官带卸掉,把妻子做的布鞋穿上,母亲缝的布衣戴好步行回村,真像个做庄家的农民似的。其他随员也都如此。他们一路谈笑风生非常快乐,绝不像朝员回家的样子。进村如见长辈皆躬身跪礼,平辈作揖称谢。他对他的随员们常说:“父母为天,乡土为大,官大不压乡,位高不欺俚。”这时他看见村边有一老妇白发苍苍,眼睛昏花倚杖而立。文远认出来原是本家的婶娘,年近八十高龄便急忙跪下磕头大声道:“老婶子,儿子文远回家看望您老人家来了。”老人急忙扶他起来从头到脚把他仔细看了一遍笑道:“我的儿,你怎么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叫花子似的,让我都认不出来了,这哪里还像个朝廷的大官。”文选笑道:“我的老婶子,儿子回来就不是官了。”老妇惊呼道:“怎么?皇上把你的官撤了!”随员笑道:“老人家,不会的,皇上怎么会撤他的官呀?相爷刚刚脱掉官服,他要布衣行走,这样方便些。”老人含泪道:“文远自小孝敬老人,尊爱乡里,真难为他了!”文远也非常感动,笑道:“儿子回家就是来侍候您老人家的。走吧,跟我回家去。”老人叹道:“你婶子已经没有家了。”说着便哭了起来。文远看着老人可怜便扶着她回到自己家里。
文远回到家里先到上房见过母亲钱氏,便坐在母亲身边问寒问暖,说东道西的拉拉家常。因问道:“今天婶娘如何站在路旁孤身一人,看样子十分可怜,她家里究竟怎么样了?”母亲叹道:“她也不是你亲婶子,不过倒是怪可怜的!只是她那儿子二虎也太不像话,每天只知吃喝嫖赌,把好好的一份家业快糟蹋完了,你婶子也管不了,才落得这样下场。幸好我常常接济她些才勉强支撑着。”文远笑道:“我就知道母亲心善不会不管,要不我今天也不会把婶娘领到咱们家里来。明天让我把她儿子叫到咱们家里来好好教训一顿。”母亲笑道:“文远,这大可不必。你虽为朝廷命官,但家事还轮不到你管。”文远笑道:“此话差矣!官管朝政,但孝为德政也是天下一件大事岂能不管。看我明天如何收拾这小子。”
母子俩说了半天,钱氏见天色已晚,见儿子还赖着不走便催道:“赶快回你房间去吧,别在这里唠叨啦。”文远笑道:“母亲,我们一年都没见面自然有说不完的话,这会怎么偏要撵我走呀?”母亲道:“已经唠叨了半天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回你房间去吧,别让秀云一个人在屋里待着。你们俩自然还有很多话要说。”文远笑道:“母亲真会说笑话,我们已经是半百五十的人了,岂有贪妻不孝母的道理。让我再陪母亲一会吧。”钱氏忽然不高兴起来说:“孝而有度,妻恋之恩也是人之常情,不必了,赶快走吧,我也累了。”说着便命人将文远送走。儿子没法便回到自己房里。夫妻一年未见自然非常恩爱,一宿晚景不必细述。
第二天文远命人把老婶娘的儿子二虎找来。这二虎比文远小十岁。平时吃喝嫖赌不务正业哪里懂得什么礼义廉耻,并不把文远这个兄长放在心上,何况又是远房本家,平日各过各的光景,你管你的朝政,我吃喝嫖赌管你屁事。听说文远叫他心里很不高兴,进门面带不悦之色。文远仍旧以礼相待,乃劝道:“兄弟,我虽不才但总比你大几岁年纪,又在朝堂做事,更懂天下以德孝为先。听说你在乡里不务正业,将一份很好的家业挥霍一空,害的老母赡养不善。你可知道这是天下最大的不孝吗?”二虎很不服气瞪着两眼道:“文远,你虽为朝廷命官只理你的朝政,怎么也管起我的家事来了?你的手也伸的太长了吧!”文远一听此言早气的怒发冲冠,便大声喝道:“大胆!二虎你也知道我平时最嫉恨的就是忤逆不孝。如今老人养你这么个儿子还不如养只犬!”二虎冷笑道:“大哥,我今天就是不如一只犬你便怎样?”文远恼怒非常立刻将桌子一拍大声喝道:“我今天就是要教训教训你!”说着喊道:“来人!拉出去给我狠狠地打!”二虎正要顽抗,他哪里是宰相身边卫士的对手,早被捆绑起来在后院被打得遍体鳞伤,关进家牢。第二天文远于心不忍又来到家牢探问:“今后还敢挥霍家产忤逆不孝么?”二虎连连磕头哭道:“弟再也不敢了。今后一定要孝敬老娘赡养她老人家,请大哥饶了我吧!”文远道:“过几天我又要赴任,我走后你必须听我们杨管家的话,稍有怠慢定有家法惩治。”二虎答道:“小的记下了,今后再也不敢了!”文远又说:“家里如果接济不上先到我帐房去领,但不可靡弗更不可嫖赌,把老母侍候好,如果稍有差错我回来是不依的。”从此以后,二虎果真对母亲非常孝敬,也不吃喝嫖赌了。文远心里十分高兴。
除夕这一天文远很愿意到自己佃农家里看看,到百姓家里瞧瞧,到田间游一游,到村里转一转。这些让他看到了老百姓的生活状况,使他想到皇上的经济政策是否对发展生产有利。他把这些情况详细地记录下来,以便回朝后和皇上及大臣们研究政策时参考。他在本地也有几百顷耕地,佃农三百多户,经过询问如果今年收成不好,他就回来和管家商量把地租减去一些,如果收成甚好那就不减了。所以很多老百姓都愿意种他的地。老百姓除纳租之外还经常给他们家送些野味各种果菜之类。
文远在巡视期间听说村里有个佃户名叫李旺曾租他十亩耕地,因父亲患病身亡,母亲又染重病长年卧床不起,为葬父和给母亲看病把家里的所有都花光了,粮也粜完了,膝下还有两男一女,眼看连锅都揭不开了。文远刚进门时就听见院内一片哭声。眼看明天就要过年了,锅里还没炊粥之米,便急忙进去一看真是惨不忍睹。全家六口挤在一个 土炕上,炕上只有一床破被,一页烂席,门窗破布挡帘,风吹进来十分寒冷。三个小孩裹在被窝里不敢出来。老母在旁呻吟落泪不止,妻子在灶前烧火,全家以野菜充饥,十分可怜。文远心想:自己身为国相,连自己脚下的寸土尚有这样的贫民,何况天子神州贫民何止千万。说着便用手托起李旺道:“你身为我令狐村民,让你的日子过得如此可怜,不但愧对当今圣上,又丢尽我们祖宗的颜面,更对不起我头上的这顶乌纱。你尽管放心,我回去立刻让管家给你送两石粮米,微银五十两,并免去今明两年的地租,今后好好服侍母亲把病看好,把房子收拾一下,抚养孩子长大成人。以后有什么困难尽管去找我的管家,我吩咐他,让他照顾你不会有误。”李旺全家十分感恩,天天在他家门口磕头烧香让神保佑他长寿百岁。
                     
快乐的家园

写了 2 篇文章,拥有财富 160,被 7 人关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B Color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快乐的家园 发表于 2019-10-28 15:39:54

孩子们的婚事

第二章  孩子们的婚事

文远的前六个儿子因年龄较大都在任上和别的官员联姻了。唯广耀、广祖、广英、广勇年龄尚小由祖母和母亲与别村的女子婚配了。正月初三文远的生日刚过,这四个儿子的未婚妻就由各自的媒人领着来到令狐家里相亲。老太太钱氏和孩子的母亲以及文远看了这四个未来的儿媳妇个个都很漂亮而且都来自富贵人家,教养也很不错心里十分喜欢,老太太命设宴招待。
这次相亲几位哥哥都十分满意,唯独十子广勇心里不乐。他的未婚妻名叫相里桂芳,出身四望村书香之家。父亲进士出身,对其女教养很严。桂芳自幼聪慧异常,琴棋书画无所不能,而且贤德孝敬,貌美如花。但其弱似浮柳,行如闲鹤,不惊不怪,不异不常。广勇性格豪放行为怪癖而且善舞枪棒,成天在校场训练那百十名武士。这些人都英勇无比,个个武艺高强,如娶上这么个媳妇实在不能匹配,因此心中闷闷不乐。午宴过后老太太让她们妯娌到花园游玩,四兄弟相陪。谁知广勇一出大门便直奔校场去了,让家人拉出一匹枣红骏马便提枪上马在校场练起武来。场上顿时一阵尘烟,加上马叫人呼,枪舞蹄踏,一将发怒如地动山摇。原来广勇此举是为了发泄腹中的闷气,把马累的浑身湿漉漉的,淌气如烟。这时只见一位绝色女子远远而来笑道:“十弟好枪法,马也骑得不错!”广勇一看原来是自己七兄未婚妻张玉萍前来观阵。她一边看他练武一边拍手叫绝,只叹惜过猛了些,再如此下去恐有折伤,便笑着喊出话来。刚才在宴席之上两人就四目相对,好像一见如故有些面熟似的。这其实也是同艺相识惺惺相惜的意思。刚才她在花园游玩,忽觉得马蹄震响,尘土飞扬。练武之人自然对沙场十分敏感便寻到校场来了。看到广勇如此身手十分羡慕。这时她也想到自己的未婚夫七子广耀只知读书不善武事,而且性格温和罕言寡语不似自己一流人物。心想:是不是月老将自己许错人了……正在胡思乱想只见广勇骑马来到她面前笑道:“玉萍嫂嫂谬讲了!难道嫂嫂也善骑射?”只见玉萍笑道:“略知一二,但和十弟比起来可就差远了。”广勇笑道:“这是嫂嫂谦虚不肯露相,如果愿意,不妨上马试试。”说着跳下马来将一杆枪交给她。玉萍笑道:“此马认生么?”广勇笑道:“不妨事,你只管来吧。”玉萍接过马的缰绳正要扳鞍上去,只见其马忽然暴跳如雷性情急躁起来,这是不愿意驮她。广勇急了直呵不止,怕马不训伤了玉萍心里十分着急,跟在她的身后急得团团转。只见玉萍回头向他笑道:“兄弟别急,烈马历来如此。如果第一次训不了它以后将永远骑不到它的背上去。你且看我如何训它。”说着便用一只手揪住马耳使劲往地下按。谁知她的气力还真的不错,一直将马头按得嘴都快挨着地了,马的前蹄始终抬不起来。这时她忽然大声呵斥,好像对它训话似的。广勇这时在她身边见其面带红晕,双目圆瞪似有恼怒之态,娇喘微微,香汗不至……正要帮她驯服此马忽见娇娘跃上马背加鞭而去······这一幕让广勇惊呆了。
张玉萍原是本地周家庄人。其父从军多年善使一根长矛,有张翼德之勇,张玉萍自然是将门之女了。她自幼跟父亲练武习棒,有一身好武艺。广勇见玉萍策马而去,便又骑了匹白马提刀追赶紧随其后。两人跑出离村五里多地便在一片山林面前停了下来。习武之人同艺相识觉得十分亲切,谈起练武之乐趣两人笑得十分快乐,谈起兵法之妙用两人十分投缘。这时两人顿生爱恋之情。广勇道:“敢问姐姐今年多大?”玉萍说:“年方二十。不知兄弟问这个干嘛?”广勇笑道:“小弟今年一十八岁。我想是不是把我们的父母把咱俩的婚姻弄错了。七哥文弱秀才却配了你这个文蹈武略的武将。我也好习枪棒却给我配了一个女秀才。你瞧这多不公平呀。我想和七哥调换一下,但不知你愿意不愿意。”玉萍笑道:“婚姻大事自古以来都是父母做主我们小的说了不算。”但广勇笑道:“不怕,你先说你愿意不愿意?你说呀!愿意就大声喊:说我愿意!反正玉萍我喜欢你。我要你嫁给我,我要你做我的媳妇。”听了这样的话玉萍的脸一下子就红了。那时的姑娘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广勇见她不说话就笑道:“不说就是同意了。”说完就把她抱在怀里还说:“现在还未成事实,等我回家先和奶奶说通慢慢再来不怕不成,只要你我同意即可。”说定两人才上马回家。这时已经过去几个时辰了,其他未婚妻和朋友都回去了,只玉萍远归未回,家人十分着急。文远见广勇回来十分生气,立即喝令:“家法侍候!”广勇害怕急往奶奶房中跑去。他知道只有奶奶能救他!
钱氏看见孙子像后面有猫追着的老鼠似的往她屋里钻,便急忙问:“孙儿,你怎么啦?什么事把你吓成这个样子?”广勇急道:“奶奶!快来救我!父亲要打我!”说着便扑在奶奶的怀里哭了起来。钱氏听了摸着他的头问道:“孙儿,你到底做了什么事?你父亲为什么要打你?”广勇哭道:“我不想要相里桂芳做我的媳妇,我要七哥的媳妇张玉萍。奶奶你可要给我做主。刚才我和玉萍骑马出去回来迟了,爸爸说我勾引兄妻败坏家风正在命人收拾家法呢!”钱氏听了大吃一惊道:“我的孩子你可闯大祸了!自古以来婚姻大事都是父母做主哪有儿女张嘴的道理。”广勇道:“你们这样搭配就不合理嘛!我和玉萍同艺好武而且脾气又合得来。七哥是读书人而且性格温和,相里姑娘又是书香之家,琴棋书画无所不能,他们两个才应该是一对。是不是你们弄错了?弄错了就应该改正过来。”钱氏听了觉得孩子说的话虽年稚可笑但不无道理。心里一想:这样调换一下也好。婚姻是人一辈子的大事万万草率不得。钱氏正在想这件事只见家人进来道:“老太太,老爷叫十少爷有事商量。”钱氏听了冷笑道:“有什么事,就说我不许去,让他到我这里来。”家人只好退出。家人走后广勇说:“奶奶,我到后面躲会儿!”奶奶笑道:“看把我儿吓成什么样,好,你去吧。”不一会文远来了向母亲道:“不知母亲叫儿子有何事吩咐?”钱氏冷笑道:“也不分青红皂白动不动就是家法,看把孩子吓得像老鼠见了猫似得。坐下来吧,我还有事和你商量呢。”说着自己先笑起来。文远看见母亲笑了自己心里也喜欢,便问:“母亲今天不知为何这般高兴?”钱氏笑道:“小孩子的话虽没轻没重,但也不无道理。”说着便把广勇的话和玉萍练武的事对儿子说了。文远不听则已,一听大怒冷笑道:“母亲一向治家严谨,伤风败俗更苛。今天广勇勾引兄妻已败坏家风,应从严惩罚才对,母亲为何自乐起来?”钱氏笑道:“你懂得什么,我们这样做就是不合情理嘛!白白糟蹋了两对鸳鸯,我觉得应该调换过来才合适呢。明天就让媒人说去。广勇和玉萍自然是没说的,就看广耀和桂芳怎么样。我看那两个孩子都很孝顺,脾气、性格都合得来,只要一说就成。现在都没过门,女儿百家货,谁一两次就能定了亲,上门十个八个也是有的。即使桂芳不愿意,天底下姑娘有的是,我们另给孩子找一个。”文远笑道:“母亲这样做事我看欠妥,还是斟酌些才对,不要让我们的家风每况愈下落人褒贬。”钱氏笑道:“什么褒贬,什么愈下,你们男人就是陈腐烂调子多些,我就不懂这些,我只知道这样做不合适,不合适就要改。你下去吧,一切有我。你理你的朝政我管我的家务,咱俩井水不犯河水!”文远无法只得一边退出一边笑道:“那就有劳母亲了。”
第二天钱氏打发媒人一说果然周家很痛快,玉萍也喜欢。这两个孩子的婚事就这样定了下来。广耀对相里桂芳也非常喜欢,只是桂芳听广勇弃他而去十分恼怒便对父母说:“难道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老十不要塞给老七,我真的就这么下贱吗?一辈子不嫁人也不进他家门。”从此桂芳果然绝婚不嫁成天在家啼哭。钱氏见桂芳决心已定,只好给广耀另择婚配。不些日子这四个孙子都分别结了婚。
12下一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