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第二次婚礼

热度 3已有 71 次阅读2020-8-18 07:11 |个人分类:原创|系统分类:短篇小说

  非你不娶

                

在那个峥嵘的岁月里薛富贵竟敢把一个地主的女儿叫到学校担任民办教师这个胆子的确是够大的。在那个时代这可是个政治问题,立场问题,路线问题,阶级斗争问题。做为一个校长他能不考虑这个问题吗?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放,做为一个学校领导能够这样做是要担当很大风险的。不过,薛富贵校长既然敢这样做一定是有他的道理。刘芳很漂亮,而且也有能力,她在各方面都很优秀。这是薛富贵校长认为很重要的一点。做为一个高年级的语文教师经常代表学校在联区,甚至全县教师会议上发言;发言的质量代表着学校的教学水平;人的模样代表着学校的形象;其言谈举止之高雅,出言吐语之文明代表着学校教师的素质。总之,她这么一个优秀人物,就会使所有的参会人员对这个学校的工作大加赞赏。这一切他相信刘芳会做得尽善尽美的。其二,他们学校除三名公办教师是中师毕业以外,其他的都是初中毕业。他们只在县进修校培训过一年,其文化程度远远适应不了高年级的教学,只能在低年级凑合。而刘芳就不同了。她是县第一高中的优秀生。当年他是一个班的同学;他曾经暗暗地和她较过劲;通过一年来的“明争暗斗”,他老是被她远远地在后面。不论在哪一方面,他都是失败者。她不但学习成绩是全校最优秀的,在音、体、美方面更是佼佼者。她是学校女子篮球队的队长,穿一身漂亮的红球衣,上面印着“万荣第一中学女子篮球队”的字样,经常活动在篮球场上。她又是一名能歌善舞的校星,经常在元旦、校庆各种文艺舞台上亮相。她的名字和她的形象在学校里早就如雷灌耳。她来到学校,不但能把高年级的教学工作搞上去,还能把文体活动搞得有声有色。其三,他和她同学三年对她非常了解。她的道德品质和她的外表一样美。她为人和善,和同志关系肯定能处好。原来在学校她的学习成绩各方面都很优秀。可是她从来不骄傲,不自满,对同学对老师都很尊敬。另外她的生活作风也令人佩服。是一名校星,肯定全校的同学都记着她;尤其在高三同学没有一个不惦记着她的。要是在马路上遇见她,都想和她说几句话,哪怕是打一声招呼也好。这样他就会觉得很舒服,感到这是莫大的荣幸。有的人如果能和她握一下手晚上快乐得都睡不着觉。在快要毕业的那阵,本班的男生差不多都给她写了情书,有的想约她到外面谈谈,可是她一概都婉言谢绝了。她给他们都写了这样的同样短语:

亲爱的同学:

我们现在都很年轻,应该把心事用在学习上,多学些知识,将来到社会上多给 国家做些事情。请原谅我不能满足你的要求!

就连薛富贵和她的关系最好,也免不了这样的短语。只是在落款处和别的同学不同。别的同学后面只写着“刘芳”两个字,而他的后面却写着:“你的最亲密的朋友:刘芳”。就凭这一点毕业以后薛富贵一直把她记在心里。这几年在工作中他心里经常念叨着:“你的最亲蜜的朋友”这几个字。一想起她就感到浑身颤动!不论走到哪里刘芳的影子总在他脑子里转动。自从他担任中学校长以后,这种惦念还时时不能忘记。这主要原因是:如果能把刘芳调来学校各方面的工做都会做得很好。更是由于感情的原因他总想把刘芳叫到自己身边来。这样高年级的课也能带好。学生的成绩上去了,学校名声就大,每年招生量就大,学校的规模就会继续扩大。这对一个学校校长来说也是最光彩的事。而且他还能天天看到刘芳。只要每天能看到刘芳的姿容,对富贵来说这是他最大的快乐,最大的幸福。再说他还想和她结婚,让她做自己的媳妇,和他和和美美地在一快儿生活。离开学校的这几年他没有一天不想她的。年轻人胆子大,这时他再也顾不得甚么分子不分子了。至于那些对自己的前途啦,上面的压力啦,别人的指责啦他早就置之度外了。他很清楚学校就是培养人才的地方。只要能把学校工作搞好,只要学生的学习成绩能上去,只要学校能有一个响亮的好名声这比什么都强。不过在那个时代敢这样做的人几乎没有。但为了学校,也为了爱、他就不顾一切了。这也许是他做出这个决定的一个重要理由吧。

自从刘芳担任八年级的班主任和语文教师以后,她的班风相当好。她班里的同学从没有发生过打架斗殴事件。在全校早上出操以及全校集中开会,她的班级同学队伍整齐,步伐一致,斗志昂扬,让全校师生不得不刮目相看。她代的语文和英语重点课程在全县统考中总是名列前茅,受到教育局领导的表扬障。在全县一年一度的《教育工作总结和表彰大会》上她都获奖。但是工作人员在填写她个人情况表格的时候,发现“家庭情况”这一栏里写着“地主”两个字时感到十分惋惜。

由于这所中学是公社集资办的,学校工作搞得很好对公社领导脸上也很光彩。自从刘芳进校以后,富贵发现公社牛主任来学校的次数明显比以前增多了。学校的经费还有民办教师的工资一直是由公社从“教育附加费”里给学校拨付。过去富贵给公社要钱简直就是“跑钱”每年你不到公社跑二三十回,你别想拿到一分钱。就这还远远不够开支。而且每次要钱牛主任的头上总是挽个疙瘩。

“难啊!我的校长同志!有几个大队的附加费就是不给你交,你有什么办法呀?过几天我想办法给你弄点。教育工作还是要重视的嘛!这件事我一直放在心上!”这样他就两手空空的回来。说是几天可是十几天甚至一个月都过去了钱还是拿不到。可是最近不同了牛主任来学校的次数勤多了。他好像对学校到工作很关心。他说他很热爱教育工作。他还想当一名人民教师。他来到校长室就笑嘻嘻地问:

“学校的经费近来怎么样?还紧张吗?民办教师的工资可要足额按期发放,一点儿也不能拖,这样会影响他们的教学情绪!你这个做校长的一定要关心教师的生活。让他们吃好,睡好,安心教学工作。教师工作上有什么困难一定要提出来,我们会想法解决的。

“可是,我的牛主任。”校长皱着眉头说,“民办教师的工资已经拖欠半年多了……”

是吗,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呀?你这个校长是怎么当的?一点儿也不关心同志们的生活……这可不个小问题!在这里我应该对你提出批评!当然我是领导也有责任------薛富贵说:牛主任,难道你忘了?我不是到你那里去过了嘛,你对我说:‘我给你想办法弄点,有几个大队的教育附加费还没交上来。’这可是你说的。一个月前。牛主任笑着说:“是吗?你看我这记性,我说过这样的话吗?我怎么会忘了呢?不过,薛校长,你也别有意见!你知道我的工做很忙,做为领导那里记得这些小事。不过教育工作也不是小事。但和县委县政府上级领导安排的当前中心工作比较起来还是有区别的!我们必需把中心工作放在第一位。要不上面怪罪下来我这个公社主任还怎么当呢?这也和你们学校一样,中心工做很重要。薛校长,我也有我的苦衷嘛!”牛主任接着说:“听说你们学校又增加了一名民办教师,对吧?”“是的,她叫刘芳。是一名优秀的高中生。她的教学成绩很好。”富贵问:“难道你不知道吗?我记得我给你汇报过这件事,她可是咱们县模范教师!”这时牛主任瞪着眼想了一会;他装得把这件事情给忘了似的,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忘,自从刘芳进了学校以后他一直惦记着她。他知道她长得很漂亮,简直是一朵牡丹花。自从他见了她一面之后好长时间晚上都睡不着觉!尤其是他了解了她的家庭情况以后这种心情就更加糟糕。最近他来学校的次数非常勤。说是关心学校工作其实是想看看刘芳。“好象有这么回事。” 他说。“我想起来了,公社的同志都在议论这件事,她的家庭成份不好,是个地主子女,对吧?”正说着刘芳进来了。她见校长房里有人就笑道:“原来你们有事,我就不打扰了!”说完就要走,这时富贵急忙拦住说:“刘芳,不碍事,这是公社牛主任,我们随便谈谈学校工作,有什么事你说吧。”这时刘芳看了牛主任一眼,笑道:“牛主任,耽误你一会时间!”这时牛主任站了起来,把手伸过去想和她握一下,可是刘芳只顾和富贵说话没有看见,牛主任只好把手缩回来说:“不客气!你们说吧,我们只不过随便聊聊。”这时刘芳才说:“高翠的母亲病了,住进医院,可是她没钱,学校还欠着她半年的工资。富贵你如论如何得想想办法这看病要花钱的呀!”牛主任问:“高翠是谁?”富贵说:“一个女民办教师。”牛主任显得很着急,他表现得非常关心教师的生活:“那你赶快把钱给她!人家母亲有病,这可是大事!”富贵道:“我们学校没有钱,牛主任,可是高翠也没有提过这事。”刘芳生气地对他说:“我这不是来给你说了吗?”这时富贵看着牛主任说:“牛主任,快给我们想办法,民办教师的工资实在不能再拖了!实在不能了!”这时刘芳也看了牛主任一眼,她笑着对他说:“是呀,牛主任,我们半年多了还没有领到一分钱工资,请给我们想想办法,有的同志家里真的等着用钱!”牛主任见刘芳也来求他,立刻笑嘻嘻地说:“刘芳,原来你的工资也没发呀?”回头对富贵说:“你现在就到我那里拿钱,到我房里来。”刘芳听了十分高兴。临走她握着牛主任的手说:“谢谢你,牛主任!”这时牛主任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两只眼睛不停地在她身上转。他非常感动,于是笑嘻嘻地说:

“不客气!刘芳,你们是要你们自己的钱,这是应该的,不必客气,你说是不是呢?作为政府应该早早地发给你们,可是我们没有这样做,这就是我们的不对,可是你还要说谢谢,这让我感到十分惭愧!我对不起你!更对不起全体教师!你们肩负着培养祖国人材的使命!你们肩上的担子很重!你们的工作很辛苦,听说教师每天的工作量很大,晚上还要批改学生的作业。刘芳你每天带几节课呢?累不累?班里有多少个学生?一定很烦吧?让富贵把教师的生活办好一点。让老师们吃好!吃好身体才会键康。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你说是不是呢?以后有什么困难一定提出来。一定得提。即使困难再大我也会帮你们解决。我是公社主任,正局级,如果再往上爬一点就是副县级!那就是副县长!难道连这点事都办不了吗?刘芳?你呢?有甚么困难就直接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解决。我想你现在还是一个民办教师难道你不想转正吗?……转正很重要,事关你的前途------我是副县级以后可能还要管这件事------你如果以后想转正就来找我。我会想办法给你办的。”牛主任握着刘芳的手不放,他的心情十分激动象有说不完的话。其实都是些啰里啰嗦的话。他是想让刘芳在这里多待一会。他还不想让她离开这里。他还想多握一会她那软绵绵的手。他握住她的手觉得很快乐。这时富贵急了,便说:“牛主任,刘芳还要上课,让她走吧。”这样刘芳才被他勉强放走。刘芳走了以后,他还恋恋不舍地看着她走去的影子,直到她进了自己的房间。

吃过早饭富贵到公社去领钱,牛主任早就把钱放在桌子上,专门等着他来拿。他没想到今天的钱拿得这样快,这让他感到非常奇怪!而且牛主任的态度非常好,现在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刘芳的原因。拿到钱富贵立刻跑到刘芳的房间笑嘻嘻地对她说:“刘芳?今天牛主任特别痛快!他早就把钱放在桌子上等我拿呢。我当了十年的校长这是第一次。刘芳,今后给公社要钱的事就交给你。你亲自去给他要。这样民办教师的工资就能很快发放。现在我才明白:你们女同志在社会上好办事。看样子牛主任很喜还你!”刘芳听了说:“富贵,我知道你把钱拿回来心里很喜欢。这样民办教师就能领到工资,高翠母亲看病也不发愁了。可是这是你的事,为什么让我去干?你以为牛主任是真的关心学校工作吗?他如果真的能够关心一下学校工作那就好了。”富贵看着她笑着问:“那你以为呢?今天他表现的真的和以前不一样。我想,这一定都是因为你!在你还没有来以前可不这个样子!过去每次要钱总要让我跑上十几趟还不知道能不能拿到。可是今天特别轻松。我心里也很高兴,以后再也不发愁讨钱的事了。今天我看他见你来了心里特别喜欢,简直像变里个人似的。不过他就是这么个人,见了漂亮的女人总是喜皮笑脸的。看样子他非常喜欢你。”只见刘芳的脸红了一下,对他郑重其事地说:“别胡说!我有什么能耐?你想把要钱的事交给我,休想!这是你的事我才不愿意管呢。再说我也不愿意见牛主任!你看他早上的样儿真的很让人讨厌!你给我记住:今天要钱的事可别对任何一个人说!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侮辱!”富贵这时故意问:“刘芳,这是为什么呢?我不明白?”刘芳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烦!你真的是不明白吗?如果真的是不明白那你就给我出去!我也讨厌你!”说完却笑着看了他一眼。其实富贵也明白她的意思。他对她说:“你放心!我不会那么傻!”这时刘芳才忽然觉得自己太没礼貌了,来了这么一会还让他站着。便说:“你坐。”还给他倒了杯水。这时富贵坐在她的床上一边喝水一边笑着问:“刘芳?你讨厌我吗?如果你讨厌我就像讨厌牛主任那样我以后就不敢到你这里来了!”刘芳笑道:“讨厌!讨厌!讨厌得比他还厉害呢!今后,你永远也别来!”富贵更不想走了。他只是在刘芳身边转来转去。他笑着问:“刘芳,过去咱们的日子还记得吗?你那时比现在更漂亮。在班里谁不羡慕你呢?没有想到我们今天又走到一快儿了。我不知道明天还能不能在一块儿。我希望我们永远在一块。这是我的愿望。我还希望你能嫁给我。让你做我的妻子!我们结婚吧!”刘芳急得道:“富贵,你今天怎么啦?我看你是疯了!我怎么能做你的妻子呢?我配不上!我的家庭成份是地主,你敢要我吗?你的爸爸妈妈会同意吗?快走吧,别让人看见。”富贵更不想走了。他问:“刘芳,你说的配不上是什么意思?我嫌气过你吗?我讨厌过你吗?还是我们两没有感情?”刘芳说:“什么都不是。你别瞎想。”“那就是你不爱我?你嫌弃我!”刘芳看着他笑道:“我可没有说过这样的话嗷!” 富贵笑嘻嘻地说:“没有就是爱我!你爱我了是不是!你愿意做我的妻子了!”说完忽然把她抱在怀里亲吻了一阵子。说:“刘芳,你放心,我这一辈子非你不娶。你也要记住:没有我的话你也不准嫁给别人!”刘芳笑道:“你放心,我记住了。

 

                                                    炸弹     

 

刘芳来到学校以后开始还风平浪静 。因为她在各方面都做得很好。她很活泼,能歌善舞,教学工作也很努力,成绩出色,为学校争得了很多荣誉,同时也提高了大家的文化娱乐生活。不过大家总觉得不太舒服,仿佛学校里隐藏着一个秘密,这个秘密象一颗炸弹似的,到一定时候会爆炸的。学校要出事了!要出大事了!不过对各位教师来说并没有什么,他们担心的是校长薛富贵。他是一个好人,他很有能力,大家都很爱戴他,谁也不希望他有事, 更不希望他犯错误。有些人已经看出问题来了,但是不肯对他说。他们知道富贵是个倔脾气,碰倒南墙不回头,说了也没用,只好不说。同志们只在下面议论,暗暗为他捏一把汗。

一次在混合小组的教研会上,八年级政治教师周兴就大胆地这样说:

“难道校长不懂得基本路线吗?难道他不知道,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吗?现在我们国家是不是无产阶级专政?学校是培养人才的地方,难道能容忍一个地主的女儿担当教书育人的工作吗?我请你们打听一下在我们周围的学校还有这样的情况吗?

大家都知道周兴可是一位德高望重代政治课的老教师,他的政治课水平历来受到学校的尊重。他讲出这一番话后,大家立刻就议论起来。

首先历史老师就问植物老师:

“听说她爸爸是个地主分子,这是真的吗?

“不清楚,我不清楚 !”植物老师摇了摇头假装不知道。

“你还说不清楚!你敢说你不清楚!其实你比谁都清楚!她就是地主分子的女儿。

“其实,刘芳是个好同志。”地理老师说。“她的工作确实做得很不错,可是为什么偏偏出生在一个地主家庭里,难道这和她的工作有关系吗?就比方我代地理,如果我是贫下中农家庭出身,地理该怎么讲就怎么讲,难道我是地主子女就能乱讲一通不成?我能把长城说成是美国的吗?我还不是按照“大纲”教材该怎么讲就怎么讲。况且教师有教师做人的原则!实事求是,按照科学态度办事……谁都知道,刘芳代的是英语,难道她把英语讲成俄语吗?语文讲成台湾语文了吗?”

“哈哈哈……”大家都笑起来。

“啊!幽默!实在太幽默……”

粗痞!”周兴老师站了起来。他的脸显得很严肃。“请原谅我的粗鲁,我不该说出这样的话。可是我很生气。怪不得你们不代政治课!你们把政治课本拿出来,政治课本里有你们这样的话么?你们的话如果是真理,那《毛选》又该怎样呢?我刚才的话可是毛主席他老人家说的,你敢说毛主席他老人家的话也是错的吗?”

这一下可把大家镇住了,好一会儿没有一个人说话。现场显得很肃静。政治老师很得意,他看了大家一眼,好像是说,当前政治是统帅,可不是你们……可是地理老师又站了起来,两只眼睛看着政治老师。

“敢是不敢。”他说。“可是我敢相信我的话。一个地主家哪怕是资本家出身的子女,如果她是一名人民教师,她绝对不会乱讲一通!她一定和我们一样会做好自己的工作。我们的总理周恩来不是家庭成份也不好吗?他不是也跟随毛主席干了一辈子革命吗?你敢说他不是一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吗?还有马克思、恩格斯难道他们都是贫下中农出身吗?而且刘芳的工作特别出色,教学成绩在全县是一流的,这些大家都能看见。

“是呀!有道理……”

这一次教研活动大家争论很激烈。历史老师认为:这次教研活动是学校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次,应该记入校史。

最后大家不欢而散。

很快全校的人都知道刘芳是地主分子的女儿。大家虽然还象过去一样尊重她,但心里却在想:“还是离她远点!”不过有些人还是和她很接近。比如:地理老师。他还是象过去一样和她说话,经常到她房间坐一会儿。他似乎很同情她,很关心她。他觉得她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冷遇。可是,你瞧有些人会怎么说呢?他们说:“他是想得到那块肥羊肉!”后来有很多人对刘芳敬而远之,仿佛她身上携带有X病毒似的!

公社牛主任自从那天见了刘芳之后,就时常惦记着她。尤其是那一次握手,那种软绵绵的感觉,光滑的感觉,柔的感觉,她身上那种香气浓浓和暖融融的感觉,便刻在他脑海里了。他永远也忘不了这次握手。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的第一个美人……在这里我必须向读者交待一下牛主任这个人长什么样,他的人品到底怎么样。他个儿不高,胖胖的,年龄四十五岁以上。头上虽然留着平头,可是已经没有几根头发。就象沼泽地里长着几棵草一样。他眼睛大大的,鼻子也不小。他的头发虽不多,可胡子却很旺。如果三天不刮胡子,那胡子就会又浓又密,就象刷鞋的刷子似的。正当这个时候人们就会想:他老婆晚上不知道是如何忍受那种痛苦的!不过他经常刮胡子。刚刮过胡子的脸皮肤就会发青,就象还没有成熟的柿子。他长了两条罗圈腿,也就是O型腿,再加上他屁股上的肉又肥又厚,从后面看他走路的样子常常使人想到一匹鸭子。他是正局级,在公社享有很高的权威。他对自己的工作很卖力,他说:他从来就不怕村里那些二干子。他的房门后面老放着一根粗棍,如果谁敢在公社闹事,他首先第一个冲出去……不过他对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从来没有这么凶。

现在他已经知道刘芳是一个地主分子生的,她原来生在一个地主家里,她的爸爸是一个地主分子。他对这些很感兴趣。对时代赋予的这种政治空气更满意。因为这样的空气环境适应了他对刘芳的各种不怀好意的想法。如果她是贫下中农出身这种兴趣就会大大失色。他觉得刘芳很可惜,这样一个有德、有才又漂亮的姑娘不该生在一个地主家庭里。在那个时代高成份的女人常常给村里的干部送去一些“糖衣炮弹”委身于他们。所以这些女人很听话经常被他们污辱。今天牛主任想刘芳也应该是这样的人。他想:如果对她进行非应该不会做出强的反对。因为她是地主分子的女子,她的爸爸是专政对象她应该屈服于专政的压力,忍受阶级斗争的羞辱,只有这样她才有政治生命,才能抬起头来,才能在学校待下去。这样的人会屈服一切羞蹂,他想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另外他又想,自己是什么人物呀!是公社主任!她的命运就掌握在自己手里,要是把她从学校里赶走,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现在如果对她提出什么要求的话,她敢不服从吗?她敢不听他的话吗?他想,她会的。她会乖乖地听他的。如果是这样她就做对了,那一切事情就好办了。经过这样反复思量之后,牛主任开始注意刘芳了,他开始打她的主意了。他就是这么个人。他对所有稍有姿色的女人都很感兴趣。

现在他开始在公社造舆论了。他对下面的同志说:

“我们公社的中学居然可以随便让一个地主子女进校当了民办教师,这么大的事也不给公社打个招呼,你们觉得这合适吗?”

“不过,难道你不知道吗?”办公室主任小声对牛主任说。“中学薛校长可是咱们薛书记的儿子。他做什么事从来就不给公社打招呼!象我这样一个办公室主任不说也就算了,连你也不说一声就太不象话了!”

“原来是这么回事。”牛主任说。“我刚刚调到这儿,还不知道薛富贵原来就是薛书记的儿子,怪不得他有这么大的胆量!”

很快公社舆论就造起来了。不过这个舆论是两方面的。一方面大多数同志都知道中学来了一位很了不起的女教师,她叫刘芳,是薛富贵校长的同学。自从她来了以后,学校的教学工作和其他各项工作都起了很大变化。她代的课成绩非常好;她很漂亮,能歌善舞;所以今年元旦文艺演出公社大多数同志都去看了。过去可不是这个样子;过去只有党委一个宣传委员和办公主任两个人参加。今年之所以去了那么多人,主要是想一睹刘芳的风采,看看她究竟是个什么模样。结果呢,一饱眼福。她真的很漂亮,很迷人。而且今年的文艺节目和往年大不相同。最后,刘芳还给大家唱了几首革命歌曲,使大家一饱耳福,精神大为愉快。另一方面,提起她的家庭成份,大家不能不感到遗憾,有的人甚至是同情。但也有人说:“这种人就不该进学校!为了净化样园,应该立即把她清除出去!”但这种话只能在下面说说而已。有的人说,这主要是看薛书记是如何表态了。不过薛书记对这件事一点儿也不了解。他并不知道刘芳是他儿子叫到学校里去的,更不知道他俩是同学关系,也不知道刘芳的父亲是一个地主分子。当然公社里的人也不敢在他面前说这件事。他们以为薛书记对这件事非常了解,他只是不肯说出来罢了。薛校长是他的儿子,这件事难道他们父子之前就不沟通吗?其实呢,薛富贵从来就不把他这个当书记的爸爸放在眼里。中学的事向来就没有对爸爸谈过。薛书记呢,认为儿子长大了,到了应该独立做事的时候,所以他从来不过问中学的事。何况这又不是他份内的事,中学的事自有分管的人过问,自己又何必多事呢?

有一天,牛主任来到学校。他今天特意理了个发,胡子刮得很干净。脸是光了点,可皮肤仍然发青,头上永远也长不出头发来,在阳光下亮得发光。他穿了一身刚买来的名牌西服,就象是出席什么重要会议或者是剪彩。他的皮鞋也擦得十分光亮;就是腿太罗圈,把笔直的裤子弄了个弯。他早就打听好刘芳的房间,一进校门就直接向她房间走去。他的两条腿不知为什么走得那么快,原来他是尽量不让被人发现他是向刘芳房里走去。这时刘芳正在房里批改同学们的作业,没有想到牛主任大驾光临了。她对他的到来非常意外。不过她还是很有礼貌地接待了他。

“牛主任,怎么有空到我这里来呢?”说着就给他倒了杯水,让他坐下。“牛主任,可能会抽烟吧,不过我不能满足你,我想你会原谅的!”

“刘芳,你太客气了,不必这样。”这时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是公社主任,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今天我是来学校随便看看。中学是公社办的,我是公社主任,关心教育工作是党政部门的头等大事……”他在说这些话的时候,两只眼睛老是盯着刘芳。他把她从头到脚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她虽然穿着很朴素,没有任何修饰,但她身上每一个地方,任何一点都非常漂亮,非常美丽。她的头发,她的脸蛋,她纤巧的手,柔美的皮肤都非常吸引人。她房间有一股春意浓浓的气味,青春的女人的气味。这种气味牛主任早就闻到了;就象食肉动物嗅到了猎物的气味一样。这一切都让他感到很舒服。

“刘芳?”他说。“你现在还是民办教师,对吧?可是,我想知道你想不想转成公办教师?我听说你的教学 能力很好,工作能力很强,这也是你应该考虑的问题。一旦转成公办教师就由财政发工资,这样你就和国家干部一样。难道你不想这样吗?”他一边说一边看着刘芳的脸。他的两只眼睛从不离开她的脸,那眼光是直直的,眼皮子连眨都不眨他那发青的脸蛋一直是笑嘻嘻的,皮肉老是那个样子。他知道刘芳一定很喜欢听这样的话。也希望自己转正。可是刘芳见他这样看着自己,很不好意思。不过她知道自己的身份,她知道自己也永远转不了正。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得好一点,只要别人不小看自己就行了。她对牛主任的这番话并没有多大性趣。反映是冷淡的。她还知道他此次来访的目的是什么,他心里现在想的是甚么?

“我从来就不想这个问题。”她说。

“为什么呢?”

“不为什么。”

“可是我能帮你把这件事情办成,我能让你转正。我 在县上有关系 。教育局我认识的人很多,局长和我是同级又是我的同学。我们可不是一般关系。同级又是同学他能不听我话吗?我的话他一定听。所以我一定能帮你把这件事情办成,我敢向你做这个保证!这样你就成为一个由国家财政发工资的真正的人民教师了。难道你不相信我吗?其实,我很愿意为你办事。我觉得你是个人才,不转正太可惜了!为你办事我很高兴!我很乐意……真的,”牛主任太激动了!他认为他的这些承诺一定会打动她的心。刘芳会高兴的!一定能够答应他的一切要求。满足他的所有欲望。接着他又大胆地说:“和你在一块我很快乐!和你说上几句话我很幸福!刘芳,一个男人如果遇上他心爱的女人,这种美的感受你是体会不到的!可是我能体会得到!刘芳,如果你能答应我转正绝对不成问题。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我一定让你满意。很快你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民教师!”过了一会牛主人来到刘芳身边笑道:“刘芳?让我亲你一下吧?”

“够了!牛主任!”

刘芳大声喊道。牛主任这才清醒过来。

“我刚才说什么啦?这么大声!”

“你在胡说八道,你失态了!你在我面前已经不是一个公社主任!你是一个流氓、疯子!”

“可是,我喜欢你!我真的很爱你,既然我说了许多疯话,那都是爱你的话,难道我不值得你爱吗?我是正局级,以后还可能是副县长。你有一个副县长的人爱你难道还不够吗?而且我可以让你转正。难道你不希望你成为一个公办教师吗?

“牛主任,我不稀罕!你出去!你给我滚出去!”刘芳的严厉让他感到很害怕。他没有想到她会这样。她不是他所想象的那种乖乖的小绵羊。她没有屈服于阶级和专政的压力。她只觉得自己是人,和其他任何人没有区别。她有权力维护自己的人格!可是牛主任这时也严厉起来,他也瞪着两只眼睛看着她:

“你是不要我!?你不愿意!?不接受我!?可是你知道你只是地主崽,有什么了不起!我要你今天离开学校等不到明天……”

“牛!你这头疯牛,你给我滚出去!滚!”

可是刘芳愈生气,她生气样子更好看,牛主任更发疯!他忽然扑了过去。他把刘芳紧紧地抱在怀里,拼命的吻她。他把她抱到床上去,刘芳拼命挣扎。老牛还把房门关上,扒开了她的衣服。……这时薛富贵在外面喊刘芳。他正在向她房间跑过去。牛主任见校长来了,便慌把刘芳放开匆匆地逃走了。富贵一进门见她狼狈的样子便问:

“怎么啦?”

薛富贵看见刘芳怒气冲冲,衣服不整,头发乱糟糟的样子,心里就明白了。“刘芳,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我真是为什么不早来一步呢?他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还能怎么样。”

她说着就哭了。她扑在富贵的怀里哭起来。

“刘芳,是我把你叫到这儿来的,我没有保护好你,我对不起你!”

“富贵,别这样,他又没有把我怎么样。他真是一个疯子!他倒是想侮辱我,你就来了。你看,我这不是很好吗?

“那就好。”富贵说。“刘芳,今后要小心点,我们以后要提高警惕。如果以后有人敢侮辱你,我非和他拼了不可!”

听了这句话,刘芳非常感动。她把自己的亲人抱得更紧了。她不停地在亲他,吻他,富贵也一样。他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这是他们俩从学校毕业以后最亲密的接触。从此,刘芳的工作更加卖力,什么样的痛苦她都能忍受,什么样的苦和累她都能坚持下来。一方面可以说是为了人民,为了祖国,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自己的亲人薛富贵。啊!爱情的力量真是伟大!

下午,公社办公室来了两个人,他们径直走到刘芳的房间 。正好刘芳不在,她上课去了。这两个人把刘芳的铺盖抱上往校门口走去,他们要把她的铺盖扔出去,要把她从学校赶走。正好碰上薛富贵,他把刘芳的铺盖夺了回来。

“你们这些流氓!坏蛋!你们给我滚出去!你们再来学校捣乱,我非打断你的腿不可!”

那两个家伙灰溜溜地跑了。富贵把刘芳的铺盖送回了她的房间。这件事全校的老师都知道了。周兴老师笑道:“你们都看见了吧!学校终于不安宁了!炸弹终于要暴炸了”

 

  不能结婚

 

 

薛富贵关于学校的事从来就没有和爸爸谈过,但今天这事,他必须谈,必须详细地谈。他谈了。薛书记非常生气。在公社薛书记从来不过问学校的事情。因为富贵是他的儿子,学校的事情尽量让分管的人去做。他怕别人说闲话。但今天这事他非管不可。他把牛主任叫到自己房间,他的态度非常严,他是这样问的:

“老牛,你一个堂堂公社主任,国家干部平白无故没有任何理由跑到一个女教师的房间干什么?跑到一个姑娘房间干什么?而且还动手动脚,说些不应该说的话,这是一个公社干部应该做的吗?还是一个领导干部!你不觉得这样做有损你的形象、公社的名誉吗?

薛书记,我错了,我一时糊涂!他对自己的错误轻淡地说了一下,以后就理直气壮起来。“薛书记,刘芳可是地主分子的女儿,她的家庭成份是地主,这样的人不应该在学校里待,应该 把她从学校里清除出去。我没有向你请示就这样做了。那天我就是去做这件事才去了她那里。薛书记,我这是为了清理我们的教师队伍,净化校园,我认为这样做是对的!难道你不这样看吗?

“胡闹!”薛书记生气了。“地主怎么啦?家庭出身不好的人就不能为国家、为人民做点事?全公社里的人都说刘芳是个好教师,她又是全县的模范教师,她到底犯了什么错,你们凭什么要把她从学校里赶出去?你们有理由吗?你能说出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吗?难道就凭一个家庭出身不好,这是理由吗?再说,你到她房间里去干什么?地主子女就应该让人随便欺负、侮辱吗?老牛,你要写出深刻检查,当面向人家赔情道歉!我请你认真地考虑一下。不要让我把这件事情向组织上汇报;如果人家把你告下,那我就管不了那么多!

后来牛主任真的写了检查,当面向刘芳赔情道歉。他是怕刘芳向组织上告他。他觉得刘芳会这么做的。他求她不要这样,刘芳答应了。

这件事就这样平息了。

薛富贵根本没有想到他爸爸在这件事情上态度会这么好。他心里非常高兴。他觉得爸爸从来就不是一个倔爸爸。原来他也很爱自己。他心里想:他爸爸大概也喜欢刘芳吧!这样看来让刘芳当他的媳妇一定没有问题了。他越想这件事心里越高兴。夜里他偷偷地来到刘芳的房间,把这件事对她说了,刘芳心里也很喜欢。这时他忽然把她抱起来激动地说:

“刘芳,我要娶你!咱俩结婚吧!我要让你做我的媳妇!我要和你生活一辈子!还要让你给我生一个胖小子。今后我们永远也不分开了!

听了这话,刘芳感动得流下了眼泪。他两在房子里谈到深夜富贵总是不愿意走。最后富贵走到门口刘芳以为他要出去只见他反而把门关上了,回头就把身后的刘芳抱起来笑道:“亲爱的!今晚我不走了!就让我睡你这儿吧。我想你好几年了!我实在忍受不下去!”说着他就把她拉到床边解她的衣服。刘芳急忙说:“这怎么能成!咱两根本不能结婚!你爸妈会同意吗?我想他们根本不会让我们俩结婚。你爸爸是公社党委书记,他怎么会让一个地主分子女儿做他的儿媳妇呢?他虽然对牛主任做了很严厉地批评,这是他从工作出发,坚持原则。如果让我做他的儿媳妇那就是另外一会事。富贵,你糊涂可你爸爸不糊涂。他有多年的工作经历,他经过很多次政治运动,他不会这样做的。你明白吗?再说我们没有领结婚证是不能在一块同居的。这名声传出去我还有脸见人吗?我成了什么人?你还是出去吧!只要我能每天看到你就心满意足了。富贵,听话,我永远等着你!总有一天我们会结婚的!我非你不嫁!”富贵道:“刘芳,你想的太多了。不管老人怎么想我都爱你!永远爱你!我一定要和你结婚。你一定要死心踏地的做我的媳妇。刚才我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看见。他们不会知道的。来吧!就这一次。”“那也不行,你还是出去吧!等我们结了婚------”她硬是把富贵推出了门外。富贵在外面听见刘芳把门在里面闩上才不快地走了。

在一个礼拜天,富贵正式向家里提出了这个问题。这让两位老人非常吃惊。做为儿子的爸爸,又是从政多年的老干部,凭他的阅历,凭他的经验,凭他对过去和未来的政治眼光,他觉得儿子的这种选择,不论对家庭,对他、对儿子的现在和将来都是不利的。他对刘芳这个人没有任何意见。不论从哪一方面她都上自己的儿子。她是一个好姑娘;但不能容忍的是她的家庭出身。所以他不同意这门亲事,他绝对不能同意。如果让公社的人知道了刘芳是他的儿媳妇,牛主任不但对他有看法,就连公社所有的人都会对他有看法。这些都不要说起;在自己这样一个革命的红色家庭里,自己儿子的社会关系这一栏里将永远写着“地主”两个字;这让他感到很不光彩。而且还会影响到他和儿子的前途,这一点他是再清楚不过了。多年来在入党、提拔、上学、就业等等各方面,他亲手办理过,亲眼看到因家庭成份不好,社会关系有问题而受影响被排除在外的人实在太多了。他不能看着自己的儿子因为这一点让他的前途受到影响。因为他太年轻,在人生的路上日子还很长。也许老人的想法是对的,但儿子却不这么想。尽管他怎样苦口婆心地对儿子讲,富贵根本就听不进去。最后他和父亲闹翻了。他说:

“爸爸,我亲爱的爸爸!也许你说的是对的,都正确;可是这和爱情是两回事。如果我有一个真正的爱情,我能够和我心爱的人永远在一起,即使我们面前有多么大的困难,我们永远是幸福的!一个人如果没有真正幸福的爱情,即使他的工作再好,挣的钱再多,也都没有用,他永远也不会快乐。刘芳,我一定要娶她,我一定要和她生活一辈子!”“胡说孩子!”

薛书记说:“前途就是生命。没有前途哪儿来的幸福?这件事我绝不答应!富贵你年龄也不小了,你爱刘芳我不反对,但不能和她结婚!我不允许她进我的家门。”“不进你的家门也好。我到别的地方去。世界这么大难道就没有我们立足之地!”

------

就这样,他和他的父亲不欢而散了。

听了儿子的话,薛书记十分为难。但他还是不同意儿子这么做。他这样太危险了!这时他才明白,他儿子还很年轻,不懂事,太不懂事。在人生的道路上才刚刚开始。他痛心地对他喊道:

“我的孩子!我亲爱的孩子!请你在人生的道路上让我再领着你走一段,以后你就会明白你爸爸的一片苦心了!”可是,他得到的回答是:

“不必了,爸爸。我相信我是对的,我会走我的路!”

薛书记绝望了,他终于绝望了。于是他又想到刘芳。她既然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孩子,她就应该懂得:她如果成了他家的儿媳妇,将会对他们一家带来多么大的灾难。如果他能把自己想的那些道理以及后果对她讲一遍,他想她会明白的。到了那个时候,刘芳就会想:自己为什么这样自私呢?为了自己的幸福,让人家一家子不得安宁,不和睦,不团结,这又何必呢?而且因为自己的高成分会影响富贵的前途,会毁掉他的一生。如果刘芳能这样想就好了。她就会自动地离开学校,离开富贵。最好让她离得远远的。自己的目的不就达到了吗?

到底生姜还是老的辣。当晚他就给刘芳写了一封长信。信上有政治上的大道理,有他的亲身经历和亲眼看到的事实,也有乞求她的话。他求她,让她离开富贵,更不能和他结婚。这样会毁掉他的一生。他请她看在他是富贵的爸爸,看在老人的苦苦哀求的分上放过他。第二天,他让办公室把信交给刘芳。

这封信果然起了很大作用。刘芳是一个极聪明的人。她并不了解她如果成了薛家的儿媳妇,会给他们家带来如此大的灾难。她才二十岁,还很幼稚,她才刚刚踏入社会的门槛,她不懂得政治斗争就这样残酷。以前她只在政治课本上学过,而现在她终于尝到社会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当然薛书记在这封信里对阶级和政治的论述是相当精辟的。他为了他的儿子和他们一家,一定会把问题讲的相当严重。要不在一夜之间,刘芳就从学校里消失了。桌子上只留下一个纸条:

富贵同志:

我走了,再见!

                            刘芳

你知道富贵见了这个纸条会怎么样吗?他一下子傻了!他几乎昏倒在刘芳的房间。他很纳闷,他痛哭欲绝。他回到家里,爸爸妈妈像没事人一样,仿佛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他对他们说:

“刘芳走了!”

薛书记虽然看到儿子心里非常痛苦,他很难受,但他还是庆幸自己做对了。这种效果他十分满意。不过他还是装做什么事都不知道的样子说:

“走了,为什么呀?我想,她没有理由,她不应该这样……”

最后他还是违心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富贵大声地喊着、哭着从家里跑出去。

他骑着自行车一路喊着、哭着来到刘芳家里。他一进门就喊:

“刘芳,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要走,我不拦你,可是你总得见我一面!刘芳,你出来!让我知道你为什么要走?让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刘芳的爸妈听见哭声,急忙从屋里跑出来。

“富贵,好孩子,你不要这样,当初你就不该把她叫到你们学校里去!你知道她和你就不是一路人!你把她忘 了!她不值得你这样!如果你把她娶到家,会让你们一家不得安宁!”

“你说什么?妈妈。”富贵的两只眼睛瞪着刘芳的妈妈。“难道我妈妈来过,要不就是我爸?”

“没有。富贵,他们一个也没来过,我只是这样想。我们家你也知道,我们的成份不好,你要娶了刘芳会给你们家庭带来麻烦!她不能做你的媳妇。你还是找一个贫下中农的姑娘吧。

“不会的,我不怕!我什么都不!我只要和刘芳在一块!爸、妈,你们一定是把刘芳藏了起来!爸、妈,我求求你让刘芳出来,让我们再见上一面!如果她远走高飞,我一定要找到她……”说着就大声哭起来。

这时刘芳藏在北屋里,门外锁着。富贵的话她听得清清楚楚。她流的眼泪不比他少。她真想跑出去抱着他痛哭一场,安慰安慰他,可是她不能。这时她忽然想起薛书记的话:

“刘芳,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如果不是你的家庭成份,我真的喜欢你这个儿媳妇!可是我又不能答应你们这样做!刘芳,我求求你!别再和我的儿子在一块了。你如果成了我家的儿媳妇会给我家带来灾难!我希望你远远地走掉!永远消失……”所以,她只能忍受内心的痛苦。她现在和富贵一样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

“富贵?”她的爸爸说话 了。“刘芳昨天就去了西安她姑姑家里去了。她要在那里生活一段时间,也许是很长时间,她回不来,也不想回来。我劝你还是回去和你爸妈好好过日子,不要耽误了你的前途!”

“狗屁前途!”富贵说。“爸、妈,你写信告诉刘芳,我今生非她不娶,让她不要嫁人,我等着她!”

下午,他从刘芳家回来了。

 

                                             结婚

 

 

五年过去了,富贵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他不敢相信刘芳就这样绝情。五年来,她竟连一封信都没有给他写过。他对她的消息一点儿也不知道。他多次到她家去打听,她爸妈什么也不告诉他。后来他明白了:她那么聪明,那么漂亮,在城里生活又那么优越,她一定是看不上自己了。自己在农村当一名教师,有什么了不起……她一定把心变了。很快,他就和另外一个姑娘结婚了。

结婚后不久,他们俩就生了个女孩。又年过去了,没有料到这个女人得了癌症。尽管他俩感情不怎么好,但病还是要看的,于是他们就来到西安。

在西安的医院病房里,让薛富贵万万没想到的是,原来给自己妻子病的大夫正是刘芳。这让他感到万分惊喜。当他看到刘芳戴着大口罩走进他的病房的时候,他的心几乎快要跳出来了。为了照顾病人的情绪,刘芳暗示了他一下,让他不要太冲动。后来他来到刘芳住的房间,他一下把她抱在自己怀里哭道:

“刘芳,你的心好狠啊!年来你为什么连一封信都不给我写?你知道,自从你写了那么一个简单的条子走了以后,你知道我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吗?我每天都在想你!我想给你写信但不知道你的地址。你让我想得好痛苦呀!我知道你很优秀一定是看不上我了,所以我结了婚。我对不起你!我违背了我对你的承诺!我很后悔!你骂我吧!你打我吧!

刘芳心里也很难受,她也哭着说:

“我何尝不知道!我的日子也不比你好过多少!前几年我们家的成份没有改,我没法给你写信;后来我爸爸平反了!地主的字眼永远消失了!我们一家也和常人一样了!我心里非常高兴!我真想一下子飞到你的身边!和你结婚!给你生个儿子;从此,我们永远也不分开了!可是听爸妈说,你已经结婚了。为了不打扰你的生活……”

“啊!原来是这样。”富贵说。“刘芳,我对不起你!我真的很后悔!我原来说过非你不娶,我要一直等你!可是我没有这样做。我错怪你了,我认为你那么漂亮,又有才干,一定是留恋了城市,看不起我了,把我忘了,所以我才结的婚……刘芳,我不是人!我真的对不起你!那么,你呢?现在过得如何?”

刘芳见问,她显得非常慌张。她不知该如何回答他才好。因为她现在还是独身,她还没有结婚,她一直他;可是她又不能对他说。因为他现在已经结了婚而且还有了孩子。她怕他冲动,说什么都都为时已晚了。

“怎么,不好回答吗?”富贵说。“不好回答就别说了,我也不想打扰你们的生活,就象你当初不想打扰我的生活一样。”

“不,不是这样的!”刘芳说,“好!我回答你。自从我离开你以后,不久,我考上了陕西省医科大学,毕业后分配在这个医院里工作。前年我们结了婚,可是我丈夫到外地出诊出了车祸,不幸去世。现在我还是一个人生活。”

富贵听了十分感动 。他说:“刘芳,我们为什么这样命苦!老天爷为什么这样对待我们?”说着又问:“我妻子的病好象很严重,对吗?”

“已经到了晚期,你为什么不早些来呢?”

“谁知道呢?她又不说,我如何知道,也许是耽误了……”

刘芳听他的话音便明白了:原来他并不喜欢她。

在西安待了半个月,富贵就领着妻子回来了。半年以后他的妻子就去世了。

一年以后,富贵见他和刘芳结婚的条件成熟了,他立刻给她写信向她求婚。她答应了。一九八二年春节的一天,他们在家乡举行他们一生中第二次婚礼。晚上,就是那个洞房花烛的夜晚,富贵看着自己的媳妇哭着说:

“刘芳?你是刘芳吗?你真的是刘芳吗?我不是在做梦吧!”

真的,他们的婚姻经过了那么多坎坷,那么多的磨难,那么长的时间等待,现在终于结合了,这真的让人不敢相信。现在他可以放心了,他俩永远不会再分开了,他们再也不会为成份问题而担心了。

富贵见刘芳今天晚上更加漂亮,更加迷人!他要她赶快把衣服脱掉,他等不急了!可是,刘芳好像很害羞,她还象个小姑娘似的。富贵说:

“刘芳,我们都是过来人,还害羞什么?你不是还要给我生个儿子吗?收获就在今天晚上!”

他亲自给她把衣服脱掉,亲自把她拉进自己的被窝……可是他发现刘芳很难堪,她一直很害怕他……好像不愿意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但又不能不承担这个义务。她一直很幸福、很快乐地对富贵说:“富贵!我亲爱的人!我很害怕,但我又不能拒绝你;我想让你放过我,我们以后的日子很长?有的是机会,何必在这一夜呢?可是我又不忍心……”富贵笑着问:“刘芳?你为什么这样惊慌?我想你不应该这样。你已经经过一次。你和你的丈夫在一块生活了两年,难道这两年就没有同过一次房吗?今天你好像还是第一次。难道你没有结过婚?你是在骗我?”刘芳怕他发现自己的秘密只好忍着。“看你想到那儿去了?”她说。“我是过来人,我结过婚。只是时间长了点有些不适应”“谁说的!”富贵笑道:“人常说久别如新婚。你已经两年了还等甚么?我想你应该比我更急。快来吧!别还像姑娘那样羞羞嗒嗒!难道你还是个姑娘吗?”刘芳听了他的话心里还真的觉得好笑,她想:富贵?你这个笨蛋!傻东西!难道你还感觉不出来你怀里抱着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吗?它从来没有让任何一个别的男人接触过。她真是第一次。你真有福气!她的身子是干净的!她真的还是一个处女。这十年来她没有一天不想你的。她为你没有少流眼泪。可你却背叛了她!偷偷地结婚了。你觉得你对得起她吗?她等了你十年。这还不够吗?现在她让你等几天你都不答应。那么我等了你十年这十年她是怎么过来的,你想过没有?笨蛋!你真是个大笨蛋!她真想把这些心里话都说出来可是她没有。她怕他伤心。因为她爱他。过去的那些错不是他造成的,也不能怪老人。是那个时代的原因。女人的心肠都很软。她被他缠的没有办法,只好忍了。最后,她什么也不说。虽然有点难受还是接受了他。她乖乖地躺下等着他动作。富贵是过来人。他发现刘芳确实不对劲!他能感觉出来刘芳还是处女。她还是一个姑娘。他忽然把刘芳拉起来问她:

“刘芳?你根本就没有结过婚?我能感觉得到!你还是第一次,对吗?”

刘芳便哭起来。她立刻泪流满面。他终于感觉出来了。

“刘芳,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为什么要骗我?你本来就没有结婚,你为什么要说你结了婚?”

“是,我撒了谎。”她说,“当时在西安,我怕你太冲动!即使我说白也没用,你已经结婚了!所以我骗你说我结了婚,丈夫死于车祸,其实我没有,我一直没有结婚,我一直在等着你!因为你在我家里说过:‘我今生非她不娶,让她不要嫁人,我等着她!’我相信你的话,我相信你会娶我!”听了刘芳的话,富贵能不感动 吗?新婚之夜,这种感动 让他们流了许多眼泪!他俩真的抱头痛哭了一夜!

第二天,薛书记早早起床了。他现在已经退休。他看见刘芳就觉得很愧疚。他对她说:

“刘芳,我对不起你!在你和富贵的婚事 我犯了一个让人不能原谅的错误!我万万没有想到形势会变得这样好!是改革开放救了你们!是改革开放让我们一家团圆了!我们要珍惜这个时代!”刘芳听了笑道:

“爸,怎么能怪你呢?历史已经过去,今天的时光才是最珍贵的!”

“你说得真好!”薛书记说。“我给你写封信的事你没有富贵说吧?

“爸爸!我们已经成了一家人了,你觉得有这个必要吗?对他说还有意义吗?”

薛书记很感动 !他感慨地说:

“啊!?刘芳,多么聪明的姑娘啊!”

3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他的关注

暂无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