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紫竹拂月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434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寒香梅

热度 1已有 72 次阅读2016-12-6 11:55 |个人分类:父母|系统分类:心情日记| 煤油灯, 柜子, 两件, 毛巾, 衣服

(三)病来山倒

倒是香娃儿被哥的声音一下子惊得清醒了,听到哥的话急忙问哥:“老汉儿咋了吗?”

“我们就要放工回屋头的时候老汉儿突然栽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我吓坏了,张叔喊了声‘赶快去医院’我才明白过来,背起老汉往镇上跑,张叔、李叔扶到老汉跟着跑,跑到半路,张叔说我跑得太慢,就让我先回来给妈说带些钱和粮票到镇上医院去找他们,他们轮流背老汉儿先去医院。我就赶忙跑回来,可你们都没在家!正准备下去找你们,你们刚好回来了。”

妈妈僵了一下但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她知道她不能倒下,至少是现在不能倒。她把幺妹塞给香娃儿,跑过去打开屋门,摸索着点着桌上放的煤油灯,将柜子里将所有钱和粮票都拿出来装到衣兜里,对跟进来的民娃儿说:“你快去灶屋拿脸盒、碗筷。”又拿出单子包了两件山根和民娃儿的衣服,又从馍篮里拿了两个菜团子,嘱咐站在门口抱着幺妹儿的香娃儿:“灶屋有做好的面糊糊儿,你带着幺妹儿先吃,吃完关好门早些睡觉,我到那儿安排好你老汉儿就回来。”说完边向外走边喊:“民娃,你拿好没得?快走喽!”

民娃儿在灶屋摸索着找到脸盆毛巾,又摸着拿了两副碗筷放进盆里,叮叮当当地走出来,见妈妈已走出院门,赶紧跟了上去。

太阳躲在群山后已完全闭上了眼睛,民娃儿和妈妈在隐隐的月光中拉着手,顺着不平的小路跌跌撞撞地小跑着,约摸一个小时,终于来到了镇上,远远望见了医院的泛黄的灯光。民娃儿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来来回回跑了两个小时,加上干了半天活水饭未进,此时又累又饿,胃里似有人揪着拧般隐隐作痛。妈妈也累得气喘吁吁,额头上渗出密密的汗珠。夏末秋初,群山环抱的小镇晚上已有丝丝凉意,两人跑得都出了汗,此时风一吹,一阵凉意袭来,只嫌衣衫单薄。妈妈从包袱里摸出一件衣服给民娃儿披上,看他累的样子,心疼地说:“民娃儿,累坏了吧?再忍一下,马上就到了。”民娃儿没说话,放下脸盆把衣服穿上,拉起妈妈的手继续向前跑去。

他们刚到医院门口就见张海迎了过来对他们说:“你们可来了,山根已经送到急救室了,李江在那儿等着,让我来接你们。”说完带着民娃儿和山根走向里边。

民娃儿和妈妈跟着张海走到急救室门前,护士正在对李江说着什么,李江一见他们赶紧迎上来说:“嫂嫂,医生已经对山根进行了紧急抢救,现在已稳定住了,一会儿就出来了。护士说山根需要住院再观察几天,让赶快去交钱。”

“多少钱呀?”妈妈听到山根的病情已稳定了,稍稍松了一口气。

“不晓得,护士刚给我一张单子,让去交钱那儿问。”李叔说着递给妈妈一张纸。

“民娃儿,你在这儿等你老汉出来,我去看看。”妈妈说着把包袱递给民娃儿,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民娃儿看妈妈转个弯不见了,把脸盆放在地上,抱着包袱蹲在地上,额头上冷汗直冒。李江看民娃儿脸色不对,忙问:“民娃儿,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肚子有点疼。”民娃儿强忍着疼说。

“准是饿的,你们带吃的了吗?”李江问。

“不知道。”民娃儿使劲用包袱顶在肚子上。

“打开包袱看看你妈带吃的没有?有的话吃点就好了。”张海叔说。

“恩。”民娃儿忍着痛直起腰,把包袱放在腿上打开,见包袱里有两个菜团子,就拿出来递向张叔、李叔说:“张叔、李叔,您俩个背我老汉儿跑了这么远,一定也饿了,你们吃点儿吧。”

“好娃儿,叔不饿,你吃吧,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李江推回民娃儿的手。

“是噻,民娃儿,你快吃点儿吧。我们年龄大,少吃一顿没啥。你不吃可不行,身体要亏噻。”张海也附和着。

“恩,那我就吃了。”民娃儿大口地吃着菜团子,虽然又凉又硬,却觉得好吃极了。

三口两口吃完一个,民娃儿还想再吃,但一想妈妈肯定也没吃饭,就停了下来。这时妈妈跑了过来,喘着气说:“我带的钱不够,得回去一趟。”

“差多少钱呀?”李叔问。

“他们说得交三十块呢。我……我没带那么多。”妈妈支吾着说。

张海看着山根妈妈为难的样子,思索了一下,说:“嫂嫂,我跟你回去一趟,民娃儿和他李叔在这儿守着,我屋头和他李叔的屋头都不知道发生这事,我回去通知一下,免得家人着急。顺便看下能不能凑些钱来。”

“恩,就这样办吧。”李江点点头说。

妈妈感激地看着他们俩,眼眶有点湿润地连连道谢:“真是麻烦你们喽,等山根好了,一定让他好好谢谢你们!”

“嫂嫂,我们快走吧。”张叔说。

“民娃儿,包袱里有菜团子,你和李叔吃吧。还有粮票和钱,要是能买吃的就买一些给你李叔!”妈妈边向外走边叮嘱民娃儿。

“我晓得。”民娃儿应着,目送妈妈和张叔走出医院。

妈妈和张叔回到村头已是深夜。

妈妈说:“张海,你先回屋头休息,我去李江屋头给他婆娘讲下情况,让她莫着急。”

张海说:“嫂嫂使不得,你来回跑了那么久一口气还没喘,而且一个女人家走夜路不方便塞。你先回你们屋头休息,我先去李江屋头报个信,明天一大早我们就去医院。”

妈妈想了一下说:“要的,那就辛苦你了哇!”

张海说一声“嫂嫂莫要客气”,就匆匆向李江家奔去。
1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