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小说】火

热度 2已有 20 次阅读2022-1-13 14:45 |个人分类:风花雪月|系统分类:短篇小说

“没有什么比为爱而死更光荣的了。”
——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1

后来,他不止一次想过,如果能预知未来,那个下午他还会如此轻松地走进那个超市吗?

可是当时,空气中没有任何不祥的气味,连阳光和风都和平常一样,轻软得漫不经心。走进去的时候,由于刚从太阳底下出来,他的眼前一片昏暗,没有注意到她。等他把手里矿泉水递过去结账的时候,对上了她抬起的眼睛,心里“咯噔”一下。

他来到这个小镇,是因为去省城投奔老乡。老乡忙,让他自己随便转转,工作的事不急。他查了一下地图,省城旁边有一个古镇。虽然他知道那很可能是在现代人的功利心驱使下一夜之间拔地而起的东西,地球上的存在时间不会超过宣传海报上声称的百分之一,但是决定去消磨一下时间。

闷罐一样的中巴车终于停止颠簸,他从昏睡中醒来,来到了久违了两个小时的阳光下,却发现周遭与一个古镇该有的风貌相差甚远。电子地图告诉他,这个地方与古镇一字之差,却一个在省城的南头一个在省城的北头,相距足有百里。

他走进超市,是为了缓解一下睡梦中烦了他一路的焦渴。但是他看到那双眼睛时候,喉咙里焦渴消失了,心里却渴起来,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才是他来到这里的唯一原因。

他觉得胸口有点热,像是有微弱的火苗在跳动。他不知道是什么打动了他,是那双受伤的母鹿一般温柔哀婉的眼睛,那张白皙秀丽的脸,那双同样白皙灵巧的手,还是左眼周围和手腕处的清晰可见的淤青……反正在他付款的时候,已经改变了立刻回省城的想法,准备在这个镇上找个工作了。

2

根据从她那里得到的信息,他在镇上的家具厂里找到了一份工作。

进家具厂没多久,他就听到了许多关于她的闲话:虽然主要靠她打理,但超市不是她的,是她婆家掏钱开的;她不是本地人,是她老公在南方的时候领回来的;她老公没什么能耐,成天游手好闲,打牌、喝酒,和许多女人不清不楚,还经常打她,开头她公公婆婆还劝劝她老公,时间一长,也就不管了,还怪她管不住自己男人,把家里的钱都挥霍了……

有人说她挨打是因为她太老实了,人善被欺马善被骑,这样委屈求全,她老公不有恃无恐才怪;有人说,就她那种女人,活该欠揍……她是什么样的女人呢?没有明说,但言外之意,好像她的品行有问题似的。

别人议论她的时候,他很少插言,但是心里的那团火却在愤怒地燃烧。他心疼她,为她不平,觉得她不应该成为别人的谈资,不应该这样逆来顺受,她应该过上更加幸福的生活……这团火让他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只有当面对她的时候,心里的火苗才会平和下来,让他感到如沐春风般的温暖。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不停地去她那里,明明家具厂旁边也有超市,还要舍近求远。他觉得自己像是中了她的毒,她的笑、她的泪、她的声音、她的气息甚至她的影子就是解药。可是哪怕刚从她身边离开,所有的解药都会立刻变成毒药,使他不得不想获得更多的解药,于是又中了更深的毒……

他问自己:他是爱上她了吗?怎么可能!他对她几乎一无所知,而且她还是一个有夫之妇。他要爱上,也应该那些身家清白、能给他幸福未来的女孩子,他爸还等着抱孙子呢!哪怕网上那些能只给他一夜欢愉的女孩子也好啊。她能给他什么呢?她能给他的,好像只有那团被她的毒滋养而不断壮大的火。

可是,他不需要她给自己任何东西。

他像第一次见识爱情的少年那样,全部的愿望只有她能幸福快乐。因为只有这样,心里的那团火才会芬芳地温暖他;哪怕她受一点点伤害,那团火都会变得无比邪恶,滴着绿色的毒液灼烧着他的每一个细胞。

他每一天的时间,除了上工和睡觉,都在她的超市里了。

3

当她记得他时,他已经是超市的常客了。

他来超市,自然是买东西。有时是一瓶饮料,有时是一盒烟,有时是其它的什么。他和别人不一样,付完了钱不会急着离开,而是靠在柜台外面把刚买的东西打开,慢慢地喝着,吃着,温柔地看着她,和她聊天。

她喜欢和他聊天。如果不是他,陪伴她的常常只有空旷无比的寂寞。她喜欢他看自己时眼睛里跳动的那团火,让她感到温暖,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可以被温柔对待的人。

最开始的话题都是关于他的。他从哪里来,家里还有什么人,为什么来这里,多大了,有没有对象,等等。

后来,关于她自己的话题渐渐多起来。

她带着梦幻般的微笑讲起自己的童年,讲她家门前曲折的青石板路,高大的皂荚树,横跨小河的石拱桥,桥下欸乃划过的乌篷船……讲她怎样和小朋友一起在河里捞鱼摸虾,偷摘邻居家的柿子,怎样因为掏鸟窝而从树上掉下来磕破了脑袋——

“喏,你看,现在还有疤呢!”说着,她撩起刘海,露出了白嫩的额头。他的脸凑上来,眼里的火一下子熊熊燃烧起来,温热的呼吸喷在她的脸上。她以为他会亲吻那个淡红色的疤痕,心猛烈地跳动起来。可是没有。她隐隐地有些失望。

她有时遏制不住内心的愤怒,说起她的老公怎样又馋又懒,家里的事从不伸手,每天只知道跟她要钱;怎样把从外面女人的脏病传染给她,她花光了这些年偷偷攒下的所有私房钱才把病治好;怎样每天都是天亮了才回来,一身的酒气、别的女人的香水味、棋牌室里浓重的烟味,还会因为在酒友或别的女人那里受奚落了,或者打牌输了,就把怒气发泄在她的身上……

她讲这些的时候,他眼睛里的疼爱和怜惜,让她温暖又感动。

可是有一天,他吓着她了。头一晚上他是夜班,她刚开门他就进来了,像往常一样帮她整理货架。这时,她老公醉醺醺地回来了,看到他就火了,把她推了趔趄,骂骂咧咧起来:“**,烂货,成天不好好看店就知道勾引男人……”

他眼里刚才还平和的火一下子暴烈起来,他像头发了疯的野兽一样扑过去,揪住了她老公的衣领,要不是她拦着,他的拳头肯定就挥下去了。他的老公,一改刚才的凶相,泥一样瘫软了下去。

“姐,你为什么要把自己一辈子搭在这样一个男人身上呢?不能跟他离婚吗?”等她把老公安顿好,从后院出来,他急切迎上来说道。

对了,虽然他比她大两岁,但是他一直叫她姐。开头她还觉得别扭,后来也由他去了。

“我家的事你不懂。”

“怎么不懂?姐,你的事我全知道——你不能任由他这么欺负,跟他离婚吧!”

“离婚?”她不知什么激怒了她,是他的站着说话不腰疼,还是他的话刺中了自己懦弱和无奈。她的火一下子窜了上来:“你谁啊你管我的事!你管得着吗?”

他眼里的火苗一点点暗淡了下去,什么也不说,开门出去了。看着他黯然的背影,她有点愧疚,却什么也没说。她知道他喜欢自己,可是离开自己才是对他更好吧。

她以为他再也不会来了,没想中午的时候他就笑嘻嘻地推门进来了,手里还拎着从饭店带来的饭菜。打开一看,都是她喜欢吃的。

有他的火光温暖着,真好!

4

是啊,他有什么资格干涉别人的事呢?

可是他就是看不了她哪怕受一点点委屈,怎么办?很快他就想明白了,既然他没法减少她的苦,那就想办法给她增加点甜吧,哪怕只是一瞬间的快乐呢,也好。

可是他还是高估自己了。

在那之后大约一个月,也是头天晚上夜班,第二天一早他就去她那里。她开门的时间比以往晚些,脸上带着慵懒的微笑。他还从没看到她这副模样呢。看着她的笑,他也忍不住笑起来:

“姐,遇到什么好事了?”

“啊,没有。”她欲言又止,可是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过了一会儿,接着说,“我也想明白了,既然他不把我当回事,那我为什么还把他当成宝呢?我也有需要,自己快乐不才是最重要的吗?”

“对呀,对呀,姐你终于想通了!”他感到自己心里那团火都雀跃起来。

受到了他的鼓励,她再也忍不住了:

“是吧?只有他能找女人,我不会找男人啊!昨晚姐在网上找了一个帅哥,是来这边旅游的……哦,老帅老帅了,跟明星似的,那身材……活儿太好了,姐从来没有那么舒坦过……体力也好,一晚上我们做了三四次,几乎没怎么睡觉……哎,乏死我了,一会儿你帮我看店,我补个觉……”

开头他还勉强笑着,可是听到后来,再也笑不出来了。肚子被人狠狠捣了一拳,全部的胃液都泼出来,把心里的火一下子浇灭了,一只猫在他的胸膛里不断地抓挠、撕咬,而喉咙却被死死地扼住了,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住处的。接下来的两天,他睡不着觉,吃不下东西,连水都不想喝,脑子里翻来覆去都是她的话:“活儿太好了,姐从来没有那么舒坦过……体力也好,一晚上我们做了三四次,就没怎么睡觉……”还有她说那些话时幸福得微醺的表情,她和那个帅哥在一起的画面不停在眼前晃动……

除了这个帅哥,她是不是还有别人呢?

他这样魂不守舍,干活时废了好几张门板,让一直很喜欢他的老板都忍无可忍了。他再也不能在这个镇上待下去了,否则就不是废几块门板那么简单了,他非得疯了不可。

老乡看到他的时候吓了一跳:“几天不见,怎么这样了,病了吗?”他什么也没说,指了指卧室,进去就一头栽在了床上。

5

他在老乡那里待了一个月,经历了从地狱重回人间的过程。

最初几天的痛苦消减后,他觉得心又热了,微弱的火苗从灰烬里重新冒出来。他开始奇怪自己为什么那样痛苦。是因为她和别人上床了吗?可是她从中得到快乐了啊,他不是一直希望她快乐吗?是因为她是和别人而不是自己吗?好像也不是。虽然他在想着她的时候,身体也会不自觉地产生反应,但是心里却从没有过**——那是为什么呢?

既然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

他想,没准儿这也是个机会,让他可以离开她,爱上一个普通人,从此过上正常人的生活。

老乡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是公司的同事。他看着这个女孩子,眼前晃动的却全是她的脸,心里的火一下子燃烧起来,没有一点的怨念,只有满溢的甜蜜。

他意识到,她就是他的宿命。与其徒劳地想逃离,还不如回到她身边,起码还能给她一点欢乐,保护她不受欺负。至于她愿意和谁上床就去吧,只要她开心就好了。

6

回到小镇这天,和他第一次来的那天一样风和日丽,他的心里满是即将见到她的喜悦。

他不会知道,这将是自己生命里最后的一个小时。

在离她超市几百米地方,他见到一群人围在一起,在听一个年轻人口若悬河地说着什么,几只狗在围观的人们脚下转来转去。

他认识这个人,是开理发店的,长得不错,嘴也甜,很会哄女人欢心,因此艳遇不断。可就有一样,嘴不严,和人睡过之后,必宣扬得世人皆知。因为这个,害得一个高中生喝了**,幸亏发现及时抢救了回来,不然不知道闯多大的祸呢。

看这样子,这家伙昨晚又和谁上床了。

还没等他走近,就听一个老人说:“行了,都说一早晨了,还说!没看那谁气冲冲地回家去了吗?估计两口子又得干架了——积点口德吧!”

“他们两口子哪天不打架,跟我有啥关系?你个老逼登懂什么?你的那东西除了你老婆你用过吗?知道玩女人的乐趣吗?”

老人摇了摇头:“你呀,早晚吃亏在这张嘴上。”

“别理他,接着讲——那个娘们儿真那么骚吗?看着挺正经啊。”围观的人急了,催促那个年轻人。

这他才知道,那个讲的人竟是她!不由得停下脚步。

“可不是?没摸几下,就成水帘洞了,翘着两条腿,身子扭得跟蛆似的……”

他感觉自己的胆像被捅了一刀,满嘴都是苦涩味。他不想听了,准备离开,可是那个人的声音追着他,拼命地往他耳朵里钻。

“……我偏不进去,晾着她,等水干了,一下捅了进去,把她疼的啊,嗷一声,身子一下子弓了起来……”

这时,围观的人都猥琐地笑起来。

那人说得越来越过分,他再也按捺不住,火一下子冲到了头顶。四处张望,看到不远处有个肉摊,便奔了过去。

“我才不管呢,叫得越惨我越兴奋……捅了一会儿,水又出来了,你说骚不?”

卖肉的正在搅肉馅,突然案子前面人影一晃,回头一看,案子上的剔骨刀被人拿走了一把。

“哎,你拿我刀干啥?”

他不理那卖肉的,拿着刀就往人群里奔。那个年轻人讲得正来劲:“……拔出来,一下插到后门里,把她疼地哟……”

他拨开围观的人,冲了进去。

卖肉的在后面紧赶慢赶,到跟前的时候发现,正在白话的理发师只问了一句“你干什么?”就被拿刀的给扳倒了,然后一声惨叫,有根东西被扔到了众人脚底,好像是人胯下那玩意儿。众人呼啦一下散开了。还没等卖肉的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就被一只狗叼了去,别的狗都扑上去抢,瞬间乱成一团。

“哎呀,用我的刀干啥?”卖肉的不停跳脚。可是没人搭理他。这时,理发师又发出一声惨叫,又有两个东西被扔了出来,狗群里又是一阵喧闹。

这时,那个人站起身,卖肉的才看到理发师的下身一片狼藉,污血不停地往外蹿,发出的叫声已经不像人动静了。

那个人坐到了理发师的胸口上,把刀伸到理发师嘴里一搅,粉红色的舌头蹦了出来,又被扔到了狗堆里。理发师身子扭得跟蛆似的,看样子就要疼昏过去了。

卖肉的本以为事情到此为止了,没想到那人往后挪挪,理发师的胸口露了出来,那人用力地捅下去,一下,两下……

卖肉的急得直拍大腿:“这叫什么事啊!你们可得给我作证,刀是他自个儿抢去的,跟我没关系啊!”人们都吓傻了,呆呆地看着这一切,没人理会卖肉的在说什么。

当身下的年轻人停止了抽搐,他筋疲力尽地站起来,把刀扔到地上。他本以为做完这一切会感觉好一点,可是心里还是烧得慌。他想去看她,可是怕这个样子会吓坏她。于是来到公共厕所外面的水池子边上,洗了半天,手和脸好容易洗干净了,可衣服上还满是血,不管了。

他没时间了!他的胸口越来越热,心里的火快把他点燃了。他迈步向超市走去。

这时人们才如梦初醒,相互提醒:“啊啊,别愣着了,快看看还有气没有……报警啊!”

7

老公的拳头一下一下地落到她的身上,可是她不感到疼,心里充满报复的快感,觉得昨晚的一切痛苦都值得了。

门外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有人撞开门冲了进来,喊道:还打媳妇呢?那谁把理发的杀了,现在冲你家来了!

她老公立刻停了下来,眼睛里充满了恐惧和不解。

报信的人还想说什么,往后看了一眼,立刻溜了出去。

他来了?她怀疑自己听错了,真的是他吗?

那天他不辞而别,她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可还是幻想着他能像上一次那样,隔不多久就拎着她最爱吃的东西笑嘻嘻地走进来,叫她姐,求她原谅。可是一天天过去了,还是不见他的影子。她去家具厂找他,得知他已经辞职,不知道去哪里了。

她生命里的光和温暖就这样消失了,把她一个人扔在了冰冷和黑暗里。她开始自暴自弃——既然生活没了希望,就拉着毁灭她的人一起往地狱里坠落吧!

没想到他竟然回来了,还杀了人!为什么,他疯了吗?

他走了进来,浑身是血,轻蔑地看了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的她老公一眼。她以为他要杀她老公,惊恐地喊了声“不要”。他没吭声,轻轻地揪起她老公,推了出去,然后把门关上了。

他带着让她心碎的哀伤来到她跟前,还是那个她熟悉的那个他。她心里的恐惧消失了,但是疼惜又立刻占领了它。

“你真的把那个人杀了?为什么?杀人要偿命的啊!”

“我知道我做错了,可是我不后悔。我受不了他那样伤害你,还当着那么多人羞辱你……”

“你怎么这么傻……不要听他瞎说,不是那样的……我不值得你这样……”她哭了起来。边哭边想起一件事,对于这个情愿因为她而死的人,她其实一点也不了解,只知道他来自巨水,出生在一条叫蔷薇河的街上,他母亲早就没了,他一直和父亲相依为命。“你咋不想想,你要是死了你爸可怎么活啊……”

“姐,没时间了,你听我说。”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热,有东西像是要从喉咙里喷出来了。“我来是想告诉你,以后只要你快乐,想跟谁都行,但是千万不要让别人再伤害你了,我只能替你杀这一个……”

这时,远远地传来了警车的鸣叫声。她的脑子乱得很,无数个念头浮浮沉沉,她不知道该抓住哪个。

她发现自己真傻,为什么还要找那些不相干的男人,他不就是最好的人选吗?她好后悔啊!

“嗯嗯,我知道,我以后谁也不跟,我只跟你……你爸不是想抱孙子吗?我现在就跟你做,给你生个孩子……”一边语无伦次地说着,一边慌里慌张地解自己的扣子。

“姐,谢谢你,没时间了,你听我说完……”他苦笑着摁住她的手。他就要控制不住要冲上来的那股力量了。她感到他的手那么热,像炭火一样。“你和这个男人离婚吧,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岩浆一样的热流不断从胸膛升起来,眼看就冲出他的喉咙了。他不再说话,冲她摆了摆手,然后死命地捂住嘴,踉踉跄跄地撞开门跑了出去。

8

人们正趴在门和窗子上看热闹,他冷不防地冲出来,吓了他们一跳,尖叫着躲开。这时,有细心的人发现,从他捂住嘴的手指缝里冒出了越来越浓的烟,很快,他的鼻子里、耳朵里、甚至眼睛里都冒出烟来了。

他已经什么也看不见了,但是他还是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向前跑。因为他知道,每跑一步,就离她和她的超市远一点——他不想烧到她,也不想让她看到自己最后的样子……

拐过一个墙角,他失去了最后的力气,张开嘴大喊了一声:“姐,你一定要好好的啊……”热流喷涌而出,把后面的话淹没了。

这时,看热闹的人们和刚刚赶到的警察惊奇地发现,他脸上原来冒烟的地方都喷出火来,很快火从他的身上其他地方也冒了出来,整个人被巨大的火焰吞没了!

她听到了他的喊声,但赶到的时候,只看到一团明亮的火焰在热烈地燃烧,散发出比太阳还要强烈的热量。

2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他的关注

暂无数据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