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落雪

热度 6已有 27 次阅读2021-12-20 23:12 |个人分类:山间随想|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雪与森林


雪的飘临总能宽慰着情绪。那一片片鹅毛般的雪花于宇空中飘舞,不一样的斑斓色彩,在装饰着别样的奇幻世界。乌蒙的山峦此时似有等待,以一种坦荡的心境,在迎接着,在企盼着。雪的飘落,张开手掌,袒开胸怀,以火热的情结去恭迎,这一年的回归,毕竟有些迟了。

我想象中的白色绚烂在四处游荡,无需日光便把整个世界都耀得通明。立于落雪的间隙里,心里便有一丝的不洁,都会在这一刻被荡涤干净。此时的整个身躯,仿佛已经幻化成一朵朵雪花,飘零于空,轻轻飘飘,曼妙心间。雪落的日子,总是给人无限空净的感觉,一颗心也仿佛随风飞舞起来,随着雪花落去,铺满整个世界。

雪来雪往,在修饰着世间的灰暗色调。据说,它是天上司职清洁的公差,降临人间,依旧恪尽职守,以职责为先。一朵朵雪花在用洁白,一遍遍地擦拭在世间的角角落落,小而密的雪花充盈在宇世间。“嚓嚓”,一声声细微的音质,痒人心,动魂魄,那只勤劳的小手,细致入微,渐入心灵深处,好像一直擦到那里去了。

雪落的形式看似零零碎碎,却以积厚为原则。当大地上只有一层小薄毯那么厚时,大地起伏的曲线还是很曼妙的,仿佛那里所裹盖着的是一位知心爱人,在甜甜酣睡。当一条大棉被从空中落下,周周正正地捂严了河流山川,这条棉被里的棉,可是最好最暖的棉了。我想的是母亲的手,把这条棉被的棉,一层层地铺絮的完完整整,怕她的孩子被冷寒侵袭到。行囊在背,像一个大大的蜗壳,有了这个行囊,便大胆地向寒山深处走去吧,脚步轻快,有这样的暖,可以驱散无边的寒。

落雪让森林发生着改变。昨天的北风像一头孤狼,站在山巅的最高处嗥叫着,它的统治地位不可撼动。林枝被冻得“嘎嘣”响,迎着风,最前排的树木,都背过身去,以厚实的背去抵御刺骨的寒冷。后面的树们相互依偎,相互取暖,恨不能抱成一团。

没想到,幸福来得太突然,这软软绵绵的大棉被,让整个森林都缩进被窝里,懒懒地睡了一觉。日光大亮,还迟迟不愿醒来。这场雪让森林一下子膨胀起来,原本瘦弱的身材,迅速丰腴起来,一块块肌群凸显着,里面所包含着的力量,在通络着每一条神经。此时的森林变成了超级健美的酷男。

白雪是一位细心的保洁员,是因为职责所在,让它没有一丝懈怠。清洁不留死角,一截截树干是很苍黑的,便想着如何能够清洁到位呢?它便去顺着一阵疾风,把自己变成一支支冷箭,硬是把整个树干都覆盖住。

风起,森林大动。枝条脆弱,折断有声。厚雪踏落,雪粉飞扬,光亮便顺势跳入林间。云杉林的坚挺是不可征服的,尖锥形状是突破厚雪重量的要点,任尔厚雪从天降,都如银瀑一般倾泻而下,收于脚底,如高墙垒砌。

白桦林来自于梦幻的世界。满世界都是重叠起来的白色,不知道该如何区分呢?还是留下个思维空间,去想象吧。坚硬的是树,柔软的是雪,似软还硬的是风。

在这个世界里漫步,是件非常累的事情。怎么就感觉走不到边界,也走不到尽头呢?于是,思想也就没有了尽头。白色还是白色,万丈的白铺天盖地,迷幻了眼睛,迷幻了神经。视觉在传输着错误的导向,让我不断地犯糊涂。碰到坚硬就转个弯,思绪也跟着转个弯。

白桦树伫立在那里,一身光华,纯洁无边。可以障目的东西很多,白雪绝对不是一种障碍。光影的作用,让目光失去了辨别能力,风景被一层伪装所覆盖着。脱去伪装,风景却又不再,这竟然是不能两全的事情。虚幻之中的风景,是以一种非常实际的方式存在着,看风景的出发点,在决定着风景的存在本身。其实,风景的变换是四季的语言,是大自然通用的色彩。以四季的色彩为风景,是世间最朴实的风景了。这片白桦树,春天萌芽,便一片嫩绿。秋天来临,是一片杏黄。此时的白雪覆盖,它们所彰显出的美感,把风景的至善至美推到了日臻完美的境界。白桦林的美,就基于这个基础之上。

身处在这个角度去看森林,却是最完美的。

6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他的关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