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叔洪原创文学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7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眷恋不再是难以割舍的不舍

热度 8已有 87 次阅读2020-12-29 09:41 |个人分类:心灵窗口(散文)|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进步, 变革, 婚姻, 难舍

 

 

 

               眷恋不再是难以割舍的不舍

 

 

                        叔洪

 

 

酷暑在不知觉中就这么消退了,秋天也加快了脚步,冬的脚步声已经传来。茂密的树冠不再那么葱绿,慢慢的开始变黄,有的已经开始恋恋不舍的脱离母体。在冬季到来前,树叶为什么会脱落,是树叶在母体上呆的太久,产生了被困的疲倦,还是吸收母体养分太多,怕造成更大的负担,抑或是母体看着树叶已经长大成熟,应该去独立的生活,怕它再赖在怀抱里变成寄生虫。要长大就要经受磨难和考验,提高自我生活的能力,掌握自己的命运。

猜测只能是猜测,你可知树叶要脱落的真正原因?如果你搞清楚了树叶为什么会脱离母体的原因后,你会为树叶感到骄傲,并由衷的产生一种敬佩之情。在冬季来临之前,树叶之所以会脱离母体,是因为它要把全身的养分反输给母体,以此增强母亲抵御寒冬的能力。

寒冬是个万物萧条,非常严酷的时节,要想抵挡住严寒的侵袭,体内必须储存足够的养分。缺乏养分身体就强健不起来,身体羸弱就难以抵御严冬的侵袭,不仅身体受损,严重的还会丧失性命。为了让母亲的身体更强壮,树叶就自己体内的养分毫无保留的返还给母体,以保证母体养分,顺利的度过严冬,在春暖花开的时候更好的孕育出更多的绿叶。

当树叶与大树分别前的那一刻,你可知道她们是什么样的心情,难舍中的留恋就如同女儿出嫁要和母亲分离,那种难以割舍有谁受得了,痛彻心扉的的女儿必定是紧紧的拉着妈妈的手。出嫁时与母亲分离是喜悦还是难以割舍,有谁能说得清。

不舍,不仅仅是女儿,最难以忍受的还是妈妈。女儿是妈妈的心头肉,是妈妈最贴心的小棉袄。女儿出嫁了,说明已经长大了,妈妈应该为她高兴,这是的必然。出嫁意味着远离,难在朝夕相处,难在每时听到欢声笑语。女儿的一行移动都牵着妈妈的心,心中的不忍是难以割舍的别离。

大树是树叶的妈妈,大地则是大树的母亲。女儿和妈妈的根同生一处,血脉相连,都是母亲用血汗滋养的孩子。

当树叶在无奈中松开小手,悲伤这即将别离的再难相见。悲伤不仅是痛苦,还有感恩的回报和祝福。只有在大雪纷飞到来时,大地就会吸允足够的养分,孕育出新的生命。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树叶难以摆脱与母体的分离,大自然规律强大到难以对抗。从幼年到青年,是由无知莽撞到理智的成熟过程,父母过世的眼泪是感激的成长,让感伤变作无形的激励,脚步会变得扎实有力。

人也和树一样会有别离,经受那些更难以割舍的场景。亲人分别时的恋恋不舍,那种难以割舍就如同心被一只手揪住,心时常被戳痛,就如深秋的落叶。

别离的内容不同,形式各异,感受千差万别,即便是同一形式,同一种内容的别离,也会随着时代的变化有所改变,就如姑娘出嫁时与父母告别,虽然都是同一件事,但在大跨度的时间内,所表现的形式和所包含的内容前后变化之大,简直就是沧海桑田。

上个世纪五十年代末,在我还不懂事的时候,跟着妈妈去参加我一个本家大娘家的喜事,这是留在我印象中比较模糊的,我同辈的姐妹出嫁时的第一印象。在本家姐姐出嫁的那一天,接亲的人到来后,吹吹打打,锣鼓喧天,屋里屋外热闹非凡,每一个人都是欢天喜地,喜气洋洋,把本就喜庆的气氛一下子推到了最高潮。屋里换上嫁妆的姐姐脸上的笑突然不见了,一下子扑到大娘怀里,母女俩包头痛哭,其悲伤的程度令人动容,无论人们怎么劝,悲声就是难止,泪水就如断线的珠子,一对一对的往下掉。

还不懂事的我感到奇怪,大人都说结婚是喜事儿,姐姐结婚应该是最高兴的那个人,可她为什么在这个时刻要哭,悲伤的双肩耸动,伤心到了极点。我搞不明白,既然结婚是喜事,应该笑才对,她和大娘为什么要哭呢?懵懵懂懂的我看着姐姐恋恋不舍地与大娘告别,一步三回头的上了花轿。

迎亲的人把姐姐娶走了,妈妈带着我回家,不解的我问妈妈,姐姐为什么会哭?妈妈说了很多我似懂非懂的话,只影影绰绰记得大意:一个女人出嫁进入一个新家庭,以后的生活是幸福,还是受罪,就要看自己的命运如何了。如果嫁一个好男人,就会幸福,反之就要受一辈子的罪。

我长大后,我同岁的本家妹妹出嫁,因为她没有亲哥哥,只有亲弟弟,给我派了一个艰巨而光荣的任务。在我们老家有个习俗,闺女出嫁换好嫁妆,穿上新鞋后,双脚是不能着地的,得由她的哥哥背着上轿。那时候已经没有花轿了,接亲的是车,我便是那个背她上车的哥哥。妹妹换好嫁妆,我到屋里准备背她时,她却一头扑在她妈妈的身上,大声的哭起来,根本就看不到有泪水从眼里流出,真正的干打雷不下雨。象征性的干嚎了两声后,便把手朝我伸来,我背上她便出了屋。她在我背上满面笑容,高高兴兴的和人们挥手告别。再看我那个婶子,也是满脸的喜气。

这种哭声已经没有了不知嫁个什么人的忐忑,不再包含母亲为女儿以后的担心,其内容的实质已经演变成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表现出在出嫁时舍不得自己温暖的小窝,对马上就要告别母亲羽翼保护的不适应。此时闺女出嫁要哭的内涵只有依恋,与过去那种担心有了本质上的区别。

在我的侄女出嫁的时候,已经进入二十一世纪,出嫁的习俗有了很大的改变,与父母别离时哭的习俗已不被年轻人所认同。在她换好嫁妆,由哥哥背着准备离开娘家时,我听到老人们对她大声的喊着“哭、快哭,大声的哭……”她非但没哭,反而笑着大声嚷嚷着“哭什么哭,这大喜的日子为嘛非得哭……”

为什么姑娘出嫁时的哭会有这么大的不同,这是因为时代不同了。本家的姐姐出嫁时,虽然已经解放,但婚姻还是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为主,婚姻双方并没有选择的权利,婚姻定下来也不能见面,了解更是无从谈起。这种捆绑式的婚姻就成为人生中的一次重要转折,很有赌博的意味。在婚姻的选择权利不在自己的手里年代里,嫁个什么样的人完全靠运气,正所谓嫁瘠随瘠,嫁佝随佝,嫁个扁担抱着睡。也正因如此,在那个女性无力抗争的年代,造成了那么多的女性一生难以忍受的痛苦。

在男权社会,女人没有自主权,没有选择婚姻的自由权,就是男性的附属品,命运不能由自己掌握,嫁什么人听天由命。女子出嫁即使面对前面的凶险,也无力抗争。前途未卜的出嫁,那个女子能不痛心疾首,看着女儿出嫁不只是赴汤还是蹈火,面对这种凶险难卜的情景,哪个父母不是牵肠挂肚。难以左右女儿命运的妈妈,担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在这种肝肠寸断的情况下,怎不泪水涟涟。这是对女儿命运的担心的泪,是对自己未来难料的泪,更是对社会不公的控诉之泪。

到了我们这一代进入结婚年龄的时候,已经是上世纪的七八十年代,新中国成立已经三十年左右了。随着社会的进步,法治的健全,人们思想观念的转变,自由恋爱已成为婚姻的主流。男女青年在婚姻的选择上有了极大的自主权。婚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选自己满意的伴侣,自己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即便不是自由恋爱的经人介绍,在结婚前也有充分的见面时间,加深彼此间的了解。走进婚姻殿堂是在情投意合前提下的水到渠成。这种婚姻的双方都是满意的,嫁给女儿满意的心上人,父母还有必要再担心吗?

对婚后的生活没有了那么多的担心,没有伤心,泪从何来?即便哭,也是做做样子,装出来给人看的,表示对父母养育的感恩,离别时的不舍,展露的是对父母的孝。

再看看现在,不仅有健全的法律的保护,还有各种组织对妇女做后盾,自由恋爱不仅成为一种风气,而是一种追逐的时髦。婚姻完全由自己来掌握,爱的人是自己追来的,是经过千挑万选后确定的,不仅是自己的意中人,更是自己最满意的那一个,出嫁时怎么能不高高兴兴。

现在的生活提高了,不再为开门七件事过日子犯愁。不仅吃的健康,穿的时尚,出行有车,冬天暖气,夏天空调,还有什么可牵挂,可担心的。不仅生活舒适,更不用为思念母亲而难以相见而担忧,回家看妈妈的事儿我做主,开上自己的私家车,油门一踩,瞬间便到。

每天除了高兴事儿就是高兴事儿的日子里,盼来这喜庆祥和的日子,又何必哭哭啼啼,难舍难离。建立自己的小家庭,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终于盼到了这出嫁的好日子,满心欢喜的漂亮新娘恨不能一步就迈进婆家,一头扑进心上人的怀里,尽情的享受小夫妻的甜蜜爱情。

在这种喜庆的氛围中,笑还笑不过来呢,谁还会哭呢,除非她有……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七日

 

 

 

8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