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叔洪原创文学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78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难道雪已成为一种记忆

热度 9已有 27 次阅读2018-12-28 08:25 |个人分类:心灵窗口(散文)|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x雪, 记忆, 期盼

 

 

 

                 难道雪已成为一种记忆

 

 

                     叔洪

 

 

       雪,是北方冬季一道美丽的风景,不仅是人们心中的向往,更是一种喜兆和期盼。

北方的冬季是寒冷的,到了冬季,雪就是经常光顾的常客。然而,在2016年的冬季却出人意料的没有见到一场象样儿的雪,只在那一瞬间看到了零星飘落的,可怜的雪花。那雪下的,给人一副松懒的样子,显得无精打采的样子,扭扭捏捏,装模作样的,还带有点装腔作势的架势。我抬头看着稀疏的雪花,还没等高兴起来,就见那只为应着景的雪花飘落了几片,又悄然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心中那个感慨不已,难道这雪姑娘真是变得娇贵了,怀抱琵琶还半遮着面的却迟迟不愿一展风采,难道这就算是把这个年份的冬天给打发过去了,连个卯都不愿意正式的点一下吗?没办法,看着渐渐放晴的天空,让我整整遗憾了一个冬季,剩下的也只有叹息的份儿了。

冬去春来,夏过秋至,转眼间又进入了2017年的冬季。不知是2017年的冬天和2016年的冬天是孪生兄弟,还是2017年的冬天和2016年的冬天商量好了,彼此并肩同行,让2017年的冬季仍然迈着2016年冬天的足迹,坚守着无雪的阵地,努力地继续倔强下去,毫不退让。

面对这到来的一个冬季仍然不见雪花飘落,心生感慨,变得暗淡。不知是因为这冬季的雪不适应了现在的自然环境,还是诚心与人类作对,过于任性的深深隐藏着,老天爷就是不给一个欣赏雪的机会。

我站在窗前,看着一天又连这一天明朗的天空,说不清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难道这真的是二零一六年的余毒未尽,亦或是二零一七年的追随坚守,给人的感觉就是琢磨不定。不知道是我们对雪有所得罪,让雪对我们人类产生了记恨,还是雪故意与我们为难,抑或是跟你看个较大的玩笑,就给你个满腹的失望,却也无计可施。

难道说真的让雪在人们头脑中的印象彻底地毁灭,只存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想到此,不得不深深的,不得不无奈地发出一声长叹,仰天大呼:雪……啊……

在我的记忆中,小的时候的冬天的雪不仅多,而且下的很大,记忆中的最大一场雪下的大到惊人的程度。灰蒙蒙的天空中,鹅毛大雪扑簌扑簌的降落时发出的声音灌满双耳,自天而降得狂撒下来。那种张狂的架势,就像是北方人豪爽性格的特性,绝无矫揉造作之意。“燕山雪花大如席”,有什么了不起,在这里你会显得黯然失色。

硕大的雪花飘如飞,一团团,一簇簇,飘飘荡荡,悠悠摇摇,潇潇洒洒,轻轻盈盈。一朵朵雪花,像似身着洁白舞裙的美丽天使,翩翩起舞,前仆后继,纷纷投入母亲的怀抱!

你看那雪花,大的如洁白的玉兰花,由天女自天而散,铺天盖地;有人说,她是月宫中走来的婵娟,嫦娥舞袖满乾坤,把纯洁播撒在大地上;又疑似月宫中的吴刚,捧着从桂树上摘下的玉叶撒向人间,纷纷扬扬。看着看着,雪花像似在突然间改变了形状,变作美丽的玉蝴蝶,边舞边蹈,如醉如痴,前仆后继,你追我赶,不甘落后;朦朦胧胧的天空中飘撒而降的,又像漫天飞舞的蒲公英,落地后堆积成了厚厚的棉絮,让人看着从里到外的舒服。

雪下的之大,时间之长,足足下了两天一夜才停止。早晨醒来,放眼望去,房上屋下,院中路上,到处都铺着厚厚的白絮,严严实实,好一派银装素裹,真正的千里冰封,万里雪飘,一派喜不自胜的北国风光。

雪终于停了,扫完院中积雪的大人们,拿着铁锨纷纷走出家门,你一锨,我一铲的清雪通路。雪地上因清出行走之路而堆积在两边的雪,像高高垒砌的墙,没过我们小孩的头顶,走在里面看不到两边,走路就像穿胡同一样。

我们奔跑着在里面穿越,蜿蜒曲回,尽兴探幽,不亦乐乎。回旋环绕在路上,只能见到用雪堆起来高高的墙,有一种被封闭的感觉,隐身其中,扑簌迷离。感到新奇的我们,在大人们铲出的雪胡同里,在蜿蜒曲折雪墙里到处乱转着跑。孩子们前跑后追,相互追逐着捉迷藏。整个一个冬季,天天如此,一直玩到天暖雪化,雪胡同里满脚的泥为止。那是一个疯玩的冬季,一个令我们难忘的冬季,那种感觉真的叫痛快淋漓,真真正正感受和享受到了雪世界给我们带来的快乐。

这是我的记忆中见到过的最大的雪,在以后的几十年中虽然也常看到雪,但却再没见到过如此大的雪。令人遗憾的是,最近几年,不仅仅没看到过这么大的雪,甚至于连小雪都很少见到。比如过去的2016年,和正在经历中的2017年。

       我国幅员辽阔,南北气候相差很大,尤其是冬天的气温尤为突出。雪是北方独有的天气现象,在南方是无缘相见的。我年轻的时候当兵入伍,战友们来自五湖四海,大江南北,长城内外的人都为了保卫祖国的安全的共同目标,聚集在铁打的营房里。到部队的第一年正是冬天,有一天,阴沉沉的天空中突然飘起了雪花。雪对我们这些生长在北方的人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了,那绝对是见怪不怪,根本据没当回事儿。但对于南方的战友来来说,那绝对是大开眼界,惊喜的他们就跟看到外星人一样。那些生长在南方的战友见到天上下起了雪,一反常态的把那种南方人温和,沉稳的性格抛到九霄云外,一个个都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异常,纷纷跑到操场上,仰着脸,伸出手,体验那种雪落在身上的感觉。

雪越下越大,当地上有了积雪下的时候,我们北方人便对他们传授玩儿雪的绝招,告诉他们玩儿雪最开心的方法是:倒在雪地上打滚。我们本来是出于拿这些从没见过雪的南方兵找把乐的心态,没想到歪打正着,正中他们的下怀。这些南方兵听到我们的建议后,一个个乐的手舞足蹈,竟然按照我们所说的,真的倒在雪地上打起了滚。这一打滚不要紧,竟然滚上了瘾,一个个在雪地上滚来滚去。我们怕他们被冻坏,大声的喊着让他们快起来,可他们就像是没听到一样,都不愿意起来,在雪地上直滚到听到吃饭的哨声,才意犹未尽地爬起来朝饭堂跑。

我喜欢雪,对雪情有独衷。洁白的雪代表着纯净和纯洁,纯洁和纯净是人们的追求和向往,受到人们的赞美,更是人们的期盼。如今想见却见不到,难道真的让这种纯洁和纯净远离我们,把这种向往变成摸不到的浮云,让这种期盼变成无休止的等待。

飘舞的雪花寄托着人们的希望,这种等待是人们的期盼,在农民心中尤为重要。在她光临大地的那一刻,预兆的是来年的大丰收,这种昭示将让农民欣喜异常。而如今,这种预兆却迟迟的不露端倪。这么长久的隐藏而不肯露面,难道真的把这种预兆变成空渺的虚盼,落得个竹篮子打水。

向往也好,等待和期盼也罢,都带有希望和美好向往的含义,只有希望永在而不灭,才会唤起和提高为实现而去努力的干劲。在人们的久盼中雪姑娘迟迟得不肯出现,难道真的让这种纯洁和期盼成为人民心中的一种记忆,再也无法相拥?

       是因为少数的人对自然规律的不遵守,才导致了人们对纯洁的赞美和向往追求的失望,还是这种自然恶化给人类带来的灾难,已到了应该认真地反思,严肃对待的时候了?这种奇怪的天象是不是在对人类做出的惩罚,难道是大自然在警告人类,到了该收手的时候了?

大自然的资源是有限的,她同样要修养生息。如果人类不加限制,私欲膨胀,过度索取,无情掠夺,肆意污染,必定身受其害。不要让人类的自私和贪婪毁灭了自己的灵魂,把纯美湮灭在欲壑之中,而最终去经受无休止的痛苦。

       二零一六年的天气的确有些反常,这种怪异的状况简直到了令人惊讶的程度。在二零一六年“腊八”的这一天,夜间的最低温度竟然在零下一度,而到了“腊九”夜间的最低气温达到了令人震惊的零度。这种天气状况真的让人大跌眼镜。如此高的温度,雪从何来?郁闷得我一天比一天的情绪低落。这雪姑娘迟迟不愿光临的原因,并非怀抱琵琶半遮面,而是把面遮了个严严实实,心里想见,却又无法出来相见了。为什么会这样?

一年之寒在三九。到了二九快进三九的节气,出现这种奇异的现象,可谓是“开历史之先河”了,难怪这个隆冬一点寒意都没有,难道这个冬天就这么不寒不冷,温温嘟嘟的过去了吗?

       一月五日是小寒,历年的一年中的低气温在大寒和小寒两个季节里出现,而更多则出现在小寒季节,其寒冷程度一般会超过大寒,是一年中最冷的季节。这一天也是腊月的初八,在北方的俗语有“腊七腊八冻掉下巴”之说,可是这一天夜间的最低气温只有零下一度,难怪雪姑娘避而不见,她怕的是在这种温度下出现,自己会遭到无情的毁灭。

气温降不下来,雪姑娘的身体是软绵而无力地,你让她如何翩翩起舞,被恐惧心理压抑着,雪姑娘的优势无法发挥。雪姑娘即使强拧着出现,连腰身都无法伸展,不是老牛掉进井里,就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怎能欢欣,更别提翩翩起舞了,岂不是有点强人所难。还是罢了吧,我们不要太残酷了。

既然天气无常,还是让她多多的休息,权当是调养一下身体,恢复一下也是的好。人在生病的时候都需要治疗调养,好好静养休息,以此得到恢复。这对她来说更是如此,不要再一味的催促啦,与其损毁了身体,还不如静心等待的好。

雪姑娘是多么的美丽善良,她不会令人类失望的,她肯定知道人类对她的爱,更会把我们的这份惦念和期盼挂在心间,就如我们忘记不了她一样,她也同样不会把我们忘记。她知道,大地是她的娘家,哪有姑娘不想妈妈,不惦记娘家人的道理。

暂且忍耐一下吧,让她好好的疗伤,等到身体恢复了元气,精神饱满之日,会不请自到的。

会的,雪姑娘一定会光临,在我们面前翩翩起舞——只要你真心相待,期盼总会变成现实……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二日

9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9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李秀亭de专栏 2018-12-28 17:53
一篇很美的散文……
回复 叔洪原创文学 2018-12-29 08:38
谢谢李老师!
回复 雨巷の忧伤 2019-1-11 11:16
2018年年尾,南方也下雪了。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