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卓祥运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554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秋桃花(小小说)

热度 6已有 167 次阅读2018-2-12 10:56 |个人分类:小小说|系统分类:短篇小说

                     秋桃花(小小说)

午饭后,在后山峪煤矿办公室里,矿长杨明山和技术员李相贵在喝茶聊天。他们两个是酒友、棋友、好朋友,关系非同一般。李相贵脑瓜活泛,鬼点子多,且说话幽默,算是杨明山的半个办公室主任,铁杆幕僚。很多情况下,杨明山对他言听计从。

李相贵喝着茶,慢悠悠地说:“老板,得时间我领你去看一稀罕物,保证你没有见过。”杨明山说:“什么稀罕物?”“从咱矿上向西不到百里,有个桃花峪,桃花峪有个暖水崖,那里有一片桃林秋天开花,你说算不算稀罕物?”

李相贵这马屁算拍到点之上了。杨明山是教师出身,好文雅喜风流。且这些年煤矿效益好,身家过亿,更是到处搜罗古董字画、琥珀美玉充填家中。平常喜欢旅游,喜欢摄影,喜欢风景名胜。见李相贵如是说,心里痒痒起来,说:“什么得时间,咱这就走嘛。”李相贵正巴不得,说:“走就走,陪老板看看美景,喝点美酒,风流快活,多好的事?”

杨明山叫上小车司机小路,开上坐骑路霸就走了。车子出了煤矿,一头钻进野猪沟向西开去了。越往西开,山峰越是高峻,林子越是茂密,山路越是狭窄。亏得李相贵路熟,指挥着小路一路往前开。开了一个多小时,杨明山问:“怕是出了县吧?”李相贵说:“早出县了,快到了。”

车子又开了一程,看见路边山坡上有一个小山村,李相贵说:“这就是桃花峪村。”过了桃花峪村二里地,车子实在是开不上去了。李相贵杨明山下车步行,顺小路往前走。约摸走了一里路,见一个山洼洼,李相贵说:“到了,这就是暖水崖。”杨明山看去,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细细看,却发现这个地方十分神奇。暖水崖坐落在大山怀抱,坐北朝南。山崖下有一口半个篮球场大小的水潭叫桃花潭,清水深幽,一股泉水从潭里流出来,叮叮咚咚顺着小溪流出去。潭的周围,散落着十几棵山桃树。时值深秋,山桃树叶子已经黄了,花苞只是稍稍彭大一些,并不见桃花开放。李相贵“哎呦”一声,说:“对不起,老板。我这信息不准确,让你白来一趟了。”杨明山说:“并不白来,这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你看,这里背风向阳,气候湿润,怪不得桃树深秋开花。这还要看年份气候温度,就是一百年开一次,也是很了不起的。”李相贵见老板不怪罪他,反而开导解释,嘿嘿笑着,说:“还是老板有学问。”

杨明山在暖水崖左转转,右看看,用单反相机拍了不少照片。拍够了,和李相贵走下山崖,让小路调转车头,原路返回。车到桃花峪时,李相贵提议,说他的一个表侄女在桃花峪小学校教书,小学校就在桃花峪村边,要不要去喝口茶,休息一下。因为来的匆忙,没顾上吃喝,经李相贵一提,他真的感觉有点渴了,点点头。下得车来,他交代李相贵到车后备箱里搬一箱苹果上去。老板脾气,他不愿意空着手去别人家喝茶。

两个人顺着坡道走了几十米,来到一个挂着“桃花峪小学”牌子的院子前。院子不大不小,有四分多地,方方正正一圈砖墙。院子里三间红砖红瓦北房,两间是教室,一间的是老师的住室兼办公室。李相贵熟门熟路,把老板领进办公室,看见一个女孩子正在洗衣服。看见他们进来,喊了一声:“表叔”,忙甩甩手上的水,起身给他们倒水沏茶。今天可能是周末,学校里静悄悄的,不见有学生上课。

看到女孩子,杨明山不觉眼前一亮。女孩子高挑个,皮肤白皙,眉目清秀,看上去是一个温文尔雅善良淳朴的知性女子。尤其是那双眼睛,像桃花潭一样清澈明净。李相贵忙着给两个人介绍:“老板,这是我表侄女桃花,姓秋,秋桃花。桃花,这是我的老板,后山峪煤矿矿长扬老板。”桃花见到生人,脸颊飞起一抹绯红,颔首问好:“杨老板好。”杨明山回了一句,坐下喝茶。他看看茶具,虽然普通,但干干净净。大叶茶沏得浓淡合适,喝起来非常适口。桃花光是沏茶倒水,自己并不喝,也不大言语,只是静静地听他们聊天。

杨明山教书出身,自然关心教育一些,问了小学校的一些情况。小学校是个复式班,有一、二、三个年级共七个学生。村里四年级以上的学生要到五里外的中心校去上学。因为村里穷,经费困难,各方面条件很差。杨明山对李相贵说:“回去给小学校捐点钱,添置些图书教具桌椅板凳啥的,也算是支持支持山区教育吧。”李相贵说:“哎呀老板,我替孩子们先谢谢你。”看着一大箱红彤彤的苹果,收与不收桃花有些犯难。李相贵说:“给孩子们吃吧,老板的心意。”

回去的路上,杨明山没大说话,不知在想什么。李相贵说:“今个也算没白来,也见了桃花呀。”杨明山说:“什么桃花?”“我表侄女,秋桃花呀。”杨明山“唔”了一声,说:“好你个李相贵,打什么混子语呀。”李相贵谄媚地说:“此桃花比彼桃花,怎么样?”杨明山点点头,说:“不差,有过之而无不及。”然后自言自语地说:“确确实实是个好姑娘。”

几天后,两个人又是在办公室喝茶聊天。李相贵在杨明山耳边神神秘秘说了一阵子话,杨明山有点吃惊,摇摇头说:“不行不行,这事不能干。要是给她爹治病,我给她点钱不就行了,何必祸祸人家的好闺女。”李相贵说:“恐怕不行。你甭看那小妮子,心气高得很。要不那样,她宁可看着她爹死,也不会要你一分钱的。”杨明山沉吟了一会,说:“这样,先救人,其他的事往后再说。可巧我有一个同学在市结核病医院当副院长,我马上给他打电话安排床位。”“阿弥陀佛,桃花真真是遇上好人了。”

第二天,桃花爹被杨明山安排在市结核病医院住了院。一次一个月的强化治疗他的肺结核就显轻多了,第二次强化治疗肺空洞就钙化了。半年以后,他就能下地劳动了。医生说,这次治好往后再也不会复发了。桃花爹住院期间,杨明山去看望了几次。也去了桃花峪小学几次,每次去都给孩子们带点学习用品或者食品啥的,孩子们都亲切地叫他杨伯伯。他专门交代李相贵、小路,这件事一定要保密,万万不能让外人知道。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日子长了,消息不知道怎么就传到杨明山当中学副校长的老婆巫梅英耳朵里去了。巫梅英不愧是女中豪杰,坐实消息后没有哭闹生气,而是立马停职留薪辞了职,一头扎到后山峪煤矿来了。她来到煤矿黄袍加身,有三个身份,老板娘、会计兼出纳。她把煤矿会议室改造一通,变成了住室和会客厅。她还对矿管人员进行了一番清洗整顿,近君子,远小人。她把李相贵调到了采煤队,跟班作业,没事不准到办公室来。把小车司机小路开掉,换成自己的娘家侄子小松。对杨明山采取出门请假、花钱申报的策略。用温柔的绳索把个杨明山捆得紧紧的。有人处大秀恩爱,没人处时时敲打:“你要是敢再胡作非为,我一定告诉表哥,看不敲掉你的饭碗子。”巫梅英的表哥是县上管工业的副县长,也是杨明山最最害怕的人。女人是天生的领导者,自从巫梅英坐镇煤矿以后,煤矿生产、效益齐头并进。巫梅英自己说:“要知道这样,我早该来煤矿上了。”杨明山自知理亏,也是为了家庭安宁,只好装傻卖乖,服服帖帖。他记挂秋桃花,私下托人打听,几次都不得消息。后来听说她嫁人了,嫁到更远的山里去了。时间长了,慢慢地就撂倒脑后去了。

 

但凡上了点年纪的人,就会知道岁月是最不经熬的。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杨明山承包煤矿十二年,稳稳地坐在了县里富翁前三的位置上。从煤矿上下来,他们成立了一家商贸公司,开了一家金属加工工厂。虽然没有煤矿收益高,但也稳稳当当发展,快快乐乐赚钱。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不温不火地过着。他的女儿杨娟娟大学毕业以后,回来帮着爸爸妈妈管理企业。企业有两个穆桂英管理,杨明山基本就是个大闲人 。每天看看电视,找老朋友喝喝茶,聊聊天,下下棋,乐哉悠哉。

人越闲,越肯出毛病。这几个月他觉得精神倦怠,不思茶饭,有时候还伴有低烧。后来到市里医院一检查,确诊是得了白血病。这一下,全家人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主治医生解释说:“医学发展到现在,白血病已经不是什么绝症。只要找到匹配的血型,通过干细胞移植,完全是可以治好的。”于是,全家人又全力寻找可以匹配的血源。先是和中华全国血液数据库联系,后又在市里、县里找人配型。几个月过去,一直没有头绪。杨明山身体越来越差,连走路也晃晃悠悠不稳当了。

这天,杨明山、巫梅英、杨娟娟一家三口在病房里说话,还是讨论血液配型的事。杨明山不说话,他也没有多少力气说话了。医生说,如果再找不到血源,他生存的时间真的不多了。巫梅英说:“我就不信了,世界这么大,怎么会就找不到配型的血源呢?”杨娟娟说:“不能放弃,就是上天入地,也要找到。”话是这么说,能不能找到,她心里没底。她也做过配型,基因图谱倒是和父亲匹配 ,可是她血液检查乙肝病毒呈阳性,完全不能用。她恨自己,为什么在这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呢?一家人商量来商量去,还是无可奈何,除了等待一点办法也没有。这时,秋桃花领着一个男孩子推门进来。男孩子高高大大,一身学生装束。杨明山见是秋桃花,惊得话也说不囫囵了:“桃花,你······你怎么······”眼见如此,只好介绍桃花、巫梅英、杨娟娟互相认识。桃花倒落落大方,说:“梅英大姐,娟娟闺女,事到如今,我也顾不得面皮羞臊了。这是我和杨老板的儿子,叫张心念,今年二十二岁,已经读大三了。二十多年前,杨老板救了我父亲的命,今天我领着儿子来报恩来了。心念,来,跪下,给你爸爸磕头,给你梅英大姨磕头。”说着说着泪流满面:“若非是杨老板病危,也许一辈子也不会让他来认你这个富翁爸爸的。”

秋桃花说话声音不大,杨明山却听得字字惊心。当年一场风流,如今天上掉下一个大儿子,而且是为了救自己的性命而来。这二十多年,不知道他们母子受了多大罪,吃了多少苦,而自己逍遥快活,全然不知。羞愧、痛心,老泪横流。巫梅英脑瓜机敏,一眼看透了这其中的玄妙,上前拉起张心念,哽咽着说:“我要是早知道有这么一个大儿子,看不夜夜笑醒几回。都是你那个糊涂爸爸,把我瞒得像铁桶一样,让我背了几十年恶名。”她一辈子的遗憾,是没有给杨明山生一个儿子,偌大家业后继无人。这时候忽然来了一个亲亲的大儿子,把她高兴得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她抱着张心念,又哭又笑,把个张心念揉搓得衣服上全是泪痕。

杨娟娟看见弟弟一身地摊货衣服,心里酸得提溜不起来。她拉住弟弟的手,说:“好弟弟,让你辛苦了。爸爸妈妈都是好人,实在是不知道你的情况,不要记恨他们。”张心念笑着,说:“看你们说的,好像我多么不堪似的。小时候是吃了不少苦,可是爸爸妈妈宠我爱我,我也像其他孩子一样,幸福得很。上高中大学,爸爸妈妈供得辛苦。从大二起,我在网上做一些小生意,赚得不多,学费、生活费没有问题。今年,我还获得了学院学子创业奖,省级三好学生,优秀团干部。我有一万多个铁粉,在省城算是个名人呢。”

杨娟娟沏上茶,大家伙坐下来叙家常。这功夫,杨明山才有时间看看秋桃花。按时间推算,她也应该四十出头了。面目依旧姣好,身板比年轻时粗壮,看上去很健康。秋桃花说,当年只顾给父亲治病,几个月后发现怀孕了。她羞于见人,辞去代课教师,匆匆忙忙嫁给一个姓张的农民。后来生下了张心念。虽然穷,虽然常常衣食不周,可是一家人在一起和和气气温暖幸福。张心念说:“妈妈自从知道爸爸得白血病的消息,着急得吃不下,睡不着。可是碍于脸面,没有勇气带我过来。后来听说医院下了病危通知,这才不管不顾地赶过来。妈妈说,不要说是你爸爸,血浓于水,就是平常的人,该救还是要救的。”

接着,张心念去血液科抽血化验,结果基因图谱相似度达到了小数点后头四个九。医院立刻给杨明山制订了干细胞移植方案。从张心念身上提取干细胞的工作也在进行,一切都非常顺利,大家信心满满,充满希望。在这期间,巫梅英领着秋桃花和张心念到家中转转看看,到企业转转看看。其中,还提起张心念入族谱改姓氏的事。张心念说:“我不想改姓。张爸爸待我恩重如山,改了姓他会不高兴的。”巫梅英说:“依你,都依你。你是咱家的金马驹活凤凰,要干什么都依你。”

自从儿子归来,杨明山忽然像换了一个人。精神头好了,饭吃得多了,说话也多了。这天,一家人又在病房聊天。七嘴八舌,热热闹闹。杨明山问儿子以后的打算,张心念说他大学毕业想考研,不想马上回来接管企业。杨明山说顺了嘴:“好啊,咱读了研读博,读了博读博士后,将来······”张心念腼腆地说:“爸爸,我只想多读点书,没想那么多。”“好好好,多读点书总是好的。”那边,巫梅英、秋桃花、杨娟娟几个女人说得热闹。秋桃花说她领一帮姐妹去年成立了一个果木合作社。要把漫山遍野的野桃树、山枣树、棠梨、软枣等野生资源进行嫁接改造,另外还要建立果树苗木基地,筹建水果加工厂。巫梅英说杨氏企业可以投入一笔资金,和合作社一起建立一个联合体,把果品销售到全国去。杨娟娟谈到人员的培训,机械的购置,各种渠道的沟通和嫁接。不大一会儿,一个产、供、销一体的大型果品企业的雏形就勾勒出来了。巫梅英、杨娟娟一致推举秋桃花为这个企业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杨明山听了说:“我听了半天,好像我成了局外人,没有我什么事了。”巫梅英笑着说:“你好好养你的病,哪凉快哪呆着。哎,还有一条,人家桃花现在可是有家庭、有身份的人,少动你的歪脑筋。”杨明山大呼冤枉,说:“我就是有贼心,也得有那个贼胆啊!”说得大家都笑起来。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他们不仅有三个女人,还加上一老一少两个男人,这台戏就更热闹了。小小病房话语不断,笑声不断,幸福满满,欢乐爆棚。

  人逢喜事精神爽,山遇甘雨草木旺。这一年秋天,桃花峪的山桃花开得格外茂盛,团簇锦绣,华光灼灼。

    

6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6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大闲人 2018-3-5 10:00
欣赏佳作,问候朋友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