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李秀亭de专栏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429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罕见武器——矛头针

热度 2已有 26 次阅读2020-11-15 21:36 |个人分类:李秀亭小说集|系统分类:百味人生| 石铁头, 矛头针

 

罕见武器——矛头针

 

漯河市李秀亭

 

石庄村的石铁头在城里打工,上午坐他堂哥的小车儿回来了,下午就走。他堂哥吃过午饭来喊他,因为急着回城里去,没有进铁头家的门儿,就站在外面可住喉咙喊:“矛头针,快走呀!” 石铁头在屋里答应着:“唉!我来了!” 铁头他娘一听这名字,感到怪希罕,就出来问她那个大侄子:“咋给你兄弟起个这名字呀?” 铁头的那个堂哥哈哈地笑起来,好半天才喘过气来说:“婶子,开玩笑哩。” 本来叫石铁头,这名字怎么就又改成“矛头针”了?要问这件事儿,还得从头说起。

云峰乡高山林立,白云飘浮,山连山,水连水,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深山老林”,一年四季,很少有人出门。这个乡有个村子叫石庄村,村子里有个半老不少的男人叫石铁头。名字叫铁头,那脑袋瓜子的确像个铁疙瘩。上小学时,语文课文一课也没有背会过,数学成绩更是一塌胡涂,四则混合运算题一道题也没有算对过。后来,经人说和,才把他送到了初中。初中一年级没有读完,就出了事儿。

一天放学后,他把书包扔到了玉米地里,坐上乡汽车站的汽车可跑了。这一下子可急坏了他爹他娘,老两口儿跑到云峰乡派出所找到了所长,所长本来也是石庄村的人,警校毕业后分配在了派出所,到现在也有十几年了,办事儿也热心,大家都信得过他。所长一听石老汉的儿子丢了,马上慌了手脚,一边到乡广播站让播音员通过广播传播这一消息,一边让派出所的六名警察全部出动,四处找石老汉的儿子。找了两天两夜,连个人影也没见。这可急坏了老两口子,两个人哭得像个泪人一样。亲戚来了,朋友来了,邻居也来了,大家都用最能宽慰人的话,劝说石铁头他爹他娘。不论人们说啥,都没用。就这样,老两口子哭呀,哭呀……一直哭了一个多月,突然,云峰乡派出所来了一个小同志,告诉他们,在省城发现了他儿子,当地公安部门已经把他收留了,让家长去看看,落实一下,如果没错,就把他领回来。

石铁头他爹他娘,一听孩子有消息了,心里顿时舒服了许多。两口子都抹一把眼泪,准备一下东西,第二天就出发了。临出发前,派出所里还给他写了一封介绍信,并且那所长还说:“我那里有个警校的老同学,到那里可以去找他。”说着,所长就给他那个在省城工作的老同学打了一个电话。石铁头他爹他娘这才脸上带着几分笑意上路了。

按照所长介绍的地点,他们找到了那个收留他儿子的单位,刚进门口儿,一个三十来岁的警察就笑嘻嘻地来迎接他们。两口子心里高兴极了。没想到人家大城市里的人这么好。看见了儿子,两口子不由得又哭了起来。铁头他爹说:“警察同志,谢谢您!” 铁头他娘说:“孩子呀,可把您娘想死了!”说着就要带着孩子回家。可石铁头死活不回家。他爹问他为啥不回家,他不说话;他娘问他为啥不回家,他不搭腔。最后,还是警察想方设法问出了原因。那石铁头没啥要求,就一件事儿——回去后别让他在上学了,只要答应他这个条件儿,他就回家。他爹他娘只好答应了。就这样,石铁头又回到了石庄村。

回到石庄村后,虽说年纪还小,可这孩子还勤快,锄草,施肥,赶牛;刷锅,养猪,扫地……什么农活都能干。

时间过得阵快,一晃石铁头可三十二岁了。要说经济条件,那铁头家里也不穷,小洋楼也挺让人羡慕的,可就是因为那脑袋瓜子像个铁疙瘩,没有谁家的姑娘愿意嫁到他家来。他爹他娘快要急死了,可人家铁头还是没事儿人一样,每天照样高高兴兴地喂猪,高高兴兴地锄地。并且用地方小调儿唱着:“李自成,行行行,三十二岁坐朝廷……”这年头,这时代,想坐朝廷,当皇帝,那是梦话了,常言说:“人走时运马走膘”,人家铁头就是有好运气,虽说不能坐朝廷,也从一个不被人抬举的山里汉子,一下子成了一家大公司的一个分厂厂长。

铁头他堂哥早年大学毕业,在城里混了这么多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一下子就成了一家合资企业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这个公司是国营加民营组合起来的,国营企业占百分之六十的股份,自然董事长有国有企业控股。要说企业的头头——尤其是合资企业的头头——不算什么官儿,可在老百姓眼里,你只要能管住几个人,那就是当官儿的。铁头他堂哥能管一个大公司,自然算是一个大官儿了。铁头他爹他娘一听说自己的大侄子当大官儿了,自然要求他办事儿。老两口儿坐上开往城里的汽车,找到了那当大经理的侄子,尽拣(jiǎn)好话说:“大侄子,你可要给你兄弟帮忙,您叔您婶子,这一辈子也忘不了你。”铁头他堂哥满口答应了,他笑着说:“您老人家放心吧,这件事儿就包在您侄子身上了。”

你想,有权了,在企业安排个人还不容易么,尤其是合资企业,安排一个人,对于一个大经理说,那就像呼吸那样容易。一句话就把铁头安排住了。不仅一下子由一个山窝窝里的农民,成了城里的按时上下班的工人,还当上了一个分厂的厂长。要说那分厂厂长也没有啥难当的,具体工作都由班组长负责,分厂厂长也只是不高兴时,到车间骂一阵子就行了。可令铁头为难的就是每星期二下午,必须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带领工人学习报纸或者有关党的方针政策。铁头抬土,搬石头,干笨活没说的,念报纸,读文件,对于他来说,可是一大难题。每次读报纸、念文件之前都要先查查字典,或者问问他那个上过大学的堂哥。这天,又要学习了,厂里没有安排具内容,让各分厂负责人自己安排。铁头手下一时也找不到合适的材料,就找了一份小报,自己一读,感到还不错,有篇文章是写陈水扁搞“台独”的事儿,他读了两遍,感到也没有什么生字,就决定学习这篇文章。文章中有这样几句话:“陈水扁一意孤行搞台独,不只是把矛头针对着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十三亿华夏儿女,而且对于台独分子来说,也是他们走向死亡的信号……”铁头一读就走了味,他把其中一句读成了:“陈水扁把‘矛头针’,对着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十三亿华夏儿女……”原来他把那句子断错了。这些年,就业比较难,不少工人都是大学生,至少也是高中生,否者,企业是不要的。他这一读,逗得大家都大笑起来。大家一笑,铁头还以为是感到陈水扁搞“台独”很可笑呢,就一脸严肃地说:“不要笑,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一个大学本科生问铁头说:“‘矛头针’是什么意思?”铁头又一脸严肃地说:“连这就不懂,‘矛头针’是美国卖给台独分子的新式武器!”

 轰——又是一阵大笑……

从此,石铁头“矛头针”的外号就在全厂传开了……


2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