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今宵别梦多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638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干 爹

热度 1已有 7 次阅读2021-3-25 09:38 |系统分类:百味人生


        父亲年轻时爱闯,在建筑队里干、单干,建高楼、建民房,砌隧道、砌猪圈……无不为之,在他周围聚焦了众多三里五村的年轻人。我的干爹便是其中一员。

干爹村边建有一座大庙,名为“玉皇阁”,庙内供有玉皇大帝、王母娘娘等塑像,另外还有碧霞元君行宫等。这儿的庙会很有名气,每年的元宵节、五月二十五,远近的民间艺人来这儿表演各种节目,像踩高跷、舞龙灯、耍猴子、说书、唱戏等等。人们摩肩接踵,纷至沓来,有烧香拜佛的,有讲道的,有看热闹的,煞是奇观。

干爹手艺好,勤恳踏实,遇到难活儿不怕苦,一往无前,他不会看图纸,所以服气我父亲,从而爱屋及乌了。我认他干爹的时候大约一岁,民俗要挂锁,即用一红线穿铜钱,挂在我脖颈上,一岁穿一枚,一直穿十二岁。按照生辰八字、五行,我属水命,干爹给我取名为水禄。干爹有二男二女,村人羡慕地说真是好命

可是他命并不好。

干哥(家里老大)上学时爱打架,有胆气,干爹托人让他上部队当了汽车兵。一图有个好名声,二图学个技艺。做军人让干哥娶了一漂亮媳妇,全家人都很高兴。作为光荣军属的干爹干娘,那几年是相当地骄傲。

转业后回乡的干哥除了开车外还做起了生意,小日子过的既温馨又幸福。然而好景不长,干哥竟染上了赌博,而且赌瘾越来越大,媳妇拿离婚要挟都不怕,以至于还不了赌债,铤而走险做起偷盗的勾当,没少让干爹烦心,儿大不由爹啊,结果锒铛入狱。干爹求爷爷告奶奶托人情送了好多礼,也无济于事;干娘早祷告晚祷告,上帝始终没开眼,最终还是判了五年刑。

这五年里,每年的正月初一,干爹都喝醉,我知道他心里苦啊,醉酒也许能缓解他的压力。有时见他偷抹眼泪。

其他三成绩都还不错,干爹说上学只要有料,砸锅卖铁也供应,两口子起早贪黑、辛苦耕耘拼命供他们读书。可是大女儿考了两年,没考上放弃了,进了电池厂;二女儿考了两年,没考上放弃了,开起了出租车二儿子似乎考上了,结果受骗,进了个假大学,白花了上万元的学费。尤记干爹在雨天卖猪给老二送学费的情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干娘很早就有病,但不严重,信上了基督教,很虔诚,见人就布道,以至于有些痴。她送我一套新约《圣经》,我时不时地翻翻,里面的宗教故事,讲课的时候偶尔还能用上。中年时娘突发脑溢血,虽然抢救过来了,常流口水,吃饭说话都不便,需要干爹喂,行动也迟缓了,只能趋着走,好歹没有瘫。我想是恨铁不成钢,给气的。

又过了几年,女儿都出了嫁,老大也出了狱,老二也结了婚,干爹便给他们分了家。自己在村南的空地上建了几间土房,迁了出来,并买了一辆三轮车。一个人照管干娘,他走哪儿就把干娘带哪儿。

他又把自己的所有地块都置换到土房子前面,方便种,也方便照顾干娘。端午、八月十五,拜节的时候,常见他种的庄稼、果树、蔬菜,齐刷刷、绿幽幽的,长势喜人,我总是满载而归。他拉着干娘在集市上叫卖水果、蔬菜好多年。后来又喂养了三十多头猪,由于勤劳,收入一直很好。即使孩子们不管他们,他们手头也不缺钱花。

老大的赌瘾并没有因为牢狱教育而改观。好在漂亮嫂子能干,加上干爹时不时地接济,日子马马虎虎能朝前走。干爹心里总是憋屈,也因此常醉酒,醉酒后就给我倒苦水,经常是鼻一把泪一把的;干娘虽然不能说话,但我能看出她心里全明白。

老二刚开始生活得还行,他在市里开出租,跑安利,送水,开米行,还爆过玉米花,并买了自己的房子。后来,也许是挣钱心切,和人合作搞什么金融;抑或是贪财上当,竟然挪用公款,被判了五年。

胡天不怙,这要了干娘的命。干娘去的时候,四个孩子都在跟前。基督教会西洋乐队给她演奏了送葬曲,那天,下了雨,我在雨中默默祈祷,愿她在天国里安息。

干爹苍老了许多,更爱喝酒了。他依然勤劳,坚韧地承受着活苦难的打击。他在照顾自己的同时,还时不时地接济老二全家。

没多久,大女儿的电池厂又突然倒闭,两口子全失业,失业的他们并没有再找工作,天天靠赌生活,干骂,找劝,那是九头牛都拉不回,这犯了天上的哪颗冲星啊,这么折磨干爹。难道他们还没有汲取老大的教训吗?

我为干爹的不幸感到悲哀,更气愤三个不争气的子女,我有时想当面骂他们几句!我有时又想让干爹到庙里烧烧香拜拜佛,除除秽气,虽然我知道这是迷信。

屋漏偏逢连阴雨,又一个让我目瞪口呆的消息传来:干爹的孙子因拐骗妇女罪被抓了,留还在吃娃儿哇哇地叫着。

作奸犯科的人,必有报应,难逃牢狱之灾。但干爹干娘都是勤劳吃苦且有许多人性光辉的善人,为什么这么多不幸事一件接一件地投向他们呢?不是说“积善人家庆有余”吗?

干娘曾给我作过媒,虽然没成,那也是满满的爱。我结婚时穿着她给我做的厚实的绸棉袄,有种旧时地主少爷的感觉,心里暖和和的。

悲剧真的在毁灭良善吗?

干爹终于支撑不住了,毫无征兆的溘然长逝。似有感觉,头天晚买了寿衣并穿上,还刮了胡子。遗容工工整整,安安静静,似和干娘约会去了。

葬礼的灵前,挂着我拟写的挽联:

任七邻八舍九风十雨,人间遍洒无疆爱。

泽两红三禄四禧五福,天地长传慈父德。

那些穿红线的铜钱硬硬地都还在,而干爹干娘却不再了。他们的音容笑貌时常浮在我眼前。有人说:人的真正死去,是最后一个记得他的人死去。从这句话来说,干爹干娘都还活着。


1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