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快乐的家园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629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20-02-13

热度 3已有 5 次阅读2020-2-13 07:03 |个人分类:原创|系统分类:长篇连载

二十 玉凤的烦心事(二)

 

   玉凤巴不得这样,第二天她就来到了陈庄。喜生知道了玉凤是因和爸妈在婚姻问题上闹了意见心里很烦恼,便劝她说:“老人都这样。他们年纪大了怕你在农村找了对像以后就永远不在他们身边,想见你一面很困难。而他还怕农村人文化低配不上你。或许还有其他原因。有这样的想法也是正常的。你也应该体谅他们,今后多和他们沟通沟通……”喜生又很关心地问:“最近和才旺怎么样?听说你们已经谈了很久……我觉得才旺这个人很不错。”玉凤看了喜生一眼说:“很艰难!”喜生很奇怪笑着问:“很艰难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喜欢他?还是你觉得他配不上你?”玉凤笑道:“很难说……喜欢,也不喜欢……”“当然”她又说:“我的烦恼不单是为了这些……”一个正处在青春的年龄,对事业、前途正充满憧憬和幻想的时代,心情是很复杂的。过了一会她又说:“我烦恼的原因是多方面的,现在很难对你说清楚。我有一个梦,我有一个远大的理想,我一定要实现自己的梦------好了,你就让我在你们村住几天吧。”玉凤不愿意对喜生说自己的梦是甚么。她不想让他知道。喜生听了笑道:“那好吧,我们慢慢聊,你暂时就住在李翠家里。你有什么心事可以和她谈。我们会帮你想通的。请你不要有很大的负担。心情要快乐些。婚姻是人生的大事一点儿不能马虎。你看我和李翠不就是因为一时的糊涂才造成终身的遗憾吗?”玉凤听了喜生的话觉得心情一下子轻松许多。她觉得他这个人真好。她没有白认识他。她对他输出的感情没有白费!喜生也愿意让她住下来。他见她要在自己村里住一段时间心里非常高兴。这样他就可以天天和她见面,天天和她聊。他在玉凤跟前待了很长时间,在她身边走来走去。总是磨磨蹭蹭不愿意离开。一会儿说:“玉凤,我给你打盆水去洗洗脸!一会儿问:“你平时用甚么化妆品?李翠这里没有什么好的。她平时不爱打扮,要不我去给你买点。你应该把你打扮得飘飘亮亮!李翠今后也应该向你学习。她如果打扮一下就更好看了!”一会儿又说:“你在这里多住些日子。不,我希望你永远住在这里,我们三人一辈子都不要分开,死了都应该葬在一块!做鬼都应该在一块!你瞧,我们在一块多快乐!”玉凤看出他的意思笑道:“你有事就忙去吧,别老守在我们跟前磨磨几几的,一个大男人不应该这样。这是我们女人操的心,你少费些心事吧!”喜生走了玉凤看着李翠笑着说:“翠姐,喜生真逗!”李翠笑着说:“他就是这么个人,总是爱守在我们身边混。你以后慢慢就知道了。第二天只见喜生买了许多香皂和化妆品给她们送来了。还说:“我知道你们女人都喜欢这些。今后你就把你们打扮得飘飘亮亮,你们能这样我心里也很高兴。”玉凤也笑着说:“我们漂亮了你高兴甚么呀?”喜生笑道:“因为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好朋友,你想我能不高兴吗?”这样喜生也不愿意走了。他在李翠家里吃了顿饭又玩了一会才走掉了。

    玉凤住在李翠家里立刻就和她交上了朋友。她刚来的时候看见一个中年男人到李翠家里来了。她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她怀疑可能是李翠的男人。这个人相貌很丑,看见自己家里来了一个漂亮女人只看了一下就在院子里走来走去……一会儿进了这个屋,一会儿又从那个屋出来,站不宁,坐不安,也不问她是从哪儿来的,到他家干什么来了。只是偷偷地看了她几眼,这几眼使他不能不看:因为她长得太漂亮了。他觉得他家里忽然落下了一只凤凰,他真想多看她几眼,可是他又觉得自己不配,心里很惶恐!他在家里待了一会,一句话也没说就出去了,好象他并不是这个家的人,玉凤才是这个家的主人似的。后来玉凤问喜生,喜生便把李翠不幸的婚姻史对玉凤讲了一遍,玉凤听了十分惋惜。她也想不通李翠为什么要嫁给他。要是自己早就把他踹了。以后她就更加同情和敬爱她的这个温柔、善良、漂亮的好朋友了。她想:喜生说这是遗憾。这怎么能是遗憾呢?这简直就是痛苦!

    玉凤的烦心不单是爱情。而是爱情和事业搅和在一起。她觉得一个人事业上不成功就谈不上爱情上的幸福。事业是第一,爱情是第二。从现在开始她要把自己领导的村子变得像陈庄一样。让自己的名声像喜生的名声一样在三晋大地高高飘扬。她觉得这才是自己真正的幸福。如果没有事业上的成工她哪儿来的幸福呢?晚上她一个人从李翠家里出来在村里的马路上散步。她的心绪很复杂。最近一年多来她看见喜生一直受到县乡的表扬。他的工作总是走在别人的前头。他的名声在三晋地面可是响当当的。她非常羡慕。她经常想:自己能像他那样多好哇!可是自己是一名大学生也和他一样是村支部书记兼村长。但自己的工作很平常,没有甚么起色。很少得到领导的表扬。几年来一直是这个样子。她心里很着急。自己总不能在村里这样耗下去。这件事真的让她很烦心。因为她还指望在这件事上好好发展一下。让自己能够升官,发财,更有前途。能够让人刮目相看。还能够转成国家干部。因为她现在已经二十五岁了。这件事不能再等了。她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来考查陈庄村的情况,自己也照着样子学。她计划在今后的两年内改变李庄的面貌。让自己也和喜生一样经常受到领导的表扬。让自己的名字高高飘扬。从她家出来往北是一条宽阔的马路。这也是陈庄村的一条主巷道,两边整齐地排列着两层式样的小楼。每座院子都装着油漆过的大铁门。巷的两边都栽上了柳树,柳丝垂吊,随风摆动。在柳树中间又有一株鲜艳可爱的花木。这花在路灯的光辉照耀下,在柳丝的遮挡中,被夜幕笼罩着,那花儿仿佛悄悄地躲藏柳絮中偷看她。在朦朦胧胧的夜雾中比显出它那本来的面貌更加可爱。这种景色使玉凤感到在党头书记的领导下这个村的宁静、和谐、和睦、团结、友爱的气氛是多么的迷人!

    正当她走到村中间的时候,从远处飘来一阵优雅的乐声。这种乐声在夜幕中飘荡,在花柳中回旋,然后从各家的窗户进入人们的耳朵……她能想得出这种乐声进入人们的耳朵以后大家的心情是多么地幸福和愉快。他们品尝着从自己乡土中产生出来的歌声和乐声是个什么样的滋味。就象品尝自己种出来的果子一样。

    她走进村委会的时候,梦姣正和她的几个年青姐妹在新盖的文化室里演奏她写的《新农村进行曲》。刚才那优美的乐曲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她没有进去,只在窗口听了一会。在办公室里,十几个青年男女正在排练《摘果子》的舞蹈。在南头老年活动室里一些中老年正在演唱蒲剧,一个中年妇女学着武俊英的腔调唱《起解》。她又往前走了一段,在一个小小的场院里有许多老年人在做健身锻炼。她继续往前走,农户们有的在自家门口坐着,见她过来都招手致意。他们以为她是上面来的人到村里来考察的。因为陈庄的项目受到县、市领导的重视,不时地有人到村里来。所以见她过来都笑着说:“你瞧,这世道多好啊!连皇粮都不让我们交了,还给我们补贴。共产党真好!”有的年轻人见她貌美如花,不但说些客气话还主动和她握手。在下面还会偶尔看到一些人在跳舞。这是梦姣培养出的骨干在教练。

    第二天她来到喜生家里,看见胡娜正在给她婆婆洗脚、梳头。她婆婆快九十岁了。儿子的拖累,辛苦的操劳,就象一面年久失修的房子一样快要倒塌了。她已耳聋眼花认不得人了,见她来也不说话,只看了她一眼。胡娜听喜生说她姐姐家住着一个漂亮姑娘,名叫玉凤,今天看见她想必就是那个玉凤了,便招呼她坐下。她知道玉凤也是村里的支部书记,经常和丈夫在乡里开会,都是熟人,所以就显得热情些。胡娜并没有停止给婆婆洗脚的活。她一边给婆婆洗脚一边笑着对玉凤说:“喜生刚刚抱着孩子出去了,到门边前看排练听唱歌去了。”玉凤看着胡娜给婆婆洗脚,很自然,很习惯,一看就不是在做样子,她是在很认真地做这件事情的。她把那双象生姜一样小脚洗得干干净净,指甲剪得短短的……象是在完成一件艺术品似的。她看得出来这不是偶然的一次两次,而是经常性的一种工作。因为她和她男人有艳史,她觉得在胡娜面前的些愧疚,那眼神总是呆呆地、傻傻地把她看了又看。不用说那种心情自然是很复杂了。

   接着第二天她到陈庄的田间地头看了一下,大致和自己村差不多。大家都在自己承包的土地上辛勤劳动。所不同的是:自己的村民回来以后没有这样的艺术享受,没有这样的快乐;更没有人跳舞,她们村的老年人得不到这样的孝敬;他们更不会给自己老人洗脚;她们村里的人没有这样和谐、和睦、团结、友爱。这正是现代人生活中最不可缺少和最宝贵的东西!从这里可以看出她们村里的工作和这里差距实在太大了。她觉自己得很惭愧,觉得喜生真是太伟大了!喜生真了不起!现在她从里眼里真的喜欢他,爱他。她没有想到喜生把村里的工作搞得这样好。怪不得领导经常表扬他。

   玉凤这次来考察的行为使自己不能不大吃一惊!她觉得自己和喜生同样是一个村的领导,可是在他领导下的村子里新农村的面貌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人们的精神面貌和她们村截然不同。在这个富裕的、可爱的乡村里永远充满着浓浓地和谐、和睦、团结、友爱的气氛。人们的生活不但很幸福,而且还有优越的文化艺术享受。这时她忽然想起了两年前喜生在乡政府项目汇报会上的发言。别人的项目都是抓钱、搞经济,而他却抓了一个“洗脚盆”,那时她还讥笑他。现在看来他抓对了。她想:自己还是一名大学生竟不如一个农民。她感到很惭愧!这也是她感到最烦恼的原因之一。如果自己村能够象陈庄一样多次受到县乡的表扬,能让领导经常夸奖自己,群众赞扬自己,让她在当地有名有望该有多高兴呀!可是自己村的工作很平常。没有多大的起色。她还希望自己成为一名国家干部,如果政绩不突出上级能表扬她吗?领导能看上她吗?群众会尊敬她吗?玉凤只所以不愿意在城里待就是想通过干几年村官能转成国家干部。她喜欢当官。更喜欢高高在上。她的官瘾很大。能转成国家干部是她最大的追求目标。而且这个官还要做得越大越好。可是她的村长工作一直做不好,得不到上级的表扬。她感到前途暗淡。所以她心里感到非常烦恼。她今天来到这里就是想看看喜生是怎么做的。她想向他学习,但又不愿意向他请教。因为她是一个大学生,他只是一个农民。一个大学生去求一个农民有失面子。于是她暗暗下定决心,要在一两年内赶上陈庄,超越喜生,也让玉凤的名字在万荣的上空飘扬。对于一个喜欢高高在上和把名誉看得很重的女人来说,这种嫉妒心和竞争心的力量是非常伟大的。她要为这个目标而奋斗!她一定要赶上或超过喜生!

   她很喜欢在陈庄住下去。现在她没有什么烦恼了。好象艺术家在创作中发现灵感一样,她觉得眼前的道路忽然光明起来。目标也鲜明了。她知道现在回去该怎么干。可是她不愿意给喜生谈她今后的打算。她要暗暗地和他竞赛。她不愿意让他知道她是来学习他的经验。她可以把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他,但不能把自己的打算告诉他。一个有知识有文化的大学生村官怎么会象一个农民村官学习呢?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老百姓呀!

    后来她来到梦姣家里。昨天夜里她只在门外看了看她们在文化室里的演奏,并没有和她说话,今天终于见到曾经和她在打官司上针锋相对的人了。她一点儿也不知道梦姣已经知道她和喜生的艳史,就连在西安堕胎的事梦姣都知道得一清二楚。玉凤以为她还蒙在鼓里呢。她以为喜生不会把她和他的事告诉梦姣的,只有傻子才会这样做。所以她在梦姣面前表现得一本正经。梦姣把这个假正经女人看了又看,心里暗想:怪不得喜生爱上她了。她真的象凤凰一样光辉灿烂。就是她一定要战胜自己;就是她教导喜生用爱情打动了她的心,然后答应她的条件。玉凤见梦姣看自己的时候眼神傻呆呆地,怪怪地,有一种蔑视她的一本正经的感觉。心想:难道她已经知道了自己和喜生的一切了吗?

“玉凤,你的身体恢复得怎样,还好吧?”

 这句话使玉凤吃惊不小。不过她立刻就掩饰过去。她笑着说:

“梦姣,你这话问得很奇怪,我身体一向很好,谈不上恢复!”

“真的吗?那你们去西安干什么?”

 这句话一下击中要害。原来梦姣是这样想的:玉凤,你别在我面前装你的假正经,你不过和我也是一丘之壑。既然你能教导喜生爱我,难道就不允许我知道你们的艳史吗?既然你也是那么喜欢他,那你就爱吧,我也不拦你,可你为什么还要在我面前装你的假正经呢?你既然要在我面前显示你的高尚,纯洁,那我就必须把你的假正经揭穿,让你知道咱们原是一样的货色,谁也不比谁高尚。而且喜生睡我还是你教唆的呢?

  再说玉凤听了这句话心里已经明白。她知道梦姣已经知道了她和喜生的一切。便问:

“梦姣,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去了西安,是喜生告诉你的吗?”

“他才不会呢。你们俩在西安的那几天胡娜正生孩子,他不在她身边,你想我和李翠能不着急吗,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谁负这个责任。所以他回来翠姐又哭又笑,把他审了又审,问了又问,后来他终于老实交待了。所以把你们的事和咱俩打官司的一切都跟翠姐说了。我也是从她那里才知道的。”玉凤听了才明白过来。笑道:“梦姣,对不起,我刚才还想把这件事情隐瞒过去,原来你什么都知道了。喜生真是个好人。天下的男人很多,可是象他这样负责任,品质高尚的人却很少。怨不得我们这些女人都爱他。”“原来你也是这么想的。”梦姣笑着说。“更主要的他心里还装着全村几千口人。他心里成天想的是如何让他们很快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玉凤说:“这就够了。这正是让人爱他的地方。他不贪财。他把权利用在为人民谋幸福上。而且他还是一个很有感情的男人。”梦姣笑道:“可不是呢,玉凤不怕你笑话,他身边现在有五个女人爱着他。胡娜当然就不用说了,还有李翠。他们俩早就好上了。她在工作上、生活上处处关心他、照顾他、爱护他。她现在是村里的副书记。”玉凤说:“是吗?他身边真的需要这样一个帮手。”玉凤又说:“梦姣,李明的病很快就会好的。不过目前还要治疗一段时间,请你放心,李明一定会象以前一样回到你的身边,你们的感情一定会象病前那样甜蜜和幸福。”梦姣笑道:“谢谢你的帮助。代我向你爸妈问好,感谢两位老人的关心和照顾。”玉凤笑道:“我会的。我会让爸爸妈妈好好照顾李明。你尽管放心。”

   梦姣和玉凤立刻亲热起来,说话很投机。自古以来同病相连,惺惺相惜。后来玉凤在梦姣家住下了,在她家吃饭。一天喜生来到梦姣家里见她俩象亲姐妹一般,心里非常高兴。

 

3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