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快乐的家园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629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20-02-13

已有 2 次阅读2020-2-13 06:54 |个人分类:原创|系统分类:长篇连载

 二十 玉凤的烦心事(一)

    玉凤为了自己的高高在上,为了不在姑夫姑妈面前丢脸,为了人前的一句话,也是为了自己的幸福和快乐,一时冲动和喜生点燃了爱情的火花。当然这火花已经点燃就不可熄灭,而且就是因为那一两次的爱她怀孕了。

   她象一切未婚的女子一样对这种事情一点经验也没有。她没有想到就那么一两夜的感情竟让她怀孕了;她也象一切未婚的女子一样对这种不光彩的事感到烦恼和害怕。在人类社会道德规范下,同样的事情,同样是怀孕,按照合法手续,经过登记结婚的姑娘怀上了孩子那可是多么幸福和光荣的事。丈夫把她当神敬,公婆把她当宝贝,她在家庭的地位一下子提高了许多。就象刚刚解放的新中国一下子把妇女的地位提高了一样。玉凤觉得这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同样的事一经道德规范就变得不一样了,玉凤虽然思想开放,但在农村究竟不是城市,许多人对这种事情还是有看法的,尤其是对女人。所以,她得把这件事捂得严严的,唯恐尤其是她的姑妈、伯母们知道。她明白如果这件事让人知道,她的名誉就扫地了,她在人前就抬不起头了。她的爸妈知道更不得了。人们一旦知道她不是一个姑娘,她的身价就会大大降低。所以,她很烦恼。她后悔当初不该那么放荡。她甚至后悔当初为什么不采取避孕措施呢。不管怎么说,一切都晚了。这件事如何处理,她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当然只有堕胎。想到堕胎她更害怕。堕胎就得去医院,进医院就得有人陪护,谁来陪护呢——这种事情又不能和别人商量,唯一可商量的人就是喜生。因为是他做的孽,不找他找谁呢?玉凤对喜生十分信赖,认为只有他才能给自己拿主意,他一定有办法,只有他才能为自己分担许多烦恼和忧愁,只有他在自己身边她就放心了。于是她来到村外,这里没有人,她给他打了电话:

“喂!是党头书记吗?我是玉凤。”

 “玉凤,是你呀,有事吗?小宝贝!是不是又想我啦?我每天都在想你!亲爱的!”

 “别胡说!你能到我这里来一下吗?我有要紧事和你商量。”

 “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你在哪里?你身边有人吗?这件事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好,你等一下……”

  过了一会喜生又问:

 “玉凤,我现在出来了。我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事你说吧。看你把我吓的!”

 “我怀孕了。我肚子里怀上你的孩子。现在该怎么办,你赶快来呀!”

  从电话里喜生知道玉凤很着急,便丢下胡娜很快来到玉凤身边。

  他们俩人骑上摩托车来到一个熟人看不到的地方停下来。玉凤问:“喜生,这可怎么办呢?”“玉凤,你先别着急。”喜生也感到事情很严重便说,“我想堕胎,必须堕胎。现在时间短事情好办,如果不这样你的名誉就会扫地,在人前就会抬不起头。你还是个姑娘,千万不能让人知道你怀孕了。”

 “堕胎,到哪里去堕胎?”

 “当然是愈远愈好。远一点不可能有熟人知道。要不,就去西安。”

 “去西安……”玉凤看着喜生。

 “当然是我陪着你去。我会照顾你,我要保证你的安全。明天我们就走。我们要给家里人撒谎,决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去了那里,去干什么,一定要保密……”

玉凤看到喜生果断的决策,心里很高兴。她对有这样负责任的男人感到很温暖,她放心了。

   第二天他俩就奔西安去了。

  就在喜生到了西安的第二天,胡娜临产了。喜生不在身边,胡娜急忙给姐姐打电话,李翠怕自己一个人照顾不过来又邀了梦姣和梦兰两个人。梦姣见喜生不在就火了,拿起手机,拨了他的号码。

 “喜生,你怎么这样不负责任呀!你知道不知道你老婆要生孩子?”

  这时喜生和玉凤刚刚安顿好,准备明天就给玉凤做堕胎手术,见梦姣在电话耍脾气,便笑道:

“梦姣,这事我知道,只是暂时脱不开身。我现在在外面,可能十天八天回不来,你和李翠先照顾一下胡娜。把梦兰也叫上。要不,就让她去医院吧,那里比较安全,拜托了!”

“你说得倒轻巧!自己老婆生孩子你撒手不管推给别人,你就这样放心?人家老婆生孩子,男人守在身边尽心侍候,老婆心情也好。你知道胡娜生孩子,你不在她身边,她心里能好受吗?你赶快回来,你不回来,我们也不管!”说完把电话挂了。

  胡娜在屋里听了说:“他昨天匆匆忙忙地走了,也没有说他去干什么。我想,他一定是有急事,就别打扰他了。我们去医院吧。”李翠也觉得不对劲。胡娜快要生孩子喜生是知道的。在这关键时刻他忽然走开,而且也不说他去了哪里,干什么了,这不象是他的一惯作风。他一定是有什么事瞒着胡娜。李翠精得很,只是梦姣在跟前,她不便说出来。便说:“好吧,我们立刻去医院。”梦姣难道不想吗,她也怀疑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只是在她们两个面前不好再追究下去。这会李翠说要去医院,只好服从。梦兰也说:“还是去医院吧,有什么事他们会处理的,我们也少担些责任。生孩子可不是小事。党头今天怎么啦?他为什么会这样呢?”

   在西安,玉凤听见喜生手机里发火,便问:

 “你在手机里和谁说话,火气挺大的?”

  “梦姣。她就是这个脾气,刀子嘴豆腐心,我不信她不管……”

  “你家里出了什么事,她为什么不管?”

 “没事,我家里没事。明天安心做你的手术,你什么都不要想……”

 “我不信,发那么大的火能没事吗?你一定在瞒我。喜生,我们是什么关系你应该明白,你不应瞒我。你说,你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胡娜要生孩子了。我让她们把她送到医院去。家里有李翠和梦姣梦兰照顾,你放心!”

 “胡娜要生孩子,你不在她身边她们当然着急。她们一定怀疑你干什么去了,你的谎骗不了她们。喜生,这件事真让你为难了!”玉凤说着便哭了起来。“喜生,”玉凤又说,“近来,我一直很苦恼,当然不单是为这件事。现在到了我这个年龄,婚姻,家庭,事业,前途等等,我不知道在这个复杂的人生道路上该如何面对。可是又没人和我商量,没人给我出主意,没人和我说知心话,我真不知道我的人生该如何选择……”喜生见她这样,便拉着她的手,象亲人一样对她说:“玉凤,别难过,我们现不说这些。这些问题我们以后再谈。我想你一定能够度过这个难关。你现在就是我的亲人,我会帮你的,我会想办法让你度过这个难关,让你快快乐乐地生活。我觉得我有这个责任,我不会撒手不管。现在你什么都别想,目前最要紧的是把堕胎的事做好。”玉凤听了他的话立刻觉得就象有一盆火在她身边放着,她全身感到暖洋洋的。她躺在他的怀里含泪道:“喜生,你真是一个好男人,胡娜真有福气,我能有你这么一个男人多好呀!”

现在玉凤已经把喜生当成她唯一可信赖的人了。他的话她非常爱听,其实堕胎很简单,本来第二天就可以回来,为了恢复身体,喜生让玉凤在医院又住了几天,等养好了身子再回来。要不会被人看出来,尤其是女人对这种事最敏感。

    喜生回到家里的时候并不象平时那样胆正。他总觉得有一种恐惧感、内疚感、负罪的感觉。他觉得他对不起胡娜,见了她他感到脸红。他还害怕她问自己:这几天你干什么去了?他无法做出内心无愧的回答。他进门的时候就象在外面干了坏事的小孩子一样害怕见到家里的大人。但是错事已经做了,罪孽已成事实。谎也撒了,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家是不能不回的。所以,他只好硬着头皮来见胡娜。

“亲爱的,你还好吗?”

   他一进门就跑到胡娜跟前拉着她的手说。胡娜并不理他,只是看了他一眼,她心里当然有气。喜生不敢看她的眼睛,只是爬到自己的儿子跟前问:“是男孩还是女孩?”胡娜也没有回答他,当他看到自己的孩子是女孩的时候,高兴得抱着自己的妻子说:“真的是个女孩,真漂亮!象你,胡娜你瞧,象我的媳妇……”胡娜还是没有理他。过了一会胡娜才问他:“这几天你究竟干什么去了?我坐月子你不在我身边,你知道我心里是多么难受吗?”她说着便哭了起来。喜生急忙劝道:“不哭,我亲爱的。坐月子是不能伤心的,以后会落下病根……这几天我在党校学习……这也是没有办法。对不起!我现在不是回来了吗。以后我要好好侍候你,疼你,胡娜,别伤心……”

   喜生知道胡娜好哄,几句好话就没事了。这时胡娜也不追究已经过去的事,只是问:“你还没吃饭吧,我也饿了,你去给我弄碗汤来。”

 “怎么这几天李翠、梦姣她们不在你身边?”

 “早饭就是她侍候我吃的。家里忙,吃完饭她就走了。可能一会儿就来了。”

 “梦姣呢,难道她没来过吗?”

 “你知道她还有学校的事,没有课休假的时候她才能回来。她很忙,还要教村里的那些姑娘们跳舞、唱歌、学乐器,一有空她就来了。她一来翠姐就走。她俩轮流侍候。还有梦兰,见梦娇很忙就替她侍候。说是让她多腾出些时间教教大家。喜生,这次坐月子多亏了她们三人,要不可就惨了。你知道我是剖腹产,一点儿也不能动,医生让好好休养,没人在我跟前侍候怎么行?这些日子可把她们累坏了,你可要好好谢谢人家。翠姐就不再说了,梦姣,梦兰还有门边前的都帮了不少忙。”喜生笑着说:“当然要谢人家,这是应该的。胡娜,真对不起,让你受累了。亲爱的!从今以后我要守在你的身边好好侍候你一些日子。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你现在需要补充营养。”

 就这样喜生总算把胡娜忽悠过去了。胡娜对他一点儿也不怀疑了。

  一会儿李翠来了,她是来给胡娜做中午饭的。她一来就钻到厨房里去了。她知道中午该让胡娜吃什么。厨房和这个家对她来说已经非常熟悉,就象在自己家里一样,不需要问胡娜就知道什么东西放在什么地方。她也没有到胡娜房里,所以喜生回来她并不知道。这时胡娜用手戳了一下喜生说:“你快去吧,别老缠在这里,你去见见她,说些好话,这些日子她对你意见很大。”喜生问:

  “真的吗?”

  “真的。”

  “她都说什么啦?”

  “她说你干什么去了,就是有天大的事还能比生孩子的事大,自己老婆生孩子他都不见面,要是有个事谁负得起这个责任。她真的生你的气呢。”喜生一听心凉了半截。他觉得李翠这一关恐怕不好过。但不好过也得过。这时他来到厨房笑着说:

  “李翠,这些日子让你辛苦了,这让我怎么感谢你呢?现在我回来了你可以歇一阵子。”

  李翠的脸色很难看。她没有理他,只是把煤气灶打开准备往锅里添水。“我刚才给胡娜喂了汤,我回来了就让我来侍候她吧,以后就不用麻烦你啦,你家里也很忙……”喜生说。李翠还是没有理他。她的脸子更加难看。过了一会她瞅了他一眼冷笑着问:

“这些天你都干什么去啦?”李翠的脸仍然很沉重。

“在市委党校学习。”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

“都学习些什么呢?”

“中共中央文件……还有党章,哲学什么的……我一听家里有事心就不安了,这些理论东西就听不进去,大部分都忘了……李翠,现在还说这些干什么,你家里忙回去吧,今后胡娜就由我来侍候。”

“你以为你说这些我信吗?”

“你信不信这是你的事。真的。我没有骗你!”

 “你要根本就没有去党校!”李翠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你是在撒谎,你是在欺骗我们,你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们。我和梦姣都这样认为。就是再有天大的事也不比老婆生孩子的事大,只要肯请假,领导一定会批的。你完全可以回来·可是你并没有回来,你也不愿意回来。你是在撒慌!可是你为什么要对我撒谎呢?喜生,我是你什么人?和你什么关系你是明白的。对别人撒谎可以,对我不能。这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帮你。我认为你是一个很有魄力、很有头脑的男人,你所做的事情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对得起我们村的老百姓。我一直站在你身边支持你,你不应该瞒着我。我已经把我的一切都给了你,可是你还把我当外人,我好冤枉呀!”说着便哭了起来。喜生听了急忙劝道:“李翠,别哭,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对我好。你这一哭我更伤心!亲爱的,你别哭!”喜生见她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他无话可说了。他把她拉到另一间屋里,小声说:

   “李翠,我知道你精得很,甚么事都瞒不过你,那么我就给你实话说了吧。小声点,这事可千万不能让胡娜知道。我真的没有去党校,我真的对你们撒谎了。可是我不能不这样做,我也是没有办法呀!胡娜生孩子有你们俩照顾我很放心,要不我还不敢呢。”接着他就把给玉凤在西安堕胎的事和梦姣的官事,他夹在两个女人中间非常为难,于是就和她们俩人好上了等等细节给她说了一遍,李翠听了更加生气,她冷笑着斥责他说:

  “喜生!”李翠用手指头在他额眉狠狠戳了一下说:“我真的不明白你身边放着胡娜这么一个美人还不够吗?有时你还到我那里去。自从有了胡娜,我拒绝了你,有时候你来了我也让你一次两次。你知道我并不喜欢我那男人,我爱的人是你……我想你应该知足。可是我没有想到你还在干这样偷鸡摸狗肮脏的事!你真的让我很失望。在这里我并不是妒嫉你和梦姣、玉凤,可你是一个党员,更是我们陈庄村的党支部书记,这样做你觉得合适吗?这些事如果让人知道对你脸上光彩吗?你知道人们以后会怎样看你,这对你的工作有好处吗?你觉得这样做对得起党对得起人民吗?”李翠说着更伤心了。她哭着说:“我是怕你走上了邪路,威信扫地,领导不信任你,群众骂你,你的仇人恨你!我更害怕他们把你从这个位置上拉下来!你不再是我们陈庄村的村长兼支部书记。你才刚刚做出了点成绩就开始腐败生活麋烂。你知道我为你多担心吗?多心疼吗?”李翠说着眼泪便淌下来。

    喜生听了很感动,他说:“我知道你对我好。这些话都是出自你内心的话,我觉得我对不起你。你一直在关心我,怕我走上邪道把我的事业和我这个人毁了。我非常感谢你今天能够提醒我。可是你并不了解玉凤这个人。她为了达到她的目的甚至不惜一切代价,包括她的第一次青春。我没有特意去追求她,更没有象一些人那样去勾引她,纠缠她,强迫她。我觉得我也没有资格去占有她;可是她为了达到她的目的,为了不在人前丢脸,把她的青春和美丽展示在了我的面前。我是被她逼得没有办法才去这样干的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抗拒不了这样的光辉。我是一个有血性的男人。那时我真的动心了。可是当时我不那样也不行,她绝对不会放过我!她拉着我的手不放!她哭着求我!一定要和我睡觉,还骂我!她知道她这样做了我就能死心踏地的为她办事。而且绝对能办成。一定要办成。

  “所以你就和她**了?”

  “是的。”

  “你觉得她对你的奉献付出实在太多了不能不报答她,对吗?”

  “是的。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所以我必须报答她,帮她达到她的目的。其实在我帮她的时候我当然更考虑到梦姣的利益。我不能以牺牲梦姣的利益为代价而让玉凤达到她的目的。李翠,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如果能给梦姣弄到一笔钱而且又给她男人把病看好,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为什么一定要把秦永送进监狱而梦姣什么也得不到呢?可是梦姣这家伙执拗得很,她非要让秦永坐牢不可,我简直拿她没有办法,可是我真想让她拿到这笔钱,把她的男人的病看好,让她一家人过上和和美美的日子。她的日子过好了,对我们的工作也有好处。我真的害怕她拒绝我给她办的好事。可是她不理解我的心情。也许一个人在被气糊涂了的时候不会去冷静地去考虑一件事情该如何处理才好。梦姣痛恨秦永,所以她什么也不去想,什么条件也听不进去。我们是旁观者,当然比她要看得清一些,为了她的利益我才这么去做。后来还是玉凤给我出了主意,让我去和梦姣睡觉,让她深深地爱上我。玉凤还说:‘女人最爱听她心爱的人的话。只要让梦娇爱上我她就会听我的话。’就象她把她的爱奉献给我,让我听她的话一样。后来我成功了。梦姣终于接受了玉凤的条件。再过几天梦姣的男人就要去上海看病,玉凤亲自把他送到上海交给她的爸妈,一切费用由他们负担。不久我们就会看到一个健康的李明回来。你说这对梦姣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吗?可是如果我不能这样做后果会怎样呢?梦姣什么也得不到,她男人还是老样子,只不过秦永进了监狱,梦姣的气出了,可那又能怎么样呢?李翠,我请你想一想我这样做难道不对吗?这样梦娇就可以拿到三十万元。这三十万对梦娇来说可以做很多事。

   李翠听了这番话觉得也很有道理。她觉得喜生并不是为了寻欢作乐去干那种事情的。不过她还是觉得他仍然不是一个好东西,一点儿也经不起漂亮女人的诱惑;再说他人也长得帅,又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想巴结他的女人很多,时常提醒着点也是必要的。

  “但是我仍然觉得你是一个坏蛋!”李翠说。“天下好女人多的是你能爱得完吗?”喜生笑道:“李翠,你错怪我了!我感到很冤枉。我绝不是一个坏的男人,更不是一个作风败坏、乱搞女人的人。我承认我经不起一个漂亮女人的诱惑,尤其是象玉凤这样美丽的女人。当时我真的抗拒不了,任何一个男人都抗拒不了。不过我想,象夹在两个女人中间的好事永远不会再有了。这样的事在我的一生中只有这么一次。”李翠笑着问:“如果真有你还会去做吗?”喜生笑道:“如果对大家都有好处,对双方都有好处,象梦姣的官司一样我当然会去做的,不做才是傻子呢!”李翠叹道:“看来你还是改不了这种坏习气,但是这次幸亏没有惹出事来,胡娜也不知道这就是万幸了。算了不说这些,以后好好地服侍胡娜,对她好一点。从今天开始我就不来了。”说完便回家去了。喜生回到胡娜身边,胡娜问他:“姐姐怎么就走了呢?她嚷你了?”喜生说:“她骂了我一会,嫌我在你生孩子的时候不在你身边,让我以后好好服侍你,对你好一些,将功补过。”说着就坐在妻子身边,抱着胡娜道:“胡娜,你还恨我吗?你怀疑我吗?”胡娜笑道:“姐姐已经骂你了。再说你是去学习,又不是干什么坏事,我恨你做什么?”喜生这才放下心,一边抱着自己的妻子一边看着自己的孩子,心里乐滋滋的。

   本来喜生一回来就应该很快见梦姣一面,问问她大家的学习情况如何,群众的热情高不高,村里还有什么新的情况,另外也应该感谢一下她对胡娜的照顾。可是他没有很快就去,一直等了几天他才去了。为什么呢?他更害怕梦姣追问他那几天干什么去了?为什么胡娜生孩子期间他不能守在她的身边?胡娜可以哄过去,梦姣就不那么容易骗。他象一个犯了大错的人一样走进了她家的门。他对她更害怕。他也感到脸红、害羞。

   喜生一进门就听到了一种欢快的乐声。听得出来梦姣的心情很好。她男人去上海了,不久就会看到一个健康的李明回来。而且她现在有三十万在手里,可以干很多事情,做生意或者在城里买房子。喜生对她的幸福和快乐感到很高兴。这些都是他努力的结果。做为一个村的领导,能为自己的村民办一件好事也使他感到非常高兴和快乐。现在他觉得自己仿佛又收获了一枚硕果。虽然这个果子不是自己的,但比给自己收获的果子在他心里的感觉还要甜蜜得多。因为在这里面还有爱情的甜蜜和他对梦姣那种无法形容的很深厚的感情的甜蜜。

   他一进门梦姣就停止了弹琴。

  “这几天你干什么去了?是不是又被那个玉凤把你的魂勾去了?我说的没错吧?”

  这直截了当一针见血的问话让喜生吓了一跳。她究竟是如何知道一切真相呢,还是一下子蒙对了,这让他琢磨不透。他还是不想让她知道事情的真相,他要为玉凤保密,便撒谎说:

 “梦姣,你胡说些什么呀!这几天我在党校学习,脱不开身……”

 “脱不开身,怕是肚子大了不好收拾吧?”

  这让喜生更加摸不着头脑。她为什么会知道得这样清楚呢?一会儿他忽然明白了:一定是李翠把一切都告诉她了。她们俩现在成了好朋友、好伙伴,朋友之间是无话不说的。他感到自己的脸有些发烧,在她面前他表现得非常难堪,甚至感到非常羞愧。

  “梦姣,是不是李翠把一切都告诉了你?”

  “是的。翠姐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她说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我非常感谢!开始我不能答应她的条件,她为了鼓起你的勇气,让你死心踏地地为她办事,她为你奉献了她那美丽的身体和她的第一次青春。你为了报答她,就在我身上下工夫——怪不得你那天一来就和我亲热,原来你是带着任务,带着使命来的。这一切都是她教你的吧?”喜生笑道:“梦姣,不说这些。你的美丽,你的漂亮也让我无法抗拒。我非常喜欢你,我很爱你。你也是我这一生最亲爱的人。你的日子过得很艰难让我伤心。我不希望我喜欢的人一直过着这样痛苦的日子。说实话我真想让你拿到这笔钱,让李明把病看好。当时我害怕你把这样的好事拒绝了。我知道你很执拗,所以就亲近了你,玉凤说:‘女人最爱听她心爱人的话’所以那天我一定要和你睡觉,我不知道那会你爱不爱我,可是你后来也想通了,让我不费劲就把这件事办成了。不过我还要问问你,你近来怎么样?身体有什么异常表现吗?”梦姣一听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是被玉凤怀孕吓坏了,也害怕自己也有了身孕,为了吓唬他,便一本正经地说:

“我只觉得恶心,想呕吐……”

  喜生神经很敏感,他一下子就意识到了。

“是吗?是不是你也有了,要不去医院检查一下。”梦姣故意说:“不!让他生下来吧,再让我给你生个儿子。”喜生急忙说:“不,千万别这样,这可不行,梦姣,我们赶快去医院捡查一下,,迟了就不好收拾了。我求求你千万别这样,以后还让我怎么做人呢。再说李明这一年多有病你们两人不会有孩子。这件事如果让他知道你们家还能安宁吗?梦娇,这可不是小事,明天我们还是到医院去检查一下!”梦姣看着他害怕的样子很可笑又说:“别怕,我的党头书记,我正想借你的种用一用呢!将来再给你生一个儿子你养着。这样你的家庭更热闹了!”喜生一听心里更慌急忙说:“这可不闹着玩儿的,梦娇你让我干什都行,千万别这样!我求求你!”梦娇听了大声笑道:“原来你也有害怕的时候?我没有,刚才我是吓唬你呢,开个玩笑,想不到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看不出来,你这么一个大男人还怕这么点小事。”喜生说:“梦姣,这可不是小事。这件事要是让人知道会让我在全村人面前抬不起头,以后还让我怎么工作呢?”梦姣笑道:“你别害怕,我才不会象玉凤那么傻。她还是个姑娘,她不懂,我和你亲近的时候早就服了药。”喜生听了这才放心。他说:“这就好,没有就好。”过了一会喜生拉着梦娇坐在床上问:“梦姣,你说玉凤真的是第一次吗?我想她思想很开放,她绝对不是,她一定在骗我。”梦姣笑着他问:“这,难道你感觉不出吗?第一次的女人和结过婚的女人是不同的。开始的时候她害怕吗?她痛吗?”喜生道:“开始是这样,后来就不了。”梦姣说:“应该是。一个女人能把自己第一次青春献给自己心爱的人,这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这说明她真心地爱你。喜生,你真的很幸福。你身边已经有五个女人在爱你,你的艳福可不浅呀!我知道你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凭你的权和地位还可以捞到很多钱。你可以发财。可是你这个人不喜欢钱。我知道你只爱女人,而且都是非常漂亮的女人。这就是你身上的毛病。这也是你的工作的动力。你为了得到她们的爱,就不顾一切地爱她们,保护她们,帮助她们,让她们很快过上幸福生活。其实这也不算甚毛病,人之常情吗?你是一个好党员,好村长,好支部书记。你一心想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这些都是你的优点。但是你还有一个致命的坏毛病。”喜生笑着问:“什么坏毛病?”梦娇笑道:“这还用你问我吗?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喜生道:“我知道。我明白。但是我觉得我并不坏。梦娇,难道我是坏人吗?你这样说我我觉得很冤枉!我觉得我对得起你们。对得起老百姓。我坏在哪儿?我喜欢你和玉凤是因为和你两打交共事你们两人都很通情达理,让我把事情办得很顺利。再说你两的姿色很美不能不让人羡慕。”梦娇笑道:“喜生,你别急。算我说错了!你是个好人。可是我听说你刚结婚的时候就和爱爱分居了很长时间。那时你并不懂爱情。怎么后来就变得非常喜欢女人?当然喜欢女人对于男人来说并不算毛病。”喜生笑道:“梦娇,我开始是这样。你也知道爱爱并不是我理想的女人。后来认识了你们我才觉醒了。原来你们女人真好!生活中不能没有你们这些女人。我更喜欢你们这几个漂亮的女人。我认为这就是我的生活。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们女人!如果世界上没有你们女人我活得还有意思吗?梦娇,我就是为你们而活着。有你们这些漂亮的女人在我身边我感到非常快乐。有你们我才觉得人活着才有意义。”“我还听说你小时候男人抱你你便哭,女人一抱你就笑了。看来你这一辈子都喜欢女人,离不开女人?”喜生笑道:“这大概就是你说的‘坏’吧?难道这有错吗?难道你们女人不喜欢男人爱吗?”梦娇忽然笑起来:“喜生,我们怎么讨论这个问题来了!不过,我总觉得你是世界上第一情种。”说完就扑在他的怀里了。

   梦姣的话足以证明玉凤真的是第一次,喜生再也不怀疑她了。这让喜生的心情更沉重。他觉得玉凤的付出实在太大了,她不应这么傻。她对自己爱的感情看得真的比黄金还要贵重得多,可是自己这个人不值得用这么贵重的感情去爱,自己只不过为她办了那么一件小小的事情,就让她付出那么多,他心里实在感到难过。对于她的感情,喜生想来想去,今后一定要好好地报答她。更要关心她。她也和李翠梦娇一样成了他一生中最亲爱的人。

   玉凤堕胎以后一切都风平浪静。由于在医院里养了些日子,从外表上绝对看不出什么,就连她姑妈、伯母也不怀疑。除了李翠和梦姣两人知道内情外,别人一概不知。况且喜生又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俩人千万别将这事泄露出去,他倒没有什么,只是玉凤还很年轻,以后还要嫁人。这两个都是极聪明的人,而且又是喜生的嘱咐,当然要守口如瓶了。

   玉凤一遇到不顺心的事就想到喜生。这当然是感情的原因,爱情的力量。不管喜生大玉凤多少岁,也不管他有没有妻室,爱一个人是不讲任何条件的。于是她拨通了他的电话:

“党头书记,我心里很烦,想和你聊聊……你有空吗?”

“玉凤,为什么呢?你又有什么烦心事呢?不愁吃,不愁穿,不愁没钱花……”

“喜生,你再这样说我就挂啦!人家相信你才给你说心里话,没有想到你也是这个态度……好啦,不和你说啦……”

“别别别……”喜生笑道。“刚才是和你开个玩笑,别认真。可是你有什么烦心的事也不能在电话里说呀。要不,这样,你来我们村住几天,我们慢慢聊好不好?”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