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快乐的家园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629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20-01-25

热度 2已有 18 次阅读2020-1-25 07:19 |个人分类:原创|系统分类:长篇连载

第六十九章给银果画像  

银果回到家里觉得自己的身子热辣辣的。她还觉得今天的日子过得非常有意义,是自己退休半年以来最快乐的一天。她一想起那个画家就感到心里乐滋滋的,甜蜜蜜的,再也不会把他忘掉。他的形象就像鬼一样缠着她赶也赶不走了。自从这个坏蛋闯入她的生活以来搅得她再也不能安宁了!他说他五天以后要登门拜访,还给她画像,还她的钱,银果就在家里苦苦地等着他。这就像把她的魂儿勾去了似的。她吃饭没味道,睡觉不香,看报、看书没心思。这五天的时间就像五年那样长。银果的心情从来没有这样激动过。好像又回到青春的少女时代一样。这个小家伙弄得她的心再也不能平静下去,像江河里的波浪似的翻滚着。晚上她好长时间睡不着觉就是被他搅和的。有时,她一个人坐下来就想起他画画的动作,和那个和他捣乱的姑娘谈话,想他的一举一动------她恨那个姑娘为什么要欺骗他!他挣几个钱多么不容易呀!她回想这些就觉得生活有意思了,自己在家里也不觉得孤独和寂寞了。

现在她甚么都愿意干。她要把家里打扮得像少女一样美丽。她专门在街上买了十几盆鲜花摆在屋里。窗帘啦,桌布啦,沙发套子啦,壁画啦,都换成颜色鲜艳的。桌椅,玻璃都擦得油光发亮。地板也拖得干干净净。总之这几天她干什么都有心劲。好像她又返老还童了。她还把自己重新打扮了一下。除了身上的衣服比较鲜艳以外还让身子散发出一种香喷喷的气味。她想:这种气味一定能让他喜欢,能让他心情激动,能让他感到女人的魅丽!她还想:这个时候,她不能拿出先前当省长时的气派、权威、高高在上的样子。这样会吓着他,不敢和自己亲近。现在应该变成像少女那样浪漫,用美丽和女人的漂亮把幸福夺回来。不过,她当过省长,而且还是一个女省长。这在中国很少见。这一点会让他感动,会让他吃惊!在适当的时候也应该把这一点也露一露。可是她又想:如果自己太像少女的话有失省长的身份,不够严肃。所以,她得把“它”暂时先隐藏起来,等有用地方时候再把它拿出来。这正是一个有丰富经验的人所能想到的。一个在过去有地位,有权力的女人,在重新追求自己幸福的时候,当然要比少女想得多。因为她要考虑自己的面子,社会的风俗习惯,道德,法律、方方面面。可是这些已经扑灭不了她心中爱情的火。

银果还在省长的面子和爱情之间犹豫不决的时候画家到她家里来了。她觉得自己家里今天忽然落下了一只凤凰,心里高兴得不得了!而画家因为贫穷,母亲的病把他拖入了困镜,忽然走进了一个有钱人的家于是就有了一种救星的感觉。他能否能得到她的帮助这就看他今天的表现了。今天他要特别殷勤地为她服务,他要做的一切就是想得到她都帮助:拿钱。画家今天特别高兴。当他来到银果身边都时候就被那种香喷喷的气味陶醉了。他觉得他的女主人比五天前见到的更年轻,更漂亮,更加楚楚动人。那十几盆鲜花摆放在屋里使这个温暖、宽敞舒适的家更加引人入胜。他笑着说:“大姐,我今天是给您送钱来了!”说着就把钱递到她的手里。这时银果握着他的手笑道:“大姐说过:这钱我不能要,是送给你的。”画家握着银果软绵绵的手觉得一股暖流立刻通遍全身。他想:大姐真的比自己的亲姐姐还亲。她硬是把钱塞到他的口袋里,使他更觉得亲切、温暖。她身上的那股香味在特别近距离接触下更加让他陶醉。使他有了一种幸福的感觉。这时,画家把这个家看了一下,觉得这房子很宽大、很空矿再没有别的,便笑着问:“大姐,这个家就您一个人吗?”银果笑着说:“儿女都在外面工作,可不就我一个人。”“丈夫呢?难到也不回家?”“我没有丈夫。”银果说得很肯定,有勇气。她是故意让他知道这些。“怎么?您没有男人?”画家很奇怪。“为什么呢?”“我想,你不必要知道这些。”银果笑着说。画家心想: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她还找不到一个好男人吗?这太可惜了!这么一个好女人怎么能一个人孤独的生活?原来是一个寡妇?画家在屋里转了一圈,把这个家看了一会,喝着银果给他倒的糖水,心里还在怀疑。过了一会他说:“好!那就开始画吧。您坐在那把藤椅上,面前最好摆上两盆花。”画家拿出画本和笔。“您应该自然一些,不必紧张。大姐,您今天打扮得非常美丽!更加年轻漂亮。今天我的心情也很好,这幅作品一定能画好,我有这样的决心,一定会让您满意。”银果很高兴,笑着说:“这就好!”“好啦!大姐!”画家忽然吼道。“您刚才的样子特别好看。一个人的感情表现就在这一瞬间。我已经将它记录在我脑子里了。这个烙印是绘画的基础,会让我产生灵感,这太让我感动了!我希望您这样的笑容多出现几次。这种笑容是自然的美!是从内心发出来的!不像照像师引逗出来的那种笑。那种笑不自然,而且很呆板。大姐,你天生就是一个美人!”画家自从银果说她现在还没有丈夫心情就更加激动。“大姐,您叫什么名字呢?以前是干什么的?”银果心想:这个人真怪,他问这么多干嘛?可是又想,还是对他说出来吧,这对自己并没有什么坏处。“我叫王银果。在省政府工作。现在退休了。“画家听了大声喊道:“啊!我想起来了,你原来就是王银果省长!我今天能为您画像真是莫大的荣幸!王省长,您放心!我一定努力!给您把这张像画好!

在客厅里银果端端正正的坐在那里。现在她已经成了画家的模托儿,画家想怎么看就怎么看。反正她今天的形象非常迷人。今天一早她就对着镜子看过几次。以她的眼光看,这是她有生以来用的功夫最长,花费的心事最多,研究最深,在服饰、化妆品的使用操心最多的一次化妆。当时她一方面要考虑自己的年龄问题,而且还想到自己的身份。她不能像小姑娘那样把自己打扮得花哩唬哨娇艳动人,但美丽、漂亮仍然是她第一追求。她要在画家面前显得更加美丽、更加年轻、更加漂亮,更能够打动他动眼球,更能够让他羡慕自己,让他动心,让他迷恋。她虽然很喜欢他,很爱他,但她不能向他求爱。她觉得这样有失自己的面子。如果画家能向她求爱她是不会拒绝的。像她这样年龄,这样有身份的女人在爱情问题上就应该谨慎一些。难道她就不想:像她这样五十多岁的女人和一个三十岁的男轻年谈恋爱,如果还想娶他的话,难道就不怕人笑话吗?别人会怎么议论呢?同行会怎么看呢?儿女们会同意吗?临居是什么看法呢?社会上会有个什么反响呢?银果最头疼的就是这些。她最害怕的就是这些!而画家呢,一边盯着她看一会儿,一边低下头做一会儿画。不过这会他想得很多。他看她的时间很长,而做画的时间越来越短。而且看她的时候眼睛总是像傻了似的。他觉得他喜欢上了这个女人。虽然他觉得这个女人年龄比自己大些,但她有钱。现在每月拿国家不少工资,有固定收入。不像自己靠一技之长混饭。而且至今还没有找到适合自己专业的工作。另外她当过省长,肯定认识文化界的人。如果他和她成了亲,他就可以通过银果认识一些有名的画家、艺术家、作家、编辑、记者,和文化界的名流。还可以和他们交朋友。使自己在文艺界登台亮相。虽然自己的作品目前还不怎么样好,但如果能得到他们的栽培这已经就很荣幸了。或许还能谋到一个职位呢。再说自己目前还处困难时期,母亲还在医院里躺着正需要钱。金钱和前途的诱惑让他非常激动。再说因为他家很穷,年轻的姑娘都不愿意嫁给他。他已经三十多岁了,青春的旺盛不能让他再等了。如果他和她成了亲,那么他他家的一切困难就迎刃而解了。妈妈看病的医疗费也不用发愁了。所以,他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一定要向她求爱,让她做自己的妻子。不过,他很担心银果会不会同意呢?她愿意让自己做她的丈夫吗?她是省长,是有身份的人呀!她能看上自己吗?她喜欢自己吗?他想:现在只要把她的像画好,让她喜欢上自己。他还觉得银果真是一位好大姐,救星的大姐。能认识这样一个女人是他的荣幸。他要珍惜呀!所以他画得很认真,也下了一番功夫。他头上都冒汗了。银果很亲切地走过去用自己的毛巾给他擦汗。画家很感动。还从她身上闻到一股浓浓的香味。中间他们还休息了一段时间。银果给他泡了茶让他喝。拿来水果、点心、牛肉让他吃。画家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亲热的招待。这让他感到家一般的温暖。一个贫穷痛苦的孩子突然受到这样的待遇就像入了天堂一样。“亲爱的朋友,您喜欢喝酒吗?”银果看着他的脸笑着问。“大姐!酒还是不喝的好!而且我也没有这样的习惯。”画家说。银果心想:还是个诚实的孩子。她觉得他身上很干净,没有坏习惯。心里越发喜欢。“那么,您想吃点甚么呢?你的肚子是不是饿了?如果饿了,我给您做饭,千万别饿坏了身子!不过我还要问一句:你爱吃什么呢?”“大姐,谢谢您的关心!等做完了画再说!”“天气热,您不妨洗个澡吧,凉快凉快!天色还早,有的是时间,您不用怕,晚了我送您回家!您母亲的病现在怎么样了?如果用钱尽管开口,我会尽力帮您的!”银果更加体贴,更加温柔,更加关怀地说。而且一种怜悯之心油然而生。

画儿做完了,银果很满意。她顺手把一万元的现金塞到画家的口袋里说:“小兄弟,这点钱先拿去给您母亲看病,不够您再来!”画家很感动,他一下子跪在银果面前哭道:“大姐,您真是我的亲姐姐!我的救命恩人!今后,我一定要用我的生命来报达您!不过做这副画用不了这么多,两千快足够,剩下的你拿回去。”银果急忙把他扶起来说:“小兄弟!这点小意思不需要您这样!难道我不应该这样做吗?你的老人就是我的老人。我也希望我们老人的病很快治好。我觉得我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她硬是把一万元塞到他的口袋里。画家听了这样的话一下子扑在她的怀里大声哭了起来!银果真的给他做饭。画家吃得很香。

2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