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快乐的家园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629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20-01-11

热度 1已有 9 次阅读2020-1-11 07:55 |个人分类:原创|系统分类:长篇连载

第四十九章 村里的波浪 

曹德和宪章的案子结束以后的一年多时间里黄银肖的心里一直忐忑不安。岂止是不安而且是很恐慌。她每天都在担心不知什么时候警察会来到他家搜查,把她从曹德密室里偷出来的钱和黄金以及曹德和他儿子给她的好处费一共四亿多人民币,还不算那些珍贵的玉器,宝物,和名人字画,从家里全部拿走。尤其是晚上她经常从梦中惊醒,好像有人要枪走她辛辛苦苦赚来的钱似的。她一醒来就得出一身冷汗,这时老五就得给她把身子细细地檫一遍,然后让男人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才能睡得安稳,睡得很香。这时才让她觉得男人的身体不但很温暖而且还能驱邪除妖。躺在他怀里邪鬼们就再也不敢来了。可是在白天她和老五因为这些钱经常吵架。老五劝她说:“银肖,我们生来就是穷老百姓。老百姓生来就是像鸡一样在土地上抱掏着过日子。我们命穷根本压不住那么多财。不如把它交给政府,我们安安稳稳地凭自己的双手在地里劳动过日子。瞧你每天为这些钱提心掉胆,吃不好睡不安心情急躁日子也过不好,我心里也不痛快,钱放在那里也不敢大大方方地花。这真是做贼心虚,我今天才体会到了。不是自己光明正大赚来钱心里总是不踏实。”银肖坚决饭对。她瞪着眼睛看着她的男人真想狠狠地骂他一顿。她说:“老五,坚决不能!现在的时代谁有钱谁就是胜者。谁就能高高在上,谁就能受到大家的尊敬,谁就能在社会上有地位有权力,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不管他的钱是偷来的还是枪来的,这钱就和别人正大光明赚来的一模一样。我想曹德和宪章的案子结束快一年了,外面一点儿风声也没有。要是牵连到我们,警察早来我们家搜查了。即使公安发现曹德的钱少了很多,他们也不会怀疑是我们偷走了。因为他还有一个很能挥金如土的儿子。他儿子花钱就像流水一样。调查人员也一定会这样想的。根本想不到那样严密的金库会被人偷盗。就连曹德本人也不会相信,这不是他儿子拿了还有谁呢?这个黑锅他一定要背,不背也不由他。这说明我们家的财产永远是我们的。永远不会被人发现。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别人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亲爱的!你一定要答应我:这件事永远不会对任何人说。你说,你今天一定要对天发誓:永远不对人说。”老五看着他的媳妇说:“我想,你分析的也很有道理。”他高兴得夸道:“银肖你真的变得聪明起来。经过这么多年的生活磨砺你成熟多了。好!我答应你:永远不说。”“我还要干一番大事业。”银肖说。“因为这些钱来得很不光彩我感到丢脸,一想到它就感到脸红。所以我要把这些钱用到能让我光彩的事业上去。这样多少会挽回我内心的惨悔也对得起我的良心。而且为了这些钱我做了许多对不起你的事,伤害了你的感情现在又得到你很好的原谅我很感激。今后我们一定要好好过日子白头偕老。你比我年令大以后我尽心尽力地侍候你!”老五听了十分喜欢笑道:“银肖,你真是个活宝!我仍然爱你!可是你和王彬还没有离婚,又回到我的身边,这样别人会怎么说呢?难道别人不笑话吗?”银肖道:““笑话甚么?春兰不是也到了王彬身边?人生就是这么马马糊糊!现在谁问这个?”老五也笑了:“好!别说了。你过去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钱。银肖,你真是一个财迷精!我服了你啦!不过这不算错!社会上谁不在为金钱而拼命呢?现在有钱了我看你怎么花吧。”

现在银肖可以放心大胆地花这些钱了。根据银果给他们透露的消息曹德态度很好,有立功表现判了十年监禁。吴宪章被枪毙了。这场风波总算过去。一切情况表明案子没有牵连到她从曹德密室里偷走的那笔金钱。这让银肖心里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今年正月她就开始给自己建一个像老曹那样的别墅。不过比那个小一些结构比较简单。也有一个花园里面有山有水有亭还栽柳植树养花,十分精致美丽。可供人们休闲养性,是老年人晚年的好去处。为了建这座别墅她没有和老五少吵架。老五认为这些钱虽是偷来的但也是国家的钱不能光顾自己享受。而且在村里建这样的豪华住宅实在很少见。这太让人刮目相看了。而银肖却说:“不这样就引不起争鸣。她正是为了让大家刮目相看才这么做的。要不陈庄这潭静水就起不了大浪。后来她又给自己买了一辆“奔驰”小汽车,又给家里顾了一保姆做家务。自己甚么也不干俨然是一个夫人了。她还用最高档的化妆品打扮自己。她走到那里那里就留下她的香味。而且那种香味久久不散。春暖花开还招来蝴蝶和蜜蜂。她的穿着也很时尚,都是名牌非常考究,价格也十分昂贵。这样一打扮银肖一下子年轻了十岁。这样一来更让人刮目相看了。可是这也不能不引起人们的一场热议。几乎成了陈庄人们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段讨论的话题。不论在田间地头,还是街聚庭院,男女老少一谈话必及银肖。他们都很奇怪觉得银肖这么一个很普通的女人为什么一下子会有这么多钱?这些钱真的是她做生意赚来的吗?听说她在城里的生意并不怎么好,也只不过是一个打工的。后来有人专门有人打听和研究她的底细,才知道她在外省和一个大贪官勾搭上了。因为她服侍的好那个大老贪给了她一大笔钱。其他的消息都不大可靠,唯有这条信息大家很相信。因为凭她的条件和性格只有她能做到。她也有这样的本事。于是银肖豪华高档的享受再也不会引起人们的议论,可有的人还斥之一鼻说:“肮脏!”后来她在村里走路的时候见她过来人们就远远地躲开了。甚至骂她:“贱货!”就连老五最近也很少出门。他觉得从大巷走过的时候总有人在戳他的脊背。得到这样的结果老五每天都要骂她一顿。银肖听了哈哈大笑:“这就是大浪!她认为这是他们在嫉妒她。恨你富,笑你穷!这是人的本性。她仍然在村里高傲地走来走去一点儿也不觉得丢脸。而且对他们说:“社会上的钱很多就看你们会不会赚。你们为什么老守在村里不到外面去看看呢?”不过也有些人见她发了财很羡慕,觉得人家总是有本事,没有本事的人能赚这么多钱吗?后来她家里的人慢慢多起来。大多是想看看她家的别墅和花园。只要有人到她家里来她就吩咐保姆多做些菜,拿出每包五十元的《大中华》香烟还有上好的酒让大家吃,让大家喝。她从来不在这上面省钱。她还买了像棋、麻将、扑克和各种各样的音响让大家在她家里尽情地玩,从不拒绝。后来她家简直几乎成了全村的俱乐部。银肖非常好客,尽量给大家提供方便。这种享受在本地几十个村子里算是最高档的了。于是她家里的人越来越多,一天比一天热闹。为了满足大家的吃喝要求银肖又在外面顾了一个厨师。因为每天都要接待很多客人。就连外村也有人经常来参观。不管任何人银肖都热情招待。很快银肖的名声在东管乡的上空飘扬起来。全乡的人都知道她发了财。大家见了她都格外尊敬。后来每星期六晚上她还在家里举行舞会,让全村的青年男女学跳舞。她从城里請来了老师教大家。还有几个年轻的姑娘陪大家玩。舞会结束以后每个人都可以享受到一顿丰盛的晚餐。从此再也没人骂她肮脏,贱货。如果有人说这样的话,立刻就会有人要揍他。她现在已经成了很多人崇拜的偶像。有些人还勇敢地站出来为捍卫她的形象而战斗,几乎成了她的保镖。从此再也没有一个人敢骂她,敢说她一个“不”字。就是全乡也有很多人为她呐喊、为她助威、成了她的粉丝。平时老五总是躲在花园里不愿意见人。而现在他也走出来了,和大家一起玩。大家称他:王先生。对他格外尊敬。

最近村里也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让大家很恐慌。因为有些年轻人非常崇拜他的偶像,喜欢银肖,喜欢和他们跳舞的那些城里的姑娘。他们真的爱上了她们。假如有一天不到她家里玩一会儿,就好像这日子没法过似的。由于晚上经常和她们在一块跳舞把她们身上的香味带回了家,他的媳妇闻到了这种香味便和他闹起来,说他和那些女人不干净,一夜打闹不停。有的甚至哭着跑到娘家不回来。有的人在梦中直呼:银肖,你真美!我爱你!还有的更甚,他们可能让银肖和那些姑娘的美色着了迷简直有些失态。他们从别墅回来的都很晚,看见自己的媳妇,便把她当成银肖抱着她拼命地亲吻,嘴里直喊着他偶像的名字。第二天这些女人在串门的时候说银肖是个妖女人,把她们的男人勾引坏了,每天魂不守舍,一到晚上就想到她那儿去。她们拦都拦不住。于是就和他吵闹甚至打架。这种现象也让好多老人不安。他们说银肖的别墅是一个妖墅。它把这里的生活搅乱了。人们的感情也开始发生变化。这种感情不再是那种养尊处优,妻贤子孝传统的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了。总之银肖的生活方式让这个沉睡的村庄掀起了一场很大的波浪。这场大浪让很多人开始考虑自己今后该如何生活下去。他们也应该像她那样大胆地到外面去创一创,改变一下自己生活的模样。有些人立刻就开始研究去城市创业的计划------也想像银肖一样赚一笔很大的钱回来------

春节的时候银果也回来了。她现在是一个省的省长了。她的回来对地方上是一个震动。虽然是私人探亲回家但因为是省长所以市、县、乡的领导前来拜访的人络绎不绝。他们的儿女听说银肖在家乡盖了别墅日子过得很不一般都提前回家。就连王彬和春兰带着晨晨也赶来了。银肖见这么多人亲人团聚心里非常高兴。她更加喜欢晨晨,给他买了好些玩具。还给了他一万元的压岁钱。春兰心里也很高兴。这样她的家庭就显得更加热闹。除了每天要招待很多人吃饭以外,家里的宴席从正月初一到初五天天不断。过了初五大家都要上班,家里渐渐清静下来。正月初一那天银果把自己的儿女和大家都招集到一块,一边吃饭一边勉励大家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努力工作不要辜负人民的希望。这也不过是一个首长应该做的事情。

晚上,老五正在自己房里看电视忽然被银果的秘书叫去了。出了门她笑着对他说:“省长請你呢。”老五一听不由得心里一惊。她叫我干什么呢?难道是想和我叙叙旧情吗?还是她想自己了!到底是原配有感情。回到屋里,银肖见省长要接见她男人急忙取了件新一点的衣服替他换上。鞋子也太旧看不过眼取了双新的。老五急得说:“银果又不是别人别搞得这么严肃。”银肖瞪了他一眼道:“你以为她还是你的什么人吗?她现在是省长了。这可不是一般的官。再说,你穿戴不好,人家不会怪你,说你媳妇手猪咬啦?会骂我的。”银肖又端来一盆洗脸水让他把脸也洗一洗。胡子也长了还得刮一下。她在老五身边转来转去看了一会才放心的让他去了。

老五来到银果的卧室前见门前站着一个女警察便笑着说:“同志,我可以进去吗?”那女警察把手一伸笑道:“可以。”便给他开了门。老五进去见她正在看一份日报。他恭恭敬敬问她:“你叫我有事吗?”银果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这么难请,半天都不来!坐吧!还站着干甚么!”老五很小心地在她对面沙发上坐了下来。她又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笑道:“来就来了呗,还换了装真逗人!”老五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我说你又不是别人,可银肖非要这样。”老五的心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他立刻把身子往后一靠,又把右腿往左褪上一搭,这样一来他觉得舒服多了。银果又给他倒了杯水。“老五”银果看着他说。“我看了一下。你们建的这个别墅比老曹的差不了多少。又买了高档汽车。这样的车连我都不敢享受。这里的家俱装修可以说是一流的。这可是一笔很大的开支。我想知道你们的钱是从哪里弄来的?银肖打工根本赚不了这么多钱。你今天要给我说老实话。”老五这时想起了他对银肖的承诺:永远不告诉别人钱的秘密。便笑着说:“银果,这别墅建起来以后我也觉得很扎眼。不过我真的不知道她手里有多少钱。更不知道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你也知道我和她已经离了婚在经济上都很独立。她从来就不告诉这些。真的!”银果看着他笑道:“你骗谁呢?你们在一块生活了这么多年,她盖这么豪华的住宅你能不问她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吗?其实你心里很清楚。甚至你还帮她把钱藏起来呢!”老五的心咯噔一下子跳得很厉害。他想,银果为什么会知道的这样清楚呢?难道她发现了什么吗?但他还是不肯说实话。因为他害怕银肖知道了会发疯。“银果,你要不相信的话可以把她叫来问一下不就明白了吗?”银果笑道:“我当然是要问的。这不用你教我!我知道你一向怕她。你简直把她惯坏了!”说着就让秘书把银肖叫来。在等待银肖的这段时间里老五的头上直冒冷汗!

银肖以为银果把老五叫去真的是叙叙旧。她希望老五今晚就别回来好好陪陪她。可是她没有料到银果还真的請她也来。她害怕了。她心里很清楚一定是追问钱的事。问她建这么豪华的住宅钱是从哪里来的?这时她的心脏跳得很厉害,血压迅速升高。她跟在秘书身后走着走着便觉得头晕目眩眼前的一切都旋转起来------她忽然昏倒了------这时人们便忙碌起来。银果听见外面吵闹出来见银肖昏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立刻命人送往医院。经过枪救银肖很快清醒过来。事情过后银果和老五都明白是怎么回事。既然在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银果也不想再追问下去。她只是提醒老五说:“你们不说我也明白。银肖为什么会晕倒我心里也很清楚。我知道你们的钱是从老曹那里弄来的。据老曹交代的数字和他实际库存的数字相差八个几亿。除了他儿子挥霍了一部份外其他的也不知流向哪里。請你告诉银肖让她不要害怕。如果是老曹给她的,那么这也是国家的钱应该归国家所有。不过她不承认也罢反正这场风波已经过去,国家再也不会再追查这些钱的去向。就是追也追不出来。他有个花钱像流水一样的儿子都以为是他挥霍了------請她今后不要把这些钱光顾自己享受,应该多为社会和老百姓做些好事。”老五听了笑道:“省长!請你放心。其实银肖也是这样想的。建这个别墅只花了还不够个零头。她说自己辛苦了一场不能不享受一点。今后她一定要干几件大事把剩下的钱花在老百姓身上。我敢向你保证!你想,她一下子弄了那么多钱几辈子都花不了她要那么多钱干嘛?死了也还是留在世上。不如花的体面一些给世人做个纪念。”银果听了笑道:“老五,你不是说你甚么都不知道吗?露陷了吧?你敢说你不知道吗?”老五笑道:“我以为你是向我们讨这笔钱呢?银肖也很害怕。她整天提心吊胆睡不好觉。”银果笑道:“你让她放心。只要这些钱花在老百姓身上就是花得值。我们是一家人我为什么要做这出力不讨好的事呢?”老五这才轻松地笑着说。后来他终于把一切都告诉了她------

1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