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快乐的家园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629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2020-01-09

热度 1已有 16 次阅读2020-1-9 08:11 |个人分类:原创|系统分类:长篇连载

第四十七章  老曹被利用 

根据老曹和宪章打搅十多年的经验来看他今天的态度是诚恳的。他本来不愿意出卖自己的朋友。因为他的几次升职要不是宪章在资金上的支持他是不会走到今天。他两即是好朋友又是同学。当他还在外省的时候曹德就在宪章的支持下通过各种手段,行贿,拉关系把自己和老同学调到另外一个省。这几年在老曹的权力保护下宪章也得到很多好处。在曹德还没有来以前他的休闲山庄发展就很有规模。老曹来了以后更是突飞猛进。通过这十多年的打搅老曹对宪章的了解可以说是透彻得很。他非常狡猾,眼睛一眨就是计。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翻脸不认人。他做事果断心狠手辣从来就不考虑后果。为了金钱他甚么事都敢干。为了金钱他甚么事都干得出来。这几年因为有老曹的保护他更是肆无忌惮,胆子越来越大,胃口越来越宽,有挟天子以令诸侯之势。就连曹德也感到害怕。今天要曹德彻底揭露宪章的罪恶并协助公安破案也是处于无奈也是为他自己争取宽大处理创造条件。当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宪章从来就不把他放在眼里,做事太胆大妄为。如果照这样下去以后将危及一些人的生命,糟蹋很多妇女,对社会造成很大危害。

这几天曹德忽然失踪连电话都打不通这让宪章十分恐慌。一天晚上他接到一个神秘电话是曹德打来的。“我亲爱朋友!請您赶快往xxx账号打两千万元,急用!我现在在北京請放心!这些钱打过来以后就完全没事了。尽快!尽快!”这个电话是在范伟和银果他们策划下让他打的。宪章当然明白这些钱是干什么用的,很快就打了过去。不过他仍然很担心。究竟他们的事终于暴露了,这不得不防。他一边把钱打过去一边又在积极紧张地准备自己的事情。他计划重修暗道把金钱藏到他预先准备好的密室里去。一般不到万般无奈的时候他是不会这么做的。根据老曹的交代修这条从山庄到后山一公里长的暗道时是通过他从煤矿调了六名服刑的犯人。暗道修成后又建了一个藏金的密室。两年后这六个人便无影无踪了。后来没有办法只得以矿难为由给家属发抚恤了事。这件事让老曹十分震惊,他非常生气,如今又要重修暗道不知还要牺牲几条人命。根据曹德和公安人员的估计这件事一定会做的。因为那条暗道和密室还没有最后完工。近一两年一直风平浪静现在银果这么一举报他一下子慌了。他最关心的就是他的金钱。这比他的生命都重要。

银果见曹德和宪章虽然是朋友又是同学,表面上关系很亲密但两人的本质还是有区别的。曹德虽贪但心不辣加上多年从政,道德文化还是有的。也懂得很多党纪国法再加上追求从宽处理心切又和宪章心头不卯,在破宪章这宗要案上大可利用。但监狱长范伟却很担心他说:“如果把老曹放出给宪章造成一种息事宁人的假象,就像休闲山庄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来麻痹他的思想,让休闲山庄在国庆长假期间更热闹、游人更多、这样我们的特警就可以混进去摸清敌人的内部情况,这对破案无疑是有好处的。但是如果老曹一旦和宪章合谋,暴露了银果未死他的金钱已被公安劫获,不但我们的破案更加艰难,而且还会给社会造成很大的灾难。这个责任谁来承担?”“我来承担!”银果立刻站起来说。“我知道让当事人也参加到和他自己有很重要牵连的案中破案,而且他和案中的重要人物关系非常密切,这种案例在国内或国际上都是很少见的,风险也很大,但我相信曹德在这个关键时刻会明白自己该选择哪条路是正确的。他很懂得弃暗投明争取宽大处理这个道理。而且他两在长期交往中不但在感情上而且在作风上也很矛盾。其实他两之间仇恨也很深。他恨他但也很害怕他!他早想除掉他但只是因各种原因没有除掉他!我请范监狱长大胆使用,让我们的人尽快地混进去摸清休闲山庄的内部情况做好破案抓扑准备。我希望大家不要悲观,让坏蛋也给咱们出点力吧!你们没有和他在一块生活过也许不了解他,我可以保证他不会给我们丢脸!請大家放心!不过为了安全我再做做他的思想工作。我相信他。”其实银果已经以自己过去的夫妻感情,怀着一种挽救的怜心对他谈过话了。她是相信曹德的。经过分析讨论大家觉得银果的想法虽有风险但对侦破却有很大的帮助。后来范伟也同意了。很快这个方案就定了下来。

曹德在参加大家鼓劲策划会看到公安人员把他也看成和他们一样的人时非常感动。在这个节段他已经不是戴着手铐的犯人而是他们其中的一员了。他为能给他分配了这样很重要的工作而感到很骄傲。他想到在这次行动中自己将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责任是很大的。能把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这种真诚大胆的信任就足以让他感到莫大的荣幸。这是改造自己也是立功争取宽大处理的最好机会。他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努力工作绝不辜负同志们对自己的希望。这时他能看到再跟着宪章这样闹下去还有前途吗?还有出路吗?

曹德在监狱里休整了一天,理了发刮了胡子换上了原来的干净整齐的干部服装以后怀着喜悦的心情回到别墅。银肖见他回来一下子扑在他的怀里哭道:“啊!我的天你终于回来了!还好吧?他们没有把你怎么样?”曹德笑道:“宝贝!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他们能把我怎么样呢?一切都过去了。我们还像以前一样的过日子。给宪章打个电话让他晚上来我有话要对他说。”“好我这就打。这几天可把他急坏了,一天几次打电话问你回来了没有。你现在回来了他一定很高兴。”银肖说。晚上狡猾的宪章一进门就先把他的老同学从头到脚仔细地看了一遍。他的眼睛像贼一样的在他的身上纠缠了好一会,就像怀疑他是否叛变了似的。现在他的疑虑终于打消了。因为他见他还是那样神采奕奕红光满面喜笑颜开像过去一样就知道那场可怕的风波不存在了。他们终于躲过了一场可怕的灾难。他心里真佩服老曹在政坛上那种叱咜风云的能力。“你回来了?”他小心翼翼地问。“真的没事了吗?”曹德走到他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老朋友!請你放心就是天塌下来我老曹也擎得起!”

1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