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陈华杰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628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主基督耶稣用一顿奇妙的晚餐救我

已有 4 次阅读2019-8-13 05:22 |个人分类:散文|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内容提要】:主基督耶稣在作者我在异国他乡陪我原丈夫开会被我丈夫一再抛弃因他喜欢我保姆的女儿和舞女而我又病倒了的时候为我送了一餐奇妙的晚餐, 不但救了我的性命在那时, 也在我以后的岁月里启迪我人世间的人无论是丈夫、妻子还是父母、儿女还是朋友邻居谁都靠不住,无论他们有没有钱, 因为他们自身都软弱, 只有依靠上帝天父和主基督耶稣和圣灵保惠师三位一体的独一真神才靠得住。

【关键词】:舞女、第三者、病痛、主基督耶稣、晚餐。

 

在欧洲、美洲完成博士学习后, 回到了中国北京大学工作在中国上海市任全球PIC养猪公司中国分公司技术经理的我丈夫去参加他工作的PIC全球公司总部欧洲西班牙组织的PIC公司全球经理会, 他要我同去。 我的原丈夫带着我一同坐飞机到了西班牙首都马德里,要在那里转机需住一晚。 我随丈夫由西班牙马德里机场去了一家饭店, 我不问什么,只随他走, 到了饭店也由他安排, 我想陪他开会随他就行了。 在饭店第二天醒来, 室内一遍漆黑,我打开床头灯, 看见手表上的时间是十点钟我记得我们昨晚是十一点睡的, 所以应当是第二天上午十点了, 但室内一遍漆黑。我起拉开窗帘准备去卫生间梳洗 这时,丈夫却躺在床上向我提起我在北京家中的保姆的十七岁的女儿:“你保姆的女儿是十七岁,啊?”他一边说, 一边一脸坏笑地望着我。 在这异国他乡我丈夫醒来后的第一句话是要证实他从来没有见过面的我在北京的保姆的女儿的岁数,我不知他何意, 我严肃地说:“你什么意思?”没想到他看见我变得严肃生气 大声充满鄙夷地对我吼道:“滚!你滚!” 我想:“开会是你叫我来陪你的, 你知道我能为你撑面——中国最有名的北京大学的博士后吗, 又是洋博士。可你在无人的背地里满肚子坏水。 你叫我陪你来开的会,可在这异国他乡你早晨醒来不是关心会议的事情, 第一句话却是要和我谈你从来没有见过面的跟你毫不相干的我在北京的保姆的女儿,我不和你谈你就要叫我滚。” 想到这里, 我气愤地抬腿走出了饭店 他拿着行李追了出来,叫了一辆出租车他自己一个人上车走了。我看见他走了, 也坐了一辆出租车追他的车。他的车到了西班牙马德里机场,他下车后进了机场。我也下车进了机场但进得机场我找不到他了, 到处都没有他的踪影。 我急急忙忙找了一圈后又回到入口处。 我在入口处等了一个小时也不见他, 我不相信他会将我丢在一个陌生的国家,拿走了我的机票、护照和钱。 我在机场发疯似地到处找, 但找遍任何一个角落都没找到他我的心掉进了冰窟——他真的将我丢在一个陌生的国家拿走我的一切他自己一个人走了?!

我不敢吃饭不敢喝水, 在机场坐到天黑我只好起身向城里走去。 我走在这座陌生的城市, 发现很多人家的窗户上都有鲜花, 但我无心像以前在欧洲任何一个国家一样看风景, 我在石头镶成的街面上漫无目的地落寞地随便走着, 看见一青年旅游接待处, 我到他们那儿找了一家最便宜的青年旅馆, 用我身上仅有的五美元住了一夜。

第二天起来我又步行去机场,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去机场, 也许是我不相信我的原丈夫会把我丢在一个陌生的国家!我是陪他来开会的! 我在机场不知是等待还是寻找, 到处寻寻觅觅。我感到口渴难忍了, 猛记起从昨天到今天滴水没沾, 我想买水, 但没有钱, 万般无奈之下, 我只好跑进厕所喝洗手水, 正喝洗手水的时候, 我猛然想起我自己是个中国人, 喝厕所的水若是被外国人看见有辱我的祖国, 想起我的祖国, 我的眼泪涌上来, 我的祖国将我从西方接回去, 把我安排的人人羡慕的大学——北京大学做博士后, 而我却在这里喝厕所的水, 我强压住眼泪, 我对自己说:“到中国大使馆去。”

  我疾步去了城里寻找中国大使馆 没想到走出机场不远就是中国大使馆,我一看见中国大使馆就忍不住掉眼泪我正欲走向门卫, 一位穿着藏青色西服套装, 打着红色领带, 领带上别着个亮晶晶的领带夹的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从使馆内走出来, 他见我走向使馆, 问我:“你有什么事?”我掏出了工作证, 他一看是北京大学的博士后, 赶快把我迎进了办公室 那青年告诉我他是使馆的教育参赞。 简要地向他述说了我的事, 但我没说保姆的女儿。 他向我要了我丈夫的手机号,并立即拨通了他的电话电话上那位教育参赞耐心地说服、批评了我丈夫, 并要求我丈夫在他开会所在的城市再给我买张电子飞机票, 让我直接去机场坐飞机去他所在的城市。使馆的车将我送到机场,我坐飞机去了我原丈夫开会的城市。

  我原丈夫没有来接我, 叫大会秘书来接的我大会秘书是三十岁左右的西班牙女性,穿着讲究的藏青色西装套裙, 一米六十左右高, 身材略为偏胖,对人热情。 当我随着她到达大会所在地的海滨五星级宾馆 我卑鄙地一如既往地在我原丈夫伤害我后仍然向他讨好。 在宾馆路上 我见到PIC全球总裁——一位谦和的中年美国男子和他的妻子 总裁满脸露着真挚、仁爱的笑容, 热情地问候了我, 我也诚挚地谢谢了他的邀请。

  晚上我丈夫和我一起参加了大会与会者在距离下塌宾馆30分钟开车路程的海边餐厅里设的晚宴。吃完饭后,有西班牙舞女来跳舞。我丈夫受一个西班牙矮个子舞女的邀请和她在餐桌边上跳舞,因为我丈夫从不跳舞,所以他只是跟那舞女学几个动作。 不想他跳完舞后就不跟我坐在一起了,把我丢在本来是我们两人一起坐的坐位上。PIC全球总裁见他跳舞后就不回我身边了, 我一个人干坐在餐桌边, 于是走来陪我说话。我感到莫大的耻辱我的丈夫不要我了, 一个外国人来陪我说话!

  后来上车回宾馆, 丈夫又拒绝和我坐一排, 但车里到处都没有空位, 因为人们是按来时安排好的座位坐回去 来时我丈夫是和我坐一排的, 他现在拒绝和我坐一排, 当然没座位。 他在门边神经质地晃荡着, 有人大声奚落他说:“谁要尉明(我丈夫的名字)?”车内一阵哄笑。我看他一阵一阵的尴尬的表情, 我心疼地大声喊到:“我要他。”全车人听见我的喊声立即给予了热烈的掌声。 丈夫走到我身边尴尬地坐下, 这样他才有了座位。

  第二天晚上, 晚餐在一广场举行, 饭后请来了乐队, 我想是应该大家跳舞的时候,但没有与会者跳 我感到奇怪, 我想舞会是为与会者举行的, 与会者不跳舞有什么意思呢?这时大厅响起了舞曲乐声 我本会跳舞,特别会跳西班牙斗牛舞,有我在国内国外各大舞场跳西班牙斗牛舞时众人肃然起敬的经历。 于是我拉接我的大会秘书去舞台上跳起了热烈奔放的西班牙斗牛舞,大家顿时兴奋起来,看着我带着大会秘书跳着热烈、奔放的西班牙舞都不敢相信, 因为我红色的中国旗袍告诉大家我是中国人, 而中国人还带着西班牙大会秘书跳西班牙斗牛舞 大家在舞场和着节奏热烈地鼓掌。 这时我感觉我不是在跳舞, 而是在慷慨激昂倾诉一种情绪、志气。

  一曲终了, 掌声雷动,连舞女都为我鼓掌。 丈夫十分不甘, 他愤怒地走到我身边在我耳朵边恨恨地说:“那两个舞女真漂亮。”我可以想像他的两只眼睛在近视眼镜片后面怒睁着恨恨地盯着我。我想起他昨晚和一个矮个子舞女跳了两下舞就不要我,现在又来说现场的两个舞女漂亮,分明就是要拿舞女来压住我的势头 我离开他走到一边静静悄悄地坐下。

  我静静地坐着,听见大家都在议论尉明我原丈夫的名字)的妻子, 说一个中国人舞跳得如何如何好 我静静地听着, 仿佛觉得这些人都在心里为我喝彩我在大众面前了, 但我在丈夫面前了, 因为他的眼里看不见自己的妻子, 他看见的是别的的女子 我在大众面前做到了捍卫正义, 但因为我的丈夫对婚姻的亵渎使我内心痛苦难当。

  我的痛苦一直延续到第二天,第二天, 我看不见大家对我的好, 我只呆在下榻的宾馆房间,看见的是我丈夫一个人的满脸讥讽 想起这一路出来, 为他不认识的我的保姆的女儿拿走我的机票、护照和钱, 将我一个人丢在异国; 我为与会者为自己国争光跳舞 众人赞叹我, 他要拿舞女压下我, 想起这些,我心里难受病倒了, 胃子痛。

  我丈夫下午并没有去开会, 在房间一言不发地呆了一下午。我因胃子疼痛难耐, 吐得满地都是。 到了下午四点钟, 丈夫拿起毛巾开始擦我吐得满地都是的秽物。 看见他认真的样子, 我感动了。 他见我感动立刻对我说:“今晚的晚会是自由出节目, 我准备去唱《北风吹》 你一定要跟我去开晚会。”我说:“我病成这样, 又没有吃药, 到那里去吐岂不影响晚会?你也不要去了, 我病成这样, 你最好陪我去看医生”他苦口婆心地哀求着我去, 但我确实病的东倒西歪, 由于吐了一天, 手脚全身都无力 但我想我应该起来去, 因为以前无论如何病重, 我都自动坚持为他做一切, 更何况他现在求我去呢。于是我起床穿上我精心设计制作的宴会服装——我带来的红色碎花真丝旗袍, 慢慢走到卫生间去梳头。

  我丈夫随我进了卫生间,他要看我化妆,我化好妆看见镜子里他的脸不是我生病还要叫我陪他参加晚会的内疚, 不是因为我答应他的请求陪他参加晚会的高兴,不是因为我陪他前去参加晚会而我自己病得十分沉重他应该对我有的关切, 都不是!而是他那充满敌意的恨恨的挖苦讽刺的找了外遇巴不得自己老婆死掉的得意的微笑。看见我身上的旗袍, 我想起了他开会出国后第一天清晨醒来第一句话要谈我的保姆的女儿, 我想我回了中国怎么样呢?不照常是受他侮辱、欺负凌辱吗, 看见身上象征中国文化的旗袍, 我对祖国的崇高景仰在我被我的丈夫整得悲痛难忍的时刻发生了一丝震荡,我从来把中国看的很高,所以这一丝的震荡使我犹如万箭穿心, “哇”地一口大吐出来,犹如血, 犹如胆汁, 全部吐在了旗袍上。

  我赶快拿毛巾去擦旗袍, 但擦不掉了, 因为吐出来的是犹如血犹如胆汁的集合体

  我原丈夫这时候愤怒地对我喊到:“换件衣服。”

  我默默地抬起眼, 看见他那充满敌意的恨恨的挖苦讽刺的找了外遇巴不得自己老婆死掉的得意的微笑变成了愤怒, 我默默地低下眼说:“没有了。” 他立刻去翻我的箱子, 发现确实没有礼服后他愤怒地说:“我一个人去。”

  在他愤怒地摔门出去的那一刻, 我还在想着中国 我想他是中国人, 不能为中国丢脸, 于是我恳切地对着他的背影喊道:“不要唱《北风吹》,那是搞阶级斗争的,人家听不懂, 你翻译都不能叫外国人懂。 唱《橄榄树》, 祈求和平, 这个意义好,翻译出来人家也能懂。”我想:“他会改成唱《橄榄树》。”

丈夫走后, 我换好衣服安静地坐下来,突然屋子里空气雨后的还清新, 正奇怪这是怎么回事, 发现我的胃子突然没有了一丝疼痛的感觉, 为什么突然一下全好了?! 我正惊疑为什么突然一下全好了,门口响起了“梆、梆、梆”叫人心里甜蜜的敲门声,我想谁会来呢?我在这里一个人也不认识。我正想着还没有去开门, 被推开了,门口一个穿着白袍的人推着一辆餐车, 我一看那餐车就断定那推餐车的人是服务生, 因为在宾馆推着餐车来房间的当然是服务生我以为是服务”的人使我非常惊奇——因为他完全不像世上所有的人, 他卓然超群、高贵无比、高大健壮、红润,根本不像我这几天见到的宾馆服务生和一切西方人东方人 更叫我不可理解的是他脸上自信的微笑震撼人心, 他并不对我说什么, 但他满脸自信的微笑告诉我:“我要来的就是这间房。”我想为什么刚才一下全屋子空气和我的病突然全好了, 就是因为这位不寻常的我以为是服务生的人要来。 我看着他推着餐车走进来, 餐车上好象有东西, 我没有在意, 因为我想我没有定晚餐呀。 但看见他满脸自信的微笑,我想都没有想过要问他的什么话。 他在床边为我架好餐车, 使我能坐在床上原来坐的位置不动。他揭开餐车上的银白色金属盖子, 我看见一遍白色瓷器装着东西 他指着一个装着蓝绿色液体的小白色瓷器钵对我说:“这是漱口水。”另外一样装在一个洁白色的中等圆形瓷钵中,他说:“这是玉米粥。”还有一样装在一个洁白色的大圆形瓷钵的东西, 他说:“这是红白萝卜烧羊肉。”红白萝卜烧羊肉旁边是一杯水。 我知道这些都是些极其贵重的营养食品。 我没有抬头问他, 但我心中疑惑谁会为我定这么丰盛营养的晚餐呢? 

这时候面对着我的那有着震撼人心的满脸自信微笑着的“服务”好象看穿了我的心事, 他轻松地满带戏虐地You have a rich husband in city.你在城里有个富裕的丈夫。我原丈夫是城市里的人, 但他不但不会给我定晚餐, 而且我还会把我整病。 在那卓越超群的“服务生”离开房间, 他轻轻地关上门离去后, 便赶快用他送来的漱口水漱口, 感觉满口清爽, 然后我便一勺一勺地喝起了玉米粥 玉米粥微甜, 我惊奇西方的西班牙居然吃我家乡张家乡人吃的玉米粥  而且就是我家乡乡下的作法。然后我又端过那钵红白萝卜烧羊肉,我想羊肉在国外倒是常吃, 只是这做法怎么像中国的,吃起来味道也像中国的, 但是这是在西方啊。 那装红白萝卜烧羊肉的白色瓷器皿圆润光滑, 我想这那是装食物的, 分明是艺术品吗。

刚吃完, “服务”就自己推开门进来推走了餐车, “服务准确地知道我的一切

“服务生”离开 丈夫就回来了, 我听见楼道里很多人都回来了。 

我原丈夫进门满脸怒容, 问道“晚会上人家不喜欢你的歌? 他更加愤怒, 我问:“你唱的什么?” “《北风吹》。”他没好气地说。 “谁叫你唱《北风吹》呢, 我叫您唱《橄榄树》的。”我停顿一下问,“你去参加晚会前为我定了晚餐 “你说什么?我时间都来不及, 哪有时间为你定饭?!”  我有点吃惊, 既然他没有定, 那么送错了?

第二天上午我去餐饮部想说明一下昨晚错吃之事, 但餐饮部工作人员不耐烦地告诉我:“昨晚我们这儿没有任何人送晚餐给顾客”我也纳闷那送晚餐的“服务”不像这些服务因为他卓然超群、高贵无比、高大健壮、红润,根本不像我这几天见到的宾馆服务 也不像我生活中看见过的西方人或东方人, 更叫我不可理解的是他脸上自信的微笑震撼人心,而且他准确地知道我的一切。但我说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只好做罢。我心中想:“哪来的晚餐?哪来的晚餐?是主基督耶稣送的?我是认识主基督耶稣的, 只是这来者推着餐车, 所以我被蒙蔽了眼, 看见餐车就以为是服务生, 其实我当清楚祂穿的是白袍, 不是服务生的制服, 而且祂没有戴服务生的帽子, 但是我因为看见餐车, 所以就不把那人与主基督耶稣联系在一起。 后来因为宾馆餐饮部说昨晚没有任何人送饭, 所以我就怀疑是上帝天父派人送的了。

  我的怀疑只在心中停留了片刻就被立即要准备回中国扰得纷乱但我内心隐约知道我在异国他乡被我丈夫整得东倒西歪, 痛苦到不知道痛苦的时候那顿奇妙的晚餐是主基督耶稣送来的。 要是主基督耶稣不给我送晚餐来, 后果不堪设想因为我吐了一天, 腹内空空,胃子又痛, 如果不吃晚饭, 一晚上胃子痛得难受 加上我原丈夫晚会回来不高兴, 我一定倍感忧伤。感谢最悲悯、最具有同情心、最仁爱的主基督耶稣在我在异国他乡被人整得东倒西歪异常苦时送给我一顿奇妙的晚餐。

后来我祷告, 主基督耶稣明确地告诉我: 是祂送的那顿奇妙的晚餐。 祂来给我送我家乡农民常吃的饭, 就是启示我应该离开中国北京大学回张家乡我家乡去——那里满地里满了父耶和华的慈爱; 主基督耶稣给我送红白萝卜烧羊肉, 就是叫我和我在家乡唯一的敌人胡安群同学一家和好, 因她家养羊。 

感谢最悲悯、最具有同情心、最仁爱的主基督耶稣在我在异国他乡被人整得东倒西歪异常不堪时送给我一顿奇妙的晚餐 启迪我回张家乡——那里满地里满了父耶和华的慈爱, 祂戏虐我说我有一个有钱的丈夫在城里, 就是要叫我明白城里有钱的丈夫在我生病时并不为我订晚餐, 还是最慈悲、最爱我的主基督耶稣来送晚餐救我 主基督耶稣戏虐我的话使我深深地明白了一个道理: 那就是人世间的人无论是丈夫、妻子还是父母、儿女还是朋友邻居都是不能依靠的, 无论他们有没有钱,因为他们自身都软弱, 只有依靠上帝天父和主基督耶稣和圣灵保惠师三位一体的独一真神才靠得住, 上帝天父和主基督耶稣和圣灵保惠师三位一体的独一真神是我无助时唯一的依靠、是我苦难时唯一的帮助、是我患难时唯一的避难所、是我沉溺时唯一的救赎、是我高兴时唯一的分享者、是我一生都当感谢的。

再次感谢最悲悯、最具有同情心、最仁爱的主基督耶稣在我在异国他乡被人整得东倒西歪异常困苦不堪时送给我一顿奇妙的晚餐 如果不是主基督耶稣来, 我当晚就会忧伤而死, 并且我吐了一天, 又饿, 我胃子痛了一天, 又病, 所以那晚在西班牙我不只是被原丈夫又一次伤害后抛弃, 而且是又忧伤又饥饿又有病痛在身, 后来我祷告主基督耶稣告诉我祂那晚不来我就死了, 所以是基督耶稣我主在西班牙救了我生命。 而且主基督耶稣不只是救了我生命, 并且启迪我离开繁华的看重金钱的大城市我朴实的张家乡乡下 回我满地里满了父耶和华的慈爱的张家乡乡下 我没有离开北京市北京大学家乡张家乡乡下 而是到了原丈夫所在的上海市, 因此受了很多苦, 犯了很多罪, 几次差点死。 但是后来在上海市我想起了主基督耶稣在我在西班牙异国他乡差点死亡时给我送晚餐给我的启迪:离开大城市回张家乡, 于是我决定回张家乡了, 我打听如何在我家乡张家乡买房子。 因为我愿意并决定离开大城市回乡下张家乡生活, 正因为我愿意并且打算并且实施回张家乡去生活了, 所以主基督耶稣和父上帝把祂的中国上海徐汇区田林新村的房子给我居住了, 并告诉我在我有生之年一直住在上海市田林这里, 这是主和父赐予我的圣地屋子——因为父上帝和主基督耶稣都到这个屋子来看望过我, 这是祝福了的屋子, 谢谢父上帝和主基督耶稣安排我在这祝福了的屋子里居住, 使我虽然没有回张家乡, 也住在我惟独亲生父亲上帝天父和我惟独亲生长兄基督耶稣的怀抱。我将一直住在上海市田林新村这主和父赐给我的圣地的祝福了的屋子, 但我不会忘记我自己是张家乡的一个挑柴、担水、挖野菜、种菜的小女孩虽然我身担几个博士学位, 我更是一个基督徒。

主基督耶稣在作者我在异国他乡陪我原丈夫开会被我丈夫一再抛弃因他喜欢我保姆的女儿和舞女而我又病倒了的时候为我送了一餐奇妙的晚餐, 不但救了我的性命在那时, 也在我以后的岁月里启迪我人世间的人无论是丈夫、妻子还是父母、儿女还是朋友邻居谁都靠不住,无论他们有没有钱, 因为他们自身都软弱, 只有依靠上帝天父和主基督耶稣和圣灵保惠师三位一体的独一真神才靠得住。上帝天父和主基督耶稣和圣灵保惠师三位一体的独一真神是我无助时唯一的依靠、是我苦难时唯一的帮助、是我患难时唯一的避难所、是我沉溺时唯一的救赎、是我高兴时唯一的分享者、是我一生都当感谢的。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