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鄙人张钊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545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汉末刺客传 第四章:刘陶案(三)

热度 1已有 8 次阅读2018-7-9 16:32 |个人分类:汉末刺客传|系统分类:长篇连载| 小说

      牛启等在宫门外面,心中十分着急,虽然主公故作镇定,让他不要轻举妄动,但他看得出来,专门调王越去将他带进宫,一定是有大事发生。

      宫内,刘陶见了皇帝依旧行臣子的跪拜礼,一如往常。

      但皇帝没有让他平身,而是问道:“子奇可知今晚宫内发生了什么?

      刘陶道:“进宫之时,见多了数倍甲兵,方才问了王将军,但他只是缄默不语,故而未曾可知。

      皇帝接着说:“刚才有逆贼想要入宫行刺于朕!”

      刘陶说:“那贼……”

      “报!此时廷尉府已经命人来报,“几番拷打,犯人已经招了!”

     皇帝问:“何人所指示?”

     来人报道:“犯人自称谏议大夫刘陶家门客,冯意!”

     刘陶一阵茫然,又急言:“陛下,这不可能!请陛下将犯人带上了容臣一辨!”

     皇帝示意侍卫去将人带来。

     而后,徐他被侍卫带了上来,此时,他已是满身伤痕,痛不欲生。皇帝问道:“你乃何人,据实回答!”

     徐他道:“小人原谏议大夫府冯意!

     刘陶大笑:“那冯意随我多少年了?看该犯面无胡须,恐年二十左右,岂会是冯意?”

     徐他言道:“当时主公专门请人除去了我的胡须,说不慎被捕,他可以此脱罪。但今方知刑罚苦痛,实不愿再受。

     刘陶急对皇帝说:“此皆贼人一言,不可为证!由于那牛启,冯意二人常年以面具覆脸,无人可以证实此是否为冯意,似乎进入一个僵局。

     皇帝说道:“你说此人不是冯意,那冯意何在?

     刘陶答:“乃有私事,去趟青州,尚不在洛阳。”

     皇帝冷冷一笑:“便是如此之巧?恰恰这时,你说冯意不在洛阳?”

     刘陶说:“待事办完,估计一月,他便可归。陛下若要急见他,七日也可归来。”

     皇帝大怒:“朕还等你七日!再等七日朕的人头恐被你的哪个贼人夺了!”这时又有侍卫来报:“在刘陶府内冯意住处搜到飞刀若干,与刺客那两枚飞刀完全吻合,系一人所用。”

     “这刀你如何解释?皇帝道,刘陶一时无言,想不出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朕再给你看一样东西!皇帝命人将那封私通张角的书信递给刘陶,说道:“可别说这不是你的字迹?”

     刘陶大惊,道:“必是他人伪造!必是他人伪造啊!”

     皇帝大怒:“没想到证据确凿,你还弄来一番拙劣之言!”于是将刘陶压入廷尉府。

一会儿待皇帝冷静下来,赵忠问道:“这刺客如何处置?”

     皇帝言:“看在他招供的份上,不用酷刑,明日斩首!”

     这时,宫门那边又开始吵闹起来,侍卫来报原是那牛启想救出刘陶与宫门的守卫们杀了起来,皇帝气得大笑:“这刘陶是…………王越!你立刻带兵杀了这个闹事者,当场杀了!”

     赵忠连忙安慰道:“陛下莫要为这些小人而伤了圣体啊!

     张让也附和道:“赵常侍所言极是,况王越将军剑法天下至绝,这牛启武功虽高,也敌不过王将军和众士兵!”

 

      话说冯意在去青州时,那福群的仆从半路上说去趟茅厕,结果无影无踪,便知必是中了计,连忙往回赶,但此时已经快马加鞭行出了七日,再想往回赶至少又得七日,哪里来的及。

      这边洛水河畔,宋典和赵忠说:“赵公,咱牢里的人还没动手,那刘陶已经在牢里自尽了。”

      赵忠道:“哦,还真是替我们省事了。

      宋典又问:“不知赵公今天叫我来此,有何事?

      赵忠说:“乃是向你家族兄要一个人。”

      宋典正不解间,这时只见一人向他们走来,此人满身伤痕,正是徐他。

      宋典大惊,赵忠笑道:“宋常侍,便是此人!”又对徐他道:“小子,你替我杀一命,我便救你一命。你来招借刀杀人,我便来招偷梁换柱,哈哈哈!”徐他拜谢了赵忠的救命之恩。

      宋典急忙把赵忠拉到一边,问道:“不是之前说好了吗?他也愿意啊,最后他被当作杀手斩了不是一切就完了啊?”

      赵忠说:“放心吧,我办事情没问题的,没人会发现的,救他这可是花了我不少财力物力人力啊!”

      宋典又说:我说赵公啊,他这都露了脸了,以后万一被人认出……”

      赵忠答:“老弟,你放心,这宫内那些人天天在你面前转悠,你又能认得几个?再说,露了脸又去杀人的杀手还不是比比皆是,只要小心,不会出什么问题。

      宋典又准备说,赵忠止之,言道:“行刺者易得,谋刺者难求。此人,谋刺之人也!

 

      话说刘陶死后,洛阳城里许多百姓纷纷来到廷尉府前,跪下痛哭,丝毫不相信刘陶私通张角的罪名,廷尉府前一时间被堵了个水泄不通,大家齐声喊道:“郁郁不乐,思我陶君,何时再来,安此下民。”

      一旁的徐他正静静地看着这一幕,这么些年来他从没有见过谁的死能够引起这么多人的同情,这一幕深深震撼了他,他知道那刘陶应该是个好人,可是,这世道只有活人和死人,倘若不杀了这个好人,自己便成了死人。

      心中不觉烦闷起来,徐他去洛水边散步,看着夕阳余晖下来来往往的商船,这时有一艘商船里一对夫妻正谈笑晏晏,妻子弹起了琵琶,给丈夫唱起歌来,歌曰:“青青陵上柏,磊磊涧中石。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斗酒相娱乐,聊厚不为薄。驱车策驽马,游戏宛与洛。洛中何郁郁,冠带自相索。长衢罗夹巷,王侯多第宅。两宫遥相望,双阙百余尺。极宴娱心意,戚戚何所迫?

1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