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鄙人张钊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545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汉末刺客传 第三章:刘陶案(二)

热度 1已有 27 次阅读2018-7-2 11:32 |个人分类:汉末刺客传|系统分类:长篇连载| 小说

下朝后,刘陶像往日一样坐着轿子直接回府,牛启,冯意,一直护卫在轿子两侧。

突然,刘陶感到轿子停了,并觉得前方似乎吵吵嚷嚷,甚是诧异,让牛启上前探问,原双方乃是生意人,因为有些纠葛,一方叫来人手到另一方店中大闹,从店内到店外乱七八糟,占了半个路口,官府也不知是懒得管还是管不了竟没有来。可是这种事情,刘陶一定会管,他常与人言“为盾而抵尺寸之兵,为人而正天下之行

刘陶便下了轿,命令先分开双方人,可是双方竟是不听,尤其是双方领头的嚣张至极,情急之下竟出粗鄙之言,这时牛启上去一把揪住一方领头的衣领,径直举了起来,冯意的两枚飞刀也脱袖而出,从另一方领头的脖子两边划过,两边的头发掉出了些许。双方吓得一愣,立刻停手。刘陶这才上去,细细问明缘由,给两方解斗……

锦玉楼里,董昭将要伪造的两封信做好后,赵忠令他离开了。徐他静静地望向街口,看着刘陶解了双方的斗后,怀着一种拯救了天下苍生的欣喜离开了,果如传闻,戴虎头面具持巨剑的是牛启,戴狼头面具用飞刀的是冯意。

下楼后,徐他到当时争斗的地点,一方争斗的头领将两枚飞刀交给徐他,细细端量,果如传言一样,飞刀上刻有冯意的‘意’字。

 

大殿之外,张让对郭典道:“郭将军可以进去了,陛下召您。又将一封信悄悄塞给郭典,说:放松,按之前计划好的说就行,咱家和赵常侍都在旁边。”

进入殿内,郭典首先参拜皇帝,将之前与黄巾军的战绩一一上报。

皇帝道:“郭将军劳苦功高,应该调到京师来任职了!”

郭典说:“谢陛下!但还有一件事,事关重大,需向陛下禀报!”

皇帝道:“何事?

郭典呈上信件,说:“臣攻下曲阳,后在张宝的住所搜查,发现了一部分其兄张角的遗物,其中曾有一朝廷大员暗通张角,还公然在信中写了一些大逆之言。”

皇帝打开那封信一看,气得骨肉颤抖,睚眦欲裂,眼珠将坠。那信乃是刘陶写给生前的张角的,信中还有‘左右牛冯二人,计日取宏首献天公将军’之言云云。突然,皇帝猛然站起,龙颜大怒,左右踱步,不觉间又细细思索,问郭典:“这……会不会乃是蛾贼的反间计?”

郭典说:“臣不敢妄言,还请陛下裁决。”

这时,一旁的赵忠说话了:“嗨!那张角死了多长时间了,若刘大夫真有不臣之心,岂不是早就动手了。”

这时,张让言道:“也许,这刘陶见张角已死,又和其他黄巾贼私通,只是没有找到其他证据而已。”

赵忠道:“诶,那刘大夫乃是汉室宗亲,又岂会向着外人?”

张让说:“如今这世道,人心岂可测?”

好啦!皇帝止住两人,说:“朕信子奇(刘陶字),他不会做出这种事。这信必是黄巾贼人寻人仿造,欲行反间之计。”

张让道:“是不是请刘大夫来当面解释解释?

赵忠言:“这子虚乌有之事,你让他如何解释?反而伤了君臣之信。”

皇帝马上说:“赵常侍言之有理!这件事到此为止了,不再追查。”

张让说:“是不是最近皇宫多调些兵马守卫?”

皇帝道:“要些,另外这牛冯二人是谁?”

张让乃叙到这二人武艺如何如何,又有遮面习惯及种种江湖传言……

不出所有人意料,以皇帝多年来对刘陶的信任,不可能凭借一封信定他的罪,当然,朝刘陶飞去的,也不是只有这一根箭而已。

 

不知屋外风起云涌的刘陶,正在屋内研读《春秋》,这时仆从慌慌忙忙跑来,说是有来自青州的信。

来者自称乃青州东莱郡福群的仆从,递上福群的信件。

刘陶立刻拆开信件,信内福群言半年前袁贡亡于东莱郡并非寻常疾病,乃是中有毒暗器而亡,今在其身上发现一小处伤口,郡内武者,不能猜出凶器,闻兄手下有“飞刀”冯意,精于暗器,请速一往,十万火急。

福群,袁贡二人皆为刘陶好友,袁贡半年前在东莱郡突发疾病,暴毙而亡。当时刘陶哀痛万分,但没有觉得有什么疑点,这么看来必是有人从中捣鬼,刘陶火上心头,想要一查到底,便向冯意说:“你选府中最好的马,尽快赶往东莱郡,必要将此事查个真相大白。”

冯意道:“只是,我这一走不知主公安全如何?”

牛启道:“放心吧,这里还有我,况且又有家丁和其它剑手,出不了问题。”

刘陶又将腰牌交与冯意,言:“按惯例用我腰牌,可直接出城,无须摘下面具检查面容。

于是冯意打理好行装之后便和那个福群的仆从出发了。

 

冯意出发已经七日后的一天,宫内已经入夜,张让和赵忠正在等待最后一刻的来临。

张让道:“可安排妥当,毕竟像冯意这样的对手,受伤的人应该多一些。”

赵忠答:“放心吧!这点小事你还信不过我?”

倏忽,宫内杀声四起……

 

龙案边,皇帝仍然心有余悸,一手按住头中的疼痛,一手紧紧握住案上一角,厉声说道:“立刻调虎贲将军王越前来加强宫内防卫!

左右大大小小的卫士宦官不敢说话,他们知道现在皇帝肯定是怒火中烧,一句话说不对就会成为刀下鬼。原本还与妃子缠绵悱恻的皇帝现在一下遭到性命之忧,无疑是一颗火心进了冰窖。

此时侍卫来报:“逆贼已经捉到!”

皇帝突然站起身来,道:“带上来!”

十几个卫士用刀架着刺客脖子将其带了上去,只见该刺客一身黑衣,又用黑布蒙面。皇帝命左右摘去那人蒙面,只见此人横眉如墨,直鼻如削,瞳中若窥天行之健,眸中若现地势之坤,漠然而有悲怆神色,无言而似静水流深。此人自是徐他,自从当年流落当阳县,投于宋恩后,徐他就一直帮宋恩杀掉当地一些和宋恩有仇的乡党豪强,到后来所杀之人职务愈高,所历之事愈加险恶,他知道自己早晚会有这么一天,但他希望这一天晚一天而不是早一天。

皇帝问道:“你乃何人,为何要刺朕?”

徐他答道:“将死之人,何谓多问?”

这时,侍卫呈上从刺客身上搜到武器,乃有刀套和飞刀若干,皆为普通寻常飞刀,侍卫们被击中的也是这种飞刀,又从里面的口袋搜到一个贴身刀套,内有两把飞刀,上刻有‘意’字。

皇帝大惊,道:“将其交给廷尉府,严刑拷打,必要查出幕后之人!”  

这时张让上来说道:“陛下,这两把飞刀之上刻有……”

“朕记得!,皇帝又吩咐侍卫道:“让王越先不用来了,让他直接去刘陶家,把刘陶给朕带过来!”

1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