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昆明银天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537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转载)追风筝的人——第三章(待续)

热度 2已有 37 次阅读2018-6-6 13:14 |系统分类:长篇连载

  传说我父亲曾经在俾路支赤手空拳,和一只黑熊搏斗。如果这是个关于别人的故事,肯定有人会斥之为笑话奇谈。阿富汗人总喜欢将事物夸大,很不幸,这几乎成了这个民族的特性。如果有人吹嘘说他儿子是医生,很可能是那孩子曾经在高中的生物学测验中考了个及格的分数。但凡涉及爸爸的故事,从来没人怀疑它们的真实性。倘使有人质疑,那么,爸爸背上那三道弯弯曲曲的伤痕就是证据。记不清有多少次,我想像着爸爸那次搏击的场面,甚至有时连做梦也梦到了。而在梦中,我分不清哪个是爸爸,哪个是熊。
  有一次拉辛汗管爸爸叫“飓风先生”,这随后变成远近闻名的绰号。这个绰号可是名副其实。爸爸是典型的普什图人,身材高大,孔武有力,留着浓密的小胡子,卷曲的棕色头发甚是好看,跟他本人一样不羁;他双手强壮,似乎能将柳树连根拔起;并且,就像拉辛汗经常说的那样,黑色的眼珠一瞪,会“让魔鬼跪地求饶”。爸爸身高近两米,每当他出席宴会,总是像太阳吸引向日葵那样,把注意力引到自己身上。
  爸爸即使在睡觉的时候,也是引人注目。我常在耳朵里面塞上棉花球,用毯子盖住头,但爸爸的鼾声宛如轰轰作响的汽车引擎,依然穿墙越壁而来,而我们的房间中间还隔着客厅呢。妈妈如何能跟他睡在同一个房间?我不得而知。要是能见到我的妈妈,我还有一长串问题要她解答呢。
  在1960年代晚期,我五六岁的样子,爸爸决定建造一座恤孤院。故事是拉辛汗告诉我的。他说爸爸亲自设计施工图,尽管他根本没有半点建筑经验。人们对此表示怀疑,劝他别犯傻,雇个建筑师得了。当然,爸爸拒绝了,人们大摇其头,对爸爸的顽固表示不解。然而爸爸成功了,人们又开始摇头了,不过这次是带着敬畏,对他成功的法门称赞不已。恤孤院楼高两层,位于喀尔河南岸,在雅德梅湾大道旁边,所耗资费均由父亲自己支付。拉辛汗说爸爸独力承担了整个工程,工程师、电工、管道工、建筑工,这些人的工钱都是爸爸支付的。城里的官员也抽了油水,他们的“胡子得上点油”。
1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回复 孤独的小男孩 2018-6-6 15:47
操录原著干什么?我们要读就读原著了,何必要经过你的手?
请注明转载。
回复 孤独的小男孩 2018-6-6 15:47
叫停!不要再发了!
回复 昆明银天 2018-6-6 16:06
孤独的小男孩: 操录原著干什么?我们要读就读原著了,何必要经过你的手?
请注明转载。
不好意思了,但觉得操录也是个人兴趣吧,会注明转载的。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