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蔷薇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499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无痕(小说)

热度 5已有 38 次阅读2018-9-6 22:40 |系统分类:短篇小说

 序言
   四年前花了一夜,赶出了一篇虾米型小说《我们在哪里》头大身子小,没有贯穿的骨头,还一节一节半透明的,很像虾米的样子。四年后的今天,我重新审视了当年的文稿,很惭愧,写得乱糟糟,还处处夹杂着生涩,简直就像一个随意乱搭的破草棚。不过,很欣赏当年挤牙膏似的码字热情。这回又是只一个下午,两三个小时的样子,来不及构思,也来不及拓展,想哪儿写哪儿,哪怕“四不像”,也没关系。因为,这里面糅杂的或许就是一锅“大杂烩”。也许,压根不算小说。因为有着虚构性,又不能叫随笔。随便吧。反正写完了。一路写着写着,写了13小段,数字“一三”代表“一生”,一生无痕,题目就改叫“无痕”吧。没有痕迹地活着,或许是大多数人的活法。我想例外。但好像也徒然。就像我写了这样多乱七八糟的,假如网络哪天瞬间把这些清空了,我就真真的叫活得了无痕迹了。压根没有人会记得我,我的脑子又刚巧是个“放水池”,只负责放,不负责存,如果有一天连池子都毁了,我就连放的可能都没有了。不过,也无所谓。宇宙至此,沧海桑田,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留下不变的呢?没有。小小的尘埃,落到哪里,又被拂去,都是很自然的事情。
 (一)
     村上春树曾说“不存在十全十美的文章,如同不存在彻头彻尾的绝望。”
好多次,我感觉生活裂开了、糟透了,甚至觉得死去比活着更容易,因为不用面对,亦不用对抗。但我,还是好好地一天一天活下来了。至少目前我还不想放弃自我存在的意义。我在哪里?我从哪里来?我时常这样问自己。是啊,一个天生记不住东西的人,一个脑袋里总有一个黑板刷在不停刷来刷去的人,为了留下一点可怜的痕迹,才不得不每天坐在电脑前码字。什么文字扫雪工,从来不是的。扫雪工,是为了给大家一片清洁之地。而我,只是为了我自己。谁叫我那样健忘呢。没有痕迹,就等于从来没来过。不行的,我怎可白来这人世一趟呢。可是,你就像那小盆栽,不离开小塑料盆,你是永远成不了树的。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活在他人视线里,长得枝繁叶茂,就是真切的存在吗?说到底,还是你活得太虚了。纠结有何用?没有人给你挪盆,你自己是动不了的。你永远只能是现在的模样。像草一样活着。只是比草略好一点的是,你暂且不用担心枯死,因为还有人给你时不时浇点清水。
(二)
     小王子说,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小孩,虽然,只有少数的人记得。我一直很喜欢这句话。
因为,害怕长大的人,说到底,在心底永远把自己当小孩。他们拒绝长大,是因为长大了就不好玩了。很多事情,你就不得不面对了。可是,小孩就不用啊。想哭就哭,想睡就睡,谁也不会用大人世界里的一切去衡量、去要求。可是,他们那时候不懂得,只想着快快长大、快快离开,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用再听大人的了。可是,人一长大,就会变蠢。还会老是说傻话。就像现在的我一样。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是可爱的。只是后来的后来,没有人再喜欢内心那个永远长不大的自己。他们抛弃自己,就像抛弃一件满是破洞、不合时宜的旧袍子。等到很多年后,他们才知道,曾经丢掉的那件旧袍子,有多珍贵。玫瑰爱小王子,因为,小王子把她当成了唯一。可是,每个人都会以为自己的唯一不是唯一。于是小王子才抛下玫瑰,去到了另一个星球。直到他遇见小狐狸,才明白,世间的玫瑰千万,属于自己的只有那一株。可是,唯一的一株,早已不在。这就是现实。或许,小王子会望着那片星空,追悔莫及。是啊,时光如果能够倒流,我们都不会是现在的样子。可现在的样子,哪一步,又不是我们自己所选择的呢?
(三)
在世界的眼中,或许正常就是一种缺陷。没有秘密,我们就不再是我们。我的结局是什么?没有人给我答案。就像一个谜。蓝蓝的天空下,麦田再次熟了,带来金色的风。这是否意味着——过去的我,已不再是我。大抵,终点与最初的想象不一样,但有何关系?或许,对于苹果而言,被大口吃掉才是最最重要的。正如一粒麦子飞到空中,干了枯了萎了死了,仍是一粒麦子。若是活着,被埋入地里,就能结出许多许多的麦子。那到底是死了好,还是活着好呢?我希望自己是一粒活着的被埋在地里的麦子吧。不要谈什么梦与理想,那些都太遥远。就是雨,也是飘在空中,不得不落地啊。你难道比雨还神奇?得了吧。你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家伙。每次淋浴时,总会看到镜子因沾了水汽而变得模糊,有点看不清自己。但如果我们学会等待,镜子里的一切并不会一直模糊——只是,我们习惯安逸,宁愿做着自己不喜欢的事,也不愿为朝思暮想的一切而改变、而等待。每到夜晚,总是会忍不住想很多不切实际的事情。一到天亮,一切照旧。内心那些有的没的,就像雾气一样随着阳光消逝得无影无踪。那个时候,你站在人群中,就像一片随波逐流的叶子。于是,内心的那个坑,便一直都在,那是被虫子咬过的地方。或许,你是不屑用泥土填埋吧。如果找不到理想的石头,你宁愿让那个坑一直留着,对吗?
(四)
如今,四周空空如也。那就像水一样活着吧。流到哪儿算哪儿,无论清浊,无论停留。那天,和好友一起散步聊天, 我给她讲了个故事:“有一天,猫爱上了杯子里的鱼,它却打碎了杯子。鱼离开水后,便死掉了。”好友听完,笑了:“ 你啊,还是这样脆弱。爱就是掠夺+苦衷,什么结局都是自然的。”我懂,所以,我们能成为长久的朋友。然而,钉子扎进木板,肯定是会遇到阻力的,而木板也是会疼痛的,不是吗?可是,钉子生来不就是要钉下去的吗?木板又怎会拒绝钉子?很多时候,相互伤害,就是为了彼此能更紧密地靠在一起。谁对谁错,真的重要吗?这些年,某些人事就像一场梦。大多的梦像晨露一样消散在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但是某个梦我一直记着。当然我是靠笔记着的。
(五)
    梦里,我独自牵着一只小鹿漫步在树林里,林子笼着一层薄薄的雾,四周宁静而美好。突然,小鹿顾自飞走了,像传说中的一样。我站在那儿,怅然若失——我不知道小鹿飞向了哪里,也不知道小鹿为什么要飞走?只是,我再也找不到漫步林中的乐趣。或许对小鹿而言,飞走是件幸福的事吧。好吧,只要小鹿幸福了,我大概也跟着幸福了。这样想想,我便在梦里笑了。说到底我们的世界很小很小,好像一转身,就不知道会遇见谁?同样,我们的世界很大很大,仿佛一转身,就不知道谁会消失。当我们变得很小很小,世界就会变得很大很大。反之,当我们变得很大很大,世界又会变得很挤很窄。每一段时光,都是生命的限量。每一个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载体。时光如流水,拖着每个当下变成过去,又载着我们游向远方。有一天,我会不会老得忘记所有?如果终究会忘,那么我来过的痕迹,又在哪里?那窗外曾经璀璨的满天星光,才不管这些吧。哪怕我曾天天仰望过那里。
(六)
初见你,没有很具体的印象。直到某天晚上在食堂吃饭,别人提起你时,我才无意间瞥了一眼,心里快速闪过一个念头:“哦,单位又进人了。”没想到第二天你会主动打电话给我。当我赶到办公室时,不擅拒绝的我,看在你是“邻居”的份上,答应尽量照顾你。没想到,你还真不见外,从此每天跑我家里看电视。有时我在外散步,你也猫我家呆着。那时的你,就像个孩子,吃完瓜子,还不忘舔舔手指。可是,半个月以后,你的与众不同才像夜空的圆月高悬起来。你与周围的人太不一样了。你一出声,周围的人立马暗淡了下去。跟你相比,他们都多么平凡庸俗啊!
(七)
每次我做饭时,你总会悄无声息地走到厨房,探个头,朝我笑:“哈,又做什么菜?不要弄太多,浪费呢!”我的厨艺很差,切个菜,也七零八落的。但你从不嫌弃。我随便做什么,你都说好看又好吃。弄得我一度信以为真,差点就此爱上厨房。吃完饭,你也常常抢着帮我收拾桌子,有一次还说:“其实你不应该干做饭、收桌子这类事,别人可以,你不可以的。”看着你一本正经的样子,我却差点哭了。头一次有人对我这样说,没有人窥见我内心的想法,只有你看到了。我们常常边吃边聊,吃的大多简单,聊的内容却多了去了,聊小时候,聊家乡,聊学校,聊音乐,聊电影......那段时光,就像拉丝的棉花糖,隔了这样久,依然记得当初的味道。有时候,我们也会迎着月光边走边聊。我在前面,你在后面,一圈又一圈。有时谁也不说话,亦不妨碍当下那种氛围。
(八)
我以为我们会一直这样好下去。可是,放年假的时候,你开始刻意疏远我。我没多想,以为你回到家了,一时顾不上。可是,整个假期你都没有联系我。却在年假结束的那天一早,告诉我:你上车了。后来,你带了礼物给我。当我兴冲冲来到你面前时,我抬头第一次看到你留了胡须,一下子变成了“沧桑大叔”,这让我有点意外。不过,一会儿站在树下的我们都笑了,又像回到了最好的时候。后来,你在学校生病了。事先一点也没告诉我。我居然梦到你生病了,你在梦里很虚弱,告诉我你周二回来。结果,我在开水房打水时,听到你周二真的回来了。可你依旧没有来找我。事后,很多次,我都有预感。我却从未告诉你。虽然,后来的我们渐行渐远,但我知道那不是你本意。如果可以,我知道,你一定会对我好得胜过对待你自己。就像很多次拿包裹,你都自告奋勇帮我去邮局拿。有一次,我看你实在拿不过来,就想上前帮你拿一两个,你却对我说:“算了,我一人来吧,你力气那么小。”其实,我准备拿的那两个特别轻,总共不到两三斤。还有一次,我心情特别不好,你路过我旁边,感觉到了。然后,你打电话来,正好听到我在哽咽。电话刚挂下,你就赶过来了。见我关了门,你二话不说就用我给你的备用钥匙开门闯进来,然后讲各种笑话逗乐我。见我笑了,才作罢。
(九)
曾经再好,也只是曾经。后来的我们,分散在人海,再也没有重逢。听说,你走的时候,只带走了一些面条,因为你最爱吃我煮的面,哪怕煮得稀烂。你没有和我告别。最后一次见你,是你背着一箱打印纸,走到我办公室,放下,然后叹口气,不声不响地离开了。那时的我,已经预见你的离开,但我没有挽留。如果我当时留你,你会留下吗?可我不会留你,留你做什么,留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外面的天空就与你彻底无关了。我可不要做这样的自私鬼。偶尔,我也会从别人口中得知你的近况。知道你活成了别人羡慕的样子,我就什么也不想了。虽然,有时候我还是会望着窗外发呆,仿佛你还在那窗下一样。再后来,你越来越远,就像一颗流星,唰的一下,从我的世界飞过,从此,再也没有回来。后来的后来,我在夜里看过一次流星雨,真漂亮。短暂的东西,总是格外稀罕。这一次,我没有许愿。因为我已经没有愿望可许了。
(十)
有一天,我终于发现,长大的含义除了勇气、责任、坚强,还包括牺牲与成全......于是,我的孤独便成了一生的必修课。也许,某个时刻,我们会承认那些逃避、那些想念、那些刻意的不闻不问、没希望的等待、懦弱后的坚强、含泪后的微笑,都是一件件隐藏的武器。它会让时间也变成一件武器。带着不动声色的力量,去唤醒那些暗暗蛰伏的伤口。风走了,云淡了。不过,如果回到过去,我依然会选择让你离开。很多事情,只可遇见,不可预见。一念错,一念过。如今,只怕我们就是想回到过去,也再无可能了。因为一切都变了。生活就像仙人掌,只可远观,不可近触。扎过很多次,不会再往前了。我曾经在梦里奔跑,希望可以不再害怕那些藤蔓垂下的密不透光的树林,可是脚下的青苔有如沼泽,身旁的灌木丛又似一丛丛冰冷的锁链,蜜蜂的嗡嗡声,蝴蝶的扑棱声,怪鸟的啾啾声,海水的撞击声......这些都让我害怕得不敢动弹。虽然我知道,暗夜会慢慢过渡到黎明,阳光也会重新夹杂着清新雾气,让希望变得有点近。至于那闪闪发光的湖面,更会让我们暂时忘了恐惧。但是,美好和希望从来都是一些易灭的肥皂泡,很快就会没了,不是吗?在现实面前,无数的蛇已经昂起脑袋,而我们会再次逃无可逃的。
(十一)
曾经我不停哭泣,好似体内有无数的小锯齿动物在撕咬。长久的困顿和乏累让我睁不开眼睛,我一度以为自己会在一生的无望中静静等待死亡的降临。但是,幻觉又出现了。梦里沙子做的兔博士抓起一把泥土,放到我鼻子底下:“闻闻吧,你会获得神奇的力量。大地永远是你善良的母亲,你的伤在母亲的怀里总能得到最好的疗愈。”我苦笑了一下:“我很蠢吧,在你眼里?”兔博士摇摇头:“每个人都自认为聪明,其实又有几个人能做到真正的糊涂?”“你也不能吗?”我反问道。“不能,因为我也是矛盾的综合体,在大自然面前既聪明又愚笨。”兔博士叹了一口气。“呵呵,真的吗?”我有点怀疑。“真的。”兔博士咧开嘴笑了笑:“我该走了,你会好起来的,相信我!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对生活绝望,也不要对生活抱怨,因为只有绝望和抱怨才会毁了你。祝你好运!”兔博士消失了,或许他说的是对的,我突然感觉好多了。
(十二)
 很多年前我看过一个动画短片《tiwi》。讲述的是一只没有翅膀的小鸟tiwi,想要完成飞的梦想。在貌似不可能的情况下,它用智慧与坚持完成了一生一次的飞翔。当tiwi扇动着那所谓的“小翅膀”,沿着悬崖下自己辛苦做出的“山峦”(在一棵横卧的树上钉下许多小树)满足地飞着,我知道那一片天空早已留下它飞过的痕迹。短片的最后,一滴幸福的泪水飞落,它知道结局是什么,却依旧往前飞,随着“咚”的一声,短片戛然而止。试问,多少人可以像tiwi一样呢?这或许值得我们深思。是的,曾经,我无比靠近你。因为我竭尽全力。如今,我不得不远离你,忍受着煎熬与妒忌。是啊,我曾那样真诚,你曾那样温暖,愿上帝保佑,另一个人会像我一样对你。此刻,这个季节,透过窗,满池白荷已成满目残枯。阴郁得像青灰眼睛的天空下,焚烧后的油菜地如同一粒黑色的泪痣附在那里。只是,何时枯黄替换了金黄?难道成熟即悲凉?或许,我们不该欢喜,亦不该忧伤。你看——有生长就有割伏;有割伏就有收获......也许,这就是大自然给我们的启示!
(十三)
爱如花朵,有盛开,就有枯败。当我曾经执念于盛放,难免整个人颓败。而花凋零的样子教会我,不妨静静等待。隧道再长,也有重见光亮的时候。再说,人与人之间的联系,不是说断就能断得彻底;哪怕是人为割断所有,曾有的千丝万缕也将如血脉一般深入各自的生命,自然也就不会随生命的消亡而消亡。爸爸曾说,一片片残砖断瓦,捡拾累积起来,也可建成一座房子。或许,从古到今,现实或虚拟,都不过是赢得“专属”二字。反过来,这二字就是“结”,绳结的“结”,结果的“结”。打开,没了“结”。结了,又失了“果”。在无解的情况下,索性一剪了“结”。事实上,莲蓬不会长在树上,橘子也不会生在水中。大家各有各的命中注定。就算火山喷发,冷却后也不过是变成另一堆土。不用叹气。画画的时候,若是颜料没了,心底的画还在。那是没有人可以拿走的,而且想象的画面更美,不是吗?也许最终,我们都难以逃离命运的转盘——有多少有心”,就有多少“无心”。不妨笑着看待所有,管它是阴差阳错,还是柳暗花明,权当大雨过后,一切没了痕迹吧!

  
5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大闲人 2018-10-25 09:12
欣赏佳作,问候朋友
回复 蔷薇 2018-10-25 10:15
谢谢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