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紫竹拂月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434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寒香梅

热度 7已有 120 次阅读2016-11-2 17:24 |个人分类:父母|系统分类:长篇连载

(二)漏屋逢雨

民娃儿初中毕业了,虽然他很想再上,但也知道家里的条件不容他再上了,于是主动回家帮父亲干活。山根也知道民娃儿想上学,但家里实在是供不了,也就没阻止民娃儿跟他到地里干活。

多了一个人挣工分,家里比以前宽裕了一点点。幺妹儿虽小小年纪,但已显出她勤劳的一面,在家满院跑来跑去帮妈妈拿东西,事事都想插上一小手,虽然有时候越帮越忙,引得妈妈哭笑不得,但也让家里添了不少生机。

香娃放学后要上山打猪草,幺妹儿也要跟着去,妈妈说山上太危险不能去,幺妹不答应,拽着香娃儿不让她走,磨着妈妈非要去,还挤出几颗泪蛋蛋。

“妈,就让幺妹儿跟我去吧,我们就在那山脚下打些就回来。”香娃儿看幺妹儿不肯罢休,只得向妈妈说。

妈妈也无奈地同意了,叮嘱香娃儿一定要带好幺妹儿,少打一点儿就回屋头来。

幺妹儿一看妈妈同意了,放开香娃儿自己先跑出了院子,从院子下到小路的斜坡也不慢些,香娃儿背上背篓,急忙跟上去喊道:“幺妹儿,慢跑些!莫摔倒喽!”

“不得紧,我晓得。”幺妹兴奋地边跑边说。

幺妹儿个头不大,但跑得倒快,香娃儿紧跟慢跟才没被落下,两人跑到山脚下时香娃儿跑得都出汗了,她坐在一块石头上想喘口气。

幺妹儿还是满身劲,看到不知名的野花开得好看,便跑去采了来插在香娃儿的辫子上,拍手笑道:“姐姐真俊俏,姐姐真俊俏!”

“嘻嘻,真的吗?让我也给幺妹儿戴上好看的花。”香娃儿笑着从旁边的草丛里采了一朵小小的红花插在幺妹的小辫上。

“好看吗?姐姐,我好看吗?”幺妹歪着头绕着姐姐跑着。

“好看,幺妹儿是最俊俏的女娃儿。”香娃儿站起来拍拍手笑了,又叮嘱道:“幺妹儿,你莫乱跑,就在这儿采多些花,我去打些猪草喂我们家的猪娃儿,等我回来我们编个漂亮的花环送给妈妈好不好?”

“好啊好啊!我要采最漂亮的花给妈妈!”幺妹高兴起蹦跳着。

“记得莫乱跑,小心脚下石头!”香娃儿边向山边走边回头强调着。

“我晓得了。”幺妹儿边答应边采下一朵花。

香娃儿来到山边草好的地方,又回头看了一眼幺妹在的地方,见她在那东一蹦西一跳地采花,就从背篓里拿出镰刀割起草来。山上石头棱棱多,远看着草挺高挺绿,实际割起来很费力气,既要注意镰刀割手,又要注意石头尖扎脚。香娃儿才十三岁,人小力薄,东爬西爬地割了好大一会儿,累着有些气喘。她停下来向幺妹儿的方向看去,见她坐在刚才她坐的那块石头旁摆弄石头上的花。香娃儿又将一小堆一小堆的草仔细地拾进背篓里,拾完见天色不早了,便背起背篓向幺妹儿走去,边走边喊:“幺妹儿,你的花采够了没得?”平时叽叽喳喳的幺妹没有回声,香娃儿仔细一看,看幺妹儿趴在那石头上一动不动。

“莫不是被蛇咬了?!”香娃儿被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吓一大跳,赶忙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起来,边跑边喊:“幺妹儿!幺妹儿!”无奈石头不平,背着背篓跑不快,好不容易跑到幺妹儿身旁,她晃晃幺妹的肩膀,急切地呼喊:“幺妹儿!幺妹儿!”幺妹儿抬起头,勉强睁开眼:“姐姐,你回来啦。我好困啊。”说着又趴在石头睡了。

“你这小娃儿,魂都被你吓跑喽!”香娃儿嗔怪地打了一下幺妹儿的肩膀,吁了一口气道。

或许是刚才跑得太累了,幺妹儿趴在石头上睡得十分香甜。香娃儿看她是没办法自己走回家了,就放下背篓,将镰刀取出来,又将里面的草整整平,把幺妹儿抱起放进背篓里。然后又吃力地背起背篓,拄着镰刀把,慢慢地向家走去。

“这小娃儿,个头儿不大,轻倒不轻!比得上几背篓草喽!好东西都让你一个吃完了噻?”本来就累的香娃儿背着装满草和幺妹儿的背篓觉得十分沉重,边走边自言自语。

天慢慢暗了下来,妈妈做好饭到院门口向着小路望了好几次不见香娃儿和幺妹儿回来,也不见山根和民娃儿放工回家,她就觉得心头慌慌地:“怪了噻,今天怎么都这么晚,莫不是出啥子事了?老天保佑,千万别出啥子事哟!”她想出去找又怕他们回到屋头看不见她着急,在院门口来来回回走了几遭也拿不定主意。

最后她实在等不了了,决定先去接接香娃儿她们。她锁好门慌慌张张地跑出院子,刚下到小路上就看见刚从小路转弯处出现的香娃儿。天色有点暗了,她看不仔细,但可以确定香娃儿的身旁没有跟着幺妹儿。

“香娃儿!幺妹咧?”妈妈向香娃走去,边走边大声喊道。

香娃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话也说不出,看到妈妈走来提着的劲一下松了,扑通一下坐在了地上,拄着的镰刀也倒了下来,将香娃儿的小腿划破一点皮,疼得她一咧嘴,但没有发出声音。背篓猛的撞在地上,把篓里的幺妹给撞醒了,她迷迷糊糊爬起来,不知状况地跌出了背篓,摔到路边。

“唉哟!”幺妹儿不由地喊了一声。

妈妈闻声赶紧跑了过来,扶起幺妹问:“摔到没得?疼不疼?”

幺妹睁了一下眼睛,看见妈妈,迷迷糊糊地说:“妈妈,还想睡。”说完又闭上眼睛睡了。

妈妈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没事,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一点,把她抱在怀里,又回过头问香娃:“好娃儿,累到了吧?”

香娃儿喘着气点点头。

“那我们就休息一会儿再回屋头。”妈妈爱怜地帮香娃儿拢了拢香娃儿有些凌乱的头发,抱着幺妹儿坐在香娃儿的身边。

香娃儿抱住妈妈的胳膊,倚在妈妈的肩头,虽然妈妈的肩头瘦得只有骨头架子,但她觉得好柔软好舒服,闭着眼睛就想睡着。

天越来越暗了,湿寒之气慢慢地升起来,妈妈看着香娃儿想睡着,怕冻着她,生病了更麻烦,于是在她耳旁轻声说:“香娃儿,我们回屋头睡觉好不好?”

“恩。”香娃迷迷糊糊地应着。

“乖娃儿,站起来,我们回屋头。”妈妈动动肩膀说。

香娃儿真不想走,但还是站了起来。妈妈用一只手抱着幺妹儿,另一只手提起背篓背在肩上,扯着香娃儿慢慢向家走去。

刚走到院门前的小路,民娃儿从上面冲了下来,哭喊着:“妈!您怎么才回来!我老汉儿出事啦!”

“啊!”妈妈如遭晴天霹雳,一下僵住了。
7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