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紫竹拂月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4342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寒香梅

热度 6已有 138 次阅读2016-10-31 16:08 |个人分类:父母|系统分类:长篇连载

(一)花开寒家

19623月初八,天还没亮,四川的连绵群山还在春寒中有些瑟瑟地沉睡着。

一条崎岖的山间小路上,一个年约四十的中年男人披着破衣裳跑得满头大汗,呼出淡白的哈气打湿了衣裳的领子。气喘吁吁的他不肯停留一下,一口气又爬上路边斜着向上高出三四米的一个破旧的小院,急切地拍响了紧闭的屋门,嘴里喊着:

“孙婆婆,快开门!救命啊!”

伴着披衣起床的声音,里面传来睡意浓浓的老妇声音:“谁呀?”

“是我,山根啊!屋头的婆娘可能要生娃儿了,您快去看看噻!”山根喘着粗气说。

屋里的老妇似乎一下子清醒了,快步走过来打开屋门,对山根说:“快走!”

两人一路小跑赶到山根的家,听到屋里传来山根婆娘痛苦的呻吟声和一双儿女的哭声,同样气喘吁吁的孙婆婆顾不得休息,对山根说:“快去烧热水!”说着冲进屋里,对正在不知所措地站在母亲床边哭泣的两个孩子说:“好娃莫哭。民娃儿,你去帮你老汉拿盆盛热水端来,香娃儿,你去拿剪刀白布过来。”两个娃儿一看孙婆婆冲进来发话,似乎有了主心骨,便停止哭泣,各自走开寻找孙婆婆要的东西。

孙婆婆走到床边,掂起枕巾一角,对疼地不禁呻吟的山根婆娘说:“忍到点儿。”

山根婆娘点点头,咬住了枕巾。

孙婆婆掀开山根婆娘身上的被子,看到羊水已破,对在屋另一边翻找的香娃儿喊道:“香娃儿,找到剪刀没得?快拿来噻!”

“找到喽!”香娃儿跑过来,把剪刀递给孙婆婆:“给您!”

孙婆婆接过剪刀在油灯上烤了烤,然后小心地剪开山根婆娘的内裤,边剪边对香娃说:“你去把热水毛巾端进来,让你老汉和民娃儿在屋外头等着。”香娃儿听说赶忙跑了出去,院里山根正端着水走过来,香娃接过水盆说:“婆婆让你们在屋外头等着。”说完端着盆进了屋。

“放在床边,你去拿白布过来。”孙婆婆头也不转地吩咐道。

“哦。”香娃又跑到屋的另一边,把刚才找到的碎白布都抱了来。

“去找个小褥子。”

“哦。”香娃又到衣柜里翻找母亲之前准备好的小褥子。

孙婆婆用手抚着山根婆娘的肚子,对山根婆娘说:“靠你自家了,用劲儿!”

……

屋外头,山根和民娃儿坐在门槛上焦急地等着。由于正在睡梦中被父亲喊起,民娃儿没来得及穿上衣裳,刚才忙乱中没有觉到,这时冻得他有些发抖。山根脱下自己的破衣裳给民娃穿上,从破衣裳袋里掏出烟叶包,卷了一根烟默默地抽着。

民娃儿双臂抱膝,将腿也尽量裹进父亲的破衣裳里。天已蒙蒙泛白,民娃儿看着院里那如株瘦小的含苞却迟迟未开花的梅树。

“老汉,您看那梅树的花开了!”民娃忽然冒了一句。

山根抬头朝那梅树瞅了一眼,果见那小小的梅花苞微微张开了一点。

“哇!……”一声响亮的婴儿哭声从屋里传来,山根和民娃儿站了起来。

哭声也惊醒了群山,惊跑了黎明前仅存的一点黑暗。

孙婆婆的声音传了来:“山根,民娃儿,你们进来吧。”

山根和民娃儿赶紧进了屋,看到山根婆娘闭着眼已睡着了,香娃儿站在母亲的床边,孙婆婆坐在床边,枕头边放着一个小褥子包着的婴儿。他们走到床边,看那婴儿也闭着眼睡着了,小小的脸儿像院里的梅花一样白里隐隐泛着红,黑黑的头发湿绒绒地贴在头上。

“是个俊俏的女娃儿。”孙婆婆有些累,无力地说。“婆娘坐月子你也知道规矩,我就不多说了。我要回我屋头补个觉喽。老喽,跑一跑就觉得累到不行。”孙婆婆站起来准备往外走。

“婆婆等一下,”山根忽然想起什么来,跑到屋另一边,从柜子里拿了什么东西走过来,递给孙婆婆说:“我屋头没啥好东西谢您,这一斤粮票您就先拿到吧。”

“你屋头的情况我也晓得,这又多了一张嘴。粮票你就放起吧,我一个孤老婆子吃不得那么多,我的粮票够用!”孙婆婆推回山根捏着粮票的手,不等山根说些什么就走出屋子。

“民娃儿,去送孙婆婆回家,路上扶到点她。”山根急忙吩咐民娃儿。

“晓得了。”民娃儿跑出屋外,赶上孙婆婆,扶着她下到小路上去了。

山根在床边坐了下来,看着小褥子里睡着的婴儿自言自语道:“我们院头的梅树第一次开花了你就赶上喽,就给你起名叫春梅吧。孙婆婆说得好,你是个俊俏的女娃儿,可生到我们这个贫寒人家,怕是要苦了你个娃儿呀。”

人都说老来得子分外娇。山根中年得子,虽说家境贫寒,又是个女娃儿,却也是想尽力地给予她好的吃穿。春梅生时民娃十一岁,香娃也已八岁,虽然年纪不大,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他们也尽自己所能帮家里分担活计。放学之后民娃儿上山砍柴、打猪草,经常被挂的伤痕累累,但他没有一句怨言。香娃儿在家帮妈妈洗衣做饭哄幺妹儿,虽然再没时间和小姐妹们玩耍、采野花,但她也没有不满。她折下一小枝梅花放在幺妹的脸旁,看着小小的可爱的幺妹儿笑得好开心。

时光荏苒,一晃五年过去了。一家人靠父亲一人的工分生活得紧紧巴巴,但父呵母疼,兄护姐爱让苦哈哈的日子也没有湮没春梅童年的幸福,她银铃般童稚的笑声时常飘荡在寒破的家院上空,似一丝阳光穿过山根心头重重的阴云。
5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