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小朵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421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故乡记事(四)矮伯

热度 12已有 122 次阅读2017-4-27 15:46 |系统分类:百味人生| 故乡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矮”字就成了他的标签,在我的印象里年长的叫他“小矮”,他排行老二,故带个小字;与我父亲相仿的都叫他“矮哥”,我们这一代就叫他“矮伯”“矮叔”,到我邻居哥哥们的小孩都喊他“矮爷”了,他的本名倒鲜有人提及,似乎“矮”字伴随了他的一生,充满着坎坷和磨难的一生……,他就是矮伯,我们的老邻居,个子不高,黝黑的皮肤,头发和眉毛都很浓密,眼睛深陷在消瘦的脸颊里,挺鼻梁,厚嘴唇,常常咧着嘴用嘶哑的嗓音讲着从前的趣事逗得周围的人哈哈大笑。

   矮伯并不是天生就矮的,事实上他的哥哥并不矮,他的儿女个个也是身材高大。听年长的村民说,矮伯小时候丧父,为了维持生计不得已给地主家养猪放牛,常常忍饥挨饿,十来岁就开始挑担子干粗重的农活,营养不良加上过重的体力以致于没能长高。矮伯给我们讲过他小时给地主家放牛的事,说是地主故意刁难他说是把牛给喂瘦了,不给饭他吃,他就一直牵着牛在山坡上放了一晚上,躺在草地上听着河水的声音数着天上的星星,那时候天上的星星真多啊,不知不觉睡着了,醒来发现牛不见了,吓得哭了起来,后来好多村民帮忙找牛,还好找到了,不然就惨了。他说这个故事的时候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阳光透过树荫照在他布满皱纹的脸上,他依然咧着嘴笑嘻嘻的,没有感觉到一点悲伤。

    矮伯家原本和我家并排住在一起,直到矮伯成家后,他们兄弟分了家,他就离开了老屋在百米远的山上做了房子,后来他哥哥家也搬去了外市,我家隔壁的房子空了下来。矮伯做房子的那座山上有许多坟丘,我们从小就生活在这种山沟里,百步内便可看到一座坟丘,秋冬大人们除坟丘上长去当柴火,我们还经常坟丘上晒床单被套,所以一点也不觉得害怕。矮伯的妻子,我们喊邹妈,是个高高瘦瘦的精致女人,头发自然小卷着,眼睛很大,皮肤都太阳晒得黝黑,穿着陈旧但整洁的衣服,无论是袖子上的扣子还是衣服上的扣子总扣得整整齐齐的,矮伯却刚好相反袖子上的扣子和衣服上的扣子永远都是敞的。邹妈干瘦的脸上也总是挂着和矮伯一样的笑容,说话细声细语的。矮伯和邹妈共育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在我记事的时候他就儿孙满堂了,他的老母亲那时候也在世,是我们村里少有的四世同堂。

   那一年秋天,矮伯的孙女四岁左右(他二儿子的女儿)得了小儿麻痹症,去了很多医院也没有治好,即使借助着拐杖走路还会常常摔倒。从此矮伯心头多了一道愁,常常为这个孙女的未来叹惜,那时还总筹划着孩子腿脚不方便可以去学点手上手艺,当然那是以后的事,起先还得送孩子去上学。果然孙女随他二儿子去了邻县读书。矮伯的三个儿子都在外面谋事,都还过得不错,这算是矮伯比较骄傲的事了。隔了一两年,他那个可怜的二儿子竞然在邻县被人谋害,警察带着矮伯去认的尸……。矮伯回来的时候脸上不再有笑容,头发一下子白了很多,走路也踉踉跄跄的,仿佛变矮了似的,那时候他的老母亲还在世,谁也不敢让老太太知道这个消息。矮伯奔波于邻县数次都没有结果,警察至今没有破案。日子就这样悄无声息中熬了过去,第二年老太太离世了,家里就只剩下矮伯和邹妈夫妇了。大概是经受了如此多的磨难后,矮伯终于听取了“风水先生”的建议,修葺了大门朝向。原本大门朝西的,后改朝南,朝南则刚好面对着几堆坟丘。矮伯和邹妈又这样平静地生活了几年,渐渐从沉痛中舒缓过来,只是每年寒暑假必定去二儿媳那里把那残疾的孙女接回来住上个把月,也时时叹惜。他的身体还是很强壮,种着几亩的田地,依然在田里大声呵斥着水牛,遇到高兴的事也会哼几句老戏。邹妈的身体越来越差,得了水肿,我记得那是98年,发洪水,矮伯家因地势高房子没得事,他蹚水背着邹妈坐船去城里看医生,去了好久,回来的时候水退了,邹妈也离世了……。那一年感觉矮伯是真的变矮了,常常低着头,常常一个人蹲着发呆。那年的洪水淹没了我们村里大部分庄稼还有好几户人家的房子,包括我们家。第二年,政府组织村民搬迁到一公里外的稻场做房子,全村都跟着搬家了,只是位置都打乱了,我们家抓到了第一排,矮伯抓到了最后一排。做新房的时候矮伯坚持要做幢两层的小楼虽然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在家里住,他的儿女都劝他说没有必要破费做那么大那么宽敞,甚至劝他去跟他们一起住,他没有同意。他说做幢小楼,他那残疾的孙女说不定可以招个孙女婿住进来。事实上他们都不愿意回来住,村里的人越来越多往外面发展,也没谁稀罕这山沟沟里的小楼。没有人帮忙,矮伯找了泥匠又自己动手,小楼盖得很漂亮,屋前屋后也收拾得很整洁,一如邹妈在世时般。

   矮伯时常说起邹妈,尤其是当别人不知道邹妈已经过世的时候,他常常汕笑着。他也常常绕过好几排房子来我家串门,和老爸老妈谈谈从前的事,然后一个人慢悠悠地踱着步回去,仿佛对于他来说时间太过于富足了,他佝偻着身子,摇着蒲扇,月光下身后拉长着瘦瘦的影子,我觉得矮伯并不矮。也不记得是哪一年,矮伯也去世了,从此,那幢漂亮的小楼就一直被大锁锁着再也没有打开。

11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 个评论)

回复 杨友 2018-4-27 18:14
这些记事将来都是好素材。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