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王薇梦化蝶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418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人龙有约之千里心寻第22回

热度 3已有 66 次阅读2021-3-22 20:57 |系统分类:影视剧本

妖界富士山脚下的青木原树海 外景 白天

1松树远远望去是碧绿的,有的像收拢的大伞,有的像一座绿色的城堡。梧桐树金黄的叶子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像一把大扇子,北风一吹,在空中翩翩起舞圆圆的果实被风一吹发出了“沙、沙”的声音,像一个小别圆一样,一摸,手很痒痒。槐树的树干像巨人的手臂一样四面伸展,果实像豆荚一样一串一串挂在树上,风一吹发出了“簌簌”的响声,秀子坐在一棵歪脖子老樱花树下,用黑科技窥视着人类的隐私,但她看见陈梦麟和李璐辉终于有情人终成眷属,而且陈梦麟身上的巨毒还不治而愈,就老羞成怒 。

 秀子大怒道:“早知道,我就在陈梦麟的身上注射一些新冠病毒。让李璐辉痛苦余生。”

 这时候雅豷发现在秀子的面前。

 雅豷叫了一声:“秀子,你这只无耻毒辣的蝎子精……”

 秀子看到雅豷后,吓了一跳,说道:“雅豷,你来这里干什么……”

雅豷冷冷的哼了一声,瞪了一眼秀子,便冷笑道:“秀子你这只愚蠢的蝎子精,你在小五的体内注射了春洢水,却阴错阳差撮合了小五和书彦这个傻小子的大好姻缘,你还是他们小两口的大媒婆,要不要我替她们小两口送你一个大猪头。”

秀子气得骂道:“雅豷,我诅咒你……”

雅豷拔出天影剑刺向了秀子,秀子化成一道黑烟,消失在青木原树海里

雅豷说道:“我肚子也饿了,去黑龙潭混饭吃。”说完就匆匆的离开了妖界。

 

仙界昆明黑龙潭的后山上 外景 白天

2那是由竹栅围成的草坪,地上全是绿茸茸的小草,草里面夹着一些蓝色的、红色的、鹅黄色的小花,远远望去就像一条美丽的地毯铺在地上。草地上有樟树、松柏树、红季木、栀子树,还有很多我叫不出名字的树。松柏树四季常青;红季木叶子红红的,像孩子的小脸蛋;栀子花开,香气朴鼻……草地上还有三只“仙鹤”,它们昂着头每天都在和神仙们打招呼呢。更有趣的是那三只“熊猫”,一只在吃着竹子,吃得好香,一只在找着什么东西似的,一只却笑得四脚朝天。英义.持雨.璐曦已经做好了一桌香喷喷的美味佳肴。

 璐曦望着桌子上的美味佳肴,说道:“八哥.八哥.英义哥哥.英义哥哥,你们讲讲雅豷叔叔和黎绸阿姨的爱情故事。”

 英义望着璐曦,笑着说道:“小八婆,雅豷叔叔和黎绸阿姨谈恋爱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出生的…”

 持雨瞪了一眼英义,笑着说道:“谁是小八婆.谁是小八婆. 谁是小八婆,小九妹,你要听他们的爱情故事,等雅豷叔叔来我们黑龙潭,你叫雅豷叔叔讲给你听,他一定讲的。”

 璐曦望着持雨和英义,笑着说道:“知道了,八哥……”

 这时候雅豷现在在黑龙潭里。

 璐曦急忙叫了一声:“雅豷叔叔……”

 英义叫了一声:“雅豷叔叔……”

 持雨望着雅豷,笑着说道:“雅豷叔叔,讲讲你和黎绸阿姨的爱情故事。”

 璐曦望着雅豷,笑着说道:“雅豷叔叔,我们很想你和黎绸阿姨的爱情故事。”

 雅豷望望持雨.望望璐曦,笑着说道:“好,但现在看一下在人间的妖魔鬼怪又干什么坏事了……”

 璐曦说道:“好,雅豷叔叔……”

 英义望望持雨.望望璐曦,笑着说道:“好,雅豷叔叔……”

 

澳门大街上 外景 白天

3花坛中央,种着几棵高大清秀的美人焦。它那深绿色的叶子,像一把绿色的八焦扇。它那笔直挺拔的茎,托着几朵艳丽的深红色花朵,多像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站在那里呀!燕焱死后,吴良已经几个月没有回家了,他很想回家看一看,他很清楚陈梦麟这个小辣椒最疼小吴辰,假如被陈梦麟见到他后,陈梦麟一定会把他五马分尸,而却输了家里九千万,吴良望着天空长叹了一口气,就找了一个石椅坐了下来,这个时候李艳红抬着一杯咖啡走到吴良的身边坐了下来。含情脉脉的望着吴良。吴良看见穿作暴露的李艳红含情脉脉的望着他,他的心砰砰的跳了。

 吴良心想:“李璐辉这个刀疤脸的前女友李艳红可真洋气啊,我如果能和李艳红玩几天,那就太舒服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李艳红心想:“我听说陈梦麟的表姐燕焱是一只母老虎,她老公吴良一定太受气了,燕焱死了,燕焱的老公吴良一定很高兴,我只要搞定他,我的财源就会滚滚来,反正欧美日给燕焱那本污名化中国的【燕焱湖北笔记】好几个亿的稿费,燕焱一死,燕焱的全部财产都归吴良。”然后就娇滴滴的叫了一声:“吴老板……”

 吴良听见李艳红那娇滴滴的声音,骨头都酥了,便望着李艳红,笑着说道:李家妹子,好久不见了,你最近还好吗?

 李艳红摇摇头,望着吴良,娇滴滴的说道:“吴老板,你也知道的,我曾经被你小姨子陈梦麟陈大记者社会性死亡。”

 吴良说道:“陈梦麟这个小聋子怎么这么过分,你这几年去哪里了……”

 李艳红叹了一口气,望着吴良说道:“多亏【香港三联生活日报】的副主编王晓玲利用她的人脉,把我弄丢了【香港杨晨周刊】当记者。”

 吴良望着李艳红说道:“李家妹子,我和你有缘,你以后不要叫我吴老板,叫我吴大哥。”

 李艳红娇滴滴的叫了一声:“吴大哥… ”

 

吴良澳门的住所里 内景 夜晚

4吴良和李艳红做出一些苟且之事了。

 

仙界昆明黑龙潭的后山上 外景 白天

5每当阳光一阵暖过一阵,甚至有点热时;每当雨水一阵透过一阵,甚至有点大时;每当新叶一阵绿过一阵时,甚至有点翠时;栀子的叶间便孕育出一苞苞白色的花朵。持雨和英义看见吴良和李艳红这两个人渣的种种大丢眼见的行为,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持雨叹了一口气,喝了一口栀子花茶,说道:“吴良真是一个不折不扣.无情无义.见色忘义的人渣.白眼狼,燕焱尸骨未寒,他就和那个兰花精海艳..李艳红做出苟且之事,吴良真是个渣男中的极品战斗机。”

 英义摇摇头,喝了一口栀子花茶,说道:“燕焱在仙牢里看见吴良这个极品渣男这些刷净三观的事情,燕焱会哭一年的,毕竟对吴良最好的人就是燕焱……”

 持雨又喝了一口栀子花茶,说道:“我看燕焱就是一个傻子,燕焱对吴良够好了,他只不过是一个无业游民,燕焱对吴良不离不弃,还帮吴良开了一个小卖铺,燕焱一死,吴良就偷了燕焱的几亿港币去澳门风流快活,燕焱真是不值得。”

 英义又喝了一口栀子花茶,说道:“我们看看燕焱的父母——燕靖教授.陈兰知教授。”

 持雨点点头,喝了一口栀子花茶,说道:“好……”

 

内蒙古的大草原上 外景 白天

6踏着青青的草原,看不到尽头,那似一条绿色的毯子一直铺到了天边,迎接着贵宾的到来,天边的云像是那个裁缝剪成了各种花边,存托着这片绿色,天空也变成了暖暖的也带有淡淡的绿各种花边的被子,成群的牛羊时而享受大自然的馈赠,时而放空,好像也在带有意识的回味这片绿。牧人在旁边搭着帐篷,偶尔抬头看天,小孩子在围着打闹玩耍,太阳红着脸,没有说话,只是在幸福的微笑。此刻的空气,很是安逸,有暖暖的风,也有淡淡的绿的清香。午饭时间,在一个工地上陈兰知.燕靖夫妇和一些农民工一边吃午饭,一边聊天。

 农民工甲望着陈兰知.燕靖夫妇说道:“燕教授.陈教授,我们牧民真的谢谢你们,你们已经帮我们建成了两个卫生所……”

 陈兰知含着眼泪,望着这些朴实的牧民和农民工说道:“谢什么呀,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呀……”

 农民工乙长叹了一声,望着陈兰知.燕靖夫妇说道:“为富不仁的有钱人我们见多了,我们受那些人的窝囊气受够了,甚至我们还遇到又无耻. 无德.嘴臭的无良奸商把我们害惨了……”

 陈兰知望着这些朴实而纯朴的农民工,说道:“你们以后再遇到那些缺德的无良奸商,就打电话给我,我一定帮你们找报社,曝光那些缺德的无良奸商……”

 农民工丙望着陈兰知,说道:“谢谢您,陈教授……”

 燕靖长叹了一声,说道:“谢什么,我们来这里,为我们那个罪恶滔天的女儿——燕焱赎罪的。”

农民工乙望着陈兰知.燕靖夫妇说道:“燕教授.陈教授,现在像你们这些仁义富人已经太少.太少了,有一个地产商在疫情期间不捐一个口罩,他为了让他儿子能上美国名校,他捐给美国高校的钱是八十亿。他还说什么,我的钱,我想捐给谁就捐给谁,谁也管不了。又不是你们的钱,你们就是打十辈子的工,也没有我的钱多。”

燕靖摇摇头长叹了一声,说道:“公益事业不是某些利己主义者利益最大化的工具,公益事业本质就是帮助弱势群体,还有弘扬每个人心中一种最朴实爱国情怀,假如这些起码事情都做不到,那么公益就会沦为道貌岸然的公知.伪君子…这些妖魔鬼怪的作秀的舞台,”

农民工乙点点头,望着陈兰知.燕靖夫妇说道:“燕教授您说得对呀!”.

 

仙界昆明黑龙潭的后山上 外景 白天

7山上满山遍野都是野花。所有的野花相继盛开,那景色可真好看啊!栽过牵牛花和太阳花,见过梅花、兰花、菊花、桃花、玫瑰花、芙蓉花……却从来没有见过后山上的野花。后山的野花真美啊!红的似火,白的似雪,绿的似海……还有高大的灌木和从天而降的瀑布,真像一幅连绵不断的画卷。后山的花真多啊!多得像天上的繁星,数也数不清。后山的花真香啊!在好几里路远的的地方就能闻到野花的香味呢!午饭后,璐曦独自坐在花丛中,用手机看着人世间形形色色的人和事,但她看到陈兰知.燕靖夫妇把燕焱出卖国家利益,欧美日奖励她的几百亿赃款拿去建学校.健医院,资助贫困生做这些好事,璐曦眼睛湿润了。

 璐曦含着眼泪的说道:“燕教授.陈教授把燕焱写的那本狗屁不通.污名化那些奋战在三四线线的抗疫英雄的【燕焱湖北笔记】的赃款拿去做好事,为燕焱犯罪,燕教授.陈教授真伟大,我该去看看燕焱的女儿小吴辰了,” 说完就匆匆的走了。

 

王瑾淏园小区的未装修的别墅里 内景 白天

8小吴辰已经两天没有见到璐曦了,小吴辰坐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大哭。

 璐曦哭着说道:“小姨.璐辉叔叔.小小姨,你们在哪里,我害怕,我太害怕了,我真的害怕了,你们快来救救我吧。”

 这时候璐曦提着一揽子水果出现在小吴辰的面前。

 璐曦叫了一声:“小吴辰。”

 小吴辰见到璐曦后感到一阵春风吹过来,把心中的阴霾一扫而光。

 小吴辰兴奋的望着璐曦说道:“小小姨,你来了。我小姨的身体有没有康复?”

 璐曦摇摇头,望着小吴辰说道:“小吴辰,你小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她一个月后就来接你了,乖乖的在这里等着你小姨,你不用怕,小小姨会常常来陪你玩的。”

 小吴辰望着璐曦说道:“小小姨,我知道了,我一定会乖乖的等着小姨来接我……”

 璐曦把篮子放在地上,望着小吴辰说道:“小吴辰,你饿了就吃这些水果,小小姨过几天拿一盒弹子跳棋给你。”

 小吴辰望着璐曦说道:“谢谢小小姨了……”

 璐曦轻轻地拍了拍小吴辰,说道:“不用谢,真的不用谢,谁叫我是你的小小姨……”

 小吴辰望着璐曦说道:“小小姨,我能不能出去看看花?”

 璐曦摇摇头,望着小吴辰说道:“小吴辰,你乖,那只蝎子精的毒引来了许多毒蝎子,你出去一定会出事的,你如果出什么事,你小姨一定会很难过的。”

 小吴辰望着璐曦说道:“小小姨,我知道了,我不会出去的…”

 璐曦说道:“小吴辰最乖了。对了,小吴辰,我帮你梳一下头。”

 小吴辰说道:“谢谢小小姨了。”

 璐曦拍了拍小吴辰,笑着说道:“谢什么,你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小小姨”

 

仙界昆明黑龙潭的后山上 外景 白天

9山头上的野花,红、黄、蓝、白、紫,五彩缤纷,像织不完的织锦那么绵延,像天边的彩霞那么耀眼,像高空的长虹那么绚烂。蒲公英的朵朵黄花开得绚丽烂漫----小巧、娇嫩,好像是一些鸡雏,它们扑动着,欢笑着,显得那么亲切、可爱。持雨坐在花丛里,拿出玉器检测者昆明的天气,这时候一阵清风冲过去,璐曦出现在花丛里,

 持雨说道:“小九妹,你来了…”

 璐曦说道:“八哥.八哥,你能不能帮我做一盒弹子跳棋,我要给燕焱的女儿小吴辰,小吴辰太可怜了。”

 持雨点点头望着璐曦说道:“好,小九妹。”

 璐曦说道:“谢谢八哥了,我去看看五姐和书彦师兄。”说完就砰砰跳跳的走了。

 

陈谦和的别墅里 内景 白天

10一缕阳光穿进了窗帘,照在卧室里,感到格外温暖.温馨。李璐辉穿好衣服,轻轻地摸了一下熟睡中陈梦麟,就去厨房里做早点,半小时后,李璐辉抬着一杯牛奶和一些面包走进卧室里,只见洗漱好的陈梦麟坐在椅子上看着手机,李璐辉走过去,把早点放在桌子上。

 李璐辉望着陈梦麟说道:“梦麟,吃早点了…”

 陈梦麟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望着李璐辉,笑着说道:“知道了,老公……”

 李璐辉一愣,呆呆地望着陈梦麟笑了起来,说道:“梦麟……”

 陈梦麟瞪了一眼李璐辉,笑着说道:“大笨猪,你们已经去民政局办了结婚手续,我们就是合法夫妻了。”然后就靠在李璐辉的怀里。

 李璐辉吻了一下陈梦麟,说道:“梦麟,等我们找到小吴辰后,我们就办一场盛大的婚礼,”

 陈梦麟望着李璐辉说道:“我不要……”

 李璐辉望着陈梦麟,捉急的说道:“梦麟,为什么呀?”

 陈梦麟望着李璐辉说道:“我只希望以后你永远对我好,就行了…”

 李璐辉把陈梦麟搂在自己的怀里,说道:“梦麟,我能娶到你,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你善良.冰清玉洁,你是就我心中最纯洁的白月光,我不好好的珍惜你,我真的要天诛地灭了……”

 陈梦麟望着李璐辉说道:“老公,我爱你的原因是你老实质朴的品德,你也很可靠,女人需要的是一个老实可靠的丈夫,而不是一个风流倜傥的登徒浪子。老公,吃完早点后,我想去买一些小零食……”

 李璐辉点点头,说道:“好……”

 陈梦麟说道:“老公,我想去看看江伯伯……”

 李璐辉说道:“我陪你去……”

 

大街上 外景 白天

11秋天,经霜的白杨树叶渐渐的枯黄了,一片片黄叶在秋风中簌簌飘落。随着风时而像在打秋千,飘飘悠悠;时而像降落伞,缓缓落下;时而像一群飞燕,悠然飞翔。多有意思呀!罢落下叶子的地面,就像铺了一层金色的地毯。落叶被扫进花园,与大地融为一体,孕育着来年的希望。陈梦麟和李璐辉手牵手走在城中村的自由市场里。边走边聊。

  陈梦麟说道:“老公,我今天在网上看见你的老晚妈王晓玲又在网上作怪了。它叫人在昆明花渔沟拍了一个视频,就说是上海市市中心。”

  李璐辉摇摇头,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来望着一望无际的蓝天说道:“这些公知就是一群自私自利.卑鄙无耻的小人,公知就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糟粕,他们为了一小点点的蝇头小利利用移花接木.偷换概念这些卑劣的手段来忽悠国人,向美欧日递上一把刺向中国的刀子,他们就是一群道貌岸然.没有丝毫道德底线的文化皮辊。”

  陈梦麟说道:“老公,我们买一点水果…”

  李璐辉望着陈梦麟说道:“好,梦麟…”

 

江枫别墅的花园里 外景 白天

12那棵银杏树,真是个魔术师。夏天,它是翠绿的,不想旁边的那几棵树显得那么老,看起来,正处于青春状态;而秋天的银杏树,又是那么的黄,树叶有些是鲜黄的,而有些是橙黄的。同样是秋天,同一时间,从西边看,那些树叶是鲜黄的,好像初秋。而从东边看,那些树叶又是橙黄的,好像深秋。它就像个时间机器,银杏树的西边走到银杏树的东边的那几秒钟,好像你已经从初秋走到了深秋。江枫坐在银杏树下,一边看书,一边品尝着银杏果那独特风味,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打断了江枫的思绪,江枫把手上的书放在椅子上,江临带着陈梦麟和李璐辉出现在江枫的面前

 江临叫了一声:“爸”

 陈梦麟叫了一声:“江伯伯……”

 李璐辉把手上的新鲜水果放在桌子上,叫了一声:“江伯伯……”

 江枫望着李璐辉和陈梦麟,亲切的说道:“丫头.傻小子,你们小两口来了。”

 江临说道:“爸,梦麟和璐辉已经办了结婚证。”

 江枫高兴地望着李璐辉和陈梦麟,说道:“丫头.傻小子,你们什么时候办酒席。”

 李璐辉望了望陈梦麟,说道:“江伯伯.江老师,我和梦麟说好了,找到小吴辰,再办酒席了。”

 陈梦麟望着江枫和江临,笑着说道:“江伯伯.江老师,我们都不懂,你们一定帮帮我们啊……”                                                                                                                                                         

 江枫望着李璐辉和陈梦麟,笑着说道:“丫头,傻小子,你们有什么事情要我们做,

3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