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王薇梦化蝶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418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人龙有约之千里心寻第18回

热度 4已有 169 次阅读2020-11-24 05:17 |系统分类:影视剧本

妖界富士山脚下的青木原树海  外景 夜晚

1弯弯曲曲,阴森可怖。月亮被涌来的黑云遮盖,只从厚厚的云层后面透出一层含混的暗色光晕来。风在高高的树顶摇晃着,发出一阵阵庞然缓慢的沙沙声。像是头顶移动着沙漠般的树海,衬托着静谧的夜。风中可以明显地感觉到阴冷的含义,一星半点儿的,悬浮在空气里,是露水或者冰屑,说不清楚,只是碰到皮肤的时候,会激起一阵小小的鸡皮疙瘩。树林里阴暗而寂静。端庄的白杨一动不动高高耸立;白桦树下垂的枝条在闭目养神;巨大的橡树则像战士一样守护着菩提树。秀子独自坐在白桦树下用人类尚未掌握黑科技看着人世间那形形色色的丑恶, 但秀子看到燕焱的种种的恶行后,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秀子笑着说道:“看看这个燕焱太搞笑了…”

 

深圳某家手机回收站里 白天 内景

2燕焱对着地上的废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就匆匆的走了。

 

燕焱的书房里 夜晚 内景

3晚饭后,燕焱把那几张在深圳手机回收站里拍的照片发到新浪微博上和亚马逊文学网上,又加上了这么一些字,今天我在武汉工作的医生亲戚发来了几张停尸房的照片。我看见后痛彻心扉,火葬场里满地都是无主手机,它们的主人已经化作一道青烟。每一个逝者都有名字,都有家庭,而不是一排排冰冷的数字,时代的一粒小小的灰尘落在每一个人的身上,就是一座泰山压在每一个中国人的身上。我心痛,我心好痛,我心非常痛,痛..痛。然后找了一个流着泪的表情包发了上去。

  燕焱看着电脑笑着说道:“轻轻松松的又了挣一百万,早知道在国外的网站上制造中国的谣言就能很容易的挣大钱,我又何必去办什么假药工厂。我以后多造一些中国的谣言又能轻轻松松挣大钱,还能报复社会,谁叫土改的时候我们老家云南开远的土地被收了好多,要不然我早就成了香港首富了。这就叫一举两得…”

 

仙界昆明黑龙潭公园的后山上 白天 外景

4春天来了,小朋友们就会常常会在桃花树下呆上半天,那时也不懂什么叫观赏。只是觉得红红的花蕾开出粉红色的花来,煞实好看,不像纯红或玫瑰红的耀眼。但这粉红色更看得舒心,看得养眼,看得心绪平和。桃花清香而又温甜,那是淡淡的甜,香且不浓烈,甜却不腻。怪不得蜜蜂不理不顾周围的大片.大片的金黄色的迎春花,只是落在桃花花蕊上,一会再飞到另一朵花蕊上,这样忙忙碌碌。蜜蜂这时除去翅膀,全身都沾满了花蕊上金黄色花粉。璐曦坐在花丛里用手机看着人世间纷纷扰扰的人和事。

  璐曦说道:“我看一看抗疫英雄章教授的近况。”

 

某医学院的教室里 白天 内景

5章俊逍站在讲台上赖心的回答着学生们的疑问。

 一个红衣女孩用疑惑的眼神望着章俊逍,说道:“章老师.章老师,【燕焱湖北笔记】上的武汉的火葬场里满地都是无主手机,它们的主人已经化作一道青烟的照片是不是真的?”

  章俊逍说道:“我介绍 一下【燕焱湖北笔记】的作者燕焱是一个什么人。”

  那红衣女孩说道:“好,章老师…”

  章俊逍说道:“你们还记到去年云南警方查获了一个假药广场,你们知道那个假药广场的主人是谁?没错正是【燕焱湖北笔记】的作者燕焱,一个假药贩子的话能信吗?我们的医生在患者不幸逝世后都会把他身上几乎所有的东西收好,单独放到一个包里,甚至一张纸片。我们还要给死者净身,擦洗干净,还要默哀,怎么可能会有火葬场满地无主手机的场景。何况燕焱发在网络上的那些照片的手机都是20年前的袋盖的直板手机,根本没有一个智能手机,现在的人谁还有用袋盖的直板手机,以燕焱刻意把武汉初期的混乱局面放大,他们只看到黑暗,看不到光明,他们编造了很多不可能出现的事情!燕焱为代表的一些人,特别有些高校的教师们发表的这些不当言论,暴露了他们扭曲的价值观、被歪曲的灵魂! 热爱自己的国家,热爱自己的人民,热爱自己的文化,这是做人的根本,而【燕焱湖北笔记】在海外出版,却在这个问题上闯了大祸!我敢肯定燕焱的哪一些相片,一定是她去手机回收站照的”

 

医学院的大门口 白天 外景

6绿化带里的太阳花。这是一种很美丽的小花,细细的花瓣,粉红.粉红的,鲜艳极了。太阳花总能使你感觉它是那么的柔弱,那么的美丽,叶杆呢,也是细细的,像含着一包绿汁,很嫩,就像一阵风能把它吹断似的。而它的叶子却与众不同,像一颗心永远衬托出它对大自然忠诚的心.章俊逍和李虞月有说有笑走在人行横道上,突然燕焱怒气冲冲地冲了过来,用她的那双恶魔之眼恶狠狠的瞪着章俊逍和李虞月。

  燕焱突然指着章俊逍破口大骂道:“我记录在此。我等着你章俊逍的道歉。或许近期你不会,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如果你尚有基本的常识、判断以及良知的话。我不知道章俊逍你有什么丰功伟业,但是这种言论将会是你一生的污点,唯有道歉可以洗去这个污点。​​​​

  章俊逍望了一眼燕焱,便冷冷的笑道:“燕焱,你为什么不去武汉当志愿者,你们这些公知就是一群没有人格,没有骨气,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与欧美无耻政客的号令马首是瞻的软骨人,说白掉公知就是欧美日那些洋鬼子注射在中国内部的寄生虫。燕焱,好好的学学你小舅舅一家三口,武汉疫情爆发期间你小舅舅陈仁生教授.你小舅妈云青教授,还有你表妹陈梦麟博士冒着生命危险在武汉抗疫,他们都是国之栋梁,而你燕焱为了钱,整天躲在家中写什么【燕焱湖北笔记】,在国外的网上造谣,大发国难财,你就是一个吃人血馒头的败类…”

  燕焱听后恼羞成怒,大怒道:“章俊逍,你和李虞月的女儿都有11岁了,你们为什么上个月才结婚…”

  燕焱的丑态被路过的陈梦麟看见后,陈梦麟冲过来,狠狠打了燕焱两个耳光。

  燕焱怒不可遏的对陈梦麟怒吼道:“陈梦麟,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小聋子,你怎么胳膊往外拐,我可是你亲表姐呀!你怎么帮外人,不帮家里人呀”

  陈梦麟冷笑道:“燕焱,从小到大你有没有把我和我老妈真正当做一家人,人心换人心。我告诉你,燕焱,你不尊重我和我老妈,我又何必把你当一家人,燕焱,我们家老祖宗在天有灵看到你的那本污名化中国的【燕焱湖北笔记】,一定从天而降打死你这个不孝子孙…”然后又狠狠打了燕焱两个耳光。

  燕焱指着陈梦麟,大怒道:“陈梦麟,你这个不得好死的小聋子,你别太过分…”

  陈梦麟冷冷的望着燕焱,说道:“我老爸.我老妈.章俊逍教授.李虞月医生,还有全国各地的医护人员在武汉方舱医院里没日没夜的抢救新冠患者的时候,而你躲在家里写你那本狗屁不通【燕焱湖北笔记】,在国外的网上造谣,大发国难财,我请问你,你有没有捐过一分钱去武汉,你不是很同情武汉人民吗?你怎么不像韩红一样的捐一个方舱医院,利用别人的不幸,来**心秀的人,就是没有丝毫人格的伪君子,利用武汉人民在疫情期间的痛苦经历,大发国难财的人,与汉奸无异,一定会千秋万世钉在历史耻辱柱上,永生永世不能翻身,燕焱你快向章俊逍教授和李虞月医生道歉,否侧我一定会让你得不到陈谦和这个老畜生的一分钱。” 然后又狠狠打了燕焱两个耳光。

  燕焱怒斥道:“陈梦麟,你这个嫁不出去的小聋子,你是不是看上了章俊…”

  章俊逍也狠狠打了燕焱两个耳光,指着燕焱大骂道:“无耻…”

  李虞月也狠狠打了燕焱一个耳光,含着眼泪说道:“燕焱,请你污蔑章大哥和梦麟了,我就告诉你小夕的事…”

  章俊逍急道:“虞月,不要说了…”

  陈梦麟急忙李虞月和章俊逍使了一个眼神,然后对燕焱的耳朵小声地说道:“小夕是陈谦和这个老畜生的孩子,也就是我和你的小表妹,小夕是不是比你更有资格继承陈谦和这个老畜生的遗产…”

  燕焱听后叫了起来:“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我不信,我不信,我绝对不信…”

  陈梦麟又燕焱的耳朵小声地说道:“不信,我们就带小夕验一下DNA,看看小夕是不是我和你的小表妹。快向章俊逍教授和李医生道歉,否则后果自负。”

  燕焱想了一下,无奈地说道:“章教授.李医生对不起,我不该说女儿都有11岁了,你们才结婚这种话,我真的清楚这些事,你们都是好人,你们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计较了。”说完就急匆匆的跑了。

  陈梦麟望着看热闹的路人,说道:“一个不管家人的假药贩子说的话能信吗,走,小师叔.虞月姐,我请你们去吃海鲜。”

  章俊逍说道:“好…”

 

食品街里 白天 外景

7只见层层绿叶之上竖着一朵小小的橘红色的花朵,远远望去就像一颗珍珠镶在绿叶之中。花朵的直径大约有2厘米宽,花朵身高3厘米,花朵中的花蕊虽然小,但是却有一种小小的可爱的美,整朵小花格外标致。这时的花枝更加有“信心”了,一个个争先恐后,千千万万的绿叶平地而起,为她增添了浓绿的底色。陈梦麟要了几盘海鲜和几瓶果汁,和李虞月.章俊逍坐在一起,边吃边聊。

  陈梦麟喝了一口果汁,望着章俊逍和李虞月说道:“小师叔.虞月姐,你们想不想向那个老畜生的家人要一些赔偿…”

  李虞月摇摇头,说道:“谢谢梦麟了,我永远不想让小夕知道她的亲生父亲是一个卖国求荣的大公知…”

  章俊逍说道:“我们必须让小夕健康的成长…”

  陈梦麟说道:“知道了…”

  章俊逍笑着说道:“臭丫头,你什么时候和李璐辉教授结婚。”

  陈梦麟瞪了一眼章俊逍,笑着说道:“一百年后,小师叔,你就等着吧。”

 章俊逍笑着说道:“臭丫头,害羞了,臭丫头,害羞了…”

 陈梦麟又瞪了一眼章俊逍,笑着说道:“吃饭完,我还要去孤儿院,我两.三个月都没有看我那些可爱的孩子们了。我真想他们啊!”

 李虞月说道:“我们也去…”

 章俊逍说道:“我们去告诉那些孩子如何防疫新冠。”

 陈梦麟说道:“我替我那些可爱的孩子们谢谢你们了。”

 李虞月说道:“谢什么呀,防疫新冠不留死角…”

 

孤儿院的花园里 白天 外景

8孤儿院的墙上有一大片的蔷薇花,到了春天,枯黄的枝条抽出了嫩红的叶子,十分饱满,一捏可以挤出许许多多的绿色的水分来,过不多久嫩红的叶子就变成了绿色。到了春末夏初一场无声无息的春雨过后,蔷薇花开出了粉的,红的,白的许多充满了生机的小花,五彩缤纷,五颜六色,美不胜收,一朵有一朵的姿势,各不相同,有的亭亭玉立,有的垂头沉思,有的挺胸昂头,多姿多彩。午饭后,小朋友们三五成群围坐在一起说着什么,当他们一看到陈梦麟.章俊逍.李虞月走过来,小朋友们立刻兴奋地冲过去。围着陈梦麟

  陈梦麟说道:“小朋友们,梦麟姐姐回来了。”

  小朋友们含着眼泪,齐声大叫道:“梦麟姐姐.梦麟姐姐,我们好想你啊!”

  陈梦麟含着眼泪,望着小朋友们说道:“小朋友们,我也很想你们,疫情期间武汉的小朋友们很需要人们帮助他们度过困难时期,我和璐辉哥哥还有许多.许多的志愿者去武汉帮助那些小朋友,这是章叔叔.李阿姨,他们俩是医学专家,他们来告诉你们防疫新冠病毒的知识…”

 

小区门口 外景 夜晚

9夜空——这个暗与静的结合体,是一天的尽头,它悄悄地来临,又无声无息的离开了。就像个魔术师,将辉煌的世界变得死一样的冷漠无声。只有静在它身边活动,只有暗在它身边荡漾。陈梦麟提着几碗虾饺面从一家面店出来后,突然看见王瑾和宫旺寿坐在面对的面摊上吃着面条,陈梦麟突然感觉到一种不祥的预感,陈梦麟打了一个冷噤就匆匆的回家了。

 

陈家的客厅里 内景 夜晚

10李璐辉和陈仁生.云青整理着衣服和书籍。

  李璐辉说道:“生叔.青姨,你们明天怎么就要回内蒙古了,你们为什么不多休息几天,再回去吗…”

云青笑着说道:“我们再不回内蒙古恐怕找我们看病的牧民要来这里看病。”

陈仁生拍了拍李璐辉,笑着说道:“璐辉,我们不在家的时候,要你好好的照顾梦麟这个臭丫头,我们就把梦麟交给你了。”

李璐辉说道:“生叔.青姨,您们放心好了,我一定好好的照顾梦麟…”

这时候大门打开了,陈梦麟提着几碗虾饺面走进来了。

李璐辉说道:“梦麟,你回来了…”

陈梦麟把虾饺面放在桌子上,笑着说道:“老妈.老爸.璐辉哥哥来吃虾饺面了。”

陈仁生一脸严肃望着陈梦麟,说道:“梦麟,是不是今天打了你燕焱姐姐几个耳光…”

陈梦麟说道:“谁叫燕焱要去骚扰小师叔.虞月姐,谁叫她要写【燕焱湖北笔记】,谁叫她在网上造谣火葬场里满地都是无主手机,我的替天行道。”

陈仁生咯咯的笑了起来,望着陈梦麟说道:“打得好,你燕焱姐姐真是我们老陈家的败类.不孝子,怎么我们老陈家出了燕焱这个卖国求荣.造谣生事的大公知…”

陈梦麟笑着接道:“真是丢祖宗的脸…”

陈仁生叹了一口气,说道:“像燕焱这些崇洋媚外的公知这一百多年来层出不穷,他们去欧美日逛了一圈就高高在上俯视国人,他们总爱贬低中国文化,老说中国人有虐根性,他们一提到外国就肉麻的吹捧,夸张的赞美,这些人跪在欧美日表象的繁荣下,就爬不起来了,也不会独立思考,说白掉就像一群欧美日那些政客手中的牵线木偶。中国近代落后的真正原因,并不是中国儒家文化不好,假如儒家文化真是一文不值这么美国高等法院里会供着孔子像,还有法国启蒙运动的灵魂人物,被称为法国思想丈夫和欧洲的良心伏尔泰家里也供着孔子像,更不是中国人的虐根性制约了中国的发展,老实说世界各国的人都有虐根性,这次新冠疫情西方国家的人把它们的自私自利.愚昧无知这些虐根性暴露无遗。欧美日那些政客和那些公知为了打击国人的自信心就说中国这样那样不如欧美日,要不然怎么中国近代这么落后,其实为什么中国在近代出了大问题,是清朝出了好多个昏君,西方在搞工业化的时候,清朝那些昏君们在搞文字狱.闭关死守,还在做着天朝上国的春秋大梦的不出问题才怪,一个国家不接触外界的国家,老百姓怎么能接触别个国家,迟早会出大事的就像美国抗疫失败,在欧美日媒体和政客多年忽悠下,欧美日的多数老百姓还认为中国老百姓的生活还停留在清末,他们傲慢的认为中国感染了八万人,他们一定会比我们做的好千倍万倍,说白掉这些公知就是一群为了打击中国人的自信心的仇华大盗,中国人一定要有自信心,一个国家,一个人没有自信心,绝对不会有成功的那一天,中国人只有奋发图强和斗争中求发展…”

陈梦麟咯咯地笑了起来,说道:“欧美日媒体和政客完全就是自欺欺人,迟早美国感染新冠的人数一定会超过一千万。老爸老妈,我和璐辉哥哥出去一下。”说完就拉着李璐辉出去了。

 

小区的花园里 外景 夜晚

11蔷薇花一簇一簇地盛开着,在层层叠叠的花瓣间有小小的露珠钻进钻出,像是一幅淡淡的水粉画,月光而又清凉。蔷薇花虽没有樱花的娇嫩,没有玫瑰的高贵,没有梅花的圣洁,但她是顽强的、迷人的,是蔷薇爱情的结晶。人们都知道蔷薇是长刺的,在绿叶的衬托和坚硬的刺的保护下,她能不开的迷人吗?陈梦麟和李璐辉找了一个石椅坐了下来。

  陈梦麟望着李璐辉,说道:“璐辉哥哥,今天我从孤儿院回来时候,在一个小面摊上看见王瑾和宫旺寿在吃面…”

  李璐辉听后倒吸了一口凉气,望着陈梦麟,说道:“梦麟,从今往后你就和我形影不离,我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不会王瑾和宫旺寿伤害你…”

  陈梦麟瞪了一眼李璐辉,急道;‘我是担心你呀,李大总编,当年你去调查东明观的宗教欺骗的时候你已经得罪了王瑾和宫旺寿,我很担心那两个神棍对你不利呀,猪…’

  李璐辉望着陈梦麟,说道:“梦麟,当年你和我一起调查东明观的宗教欺骗,你也得罪了王瑾和宫旺寿,你是一个手

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宫旺寿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他一定回对付你…”

  陈梦麟听后笑着说道:“我不怕那两个神棍,因为我有神仙的保护,王瑾和宫旺寿这两个神棍绝对不可能伤害我,璐辉哥哥,明天我们还要上班的,我们回去吧…”

  李璐辉说道:“好…”

 

大街上 外景 白天

12绿化带里的木棉树仿佛一个一个害羞的小姑娘,在微风中缩着自己的身体,不敢舒展开花苞,生怕自己会离开母亲的怀抱。木棉树的树枝上不时停留着小鸟,小鸟成群结队站在上面,吱吱喳喳着唱着婉转动听的歌曲,大树爷爷也十分欢迎它们的到来,也随着他们一起欢快地歌唱。陈梦麟一个人走在上班的路上,突然看见燕焱迎面走来,陈梦麟向燕焱做了一个鬼脸,燕焱狠狠瞪了陈梦麟一眼就匆匆的走了。陈梦麟咯咯的笑了起来。

  陈梦麟摇摇头,说道:“燕焱这是我们老陈家的不孝子孙,为什么我们老陈家会出陈谦和和燕焱这两个大公知呀?我们老陈家祖先的脸都被这两个仇华大盗丢尽了…”

 

冷饮摊上 外景 白天

13一片片粉红的桃花密密层层的,像一片片晚霞。近看一朵桃花比一朵桃花美:有的才展开两三片花瓣儿;有的花瓣全展开了,露出了豆芽似的嫩黄的花蕊;有的还是花骨朵儿,饱涨得马上要破裂似的。树枝上还长着嫩绿的新叶,在春风中,绿得闪光,绿得发亮。燕焱买了一瓶果汁,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来。她用吸管小口.小口的吸着果汁。这时候王晓玲拿着一瓶咖啡坐到燕焱身边。

  王晓玲望着燕焱说道:“燕总,我是你的粉丝,你的【燕焱湖北笔记】很真实,很震撼。我真佩服你的勇气.担当和胆量,你的【燕焱湖北笔记】真是一本在制度下批判现实的好书,如果说作家在灾难面前有什么责任的话,那么就是作证。”

  燕焱望了一眼王晓玲,笑着说道:“玲姨,我已经被我家的狗屎亲戚唾弃了。”

  王晓玲说道:“燕总,为什么?”

  燕焱叹了一口气,说道:“玲姨,我的【燕焱湖北笔记】写了武汉疫情的真相,他们一见到我不是大骂我——说我是家族的败类,他们还打了我几个耳光,现在我的日子太难过了…”

  王晓玲拍了一下桌子,望着燕焱说道:“太过分了,燕总,你们家的亲戚也真是的,你只不过写出了武汉疫情的真相,他们就要这么对你哪有胳膊往外拐,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你呀…”

  燕焱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玲姨呀,因为疫情期间我小舅舅一家三口在武汉作秀。”

  王晓玲又拍了一下桌子,望着燕焱说道:“太过分了,你和他们一家人吗?燕总,你不会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吗?”

  燕焱望着王晓玲说道:“小姨,怎么以眼还眼以牙还牙??”

  王晓玲小声地对燕焱的耳朵说了一下什么,燕焱咯咯地笑了起来。

  燕焱突然望着王晓玲说道:“玲姨,这样做有用吗?”

  王晓玲望着燕焱,笑着说道:“燕总,不瞒你说,我在香港50港币买了记者证,现在我是【香港三联生活日报】的特约记者,我可以帮你这口恶气…”

  燕焱望着王晓玲说道:“谢谢玲姨了。”

  王晓玲说道:“燕总,谢什么呀,我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些我们新闻记者的良心…”

 

仙界昆明黑龙潭公园的后山上 白天 外景

14桃树开始结出一个一个的小苞,那是花蕾,随着春天的气息越来越浓,花蕾渐渐的长大,花瓣儿犹如小鸡破壳而出一样,从那小小的花蕾中蹦出来,渐渐形成花的雏形。再慢慢地,花瓣儿越来越大,颜色开始有了变化,有的是白色,有的粉红色。王晓玲和燕焱准备抹黑陈梦麟.李璐辉,还有些多抗疫英雄的阴谋被坐在花丛里查看着人世间善恶的璐曦知道后,璐曦又气又急。

   璐曦说道:“我要去告诉五姐他们王晓玲·不·杨曼萍和燕焱要抹黑五姐他们这一些不惧生死.没日没夜在武汉抗疫的英雄们。绝对不能让那些抗疫英雄的名声受损。”就急匆匆离开了黑龙潭。

 

小区的花园里 外景 白天

15花坛里的鸢尾花十分漂亮!大叶子又扁又长绿油油的,边上还有锯齿,小叶子又嫩又绿是扁长形的,上面还有绒毛。在绿叶丛中夹杂青的或半紫半绿的花苞,花苞是一层层的像一颗颗小豆子。花就更美了,每朵花有三片花瓣,每片花瓣都是淡淡的紫色的“椭圆”形的,花边是深紫色的,中间是淡紫色,正中是一小撮淡黄的花蕊,十分美丽。花蕊的旁边有一圈半紫半蓝的绒毛,花蕊羞涩的藏在绒毛下。午饭后,陈梦麟一个人坐在水池边的石凳上认真的画着鸢尾花.突然璐曦出现在陈梦麟的面前。

  陈梦麟见到璐曦后,兴奋地说道:“妹妹,你来了…”

  璐曦急道:“姐姐,不好了,那个燕焱勾结了,璐辉哥哥的老晚妈王晓玲要抹黑你们这些抗疫英雄,王晓玲在香港50港币买了记者证,现在王晓玲是【香港三联生活日报】的特约记者,【香港三联生活日报】是一家捕风捉影的八卦报纸和那家【臭苹果日报】相得益彰。都是造谣生事.无中生有的鸡皮老太报纸…”

  陈梦麟说道:“谢谢妹妹,知道了。”

  这时候陈梦麟的手机响了,陈梦麟看了一下,只见到网络上全是四十七岁的章俊逍教授和他二十岁的漂亮媳妇在香港某大酒店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请了八百桌。

  璐曦看后大怒道:“燕焱和王晓玲真不是人既然像这种抹黑抗疫英雄。”

  陈梦麟压着现在怒火发了一条微信给李璐辉,就望着璐曦:“妹妹,你说对,燕焱已经散失了做人的资格…”说完就就匆匆的走了。

  璐曦说道:“姐姐等等我…”

 

医学院的大门口 白天 外景

16为常绿小乔木,株高4-6米,叶革质,长椭圆形至倒卵披针形,春季新叶红艳,夏季转绿,秋、冬、春三季呈现红色,霜重色逾浓,低温色更佳。做行道树,其杆立如火把;做绿篱,其状卧如火龙;修剪造景,形状可千姿百态,景观效果美丽。红叶石楠因其新梢和嫩叶鲜红而得名。常见的有红罗宾和红唇两个品种,其中红罗宾的叶色鲜艳夺目,观赏性更佳。春秋两季,红叶石楠的新梢和嫩叶火红,色彩艳丽持久,极具生机。 章俊逍被已王晓玲为首一群小报记者堵在校门口。

  王晓玲说道:“章教授.章教授,我是【香港三联生活日报】记者——王晓玲,网络上说的是不是真的…”

  章俊逍笑着说道:“什么事是不是真的。”

  王晓玲说道:“章教授,是不是你的新婚妻子才有二十岁,还有在香港哪家大酒店举行了盛大的婚礼,请了八百桌是不是真的…”

  章俊逍笑着说道:“这也太夸张了,我媳妇李虞月医生是北京医学院的硕士研究生,而却她毕业后已经工作好几年了,你说我媳妇是不是才有二十岁。”

突然陈梦麟和璐曦从人群里冲到章俊逍的身边。

  陈梦麟望着王晓玲为首那一群小报记者,笑着说道:“各位同行,大家都是记者,你们用用你们的大脑把,八卦自媒体【亚洲象工会】等出来的八卦新闻,你们也信,你们别夸张了,我告诉你们吧,我就是李虞月医生和章俊逍教授的伴娘,他们武汉举行婚礼,只请了八桌亲朋好友,那有八百桌,再说了八百桌只有在人民大会堂才放得下,哪家酒店能容纳八百桌宾客。你们告诉我,以后我有亲朋好友有办喜事,我叫他们去那家酒店办喜事…”

  突然王晓玲发现了璐曦,悄悄的拿出风隐剑指向了璐曦,在千钧一发之时雅豷出现王晓玲的面前。

  雅豷瞪着王晓玲叫道:“杨曼萍,你干什么!”

  王晓玲被吓了一跳。

  璐曦叫了一声:“雅豷师叔…”

  雅豷重重地打了王晓玲一拳,然后对璐曦说道:“小朋友,杨曼萍已经被我打伤了,我送你回去。”

  王晓玲瞬间感到一阵巨痛,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啊!”

  璐曦说道:“谢谢雅豷师叔,姐姐,我回去了…”然后就和雅豷离开了人间。

  这个时候李璐辉急匆匆的穿过人群,走到陈梦麟的身边

  陈梦麟小声地说道:“璐辉哥哥,你来了…”

  李璐辉望着章俊逍点了一下头,然后望着那些小报记者,一脸严肃的说道:“章俊逍教授和他的新婚妻子李虞月医生在武汉没日没夜救死扶伤,你们怎么不报道,你们就是爱在网上无中生有的花边新闻来做文章,你们能不能遵守一下作为一个媒体人操守的道德。你们能不能报道一些好人好事和正能量的新闻,好不好!不要再用乱七八糟的花边新闻来污染你们孩子的灵魂,我求求你们考虑一下你们孩子的成长吧。”

  王晓玲望着李璐辉,阴阳怪气的说道:“你是谁呀?”

  陈梦麟望着王晓玲,笑着说道:“这位我们报社的主编李璐辉先生…”

  章俊逍望着李璐辉和陈梦麟,说道:“小李.梦麟谢谢你们了,走,我请你们去喝一杯我们医学院的果汁。”

  李璐辉说道:“谢谢章教授了…”

  陈梦麟笑着说道:“好,小师叔。”然后拉着李璐辉就和章俊逍一起走了。

  而那些小报记者只能尴尬的互相的望了一眼,也散伙了。

 

仙界昆明黑龙潭公园的后山上 白天 外景

17石楠枝繁叶茂,枝条能自然发展成圆形树冠,终年常绿。其叶片翠绿色,具光泽,早春幼枝嫩叶为紫红色,枝叶浓密,老叶经过秋季后部分出现赤红色,夏季密生白色花朵,秋后鲜红果实缀满枝头,鲜艳夺目,是一个观赏价值极高的常绿阔叶乔木,作为庭荫树或进行绿篱栽植效果更佳。根据园林绿化布局需要,可修剪成球形或圆锥形等不同的造型。在园林中孤植或基础栽植均可,丛栽使其形成低矮的灌木丛,可与金叶女贞、红叶小檗、扶芳藤、俏黄芦等组成美丽的图案,获得赏心悦目的效果。持雨和英义焦急的望着六界的所有生灵,至到雅豷和璐曦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他们的悬在外太空的那两颗心才慢慢的放下了。

  璐曦说道:“八哥.英义哥哥,刚刚那个该死的狐狸精——杨曼萍要杀我,幸好,雅豷师叔及时赶到,救了我,还把那个该死的狐狸精——杨曼萍打成重伤。”

  英义望着雅豷说道:“谢谢雅豷叔叔了…”

  持雨说道:“雅豷师叔,谢了,走,到我的宿舍里喝一杯梅子茶”。

  雅豷说道:“小朋友们,不了,我走了,”说完就急匆匆离开昆明黑龙潭。

  持雨摇摇头,说道:“这雅豷师叔,真是的,不喝一杯茶,就走了…”

  璐曦说道:“八哥,英义哥哥,我想看看该死的狐狸精——杨曼萍又干什么坏事了。”

  雅豷说道:“好,小九妹…”

 

大街上 外景 白天

18夏日来到了,炽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银杏树戴上了墨绿的遮阳帽,投下一片凉荫,供人休息。充足的阳光浴令银杏树十分满意,于是,他穿上了绿底白点的短袖--点点白花掩映在层层叠叠的绿叶中,不仔细观察的话,是很难发现这些随风摇曳的小不点的,可惜秋雨一来,便通通打落。王晓玲一个人骂骂咧咧走在人行横道上。

   王晓玲自言自语的骂道:“今天真倒霉,既然会被雅豷这条该死的老黑龙打伤掉。赶快回去,看来这几天我只能在家里了,那么我就在家好好的休息几天,再说吧。”

   王晓玲突然看见陈梦麟和李璐辉有说有笑的在对面的水果摊上买水果。王晓玲看见这一幕恨得牙痒痒。

   这时候雅豷出现王晓玲的面前,王晓玲吓得退后两步。

   雅豷指着王晓玲,怒斥道:“杨曼萍,你以后如果再敢作恶,那个王小峰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王晓玲无奈的望着雅豷,说道:“是.是,雅豷神君…”

   雅豷说道:“好自为之吧,杨曼萍。”说完就消失在人海里。

  

 

4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