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王薇梦化蝶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418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人龙有约之千里心寻第十四集

热度 5已有 44 次阅读2020-8-8 17:03 |系统分类:影视剧本

麻将馆里 内景 白天

1吴良已经快一年没有燕焱的消息了,吴良其实对燕焱一直是漠不关心,他不过是把燕焱当成摇钱树。他怕燕焱有什么不测,一定会扫地出门,这么多年来燕焱对他一直没有什么脸色,他对燕焱也是满腹怨恨,他有时候真想让燕焱一去不复还。但一想到燕焱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他值得无可奈何的倒吸一口凉气,就继续打麻将。

 

麻将馆的大门口 外景 白天

2马路两旁的银杏树羞羞答答地捧出小嫩芽。不久,嫩芽长成了小蒲扇一样的绿叶。一整微风吹来,银杏树仿佛是一个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在微风中频频点头。从厨房那儿望到窗前的银杏树那里,她好像伴着春风绽开甜美的微笑!吴良垂头丧气的走出麻将馆,他仰天长叹了一声,就走到一棵行道树旁抬起脚,狠狠地踢了行道树几脚

 吴良便大骂道:“我怎么这么倒霉啊,今天又输了五十万,如果燕焱这个泼妇今天回来,一定要我的命,人要倒霉起来喝凉水都会冷死掉,假如被燕焱知道我输了这多钱,燕焱一定会被我碎尸万段,我该怎么办,真是倒霉,我为什么这么倒霉…”

 这一切被路过的王瑾看的一清二楚,王瑾偷偷地笑了。

 王瑾心想:太好了。天作孽犹可活,人作孽不可活,吴良你这个狼心狗肺的负心男,我让你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还有你燕焱我让你尝尝我经历过的所有痛苦。

 

家里 内景 白天

3燕焱一个人着急的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窗外的那棵大榕树,焦急的盼望女儿——小吴辰立刻出现,这多年来燕焱在社会上坑蒙拐骗.无恶不作,其实只有一个目地就是给女儿——小吴辰得到最好的教育,以后能够找一个有钱人嫁了,不要她一样的在外面抛头露面,能够富裕而平静的生活。突然一阵开门声传过燕焱的耳朵里。

  燕焱立刻笑着叫道:“小辰辰,妈妈好想你…”

  门打开了,只见到吴良一个人垂头丧气走进来了。

  吴良见到燕焱后,吓得叫了一声:“老婆…”

  燕焱见到吴良一个人走进来,瞬间拉长了脸,怒斥道:“女儿去哪里了…”

  吴良吓得说道:“陈梦麟这个小聋子带她去云南玩…”

  其实这几年来燕焱也听说过她不在家期间吴良经常虐待小吴辰,但她也是半信半疑,毕竟吴良是小吴辰的亲生父亲,燕焱自欺欺人的选择了相信吴良,她也知道陈梦麟是真正的对小吴辰好的人,听到吴良说小吴辰在陈梦麟的身边。燕焱才总算放了心。

  燕焱狠狠的瞪了一眼吴良,冷冷的说了三个字:“知道了…”就匆匆的走了。

 

理工大学的操场上 外景 白天

4阳春三月,当春风吹度杂树生花时,开累了的紫荆花也感觉不到疲惫,仿佛不知道还会有凋谢,它仍在不停地开,满枝的花,满树的花。紫荆花由绯红转为淡红,继而桃花似的淡淡的粉…人们对紫荆花不太了解,也不知道它的生存方式和生活习性?但我只想停留在这盛开的紫荆树下,喜欢流连在这辉煌的紫色中,仿佛这种紫在流动,在欢笑,在不停地生长。下课后,学子们三五成群在紫荆花丛里看书.或者讨论着人生。而燕焱和陈谦和在人群中推销着所谓高科技口罩。

   陈谦和说道:“各位同僚.各位同学,现在的新冠疫情越来越严重了,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你们得了新冠肺炎又浪费钱,又会伤害身边的人,我外甥女燕焱是国内一家爱心企业的负责人,燕总的公司和中科院合作原发了一款升级版kN95口罩,这一款kN95口罩加入了一层高密度纳米材料,可以抵挡百分百的新冠病毒…”

   燕焱接道:“各位老师.各位同学,本来我应该把这些kN95口罩都赠送给你们的,可是内地疫情非常严重,我在网上看到偏远山区的老百姓缺医少药,我看的十分不舒服,我就想为偏远山区的老百姓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大家来帮帮那些缺医少药的老百姓吧…”眼泪就流出来。

   陈谦和说道:“各位同僚.各位同学,这次义卖的款项,燕总都会捐给偏远山区那些缺医少药的老百姓…”

   燕焱说道:“各位老师,各位同学,这些kN95口罩我买一百元一个,买一个口罩献一份爱心,大家帮帮那些被新冠肺炎困扰的偏远山区的贫困百姓吧…”

   这一幕被路过的江枫看见了。

   江枫摇摇头,心想:“这些口罩就是一些普通的防尘口罩,一个防尘口罩市场价就是三元钱,陈谦和你要卖一百元一个,真是缺德,在国家危难之时,利用大众的恐慌心里,欺骗大众来敛财的人与汉奸无异。陈谦和你不配为人师表。”就走过去买了一个口罩。

 

饮料摊上 外景 白天

5初春时节,点点新绿冲破了树皮的束缚,银杏树顿时披上了新装。一簇簇嫩叶向世界倾吐着新生的愉快。三座“青峰”直插云天,逗得脚旁的竹林争相抬头仰望,想一探树顶的庐山真面目。刺眼的金光洒在翠绿的叶子上,看上去十分舒服,自然。当微风轻轻地拂过树梢时,银杏面带微笑。晚饭后,燕焱买了两杯咖啡,和陈谦和坐一起,一边喝咖啡,一边聊天。

   燕焱叹了一口气,从背包里拿出一份转让文件和一瓶医治哮喘的特效药《信必可》来放在桌子上,对着陈谦和哭诉着:“二舅,那个无情无义的小聋子陈梦麟,把我害苦了,她和李依萍这个横刀夺爱的死贱人把我的事情写在他们的报纸上和各大网站上,让我在社会上无法立足,我还要给小吴辰去美国读书的,如果她们知道我又办了一个口罩厂,恐怕她们又要想办法把我弄死掉…”

   陈谦和拍了拍燕焱,安慰道:“焱儿别哭了,不哭不哭,二舅一定帮你除这口恶气,二舅找人打断那个无情无义的小聋子陈梦麟的手脚,让陈梦麟这个吃里扒外的小聋子下半辈子只能睡在病床上过日子…”

   燕焱摇摇头,哭着说道:“二舅不行啊,我们去年吃了陈梦麟和李依萍这个贱人的亏了,她们这两个贱人叫人把我们扔到美国白宫的花园里,害我们在美国移民局的监狱里呆在三个月,可见她们有多恶毒,我不想再去招惹她们了,我只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二舅帮帮我…”

   陈谦和问道:“焱儿,你要我怎么帮你…”

   燕焱说道:“二舅,我把口罩厂转到你的名下,你好歹也是陈梦麟这个吃里扒外的小聋子的二伯,她爹的亲二哥,她也不敢为难你…”

   陈谦和说道:“好吧,焱儿…”然后就在那份转让合同上签了一个字。

   燕焱心想:二舅,谁叫你当年要把我老妈的房子占为己有,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二舅你又没有妻儿,你去年又写下了遗嘱,你归西后由我继承的你的全部财产,我已经在这瓶《信必可》注射了一些花粉,你只要撕开那层塑料膜你就归西了。你归西后,我就可以甩锅了,卖假货的黑锅二舅你是背定了。然后擦了一下眼泪,便望着陈谦和说道:“二舅,我给你一瓶医治哮喘的特效药《信必可》,以后你要吃什么药就跟我说,我可以弄来给你…”

   陈谦和说道:“焱儿,这瓶《信必可》多少钱…”

   燕焱一脸严肃的望着陈谦和说道:“二舅,我们是一家人,以后不要再说钱钱了,否则我会不高兴的,你是不是不把我当一家人了…”

   陈谦和听后十分感动,望着燕焱说道:“好孩子,全家你是最有良心的孩子,我没有白心疼你…”

   燕焱心想:二舅,以后清明节.七月半.寒衣节我一定会多烧一点纸钱给你的…

 

仙界昆明黑龙潭杜鹃山上 外景 白天

6到了开花时节,茂盛的枝叶上开满了红色的花朵。从远处看,它们三个一团,五朵一簇,像一团团尽情燃烧、跳跃的火苗。从近处看,有的花朵含苞欲放,有的半开半合,有的全开了。那绽开的花瓣,娇艳得就像绸缎,花瓣边弯弯曲曲的,犹如仙女的裙边。花是由五个花瓣组成的,花瓣围着几条黄色的花蕊,那点点的嫩黄点缀着红红的花瓣,真漂亮啊!一些淘气的小花朵藏在叶子底下。晚饭后,璐曦独自坐在花丛里,用手机看着纷纷扰扰的人世间,当她看到燕焱的阴谋的时候,就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璐曦兴奋地拍着小手,笑着说道:“陈谦和要死了,陈谦和要死了,太好了,太好了,人间又会少一个人渣.禽兽教授了,陈谦和呀陈谦和,你万万想不到要你的命的人,就是你最疼爱的外甥女燕焱,我看你就是鲁迅笔下的啊Q,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我还是看一下在武汉做义工的五姐…”

 

武汉火神山医院的大门口 外景 白天

7武汉一大早就飘起大雪来了,那雪花的形状极多,而且十分美丽。如果把雪花放在放大镜下,可以发现每片雪花都是一幅极其精美的图案,连许多艺术家都赞叹不止。但是,各种各样的雪花形状是怎样形成的呢?雪花大都是六角形的,这是因为雪花属于六方晶系。云中雪花“胚胎”的小冰晶,主要有两种形状。一种呈六棱体状,长而细,叫柱晶,但有时它的两端是尖的,样子象一根针,叫针晶。别一种则呈六角形的薄片状,就象从六棱铅笔上切下来的薄片那样,叫片晶。而陈梦麟.李璐辉和许多志愿者一样,却无暇欣赏这千里冰晶,万里雪飘的美景,他们冒着风雪把一份份方便面.糕点.矿泉水…这些食品发到每一个医护人员的手中,他们每天从早上七点半一直要忙到晚上九点以后,他们才陆陆续续回家。

   志愿者李大妈说道:“这些来武汉救人的医护人员每天只吃两包方便面.一些糕点.一瓶矿泉水恐怕会营养不良…”

   志愿者王大爷说道:“是呀!我们应该想办法改善一下这些来武汉救人的医护人员的伙食,在国家危难之时,把生死致知度外,来武汉,我们尽一下微薄之力。”

   志愿者小吕说道:“我们一定帮这些来武汉救人的医护人员加强营养…”

   陈梦麟望着李璐辉说道:“哥,今天晚上我们去帮那些把生死致知度外在武汉救人的医护人员一些奶粉.鸡蛋…”

   李璐辉点点头说道:“好…”

   志愿者王大姐说道:“小李.小陈,你们俩千万不要太辛苦了…”

   李璐辉说道:“谢谢大姐的关心…”

   志愿者小张望着李璐辉。说道:“老李,我来开车…”

   陈梦麟说道:“我父母还有我大姨妈.大姨爹都在武汉救着人,我比起他们太渺小了…”

  志愿者小吕说道:“我们一起想办法让这些在武汉救人的医护人员加强一些营养…”

  

超市门口 外景 夜晚

8雪花越来越密,在空中无休止地散落着。武汉弥漫着无数似花似蝶的六角精灵,它们无声无息地湿润了万物,用纤巧的魔棒将武汉打扮一新,淘气的小精灵们无拘无束,欢快地、盈盈地在空中演绎着一场绝佳的舞蹈,也许是在天宫中呆久了的缘故吧,它们似乎把全身的能量都释放出来了,渲染了一切。偶尔有几片雪花调皮地在家家户户的不锈钢架子上跳高,不时发出一声声清脆的敲击声,“叮叮当当”,似乎在为空旷的武汉营造一点轰轰烈烈,然而,那六角形的精致的雪花,却很快就融化成了水滴,依附在被雪水冲得干干净净的架子上,风儿悠悠地吹来,摇摇欲坠,但还是不肯善罢甘休。融化的雪水中,隐隐约约映出了一个清新的世界。晚饭后,陈梦麟.李璐辉,还有些多志愿者冒着刺骨的风雪把一箱箱鸡蛋.鲜奶抬进他们的货车里,陈梦麟突然发现江临.江枫.李峰这一家三口,还有王晓彤.张和林都在这一群志愿者里

  陈梦麟兴奋的叫了一声:“江老师.江伯伯.李叔叔.师父.张叔叔… ”

  李璐辉也兴奋的叫了一声:“江老师.江伯伯.李大哥.王叔叔.张叔叔… ”

  王晓彤兴奋的笑道:“臭丫头.傻小子…”

  江枫兴奋的笑道:“丫头.傻小子…”

  张和林兴奋的笑道:“丫头.傻小子…”

  江临兴奋的笑道:“梦麟.璐辉…”

李峰也兴奋的笑道:“梦麟.璐辉…”

他们打了一个招呼后,又继续把一箱箱鸡蛋.鲜奶抬进货车里,直到超市里的把最后一箱鸡蛋和最后一项鲜奶搬上货车去。志愿者才陆陆续续走了,而陈梦麟.李璐辉和江临.江枫.李峰这一家三口,还有王晓彤.张和林就在超市外找了几个长椅坐了下来,陈梦麟拿出手机发了几张武汉雪景的图片和这么一首小词《捣练子令.雪·西风吹,千蝶飞,梨花处处入春回。清雅洁白最纯净,舞动银带人是谁。》到朋友圈里。

王晓彤望望陈梦麟,又望望李璐辉,笑着对李璐辉说道:“傻小子,你和梦麟这个坏丫头疫情期间不惧生死能够放下自己的工作,来到武汉做义工,太难得了。”

陈梦麟望着王晓彤,笑着说道:“师父,你和江老师.江伯伯.李叔叔.张叔叔都在武汉做义工,何况我老爸.我老妈.我大姨妈.我大姨爹都在武汉,我和璐辉哥哥总不能把你们丢在武汉不闻不问,自己在家享清福,这也太有辱师门了…”

张和林望望王晓彤,又望望李璐辉和陈梦麟,感慨万千的说道“丫头.傻小子,现在的人有几个能够像你们一样实实在在的为他人做好事,有些所谓的爱心公益人士他们只会媒体和网上做一下爱心秀,一旦有困难群体找他们帮忙,他们就原形毕露了,不是敷衍了事,就是视而不见,甚至叫人谩骂侮辱那些困难群体,他们在困难群体的面前丑态百出…”

江临接道:“爱心和公益并不是在网上发几条口号式的微博,更不是在媒体的闪光灯下做一下秀就行了,而是实实在在的帮助困难群体,从点点滴滴的小事来关心困难群体,就是梦麟一样,经常去孤儿院照顾那些无父无母的孩子们…”

李峰说道:“梦麟,我听说你还帮一个孤儿院里的小朋友找到了她的亲生父母…”

陈梦麟说道:“巧合,完全是巧合,那天我带我的小朋友——小夕去医院看病,就遇到李虞月医生和章俊逍医生他们看见小夕手上的胎记,他们就怀疑小夕是不是他们失散多年的孩子,一做(DNA)就是他们失散多年的孩子,我只不过是一个穿针引线的人,何况李虞月医生和章俊逍医生人品.医术极佳,老天爷都会帮他们,这就叫天佑善人…”

  江枫望着陈梦麟说道:“陈家满门忠义,怎么会有陈谦和这种丧尽天良的人渣…”

  陈梦麟笑着说道:“江伯伯,是不是陈谦和这个丧尽天良的人渣是不是又做什么伤天害理的缺德事了…”

  江枫叹了一口气,说道:“梦麟,你那个不成器的二伯既然把三元钱一个的防尘口罩加了一块窗帘布就冒充N95口罩,高价在大学里出售…”

  陈梦麟冷冷的哼了一声,又摇摇头,对江枫说道:“江伯伯,你有没有拍到陈谦和卖假货的视频。”

  江枫说道:“拍到了…”

  陈梦麟又道:“江伯伯,你能不能把陈谦和卖假货的视频发给我。”

  江枫说道:“好,丫头。”

  张和林惊怒到:“一个为人师表的大学教授.一个高级知识分子.一个全国知名的物理学者,既然做出这么匪夷所思——靠卖假货来敛财,这个陈谦和也真太夸张…”

  陈梦麟笑着说道:“张叔叔,我看我二伯陈谦和一定是要买金棺材.银杠子.砖石枕头.翡翠寿衣…”

  王晓彤望着李璐辉,笑着说道:“璐辉你这个傻小子以后一定要管好你媳妇梦麟臭丫头,要不然你以后的日子很难过…”

  李璐辉急道:“王伯伯,梦麟是一个好女孩,是我…”

  陈梦狠狠的踢了李璐辉一脚,笑着说道:“师父呀,我和璐辉哥哥是兄妹,不说了,不说了,明天我和璐辉哥哥还要去孤儿院的,那我们就先走了”说完就拉着李璐辉匆匆的跑了。

  王晓彤摇摇头,笑着说道:“这丫头…”

 

孤儿院的花园里 外景 白天

9雪洒向人间,洒向漆黑的角落,洒向一切需要白色的地方。雪花如花飘落,不如说是仙女下凡,她们舞着高贵的身子,托着深深的寒意,飞出了天空的银幕。每一次的着地,都是对大地的热情拥抱与亲吻,或许她不想打扰正在睡梦中的人们,总是轻轻地降落,无声无息的来到人间。陈梦麟和李璐辉把一包包口罩和一瓶瓶酒精.消毒液亲手发给每一个小朋友和每一个工作人员的手中。

  陈梦麟边发抗疫物品,边亲切的对小朋友笑着说道:“小朋友们一定要勤洗手,更要爱干净…”

 

仙界昆明黑龙潭的宿舍花园里 外景 白天

10走近梅花,又一阵浓香袭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禁为“香雪海”美名叫绝。拾级而上到达半山腰,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山坳里银海荡漾,凝如积雪,一朵朵梅花争奇斗艳,竞相展示出自己最美丽的风姿。进入梅花园中,俳徊在雪海里,轻抚着微微颤动的花枝,强烈地感受到了春的脉博,春的生机,心中不由得涌起阵阵暖意。难怪几千年来咏梅之诗,描梅之诗不歇,她那美而不艳,香而不腻的冰清玉洁,她那坚强的意志与顽强的生命力。璐曦独自坐在梅树下用电脑看着被新冠病毒摧残的人世间,心中十分苦闷和不安。她十分担心在武汉做义工的陈梦麟.李璐辉等人的健康,忍不住眼泪从眼眶中流了下来。正在池塘边下着国际象棋的持雨和英义看见后就急忙走过去。

  持雨抱起璐曦来,问道:“小九妹,你是不是想五姐和书彦师兄了。”

  璐曦含着眼泪,叹了一口气,便说道:“五姐和书彦哥哥在武汉当义工太辛苦啦,每天做好事要做到凌晨1点才去休息,六点钟就去做义工,长此以往。我真的很担心他们身体健康,毕竟他们现在是人类啊。”说到这里璐曦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英义轻轻地擦去璐曦面颊上的泪痕,说道:“小九妹,不哭不哭,我们去食神宫向食德正神要一些营养餐放在他们的饭菜里,就行了,小九妹,别哭了…”

璐曦说道:“我们马上去食神宫向食神要一些营养餐…”

  持雨说道:“好…”                          

 

食神宫 内景 白天

11食德正神拿了几包营养餐给璐曦.英义.持雨。

 食德正神说道:“这几包营养餐是我用各种蔬菜提炼而成,可以补偿人体所需要的各种维生素和植物蛋白。”

 璐曦说道:“谢谢食神叔叔了…”

 英义说道:“太好了,在武汉书彦.涵曦,还有那些自愿者和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务人员不会营养不良了…”

 持雨说道:“食神叔叔,我们走了…”说完就和英义牵着璐曦急匆匆的离开了食神宫,

 

武汉火神山医院的食堂里 白天 内景

12璐曦.持雨.英义和武汉市城隍李文亮把营养餐悄悄地放在各位医护人员的饭菜里。

 

小区花园里 外景 白天

13大雪纷飞,人们好象来到了一个幽雅恬静的境界,来到了一个晶莹剔透的童话般的世界。松树的清香,白雪的冰香,给人一种凉莹莹的抚慰。一切都在过滤,一切都在升华,连我的心灵也在净化,变得纯洁而又美好。吃完早点后一个人陈梦麟走到小区的池塘边,拿出手机发了一首这么小诗到朋友圈【我家树树挂梨花,无香无艳最清雅。无尘无污玲珑界,我愿人人心有她。】

  陈梦麟自言自语的说道:“老妈老爸,我们现在就在武汉这个冰封的城市里,我好想见见你们。你们一定要好好休息,不要方便食品,一定加强营养,不让我太担心你们。”

  璐曦突然出现在陈梦麟的眼前。

 璐曦望着陈梦麟说道:“姐姐,你放心好了,我已经在所有抗疫前线医护人员的饭菜里放了仙界的营养餐,陈教授和云教授绝对不会营养不良。”

 陈梦麟听后紧锁的眉头才慢慢松开,便望着璐曦说道:“谢谢妹妹了…”

 璐曦拿出几包营养餐递给陈梦麟,说道:“五姐,这是仙界的营养餐,可以补偿人体所需要的各种维生素和植物蛋白。五姐,您一定要好好的保养身体,我该回去了…”说完就走了。

 陈梦麟拿着那几包营养餐,自言自语的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我们这些志愿者就不会营养不良了…”

 

武汉火神山医院的大门口 外景 白天

14雪仍旧下着,却越发细心温柔了,连那轻纱摩挲似的细碎声响都一概不闻,如倾沙一般,只管无声无息地下着。地上雪积得愈厚,深一脚浅一脚,踩上去松软而踏实。印下的脚印里,明明暗暗的,阴影的边缘镶满了碎钻般的金色细芒。午饭时候,志愿者们没辙刺骨的寒风,吃着陈梦麟和李璐辉煮好的牛肉面,而李璐辉和所有志愿者都不知道陈梦麟在牛肉面里放了一些仙界的营养餐。

 

仙界昆明黑龙潭的宿舍花园里 外景 白天

15梅花是冬天最后惟一仅存的花朵,还是春天最早开放的花枝?当积雪压断枝头的时候,百花凋谢,梅花踏着风雪来了。而当冬去春来,万物苏醒,百花满园的时候,梅花却又一人先去。是追踪风雪而去呢,还是把它引来的春天留在人间?陈梦麟.李璐辉,还有在武汉无私奉献的所有志愿者和医护人员的事情感动了持雨.璐曦.英义。

 璐曦说道:“五姐他们和那些只会在闪光灯下作秀所谓爱心人士有着天壤之别…”

 持雨点点头,说道:“是呀,正在做好事的人不会时常在大众和媒体前说自己捐了多少钱,做了多少好事,夸大自己对社会的贡献和对他人的帮助,而是把自己的一颗爱心全身心的助人为乐,就像五姐和书彦师兄,还是在武汉无私奉献的医护人员和志愿者一样…”

 璐曦点点头,感慨万千的说道:“是呀!五姐他们这些在武汉的志愿者再无私奉献,而那个燕焱和陈谦和(梼杌)这只魔兽既然卖起假口罩来,真的太恶心了…

 英义点点头,说道:“一个小小的新冠病毒就能看出人类的善恶来,还有比燕焱和陈谦和(梼杌)这只魔兽更恶心的人…”

 持雨笑着说道:“是不是东明观的王瑾(混沌)和宫旺寿(饕餮)这些骗子们又在骗人了…”

 英义点点头,笑着说道:“他们利用新冠病毒卖所谓平安符骗人。”

 璐曦笑着问道:“英义哥哥.英义哥哥,是真的吗…”

 持雨笑着说道:“我们好好的看看他们如何骗人。”

 英义笑着说道:“好…”

 

复印店里 内景 白天

16王瑾拿出一百元复印了一千张所谓“清洁平安符”。然后王瑾就喜滋滋拿着所有“清洁平安符”离开了复印店。

 

东明观的花园里 外景 白天

17山茶花的叶子是青绿色的,周围是锯齿状的边缘。有了它的衬托,山茶花便显得更加美丽了。它的枝干是黄褐色的,小枝条是紫褐色的,叶片很厚,椭圆形,周围是锯齿形状的边缘。叶面正面是深绿色的,很有光泽,手摸的感觉很光滑细腻,像一张油纸。背面的颜色要淡一点,可以明显地看到叶脉。宫旺寿和王瑾坐在茶花树下高价推销所谓“清洁平安符”

  王瑾说道:“各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大爹.大妈.哥哥.姐姐.弟弟.妹妹,现在新冠肺炎越来越严重了,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那家都不愿意家里的人的新冠肺炎,如果得了新冠肺炎就是灭顶之灾,还会人财两空。昨天药王老爷来我们东明观里,给了我们一千张清洁平安符,叫我们一定要发给有缘人…”

  宫旺寿说道:“这些清洁平安符可以抵挡所有新冠病毒,我们只为天下苍生的健康.平安,各位爷爷.奶奶.叔叔.阿姨.大爹.大妈.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你们只要给我们38元的香火钱就行了,我们绝对不会多要你们的一分钱…”

  王瑾又道:“我们出家人只为天下人的健康和平安,我们绝对不是为了赚钱…”

  宫旺寿说道:“如果我们真要为了赚钱,我们就还俗了,就去开公司,就能挣大钱…”

  王瑾说道:“我们东明观是为天下苍生造福的宗教圣地。”

  这时候英义和璐曦出现在东明观里。

  英义笑着说道:“小九妹,你踢王瑾,我踢宫旺寿…”

  璐曦兴奋地笑着说道:“好,英义哥哥”

  然后他们就狠狠的踢了宫旺寿和王瑾一脚,立刻宫旺寿和王瑾从椅子上摔下来,英义就牵着璐曦匆匆的离开了人间。

 

大街上 外景 白天

18春天,这里总是会刮大风,使人们睁不开眼睛,而白杨树可以防风固沙,还可以保住了都市。一场春雨过后,树叶带毒害晶莹透明的露珠,好像无数的生命在颤动。那树叶在阳光照耀下,像用水冲洗一般,绿得发亮。王瑾一个人走在人行横道上,突然谢帆迎面走过来。

  王瑾心想:谢帆知不知道我们东明观的秘密。然后就迎上去。便笑嘻嘻的叫了一声:“谢帆…”

  谢帆冷冷的说道:“王瑾,我们同窗一场,我真的不希望你们一个又一个沉沦下去,我真的要谢谢你,告诉我们警方,燕焱的假药工厂的所在地,以后你如果找一个正当工作就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的,别在东明观和那个不学无术的神棍宫旺寿混了,否则别怪法律无情。前车之鉴 后事之师。燕焱的事情就是一本很好的反面教科书,王瑾,你一定要吸起教训,不要利用大众对宗教的信任,欺骗大众来发财,我希望你不要像燕焱一样,到了让人厌恶的地步,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就匆匆走了。

  王瑾望着匆匆而去的谢帆被气得哑口无言,这时候宫旺寿出现在她的面前。

  王瑾叫了一声:“老大…”

  宫旺寿望着王瑾,问道:“你是不是喜欢那个警察…”

  王瑾娇滴滴的望着宫旺寿说道:“老大,我结对不会喜欢上我的那个同学谢帆,他又不会赚大钱,何况他太古板了,老大,我永远都是你的人。”

  宫旺寿笑了,望着王瑾,说道:“这就对了,你只要听我的话,我会给你你想的东西。”

  王瑾娇滴滴地说道:“谢谢老大…”

  宫旺寿说道:“我们走吧…”

  王瑾娇滴滴对宫旺寿说道:“好,老大…”

 

旅馆里 内景 白天

19王瑾和宫旺寿如同两条毒蛇缠绕在一起。

  王瑾说道:“老大,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宫旺寿笑着说道:“你这么乖,我一定会帮你的。我太喜欢你了…”

  王瑾高兴的笑着说道:“我会永永远远地老大的话的,因为我生生世世都是老大的人。”

  宫旺寿笑着说道:“你说吧…”

  外景说道:“好,老大…”

 

仙界昆明黑龙潭的宿舍花园里 外景 白天

20梅以形势为第一,即形态和姿势。形态有俯、仰、侧、卧、依、盼等,姿势分直立、曲屈、歪斜。梅花树皮漆黑而多糙纹,其枝虬曲苍劲嶙峋、风韵洒落有一种饱经沧桑,威武不屈的阳刚之美。梅花枝条清癯、明晰、色彩和谐,或曲如游龙,或披靡而下,多变而有规律,呈现出一种很强的力度和线的韵律感。持雨和英义坐在梅树下一边喝着梅花茶,一边用电脑看着纷纷扰扰的人世间。

  持雨说道:“英义,你有没有的看过雨果的【巴黎圣母院】。”

  英义笑着说道:“我看过了,八太子,你是不是要说【巴黎圣母院】的那个虚伪主教克洛德·弗洛罗像不像东明观的宫旺寿<饕餮>和王瑾《混沌》。”

  持雨说道:“雨果把克洛德·弗洛罗这个神职败类的无情.自私.残忍.虚伪描述淋漓尽致,像克洛德·弗洛罗这中神职败类古今中外数不胜数, 他们利用大众对宗教的信任欺骗信众来敛财.甚至他们经常欺压弱小,无恶不作…

  璐曦面带笑容的从黑龙宫里砰砰跳跳出来了。

  持雨笑着说道:“小九妹,怎么今天你这么高兴啊。”

  英义笑着说道:“小九妹,有什么高兴的事情,你快说。”

  璐曦兴奋的笑着说道:“太好了.太好了,八哥.英义哥哥,我告诉你们陈谦和,不,梼杌这只不得好死的魔兽活不过明天了。”

  英义望着璐曦问道:“小九妹,真的吗?”

  璐曦点点头,笑着说道:“英义哥哥,这个消息是孟婆阿姨告诉我的…”

  持雨点点头,说道:“英义,看来我们要去我四哥关老爷那里一趟。”

  英义说道:“八太子,知道了…”

  璐曦望着持雨和英义说道:“八哥.八哥.英义哥哥.英义哥哥,我也去…”

  英义望着璐曦,说了一个字:“好…”

  持雨说道:“小九妹,我们快去快回…”

  璐曦笑着说道:“知道了,八哥…”

 

财神殿里 内景 白天

21忙碌了一天的财神们围坐在一起一边喝茶,一边聊天。突然持雨和英义牵着璐曦出现在财神殿里。

  武财神关羽说道:“小九.小八.英义,你们是不是要去香港找陈谦和…”

  持雨说道:“四哥.四哥,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些新式武器…”

  英义说道:“关二爷.关二爷,我们担心魔主穷奇来求陈谦和…”

  璐曦说道:“四哥.四哥,如果让陈谦和,不,梼杌这只不得好死的魔兽去了四维空间,岂不是魔主穷奇又得到得力干将。”

  武财神关羽从办公桌里拿出两支笔,递给持雨和英义,说道:“小八.英义。你们按一下笔,等离子绳就会从笔头里出来,对了,小九你去一趟冥界驱忘台。”

  璐曦说道:“四哥,知道了…”

  持雨说道:“四哥,我们走了…”

  英义说道:“关二爷,我们走了…”

5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