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文学博客网 返回首页

禅心的个人空间 http://www.wxbkw.com/?23176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娘的头发

热度 5已有 14 次阅读2021-1-6 20:33 |系统分类:散文随笔


 娘的头发


|吴柜贞

才认识丈夫的时候,娘有一头乌黑发亮,发质又软又细的头发。那时,家里有牛有羊有猪,娘一年到头在山坡上风吹日晒,除了肤色黝黑,腿脚不灵便外,身体一直十分的硬朗。

还记得,我们一起在彭子河打谷子的事,彭子河离家很远,山路崎岖,爹扛着谷桶只能侧着身行走。因为路远,一大早就带着饭一起去,娘看我怀着身孕,老抢着我的镰刀,不让我割稻谷。她却和公公还有老公,抱着一把一把的稻谷往谷桶里打,那声音响彻彭子河的山谷。娘尽管腿脚不便,但干起活来,一个差劲的男人是远远赶不上她的。傍晚收工时,她不仅背着一袋谷子,还要赶着牛一起回家。孩子出生时欠下一屁股债,孩子满一岁的时候,迫不得已让娘带着,我们夫妻二人外出务工。晴天时娘带着孙子一起放牛,干农活,我们一家人就这样同心协力的努力,只为让生活越来越好。这么多年来,其实最辛苦的还是爹和娘,在我心里,我是深深地感激着爹和娘的,在这条拼搏的路上离不开她们默默地付出。

前些天娘来了,如果不是要治疗眼睛,她说什么也不愿意来城里的,因为她已经习惯了乡村那种生活,一辈子养成的习惯是没法改变的。那天我是上的夜班,我下班回家时,已是半夜,娘早已睡着了。第二天清晨起来,娘也起来了,现在家里方便,她说腰经常疼,不好动,于是就主动帮她洗头。娘解开皮筋,头发就散了下来,我拧开水龙头,把水温调好,一手拿着喷头帮娘淋湿头发。此时此刻,映入眼帘的是一丝一丝斑白的头发,心里猛的一颤,鼻头里突然有点酸酸的。娘才六十几岁,已经苍老憔悴了许多,之前她一直戴着帽子,所以从没注意到娘的头发。

我一边将挤出的洗发水往娘的头发上抹,一边用手轻轻地挠,娘的头发还是那样的又软又细,不同以往昔的是头发一丝一丝地白了,脸上也爬满了一条条深深浅浅地皱纹。看着让人十分的心疼,有人说头发软的人心肠也软,娘不但头发软,心肠也的确是这样的。看到别人遭难,或者过得不好,她总会心疼,尽管自己无能为力。

娘虽然从小到大一直呆在山里,没见过什么世面,但她的心胸却十分宽广。最困苦的时候,不管别人如何不待见她,她都谅解了那些人。因为她心胸宽广,我们也学会了不计较,活着短短几十年,有什么值得计较的,万事不离其宗,九九归一,无论是富是穷,一生三沉三浮不到老,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能保证自己一生富足?再苦再难,谁又能断定自己一生穷困?只要有希望的活着,总会遇见最美好的一天。

这些年娘在家里,一直养鸡养鸭,种地。我说:"娘,您和爹来吧,进城来和我们一起住。"娘笑呵呵地说:"明年再看"。一句明年再看,只是缓兵之计,我知道她离不开那里,离不开那些土地,离不开她那些鸡呀鸭呀。老公说:"等年边把娘那群鸡鸭都卖了,看她进不进城来。"可娘说:"有些鸡还小,暂时还卖不了",看来她又找到不来的理由了。

洗完头,用电吹风帮她把头发吹干,头发细细软软的,一丝一丝都是白发。岁月不饶人,短短的十几年,娘确实苍老了许多。当年她带着孙儿放牛,如今她的孙儿也上高中了,小时候他跟爷爷奶奶在一起时曾对她们说:"阿公阿婆,您们带我辛苦了,等我爸爸妈妈回来,就让他们养您们两个!"可这么多年,爹和娘却还没让我们养过,一直在努力的养鸡养鸭种地……

 

5

鲜花

鸡蛋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免费注册

在线客服
返回顶部